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空港杀人案》

第三章 联合调会

作者:森村诚一

1

庞大的事故原因调查组,由五十六人组成。日本航空宇宙工学界权威人士、东京大学的系永夏雄教授,担任该调查组组长。组员如下:

a大学新掘宇吉郎教授;

千代田重工业公司总工程师杉井一郎为首的工程师团;

亚洲重工业公司副总裁大桥盛太郎为首的工程师团;

全日航副总裁野村市松为首的工程师团;

国家航空部航空管理局长丰田恒男以及三名辅佐官;

日本航空评论家武井博行和木下公平;

美国民营航空委员会航空安全监督调查官克里夫鲁多;

斯普鲁多飞机制造公司副总裁兼总工程师培斯曼为首的工程师团。

构成飞机坠毁的三大原因:机械材料、气象和人。为此,调查组分门别类,逐一展开调查。如下:

1.机械材料的故障:

a.机械材料;

b.装备方面的漏洞;

c.保养方面的漏洞。

2.航运上的疏忽:

a.飞行操作上的失误,或飞行员生理上的突然变化;

b.地面指挥上的疏忽,或飞行计划的疏忽;

c.外在条件所产生的疏忽;

c1.气象条件(气流紊乱等);

c2.鸟虫;

c3.跑道欠缺;

c4.炸葯之类的故意爆炸,或其他不可抗拒的条件。

在深入调查的过程中,组长系永教授主张(2a)飞行操作上的失误,即飞行员在操作上失误。这一主张,瞬间变成调查组的主流竟见。

以往一些飞机发生事故,在寻找飞机失事原因的时候,一旦遇上难以分析、无法辨别责任的场合,往往归罪于飞行员操作上的失误。系永教授既是调查组最高负责人,又是日本航空宇宙工学界权威人士。其提出的主张,易于给调查组施加倾向性的影响。何况,在调查组里占据大多数的,是亚洲重工业公司和斯普鲁多飞机制造公司的工程师团。对于系永教授提出的这一主张,他们求之不得,当然举双手拥护。再说,航空部派出的官员们中间,除吉村外都表示赞成。

斯普鲁多飞机制造公司派出的工程师团,全力支持系永教授的主张,是出于维护制造厂家的信誉,也在情理之中。但亚洲重工业公司在这一立场上的微妙变化,与重大的利益驱动不无关系。也就是说,亚洲重工业公司与中央商社,同属以中央银行为主轴的中央财团成员。在该财团下属的企业集团中间,亚洲重工业公司系重中之重的骨干企业。二次大战后,被解冻的许多财团死灰复燃,通过以银行为中心的金融联合形式,悄悄联合起来。

尽管法律明文规定,禁止市场垄断。可这些大财团阴魂不散,钻“禁止市场垄断”的法律空子,通过资本的结合,迅速组合起来。而且,联合而成的企业集团规模,比起二次大战前有过之而无不及。

正因如此,企业集团里的凝聚力空前坚实。再说,亚洲重工业公司在斯普鲁多飞机制造公司的技术援助下,已经开发制造出第一代国产飞机——az10型空中客车。

倘若把这次飞机失事的原因归罪于飞机结构不合理,将会给斯普鲁多飞机制造公司瞄准的大客户——全日航公司在订购飞机的决策上,带来巨大的消极影响。为此,亚洲重工业公司工程师团积极站在同一财团成员的中央商社的立场上,支持系永教授的主张。由此可见,亚洲重工业的积极姿态,是出于自身的利益,也是出于财团的利益。

在系永教授主张“飞行员操作上失误”的同时,a大学新堀教授则主张“飞机制造结构不合理”。

新堀教授提议:按照失事飞机的重量和强度,制作缩小比例的飞机模型,再以任何角度和速度扔入游泳池水面,尔后根据模型损坏的状态以及碎片散乱状况分析,推测失事飞机在机身触水前瞬间的飞行状态。

实验结果如下:

“由于主翼上的扰流器在飞行中动作异常,形成主翼后端以及左右侧两台引擎附近的空气流动紊乱,造成飞行速度处于失常状态。再由于进入引擎里的空气流量减少和不匀,形成涡轮风叶失去正常的时速力。再者,由于正常的混合气体无法形成,以致引擎停止工作,从而导致飞机坠落。”

扰流器,是安装在主翼上的金属板,具有填料盖和滑板两种类型。操作储压器或者操作钢丝绳,使其在主翼上竖起,以阻挡空气的流速,减慢飞行中的速度。在飞行中,一旦扰流器动作异常,往往造成新堀教授所说的结果。通常,唯机身着地后,由机身重量导致起落架主轮轴陷入。这种时候,扰流器才会在主翼上自动竖起。

赞成新堀教授这一主张的,有千代田重工业公司总工程师杉井一郎为首的工程师团、全日航公司副总裁野村市松为首的工程师团以及航空评论家武井博行等。

千代田重工业公司与千代田通商公司,不仅同属某个财团,而且眼下正在与库鲁萨飞机制造公司技术合作,开发(除引擎以外)国产部件组装的国内航班喷气式客机。

千代田重工业公司与库鲁萨飞机制造公司之间的关系,远远超过千代田通商公司与库鲁萨飞机制造公司之间的关系。再说,对于全日航公司究竟选择库鲁萨飞机还是选择斯普鲁多飞机,与该公司正在开发的喷气式客机能否获得订单具有极其重要的影响。

两派一览表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东京空港杀人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