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的圈内》

一去不回的猫的保护人

作者:森村诚一

1

在诸桥的身上,那种自由勤务者特有的好奇心逐渐成熟了。探索事实真象的好奇心,从街头事物中发现热门商品的苗头。诸桥虽然对自由勤务这种职务产生了厌倦情绪,但自由勤务者的根性,已经浸透了他的骨髓。

一个矢桐的捧场者无意中说了句“他像是有什么把柄被对方抓住了”,这句话引起了诸桥的注意。

是的,一定是那样。要不是有把柄被对方抓住了,世界的中心的“公子”在那个女人面前不会像是奴隶和狗那样。可是,有什么把柄被对方抓住了呢?矢桐的父亲,是民友党的大政治家陇冈智定。因为正室没生男孩子,庶出的矢桐就成了陇冈的继承人。

诸桥想先搞清x女子的真面目。那天晚上在“外星人”迪斯科舞厅,矢桐是第一次见到x女子。女孩子很少一个人到迪斯科舞厅来。要么和男伴儿一起来,要么和女伴们或男女同伴儿一起来。要是常客的话,一个人来这里也有许多熟人。

x女子只一个人第一次来就把“公子”勾引上了。

诸桥对x女子很感兴趣,于是跟踪了她。她和矢桐来“外星人”迪斯科舞厅,大多是在午夜时分。

因为矢桐老是陪伴在她身边,很难和她接近。他们二人在一起的气氛,是拒绝第三者接近的。在矢桐来说,过去从来没有过这种情况。

一次周末的夜里,他俩来到了这里。舞厅客满,舞池也很拥挤,他俩没有跳舞。

他俩在贵宾席坐了下来,服务员问他们要什么。因为是周末,贵宾席有些名演员。他们不跳舞,只是坐在那里休闲。

x女子对矢桐耳语,矢桐点头站起身来。像是叫他出去做什么事情。

诸桥看准时机,想接近x女子。这时,服务员迎来几位客人。其中一人见了x女子,以诧异的表情说道:

“呀,那不是洋美吗?今天夜里陪客人到这里来啦?”

一时间,x女子的表情紧张,像是惊慌得说不出话来的样子。

“喂,怎么啦?看你那惊慌失措的样子。你不认识我了吗?啊,是我不该打扰你吧!”

那人一边笑着向自己的座位走去,x女子惊魂不定的样子。正在这时候矢桐回来了,向她打招呼的那个人,坐在那边的包箱里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这边。

“喂,我们走吧!”

x女子对矢桐说。

“怎么,我们不是刚来吗?”

矢桐吃惊地说。要的东西还没送来呢!

“我忽然间想走,我不大舒服。”

“你不舒服,那只好走吧!”

矢桐失望地站起身来。

给他送来订的东西的服务员,惊愕地看着他俩仓皇离去的身影。

一直注视着这一过程的诸桥,看出x女子是为了躲避开和她打招呼的那个男人才走出舞厅的。肯定是那个人的出现对x女子不利。从她惊愕的表情也可以看出,那个男人的出现给了她很大冲击。

他们俩走了以后,诸桥走到向x女子招呼的那个男人身旁说道:

“对不起……”

“什么事?”

“刚才坐在那边的那位女性……”

“啊,你是说洋美吗?”

“很冒昧,请问你认识她吗?”

“你为什么要问这个?”

那人显出警惕的表情。

“啊,这是我的名片,我想请她做我们公司的广告模特儿。”

诸桥递给对方印有公司名称的名片。对方一看,解除了警惕。

“马里恩公司的人吗?直率地说吧,还是不要找她做广告模特儿的好。”

“为什么呢?”

“她是陪客女郎。五反田的黄色咖啡馆是她的根据地。”

“陪客女郎!”

“她是该咖啡馆最红的姑娘,最近不在咖啡馆露面儿了,原来到这里来了。”

她的真面目是陪客女郎,使诸桥感到意外。那位倨傲的“公子”和陪客女郎搞在一起,实在是奇妙的事情。虽说男女之间的事情“只要情投意合,对象是谁都可以”,但他们二人的关系是极端的“主从颠倒”。

从矢桐的性格来说,这种位置颠倒是不可想像的,因而得出了其原因在于对方抓住了矢桐的把柄的判断。

2

次日,诸桥到洋美工作的五反田“卢瓦尔”黄色咖啡馆去了。“卢瓦尔”在站前出租大楼的四楼。可能因为是平日,时间又较早,年轻的姑娘不多。冷眼一看,这里像是普通的酒吧,姑娘们都扎在屋角的厢座里边。诸桥一进来,姑娘们只是用品评来人的眼神瞥了他一眼,连一句“您来啦”的欢迎话都没说。

瞥了一眼之后,又无表情地看杂志或电视了。她们也不像一般女人那样闲聊天,给人一种互不相干的感觉,也不见有其他来客。一个服务员走过来问他:“指名要谁?”

