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的圈内》

沉入海中

作者:森村诚一

1

宝井洋美就这样没有了消息。在她离家七天之后,搜查指挥部认定在她身边发生了变故。

会议决定的以与并原小奈老太婆被杀事件有牵连的嫌疑提出对洋美进行搜索、拘留的申请获得了批准。

拿着搜索证,对洋美的居室进行了搜查。房间里有约三十万元的现金、余额为六百三十万元的存折一个、宝石、服饰品、衣服、皮大衣等,没有出去长途旅行的迹象。

而且,厨房的水池子里,还有失踪前晚饭用过的没有刷洗的餐具。

看房间里的情况,像是出去一下很快就回来的样子。门上贴的纸条也是写的“因急事出去一下”。

搜查的结果,发现了一件重要物品。在衣柜的最里边珍藏着一把用维尼纶布包了好几层的登山刀。一检查,刀子上明显沾着血液。经过鉴定,血型和宫下克司的血型完全相同。遗憾的是,有许多指纹和血迹重叠在一起,采取不到可以用以对照的完整指纹。

搜查指挥部活跃起来了。在这里发现了宝井洋美与强盗犯人一伙有联系的明显物证。

宝井洋美在提出将猫交还失主的问题上与其一伙产生了矛盾,但凶器的发现,使洋美作为最重要的嫌疑人被推到了搜查线上。警方立即以杀害井原小奈的嫌疑和杀害宫下克司并遗弃尸体的嫌疑,向全国发出了对宝井洋美的第一类指名通缉令。

另外,通过搜查住宅得到的名片、便条、邮件、日记等物,发现了卢瓦尔咖啡馆的存在。通过对卢瓦尔咖啡馆的调查,了解到洋美曾在该店从事过一个时期(约十个月)的色情陪客女郎的事实。搜查中发现的六十八张名片,推断是她在卢瓦尔咖啡馆陪过的客人的名片。

在这些名片中,有有名的演员、文化人、运动员等。在卢瓦尔咖啡馆时期的前后,像是在其他各同类店铺呆过,但目前还没有调查清楚。搜查指挥部对这些名片上的人全部进行了调查。

这些人的反应大体上都是一种模式,装模作样地说:

“我没给过那种女人名片,大概是别人乱用了我的名片。”

其中也有痛痛快快承认的:

“那只是玩玩而已,对方的容貌现在都记不得了。”

但是,他们都是有名有姓的正派人,不是杀死老太婆抢钱的那种人。没有那种必要,也没有那种条件。

牛肠在名片中寻找从宫下由季那里听到的“诸桥”这个名字,但是没有这个人。也去新宿的密纽伊小吃店详细询问过,但没有得到比由季谈的更多的情况。

其他的渠道,只有去了解采用“自由勤务制”的公司这条线了。但是,这类公司特别多,从服装业到家电、食品、玩具、化妆品、家具、办公用具、服装加工、住宅等各种服务性行业,五花八门,只知道“诸桥”这个名字,是没法去调查的。

2

在侦查工作难以进展的时候,出现了一线光明。在逐个调查名片主人,碰到一位大汽车销售公司的职员时,他挠着头说道:

“有一次朋友拉我到黄色咖啡馆去玩,陪客女郎要我的名片,我就随便给了她一张,真糟糕。可是,后来我又见过她一次。”

“噢,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

侦查员抓住机会紧追不舍地问道。他是从搜查一科来的那须班的草场刑警。

“在六本木的外星人迪斯科舞厅。四月中旬我参加一次晚会时和别人一起去那里,看到她坐在贵宾席里。”

“有同伴吗?”

“有一个年轻男子。因为光线暗淡没看清他的容貌,是一个很潇洒的男子。我一和她打招呼,她表现出吃惊的样子,不大工夫,她就强拉着对方走出了舞厅。一定是在她和其他客人在一起的时候向她打招呼使她感到尴尬。当时我还觉得装作不认识她才符合‘武士风度’而进行了自我反省呢!”

“当时和她在一起的那个男子有什么特征吗?”

“当时光线很暗,他可能去厕所了,等他一回来,两人马上走出了舞厅。啊,我想起来了……”

汽车销售公司的职员显出回想往事的样子。

“想起什么来啦?”

