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空港杀人案》

第五章 盼望

作者:森村诚一

1

机身打捞上来的同时,遗体也逐步找到。随着发现的尸体数量不断增加,栈桥上站着的遇难家属的数量在日益减少。尚未找到的遗体,已经屈指可数。随着要找的尸体越来越少,全日航公司一方开始冷淡起来,潜水员也显得疲倦不堪。有的潜水员,甚至根本不考虑遇难家属的悲伤心情,净说一些让人怒不可遏的话。

“恐怕已经受海浪的冲击而飘到太平洋,被鲨鱼吃了!”

潜水员们此刻的心情,也是可以理解的。自飞机坠毁后,已过去几个月。其间,搜索船几乎天天出海,与冰凉的海水日以继夜地打交道。尤其是潜水员,更是精疲力竭。他们终日潜入深邃的海底,寻找尸体。

他们贴身穿羊毛衫,外边围毛毯,尔后再套潜水服。即便这样,全身还是瑟瑟发抖,尤其伸在军用手套里的手指,冻得犹如红红的胡萝卜。

他们中间,有患感冒的,有患神经痛的,还有患潜水病的。因打捞时间紧且任务重,无奈每天靠注射营养液和葯液来支撑体力。稍休息后,再潜入海底。如此辛苦的工作,日薪充其量仅三千日元。像这样的日薪,坐在空调设备齐全的现代化办公室里的上班族,都能轻易得到。

潜水员投入搜索的最初阶段,由于周围的气氛十分凝重,大家热火朝天,随着时间无休止地拉长,由于得不到很好的休息,致使人的疲劳难以解除,紧张情绪也渐渐淡化了。对于每天要支付一二千万日元巨额搜索费的全日航公司来说,也开始感到难以承受沉重的负担。尽管每天打捞上来的尸体日益减少,可搜索费依然照旧。又由于扩大搜索范围,费用相反还在增加。与此相反,收效甚微。

站在栈桥上那些尚未找到遇难尸体的家属之间,一听说停止尸体打捞的传言,便纷纷议论开来。

“我们的亲人还没有找到,打捞决不能就这样结束!必须找到最后一具尸体!”

有几个扬言要大闹一番的遇难者家属,当亲属遗体被打捞上来后,便再也不在栈桥上出现了。

唯还没有见到遗体的遇难者家属,组成“打捞到最后一具尸体联合会”。联合会宗旨:即便自己亲属的遗体找到,也必须留下坚持到最后。

这项经过表决一致同意的宗旨,其实并没有什么约束力。他们也清楚,是因为不愿忍受孤独等待和煎熬而自发成立的。

“如果安彦君是最后一具遗体,那怎么办?”

由纪子仿佛已经预料到悲伤的结果。

眼下,还有遇难旅客的尸体没有被打捞上来。因此,作为全日航公司,不得不继续打捞。如果最后一具尸体是该公司职员,公司也许会立即停止打捞!

公司的其他职员,包括乘务员尸体都已打捞上来。

——亲爱的的丈夫,我衷心祈祷,你可不要成为最后一具尸体!

一个月前,由纪子曾抱着侥幸的心理向大海祈祷,向上帝祈祷,别让小室安彦成为最后一具尸体。

2

随着尸体打捞工作接近尾声,遇难者家属与对全日航公司进入赔偿交涉阶段。

全日航公司有关飞机的赔偿保险,与国内十几家保险公司签订了总金额大约三十亿日元的保险合同。再者,这些保险公司的大部分,又都向世界各国大型保险公司投保。因此,每一家保险公司承担的赔偿数额并不大。三十亿日无的保险金额,很快到达全日航公司的银行账户上。

失事飞机的购入费用,为二十八亿五千万日元。由于保险金额含有飞机的购置费保险,承担事故的赔偿金额也就变成零头。

再者,全日航公司在投保飞机的同时,根据航运合同上的规定,人身保险金的总额仅一千万日元,分配对象是一百四十个旅客。因此,如果把赔偿金额控制在这个数额内,公司就不会产生直接损失。

全日航公司在航运合同里规定,对于宛亡事故的旅客,其赔偿额度是有限的。aja4301飞机的航运合同规定,赔偿总额是二千七百万日元。其中,还包括法律上的诉讼费用。

按照这项规定,赔偿金额的最高限度,理所当然限定在这个范围里。不知道这项航运合同规定的旅客,即使不同意也不行。只要坐上aja4301飞机,就被视为承诺航运合同上的所有规定。

被视为航运合同的文书,印刷在飞机票背面。密密麻麻,像无数只蚂蚁在爬行,根本看不清楚。即便旅客没有一字一字地念,也被视为已经读过和确认。

aja4301飞机,由于在美国国内空港停靠过,根据国际航空组织签定的瓦鲁索条约,属于最高的赔偿金额。

即便那样,遇难者家属中间,许多人还是愤愤不平。

“我们不要钱,把亲人还给我们!”