诸桥说:“要洋美。”

对方回答说:“洋美不干了。”

“啊,不干了。真糟糕,我无论如何要见到她,你知道她到哪里去了吗?”

“哎呀,她们是自由随意的,我们只是为她们介绍对象,别的事情一概不闻不问。”

服务员爱理不理地说。诸桥在周刊杂志上看过这样的报道:这种店铺的女人,干一两三个月就要走人,还有只干了一天就走了的,也有在多家同类铺子里轮换着干的。

与妓院那种露骨的金钱交易相比,这里标榜陪客具有自由意志,所以年轻姑娘比较愿意到这里来。陪客女郎有选择客人的权利,这种没有任何限制的方针,很受想在自己身体价高的时候多赚点钱的年轻姑娘的欢迎。可以用自己的身体,以自由恋爱的形式,迅速地攒些钱。

“这种情况我很清楚,但我忘不了她。你替我想想办法找到她好吗?”

诸桥悄悄地往服务员手里塞了一张万元钞票。

“这事不好办啊!”

服务员虽然这么说,但他的表情有些游移不决的样子。

“拜托了,把她的联系地点告诉我吧。我非常想念她,晚上都睡不好觉。”

“她现在还在不在那里我也不知道。”

服务员说着,递给诸桥一个写有电话号码的纸条。

诸桥马上拨了这个电话号码。他想若是店铺的话,不在的可能性大;要是住处的话,也许在家。

本来觉得希望不大,但对方答应了一声“喂”。

诸桥问了一声:

“是洋美小姐吗?”

“是的。”

“是卢瓦尔告诉我的。”

对方像是吃惊的样子说道:

“怎么回事,我不知道这家咖啡馆。”

“那你怎么知道是咖啡馆呢?”

向露了马脚的对方一追问,对方回答说:

“因为那个名字像是咖啡馆的名字。我不知道这家咖啡馆。”

对方说完,像是要挂断电话的样子。

“你先别挂断电话,我是矢桐君的朋友。”

“矢桐……洋的……”

对方张口结舌,无言以对。

“我不打算把你在卢瓦尔呆过的事告诉矢桐君,只是想见见你。”

“我不想见你。”

“那可对你不利。”

“威胁我吗?”

“哪里的话,我想和你商量一件对你绝对没有坏处的事情。”

“你想要钱吗?”

“钱吗,我甚至想给你一些。”

对方像是在捉摸诸桥的意图。

“你是谁呀?”

“不是告诉你了吗,我是矢桐的朋友。”

“你想干什么呀?”

“见面以后告诉你。”

“我要是拒绝见你呢?”

“那我就把你过去的身份……不,把你的真面目告诉矢桐。”

“洋不会相信的。”

“那就试试看吧!”

“你不愿意失掉矢桐君吧。矢桐君要是知道了你在卢瓦尔呆过的事实,对你是绝对没有好处的。你要是想和矢桐君好好相处下去的话,就绝对不想告诉他吧?”

“明白了。我见你,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

“你现在就出来好吗?”

“现在?”

“俗话说,好事不宜迟嘛!”

“好吧,我去。”

“你说个地点,我开车去接你。”

洋美是抓住矢桐的把柄和他接近的,大体上搞清楚了。她对矢桐隐瞒了自己的身份,要是矢桐知道了她的身份,她好不容易抓住的王牌也不顶用了。

诸桥感到这两个人的关系很有意思。

自由勤务的根性,使诸桥想窥探他俩的关系。

3

宝井洋美的住址在目黑区上目黑四条。照着洋美告诉的住址去到那里一看,是东横线祐天寺站附近的一栋雅致的两层建筑的公寓。是预制件组装式住宅房。情趣不怎么样,但具有实用功能。楼上楼下一共六户,楼上的房间都有专用的楼梯,这是出自保证隐私的考虑。谈不上豪华,但对洋美这样的独身女子来说,可能住着比较舒适。

宝井洋美的房间在二楼的一头儿。

无量小路接到洋美的电话,告诉了牛肠之后,马上行动。在半道上与牛肠合流,到达洋美的住所时,已是夜里九点半钟了。大门口挂着“上目黑公寓”的牌子。可能是这里的住户大多在夜里上班工作,窗户里的灯都关着,好像没有管理人员。在楼下的大门旁边有集体信箱,其中有一个“203室宝井”的名牌,由此可以知道她住的房间。

“奇怪,我问她现在就去取行吗,她回答说行。”

无量小路看着宝井洋美的房间的黑窗户摇着头说。

“我们上去看看吧!”