“他们两人走了以后,有一个男子向我问起了她的情况。”

“问她的情况?”

“那男子说想请她做公司的广告模特儿,我还劝告他不要用她。”

“那个男子的身份你知道吗?”

“他给了我一张名片,也许还能找到。”

“请你务必找一下。”

请陪客女郎做广告模特儿也不足为奇,但他为什么不去问女郎本人呢?不大工夫,汽车销售公司职员拿着一张名片回来了。

“找到了,是马里恩公司的诸桥。马里恩公司是最近发展起来的办公器具制造公司。”

“诸桥!马里恩。”

草场不由得大声说道。汽车销售公司职员为之一惊。

“啊,失礼了。对不起,这张名片能借给我们用一下吗?”

“好,你拿走吧。我要它也没有用。”

3

诸桥意外地出现了。

“诸桥向汽车销售公司的人打听宝井洋美的情况,可以说明诸桥不知道洋美的来历吧?”

牛肠根据草场得到情报分析说。

“啊,是这样吧!”

草场更加拉长了他那本来就长的脸说。他们二人是曾经几次在一起搞过侦查的熟人。

“看来,他们二人好像不是强盗一伙的人。”

“也不一定。不认识的人在一起搞犯罪活动的情况也是有的。”

“那种情况不是没有,但这个案件像是经过事先调查策划,完全互不了解的人临时组成伙伴不大可能吧!”

“比方说是一对姘头,互相不知对方的身世而进行共同犯罪活动,也没什么奇怪的。”

“那样的话,诸桥为什么不自己和对方打招呼呢?汽车销售公司的人可以打招呼,他自己打招呼不可以吗?”

“可能是诸桥自己不愿意让洋美看到他吧!”

“也许是那样。可是诸桥是一流办公器具制造公司的职员,名片上的头衔是开发总部商品企划科股长。这样的人物不像是杀人强盗一伙的人;而且还有一点对不上茬儿。”

“哪一点?”

“汽车销售公司职员说他见到宝井洋美和诸桥是四月中旬的事,而诸桥和宫下克司从新宿的密纽伊小吃店销声匿迹是在那两个月以前的事。诸桥不在密纽伊露面和宫下的失踪的时间一致,也许是巧合。诸桥的不露面也许是有别的原因。”

“诸桥为什么不在密纽伊小吃店露面了呢?”

“突然不到某个店铺去了,也没什么奇怪的。也许是去腻烦了,也许是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

草场“嗯”地哼了一声。牛肠接着说道:

“总之,调查一下诸桥吧!”

搜查会议采纳了牛肠的意见,决定作为参考人调查一下诸桥。

到练马区诸桥家里去走访的牛肠和草场发现了意外的事态。

诸桥从大约十天以前就没有了消息。

诸桥的妻子以非常不安和担心的表情说:

“丈夫从一年以前接受了自由勤务的工作任务,每天到街上去。从家里出去的时间也不一定,有时白天出去,有时傍晚出去。

“过去也有过在外边过夜的事情,但这么多天不回家,还从来没有过。”

“他没说过到什么地方去旅行的话吗?”

“没说过。”

“公司里是怎么说的呢,你一定去问过公司吧?”

“公司的人也说不知道他到哪里去了,只是说自由勤务这种工作,有时遇到好材料不告诉公司也不告诉家里,一个人暗中去跟踪调查。叫我不必那么担心。”

她像是对公司那种漫不经心的态度有所不满的样子。

“你对丈夫的生活方式不加干预,他过去有过十天也不回家的情况吗?”

“没有过。这次公司虽说叫我不必担心,但我不放心,正想提出搜索申请的时候,刑警先生来了。”

“很冒昧,请问你听到你丈夫谈到过井原小奈、宝井洋美、宫下克司这些名字吗?”

牛肠在笔记本上写了这三个名字给对方看。

“没听他说过。”

“夫人对这三个名字有印象吗?”

“完全没有印象,这些人是什么人呀?”

“是与我们负责的案件有关的人们。”

“我丈夫和你们负责的案件有关系吗?”

