《东京空港杀人案》

第一章 东京湾

作者:森村诚一

1

昭和四十x年二月六日傍晚,小室由纪子在东京羽田国际机场迎接丈夫小室安彦从欧洲出差归来。安彦君乘坐的美国造斯普鲁多808型喷气式客机,是全日航442国际航班。飞机由法国巴黎国际空港起飞,途经英国伦敦,绕北冰洋上空飞回日本。飞机准时从途中的停靠空港起飞,根据时刻表的预定时间,大约再过一个小时,即可降落在羽田空港。

马上就可以见到日夜思念的丈夫了!尤其一想到几小时后将被丈夫紧紧拥抱在怀里的滋味,不由得热血沸腾。他那宽大而结实的身体,令由纪子浮想联翩。顿时,由纪子脸颊红得像一朵正在怒放的鲜花。

由纪子用眼睛悄悄地瞟了一下周围,担心自己脸上的奇妙变化被旁人察觉。虽然身边站着几个丈夫的同事,与自己很熟悉。好在他们没有注意自己此刻情感世界所出现的骤然变化。

由纪子是三个月前与安彦结婚的,尚属新婚阶段。父亲在神奈川海岸地带,经营着数家宾馆和饭店。凡旅游业经营者,大多知道他父亲的大名。在家里,由纪子是独生女儿,称得上大门不出二门不入的闺秀。经过红娘的牵线,她与安彦君就一次公开相亲便一见钟情,播下爱情的种子。三个月前,他俩闪电般地结婚了。

学生时代,安彦君是大学里橄榄球队的主将,个高魁梧,虎腰熊背,在当今的年轻人中间,像安彦君这样的体形,可谓凤毛麟角。再说,肌肉发达的年轻人,多半举止粗野,语言粗鲁。可安彦君则相反,举止温文尔雅,语言文质彬彬,颇有绅士风度。

在相亲的酒宴上,安彦虽片言只语,却给由纪子及其亲属留下受过良好教育和天资聪颖的印象。

小室安彦,几前年毕业于t大学。同年加盟全日本航空公司。如今,在该公司秘书室供职,整天围着大人物们转。秘书室里的职员,被视为干部培养对象。

尽管她婚前是个十足的闺秀,却也堪称“介绍婚姻”的典范,家境优越的由纪子与安彦第一次见面,便永远投入了安彦的怀抱,似乎还没有品尝到恋爱的甜蜜。

安彦,似乎也非常喜欢天真、典雅的由纪子。双方的父母没有异议。一个月后,举行了婚礼。

因此,虽说俩人已成了夫妻,但情感仍然停留在初恋阶段。结婚后,恋爱阶段的感情,如火如荼,越发强烈。

深深陷入爱河的由纪子,婚后没几天,却已十分痴情于丈夫。对于自己心理上的这种急剧变化,她感到非常害羞。

新年伊始,丈夫接到上级命令,赴欧洲出差一个月。夫妻俩原打算在正月里尽情欢度“两人世界”的计划,不得不告吹,化成泡影。

这次赴欧,事关重要。原定公司的“专务”大人赴欧,可事不凑巧,专务突然病倒。不得已,公司临时决定由秘书安彦君代行。

安彦君在公司里,是位深受上司器重的年轻秘书。公司利益高于一切!他毫无怨言地接受了命令。

再说专务,是他和由纪子的婚姻介绍人,还亲自主持了他俩的结婚仪式。代专务出差理所当然,谈不上发什么牢騒,连感谢还来不及呢。

病中的专务,让年轻的安彦君代自己出差,行使专务职权。不用说,是在破格提拔前让他挑重担。然而,在新婚妻子看来,则意味着将孤苦伶仃地度过漫长而又寂寞的日子。可为了丈夫的将来,应该全力支持。

再过一个小时,长达一个月的相思就要结束。今天晚上,一定要躺在丈夫的怀里尽情地撒娇。飞机上的丈夫,此刻也一定在想念着自己。

让这对如胶似漆的新婚夫妇,分居长达一个月,未免太残酷了,从今夜开始,两人世界将重新回到他们的身边。

空港等候大厅里,四周摆满了五彩缤纷、竞相争艳的鲜花。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等待丈夫归来的年轻妻子,害羞占据了她整个心灵。

——镇静!让别人发现自己的秘密,该有多难为情呵!

