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空港杀人案》

第八章 无名尸体

作者:森村诚一

1

九月三十日下午二时半,厚木市绿丘小学六年级学生鱼住正男,受同班同学深野守的邀请,上附近的高松山里拾板栗。

曾经,正男君在某个星期天里独自一人到过高松山上拾板栗。不知是季节太早,还是地点选择得不对,连一颗板栗也没有拾到。于是,他把这事告诉给深野君,听说他知道“秘密场所”。这天放学后,两人结伴出发上山捡板栗。

正男君和深野君,都住在绿丘新村住宅里。从厚木町到高松山上,必须乘二十分钟左右的公共汽车。他俩居住的新村,规模虽不怎么样,但人口不少。绿丘新村,坐落在尼寺原平地的一角,站在新村里,可以眺望丹泽方向。

新村里,稀奇古怪造型的楼房很少,与当地建筑物比较吻合。

正男君的家和深野君的家,在新村西南角上同一幢楼房里的四楼。楼房前面,是厚木田园俱乐部的高尔夫球场,宛如自己家的院子。

高松山,与高尔夫球场近在咫尺,像一座小山丘。山顶上,有一棵造型漂亮、高大巍峨的松树。

丹泽山脉的锐峰大山,犹如根深叶茂的大树,挺拔屹立,直插云霄。两个学生站在窗口,每每眺望这座大山形状时,连连赞美。

高松山山脚,途中经过高尔夫球场侧面,一直延伸到地面。途中,有带状般凹陷的山谷。

少年们搬到新村住宅居住的时候,与五六年前新村住宅小区建设的时候同步。当时,新村没有现在这么大。野地尽头,有一座尼姑庵。那里,是最荒凉的地方。

虽已经记不清楚,可当时确实叫“尼姑庵新村”,不叫绿丘新村。如今的山丘上,到处绿树成荫,鸟语花香。当时周围一望无际的野地和游玩的场所,先后被大型厂房和大规模的混凝土住宅所瓜分。现在新村的周边,已经不能满足孩子们游玩。孩子们把玩耍的场所,开始向高松山远征、开发。

他俩提着篮子离开新村的时候,碰上新村派出所的田边巡查警官。他正骑着小型摩托车,在新村里巡逻。

“上哪里去?”

田边巡查警官见两个少年提着篮子,使询问。

“上高松山拾栗子。”

“去那儿可要小心哟!那一带猎人多,万一遭到猎枪误射可就麻烦了哟!”

他说完,骑着摩托车走了。

两个少年走得很快。仅用了三十分钟左右的时间,就到达高松山了。

“是这里哟!”

深野君在前面给正男君带路,朝山顶背后走去。大山越来越近,仿佛就在眼前。他俩转过脸眺望着刚才走过的路,呵,美极了!此起彼伏的狗尾巴草波浪,绿郁葱葱;新村里白色的建筑群,正沐浴着初秋的阳光,折射出眼花缭乱的银色光芒。从这里到南边,是蜿蜒崎岖、漫长的徒步登山路。每逢星期日,徒步登山路上大人小孩人山人海,热闹极了!深野君离开徒步登山路,沿着陡峭的山坡,一溜烟地向下走去。昨天刚下过雨,山坡上滑溜溜、湿漉漉的。

“喂,快下来哟!这儿有许多板栗。”

已经下到半山腰的深野君,大声招呼正男君。

正男君下山,没有深野君那么灵活。他一边小心翼翼地沿着杂树林的斜坡下山,一边后悔不该来这里拾板栗。这一带,虽有车道,但与山岗上的徒步登山路有相当距离,故尔很少有人来这里。

正像深野君说的那样,没有人光顾,所以说,这儿是“秘密场所”。正男君心想,再不快点下去,恐怕板栗都要被深野君拾完了。他一边想,一边加快脚步脚下。一不留神,步伐跟着乱了起来。猛然间,左脚眼看就要被树根绊倒,右脚吱溜滑一声滑在被一堆湿草遮掩的山坡斜面。

“糟了!”

正男君刚意识到,可为时已晚。整个身体朝山坡下滚去,一连滚了好几米远。

“哎-哟!”

腰部受伤的正男君,赶快伸出右手朝疼痛的部位揉了起来,脸上露出一副哭丧的表情。他打算爬起来,便开始四肢用劲。就在这当儿,他忽然感觉到左手掌似乎摁在又软又粘又滑的泥土里。蓦的,他又猛然感觉到背上仿佛被人浇了一大盆冰水,一直凉到脚跟。

“这是什么?”