这位妻子不安的神情更加浓重了。

“这还不清楚。还有一件事想问问你,你知道二月十三日深夜十二点到两点你丈夫在什么地方吗?准确地说是十四日凌晨。”

这个时间是井原小奈被杀害的推定时间。

“二月十三日夜里吗?自从搞自由勤务以来,周末也不休息,丈夫的行动我在日历上都有记录,我查一下吧!”

“你有记录,太好啦。”

不大工夫,她手里拿着日历回来了。

“那天,他傍晚六点左右离家,午夜零点三十分左右回来的。他说去六本木的迪斯科舞厅了。”

“舞厅的名字写下来了吗?”

“没有。可是,我听他谈到过女妖、外星人、马德拉斯这些个名字。”

午前零点三十分的话,在推定死亡时间的开始时刻作案,然后赶回位于练马区边缘的诸桥的家里,是相当困难的。

“当时你丈夫的表现有和平时不一样的地方吗?”

“我没有感到。我丈夫干什么坏事了吗?”

刑警躲闪开她的不安的问话,说道:

“可是,在我们看来,自由勤务是一种好工作,你丈夫实际上做些什么事情呀?”

“在街上寻找开发新商品的点子。公司命令他在街上寻找坐在办公室绝对发现不了的开发新商品的点子。”

“这是最尖端的工作呀!”

刑警显露出羡慕的表情。

“我丈夫最初干劲十足,后来逐渐产生了疏远感和孤独感而苦恼起来。因为那是脱离了公司而单独工作,于是产生了一种被公司排挤了出来的感觉。丈夫把自己比作卢帮岛上的小野田,说自己是‘留置间谍’而发出苦笑。”

“这和外表可很不一样啊。”

“我丈夫向他的上司提出了尽快恢复正常工作的要求,但得到的回答是,根据公司的情况要他再继续搞一段自由勤务。”

“那是不是因为你丈夫在自由勤务中搞出成绩来了呢?”

“那样倒有工作意义,可是丈夫为自己写的报告不被采纳而悲叹。在公司迟迟不作决定的当儿,别的公司却采用了同样的点子。”

“那会后悔吧!”

“丈夫说是被体面地解雇了。”

“有被解雇的迹象吗?”

即使是一流公司的职员,一被解雇就变成了“一般的失业者”。这时刑警的脑子里描绘出了一幅失业者与强盗勾结在一起的图画。

“公司内部的详细情况我不知道,在公司外边像是发生了什么纠葛。”

“你丈夫在最后离家的时候,说过到什么地方去吗?”

“在傍晚六点左右开车出去的。”

“他经常开车出去吗?”

“不,因为晚上常常喝酒,一般都是走着出去。一般都是白天出去就开着车去,晚上出去就走着去。”

“有没有和别人有约会的迹象呢?”

“没有。”

“有人来过电话吗?”

“电话都是定期向公司打。”

“定期联系的时间有一定吗?”

“没有固定的时间,一般都是在上午打。除书面汇报外,也作口头汇报。公司方面也来电话联系或作指示。”

“都是和谁联系呢?”

“科长或部长,也有别人接电话的时候。也有时是不认识的新人接电话,使丈夫很不高兴。”

诸桥消息断绝的日子是四月十七日,和宝井洋美失踪的日子相一致。在时间上,前者是傍晚六点左右从家里出去的,后者是下午七点到九点之间出去的。二人的失踪,像是互有关系。

4

超高层大楼的灯光映照着海面。大都市的夜景将丑恶的东西全部隐藏在黑暗之中,人工美的景色达到了极致。特别是海水和都市的夜景组合在一起,形成绝妙的景观。

灿烂夺目的灯彩投影到水中,不仅使美感倍增,而且为夜景增添了幻想的深度。

人们曾经将这一带称做“东京的海边”(water front)。这个词本来是湾岸或海岸线的意思。但“东京的海边”有浓重的陆地的边缘的意思,即“东京陆地的边缘”。

可是,岸本常来休息的丰海码头,已经不是海边了。因为大海十三号地和中央防波堤内外侧填海造地工程陆续不断地向海中延伸。

从十三号地到大井码头之间,有首都高速湾岸铁路线像一条大蛇般地缠绕着东京。它们现在占据着东京的海边,作为东京展望台,岸本认为自己休息的地方是最高点。特别是晚上从八点到十点东京的夜景最为辉煌的这段时间的情趣,是难以用语言表达的。