由纪子不清楚丈夫安彦是否应该包括在旅客的含义里,不清楚丈夫的死,全日航公司是否按照航运合同上的赔偿条款给予赔偿。

从由纪子的内心来说,需要的是丈夫回来,不需要赔偿。可眼下,丈夫的死已确定无疑。必须考虑,怎么面对今后的生活。

结婚的时候,幸亏从娘家带来昂贵的陪嫁,生活上还不至于立即出现困难。但这不是长久之计,时间一长,无疑生活拮据。再说婚后,父亲由于犯有不动产欺诈罪而破产。

作为夫妻的共有财产,丈夫也使用了她从娘家带来的相当钱款。现已破产的娘家,再也没有依靠的指望了。对她今后的生活来说,最好有赔偿金。

我无论如何需要赔偿!今后,我将面对漫长的孤独生活。得到赔偿,也是为了与死去的丈夫一起生活下去。

由纪子暗暗下了决心。作为遇难者家属,她每天来到寒风刺骨的栈桥上。渐渐的,她仿佛脱胎换骨,像换了个人似的,也许是经受了磨难以后的缘故。从一个新婚女子,迅速变成一个坚强的女人。然而,全日航公司把由纪子视为遇难职员的家属,与遇难旅客的家属不能一视同仁。

终于有一天,一个叫江差君的中年职员走到她跟前。赔偿方法是按照公司内部的规章制度处置。江差君,是全日航公司aja4301飞机善后小组的成员,专门负责与遇难者家属交涉赔偿。

“小室安彦的情况,根据航运合同上规定的有关条款,他是承诺航运合同上各项规定的。也就是说,按照第三条c款规定,他是免费旅客。”

“那又怎么啦?”

望着说话转弯抹角的对手,由纪子有点着急起来。

“也就是说,他没有按照有关规定付钱购买机票。”

“那是当然的喽!他是为公司出差的呀!”

由纪子不由得惊叫起来。因公出差,乘坐自己公司的飞机属天经地义。这,难道出差职员还必须自费购买机票。天底下,哪有这种公司?

“出差,也属于免费搭乘的一种!”

江差君说话时,脸上毫无表情。难道与遇难者家属交涉的善后小组人员,应该是这样冷冰冰、麻木不仁的吗?或许为了减少赔偿支出,故意耍弄的演技?

“照你这么说,免费搭乘的赔偿,应该是怎么一回事?”

“不适用航运合同上的任何规定。简言之,你不能按照一般旅客的遇难者家属对待。”

“那么,是与乘务员遇难者家属一样对待吗?”

“所谓旅客,不含乘务员。小室先生是公司职员,但又是旅客。又由于他是免费搭乘,其遇难者家属不能获得与一般旅客相同的赔偿金。”

“希望你直截了当地说,究竟应该享受什么种类的赔偿金?”

“他的性质,属于因公殉职。也就是说,是劳动者伤害赔偿,再加上公司规定的赔偿。”

江差君拐弯抹角。他所说的赔偿金额总数,连航运合同上规定的赔偿金额的数分之一也不到。而且,比乘务员赔偿的金额还要低。

安彦君的遇难赔偿,既够不上航运合同上的规定的赔偿条件,又不能与乘务员一视同仁。由纪子气得暴跳如雷,大发雷霆。她仔细分析和研究了航运合同上的全部条款,得知免费搭乘未必排除在外。

“可以排除在外,也可以不排除在外,视情况而定。”

公司的武断决定,是违背航运合同规定的。

“把我丈夫的赔偿问题排除在航运合同的规定外,是谁决定的?”

由纪子马上明白了。决定降低赔偿丈夫遇难金额的人,竟是自己与安彦君的婚姻介绍人——全日航公司的专务大竹义明。

听说连日来营业额的急剧下降,加之赔偿金和搜索打捞支付的费用,公司在支出上不堪重负。为了减少支出,大竹专务通知善后小组把安彦君的赔偿金列入劳动者伤害科目支出。

“我丈夫的生命,难道应该划在劳动者伤害一栏吗?”

当时,由纪子胸中不由得升腾起对大竹义明的满腔愤怒。丈夫是代表大竹义明赴欧洲出差,是代替大竹义明去死的。一想起这里,由纪子忍不住牙齿咬得咯咯直响。她甚至想到,有朝一日亲手杀了他。

时间过得很快,七月已经来临。尚未找到的遗体,陆陆续续打捞上来。七月二十五日早晨,遇难旅客中的最后一具遗体被打捞上来。果然不出由纪子当时的预感,最后还是没有发现的,是全日航公司遇难职员小室安彦。

当天下午,全日航公司通知打捞救援公司,停止搜索打捞作业。

发出这项命令的,是全日航公司首脑之一的大竹义明专务。

那天,天空中布满了沐浴着夏日的积雨云。由纪子抬头仰望无情的苍天,如梦初醒。她亲爱的丈夫,永远离开自己身边,静静地走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东京空港杀人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