他定睛一看,不好!左手下以及左手周围,是一大堆白白胖胖的蛆在蠕动。糟糕!有几十条被蛆,正沿着手腕朝手臂上爬来。蛆群上面,还有密密麻麻的苍蝇在嗡嗡叫唤,飞来窜去的。正男君由于腰部疼痛,没有顾得上仔细观察到底是什么东西。突然,一股难闻刺鼻的臭味,朝着他的鼻孔扑来。

“啊哟,好臭!”

当正男君看清楚那大团白蛆下面的东西时,吓得连腰也直不起来,全身直打哆嗦,两条腿抽筋般地疼痛起来。

“正男君,我一个人拾不完,快下来帮帮我哟!”

深野君一边愉快地拾着板栗,一边拉大嗓门招呼。可正男君心急火燎,想喊深野君上来救他,可喉咙里怎么也发不出声音。

2

厚木市爱名地区的高松山林里,发现一具无名男尸。接到110报警后,神奈川县警察局通讯指令科大和指令股,立即通知刑事侦察科驱车赶往现场。与此同时,大和指令股又通知了当地警署。

下午四时左右,神奈川县警察局刑事侦察科和当地警署的警车先后赶到现场。太阳已经西斜,正朝着锐峰大山的肩膀靠近。秋天的黄昏很短,一旦太阳下山,天色将很快暗淡、模糊。不迅速观察现场,时间就来不及了。

尸体现场,在海拔一百四十六点五米的高松山杂树林里。由于明治天皇曾经到过这座山,故而高松山又叫御幸山。

这一片山地,还没有公开出售。可已有一家以大型城市银行为中心的企业集团,打算在这里建信息中心,正在与业主交涉购买事宜。

再说高松山西边的上古泽地块,某银行正打算注入长期资本,建造三百三十万平方米的新市区。其中近一百万平方米的土地,已经被该银行买下。

由于汽车到不了现场,警官们只得从山脚沿着陡峭的山坡,气喘吁吁地朝现场疾跑。第一发现人是附近新村的一名小学生,因受到惊吓正在山脚的一个民房里休息。

“真可怕!”

在工厂、新村以及饭店多的地方,经常可以看到各种惨不忍睹的尸体。当地的警署,也早已习以为常。可像这样凄惨的尸体状况,还是头一回见到。

掩埋尸体的泥土,经过雨水的冲洗,尸体的头骨和上半身躶露在外面。由于持续多日的高温,尸体已经完全腐烂。

尸体脑袋的大半部分,被蛆虫和苍蝇吃得已经失去原形。连眼窝、耳内、鼻孔和口腔内,都爬满了数不清的蛆。它们争先恐后,拼命蚕食所剩无几的腐肉。

尸体腐烂的恶臭,熏得大家直想呕吐。污秽与动物性蛋白质的腐烂,夹杂在一起。几个很少看到这种场面的警官,恶心得连尸体都不敢看一眼。

“喂,尸体好像是外国人!”

一名当地警署的警官嚷道。不用说,大家都已经察觉到了。躶露部分的脸上爬满了蛆,脸部的肉也被虫吃得难以辨别。可头顶上脱落的棕色头发,明显不是颜色染的。由于下半身还埋在土里,还不能完全断定。就躶露的上半身来说,即使是日本人,也肯定是一个高个子。

是自杀还是他杀,眼下还难以定论。可现场周围,气氛异常紧张。这一带出现美国人,首先应该来自附近的美军基地。曾经,该警署接到东京警视厅要求协查的委托。如果与全日航飞机失事的线索有关,该尸体多半是协查通知上的美国人乌托尼依。