牛肠说。开着警车跟来的搜查员们,为了防备万一,将公寓包围了起来。无量小路说对了的话,宝井洋美也许是强盗一伙的。

无量小路、白泽、牛肠三人来到宝井洋美房间的门前,看好了有“宝井”的名牌要按蜂鸣器的时候,白泽说道:

“门上贴着什么东西呢!”

顺着白泽手指的方向看去,在蜂鸣器的旁边用胶条贴着一个小纸条。将眼睛凑近一看,上边用女人字体的小字写着:

“宠物侦查先生:

我因急事出去一下。猫留在家里在屋里乱叫会使邻居生气,所以我带走了。再联系吧!”

“糟糕,白跑一趟。”

白泽咂着嘴说。

“不,这事不能着急,我们总算找到了宠物的下落。”

无量小路对白泽说。因为有上次的痛苦经验,这次没有告诉饲养主。宠物没有到手,就不能说已经找回来了。

无量小路对刑警道歉说:

“牛肠先生,对不起,叫你们白跑一趟。”

“没关系,刑警要讨厌白跑路,就抓不到犯人。”

“但是,我有点担心。”

“你担什么心?”

“明明知道我来,她还出去了。”

“那为什么使你担心呢?”

“她把猫带走了吧。每次出门都带着猫那还得了。她知道我前来领猫,把猫给我她就轻松了,那样不是很好吗?”

“她遇到了特别急的事情吧。纸条上不是写着因急事外出吗?”

“会不会她是强盗一伙,把准备将猫交出一事告诉了同伙,同伙感到事关重大,于是叫她把猫带走了呢?”

“你是说强盗一伙把她叫走了吗?”

“把猫一交出来,证实这只猫与小奈老太婆家的猫是同一只猫的话,她就要被怀疑与强盗事件有关。要是没有这只猫,就没有证据说她与强盗事件有关。”

“因为她已经对你说过了她那里有这只猫,即使她将猫处理掉,她不是同样会被怀疑吗?”

“要是强盗一伙重视这只猫的问题的话,会不会将她和猫一起处理掉呢?”

“你说什么?!”

牛肠对无量小路这种没有边儿的推理方法感到愕然。

“你,你认为宝井洋美会被强盗一伙杀掉吗?”

“洋美若是强盗一伙的话,就完全有这种危险性。”

“但是,你不是说过她要是和强盗有关系的话,她就不会将猫交出来的话吗?”

“是的。我正为此感到不可思议。不过,也许正像牛肠先生说的那样,猫不是强盗一伙从作案现场带走的。”

“那么说来,强盗一伙就不会杀害洋美吧?”

“那样当然好。可是,在准备将猫交出之前突然将猫带走了,使我不能不担心啊。”

“你这么一说,使我也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牛肠像是也产生了一种不安情绪。

“总之,我们再蹲守一会儿吧。她也许出去一会儿就回来。”

牛肠决定等到洋美回来。在现阶段还不能确定她与强盗一伙有关系,所以不能逮捕她。这只事关重大的猫,要不是井原小奈老太婆家的那只猫的话,宝井洋美就和强盗一伙完全没有关系。

可是,那天晚上洋美没有回来。因为她有和情人在外边过夜的可能性,所以蹲守仍继续下去。在这段时间里向该公寓的住户了解一下她的情况。大家都说她是女事务员,但不知她的工作单位是哪里。这个公寓的住户,全是从事色情工作的女性。

她们是在两年前经中目黑的不动产业介绍搬到这里来的。只要支付规定的房租,任何人都可以租住。各住户之间完全没有来往,个人的私生活,几乎都互相一无所知。

她的邻居看到一个年轻男子来过她这里几次。男子的特征也记不太清楚了,只记得是一个高个儿的年轻男子。

“你们知道她饲养着一只猫吗?”

牛肠问大家。

“其他住户来诉过苦。因为有规定不让饲养宠物,向她提出过告诫。”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恶魔的圈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