由纪子的脸颊,红得像刚从树上摘下的大苹果。她悄悄伸出两只手,轻轻地捂住双颊。

“夫人,飞机马上就要到了!”

这时候,有人从背后轻轻地拍了一下由纪子的肩膀,仿佛看透了由纪子在想什么,而且来得这么及时。由纪子不由得转过脸去。

“这一个月里,拆散了你们这对蜜月夫妻,老夫实在是有愧呵!每天晚上,我也总是睡不好觉,连做梦都在责备自己。这下好了,我终于如释重负。今天晚上,我也可以睡个安稳觉啦!”

说话的,是肤色浅黑的大竹义明。此刻,他紧绷的脸上正露出微微歉意的笑容。这对新婚夫妇的大媒人,就是他。让安彦赴欧洲出差的,也是他。可以这么说,大竹专务是这对年轻夫妇的大恩人。

“您好!专务。”

由纪子的脸变得更红、更紧张了。大竹笑嘻嘻地邀请由纪子。

“怎么样,一起到大厅内侧的门门去好吗?那里有风,可稍有点冷。”

大厅里,人来人往,车水马龙。早已感到头昏眼花的由纪子,似乎得到了解脱,一边连连点头,一边跟在大竹身后朝大厅内侧的门口走去。

大厅内侧的门口,正如大竹提醒的那样,二月的寒风拂面而来。这对于由纪子红得发烫的脸颊,不啻为旱季迎来了大雨,求之不得。

无论哪个国家,空港的布局基本上大同小异,说不上有什么特色可以让人欣赏,只是夜景,显得格外美丽娇娆。移动的灯光,是正在滑行起飞的国际航班飞机。跑道两侧,闪烁着红、白、蓝、绿、黄组成的彩色灯带。这,也许是跑道灯和着陆灯等各种照明设施。

大厅内侧门口,风不断刮来,果然人影稀少。两侧,是挡风玻璃。可丝毫阻挡不住二月的寒风。

“夫人,来,到这里来!”

大竹专务大声喊道,引导由纪子到矮塔形状的商店屋里。在这里,不大声嚷嚷,对方就听不见你在说什么。附近的停机坪上,时不时传出飞机的引擎声。

走进塔屋里,风被挡在墙外,这里,有小卖店和游戏机房。墙上,垂挂着一台播放飞机到达时刻的电视机。

“还有二十分钟!”

大竹专务看了一下手表,对由纪子说442国际航班的到达时间。

“也许现在已经在空港上空盘旋,正等待空中交通管制所的降落命令。如今的羽田空港,与地铁站台上下班的交通高峰差不多。”

大竹专务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隔着顶层玻璃仰望天空,由纪子也跟着朝天空望去。此刻千叶县一带上空,正如大竹专务所说,等待进入东京空港的飞机熙熙攘攘,不停地闪烁着灯光。灯光,是为了防止飞机之间相撞。

在这些飞机里,也许有丈夫乘坐的斯普鲁多808型喷气式客机?!

——这时刻,由纪子思念丈夫的心,犹如大海里的波涛在翻腾。

2

当天下午六时三十八分,全日航绕道北冰洋飞回日本的442国际航班aja4301客机,飞入r19航线,经过距离茨城县大子东北一百英里海上的“哈多库”临空地点,朝羽田空港飞来。

六时四十八分,飞机在大子上空与羽田空港的空中交通管制所取得联系,通报了所在位置、高度和经过时刻。尔后,飞入东京——大子——松岛——之泽——札幌的j25l的飞行航线。

经过大子的指向标,aja4301客机一边与羽田空港空中交通管制所联络降落事宜,一边朝千叶县佐昌市的东京外围导航台上空飞去。

如果羽田空港处在起飞降落的高峰,飞机必须在东京外围的关卡区域内无线设施的上空盘旋等待,或者在超短波全方位无线标识的电波点上空盘旋等待。飞机之间的上下距离,必须保持三百米左右。一边盘旋,一边等待空中交通管制所调度员的降落命令。

六时五十六分,该客机以三千三百米的高度经过千叶县佐昌市的东京导航台上空。两分钟过后,该机进入东京空中交通管制所的雷达区域。

六时五十九分,该机与东京空中交通管制所联系。

“我机从千叶上空就已经进入降落状态。现在我们停止仪器飞行,转入目测飞行,等待贵所的着陆命令。”