尸体身上没有携带任何物品,西装反面的姓名标牌和身份证之类可以证明身份的证件都没有。但尸体的特征和身材,与空港8·11专案组正在寻找的乌托尼依,类似的相同点很多。

当地警署,立即将这一情况向县警察局和东京警视厅报告。县警察局刑事侦察一科、东京警视厅刑事侦察一科以及技术鉴定科等,派出大队警官于晚上六点稍前赶到现场。

尽管遇上傍晚的交通高峰,加之现场在高高的半山腰上。可警官们还是排除万难,迅速赶到现场。此时此刻,山里一片静悄悄,光线昏暗,空气沉闷。

警官们打开所有的车前大光灯,照亮尸体。经过仔细检查和反复核实,尸体确系乌托尼依本人。后脑遭钝器猛击,呈纵向骨折。遭猛击后,似乎又被勒住脖子,连喉骨也被掐断了。

检查和取证结束后,决定暂时将尸体保存起来。用担架将尸体送到山脚旁边的警车上,运回东京警视厅。

谁来担任搬运工?大家着实犹豫了好一阵子,尽管尸体上已经喷射除臭剂和杀虫剂,可扑鼻的恶臭熏得大家连吸气都要跑得远远的。

这时候,人群里走出勇敢的外勤巡查警官,自告奋勇。他,便是绿丘新村派出所的田边警官。

尸体的下半身由于还埋在土里,身材原形总算基本保住了。只是显露在外面的上半身,已经体无完肤,连骨架也似乎浸泡在腐烂的肉浆里。田边警官走到腐烂最严重的头部,但必须有人托腰和抬脚。受田边警官的鼓舞,人群中又走出两个警官。

三人慢慢地抱起尸体。渐渐的,被杀虫剂杀死的蛆虫纷纷掉落在地上。肉浆般的胸部,涌出脓模样的液体。

杂乱无章的内脏,仿佛用红黄绿等彩泥绘制的彩色抽象画。在抬起尸体的同时,胸腔内的脏腑纷纷滑出,肋骨暴露得更加明显。

黑暗里,讨厌的灯光照射着凄惨的尸体。远远望去,仿佛尸体在空中漂浮。有人忍不住地大声呕吐起来。

初秋的夜晚,微风习习。天空清澈,无限寥廓。大地华灯初放,闪烁出祥和、安宁的光芒。

3

9·30凶杀案侦破专案组,设在现场当地的厚木警署。经初步推断,该凶杀案与空港8·11凶杀案有千丝万缕的内在联系。厚木警署立即与空港警署的8·11凶杀案侦破专案组取得联系,展开联合调查。

被害人来自美国。厚木9·30凶杀案侦破专案组在与美国大使馆联系的同时,根据被害者在入境卡上填写的住址进行调查。

在首次侦破会议上,专案组决定了目前的侦查方针。如下:

一、调查被害人住宿在大东京宾馆后所去过的地方;

二、对现场周围展开调查;

三、委托阿拉斯加空港的警方,对乌托尼依周边展开深入调查;

四、查找凶手的线索。

被害人是美国人。由于在他身上以及现场周围,没有发现凶手留下的任何脚印、指纹以及物品。使调查一开始就陷入难堪的境地。解剖尸体,推定了死亡的大概时间,即在发现尸体的一两个月前。推断的死亡时间距今太长,给调查取证带来了巨大的难度。

一切正如预料的那样,调查迟迟没有进展。凶杀案的调查,一般需两个星期。如两个星期里没有发现任何线索,专案组侦查工作往往搁浅。

与日本人被害的场合不同,被害外国人不是以日本为永久生活地。故尔,持有杀害外国人动机的凶手理应罕见,动机可能有两个。一、在本国生活所接触的人中间,有持这种动机的人。听说被害人去日本,便尾随至日本实施;二、进入日本国土后,有人萌生杀害他的动机。

被害人进入日本境内,是六月十五日。即便将死亡时间再向前推,他在日本的生活期间,充其量不超过两个半月。在这么短的期间内被人杀害,被害人在本国时就已经有人对他萌生杀意。

厚木9·30凶杀案侦破专案组总指挥,由县警察局刑事侦察一科的堀越警长担任。

“从尸体和现场情况来看,不是流窜作案。凶手,多半为当地人,或者是熟悉当地的人。被害人,与全日航飞机失事有重大关系。根据羽田空港8·11凶杀案侦破专案组提供的情况,被害人是在4301飞机引擎上做过手脚的重要犯罪嫌疑人。其背后,企业阴谋的可能性很大。为此,我打算与阿拉斯加空港警方联系,要求对被害人周围展开调查。”

警长向专案组全体警官扫视了一眼,征求大家意见。

专案组的办案警官,分别来自县警察局和当地警署。

“阿拉斯加空港警方,不是已经调查过了吗?”

一位当地警署派出的大西警官说。

“不错,是调查过了的。可由于越海委托,调查不可能很彻底。而羽田空港8·11凶杀案侦破专案组委托的当时,乌托尼依的尸体还没有出现。如果知道被调查人已经被害,该警方肯定会专门抽调警力,全力以赴展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八章 无名尸体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东京空港杀人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