巨大的不夜城、鳞次栉比的灯光灿烂的林立大楼在水中的投影,宛如水中本身具有的景观。

而且,这种壮观的景色,被他们几个人垄断或独占了。最近大型卡车多了起来,出租车的车位被挤占,难以垄断下去了。

五月十日晚十点左右,岸本又来到了他经常休息的地方。休息大约一个小时以后去银座的话,正是出租车拉店铺关门最后离去的客人的黄金时刻。运气好的话,可以遇到京叶、东中(东名和中央高速公路)线的长途客人。

岸本将车开到常去的码头处,一边欣赏东京的夜景一边吸烟。今天晚上没有其他出租车,可以独享壮丽景色了。

但是,码头有一个通向海里的斜坡,若是漫不经心地忘记拉手刹车的话,很容易陷入连车一起滚进海里的困境。

过去有过这种先例。

最近一个时期,岸本在山手方面开车营业,十好几天没来这里了。因为连休日客人减少、收入很少,现在必须挽回损失。他走下汽车,做轻度的柔软体操,来到码头岸边。岸边没有护栏等防止汽车坠海的设施。

岸本轻松地吸了一只烟,将烟蒂扔到海里。这时,他“啊”了一声,眼睛注视着水面。在刚才扔掉的烟蒂的周围漂浮着一层油膜。

本来海水就受到东京排泄物的污染,漂浮着油膜并不奇怪,但眼前只有那一个地方聚积着油膜引起了他的注意。

在远处灯光的照耀下,一层厚厚的油膜在水面上晃动。岸本将视线移到岸边时脸色为之一变。刚才没有注意到,在码头的地面上有汽车的辙印儿。这辙印一直延伸到码头的岸边,但没有折回的痕迹。

就是说,海上的油膜,可能是来自那辆留下辙印的汽车。

岸本透过黑色的水面向水下边窥视,但什么也没有看到。

晴海警察署接到个体出租车司机的丰海码头有汽车坠海迹象的报告之后,对中央区丰海十五——xx丰海码头进行勘查的结果,证实确有一直延伸到码头岸边的汽车车辙痕迹和那里海面上有浮游的油膜。于是请求东京消防厅的潜水部队和民间的打捞公司对现场水域进行搜索。

结果在该水域发现了一辆五五occ级国产轻型汽车沉在海中,打捞上来以后,发现车内司机坐位和副司机坐位上有一男一女两具尸体。男的驾驶证上写的是,诸桥直之三十二岁、公司职员、练马区西大泉五——xx,立即通知了他的家属。

从身体特征判明,女的是作为前些日子杀害、抢劫新宿区独居老妇案的嫌疑人指名通缉的宝井洋美,立即通知该案件的搜查指挥部进行了尸体认证。

死因鉴定为肺泡内大量积水溺死。即和车一起坠入海中无法脱离车箱而溺死。死后已经过二十——三十天,即失踪后立即坠海死亡。

过去在这个地方也发生过出租车司机在车中假寐,车子滑下斜坡坠入海中溺死的事件。

但是,这次的汽车坠海,有重大不同之处。过去溺死的那个出租车司机忘了拉手刹车了,但诸桥的车的手刹车拉得好好的。

拉好了手刹车的,不施加“不自然的外力”,车子是不会向前移动的。

是什么不自然的外力呢?警察对现场进行了仔细调查,发现除了坠海汽车的车辙以外,还有另一辆车的车辙,这个辙印到中途就停止了。因为现场地面干燥,车胎的痕迹不明显,推定是车体比坠海车大的二六oocc级的汽车。

随着坠海原因的发现,搜查指挥部紧张起来了。是被害男女二人在面向大海的汽车里进行密谈的时候,犯人的大型汽车从背后悄悄地开过来,靠着车的重量将前面的汽车推到海里去了。

犯人的目标是女的呢,还是男女二人呢?男女二人(在杀害抢劫老太婆事件中)的关系还不清楚,看样子像是男的把女的叫到丰海码头来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恶魔的圈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