3

aja4031客机,由于已经在千叶上空与空港的东京空中交通管制所取得联系,并被允许着陆。因此,该飞机没有按照正常路线飞往江户川河口。而是缩短距离,抄近路朝空港飞来。

与此同时,由香港返回的日本航空公司波音727客机,以仪器飞行方式径直从木更津上空朝羽田空港飞来。

空中交通管制所的调度员于七点准向aja4301客机喊话,是否看见日航b727客机?

aja4301客机回答。

“没有看见。”

调度员得到来自aja4301客机的回答后,便命令日航b727客机使用33l(a跑道)着陆。

三十秒钟过后,该调度员命令aja4301打开着陆灯光。从木更津直线飞来的日航b727客机,与从千叶走捷径飞来的全日航aja4301客机,已经同时进入距离跑道二千米前后、高度二百米左右的区域,有随时可能相互撞机的危险。

也就是说,没有保持相互之间规定的距离,或侥幸擦肩而过,或酿成撞机事故。

调度员的命令,理所当然是正确的。

可aja4301客机,竟然没有回答。

二十秒钟过后,调度员再度向该机喊话,依然没有回答。

“快报告空中现在的位置!”

另一方面,从香港飞来的日航b727客机,已经确认本身与aja4301客机的间距和相互所在位置。同时,收到调度员向aja4301客机的喊话内容,并得知aja4301客机两次没有回答。

aja4301客机应该从右侧飞来。于是,日航机长迅速命令副飞行员密切注视右侧,与随时出现的aja4301客机保持规定的间距。虽连续两次没有回答的间隔很短,可aja4301客机猛然间不知去向。

“aja4301客机,我们是东京空中交通管制所,你现在在哪里?请回答!”

“一aja4301客机,我是东京空中交通管制所的调度员,听到喊话了吗?”

依然没有回答。

这一段时间带里,国际航班和国内航班相继着陆,羽田空港上空等待着陆命令的飞机迅猛增加。尤其从傍晚到夜里,是飞机到达的高峰。它们在空中盘旋,随时等待着陆的命令。

作为飞行员来说,到了目的地上空,都希望能尽快着陆,哪怕早一分钟。所有在空中等待的飞机,都在争先恐后地向坐落在羽田空港的东京空中交通管制所呼叫。

“东京,东京,请回话!”

刚才,从香港返回的日航b727客机、两架国外航空公司客机,一架国内地方客机、两架小型单引擎飞机和中途插队的一架军用飞机,先后要求着陆。与路面交通相同,空路也是“混合交通”。

这些飞机的垂直间距大约三百米,前后间距视场合而定。总之,保持规定间距,保持各自在空中的线路,以几百公里的时速盘旋。空中交通管制所的调度员们,满脑袋装着头顶上空时刻在飞行的“移动结构”。

这时候,出现在雷达荧屏上的飞机影子越来越多。到达东京上空的飞机,先后间隔仅一分钟。

在这种错综复杂、随时存在危险变化的空中交通网络里,竟有一架国际航班的大型客机下落不明。

调度员一边斜视着飞机到达的时刻表,一边在脑子里拼命描绘空中的立体交叉网络,仔细搜寻那架杳无音信的大型客机。他的额头上,大汗淋漓,汗水模糊了视线。耳机里,净是刺耳的尖叫声音。

通常,调度员一次性可以记忆正在调度的飞机数量,达八到十架。所记忆的飞机,决不会混淆不清。一旦记忆中的飞机顺利着陆,必须马上忘记。

东京空中交通管制所,共管辖八个空中区域。其中,北关东地区的飞机起降量过于稠密。

伴随着空中交通工具的普及化,美国制造的飞机大量涌入太平洋航线,拉开了全球销售的战略序幕。由于各航空公司航班的大幅度增加,加之来自阿拉斯加州、美国本土、夏威夷和札幌方面的喷气式飞机,太平洋航线上,飞机如同天上漂浮的云雾,朝东京羽田空港涌来。那些飞往横田的军用飞机,也毫不客气地飞来凑热闹。

相反,东京的起飞飞机,与按照顺序着陆的到达飞机之间,必须设置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章 东京湾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东京空港杀人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