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的圈内》

猫被保护起来了

作者:森村诚一

1

“不祥的预感变成了现实。”

无量小路一树对牛肠刑警说。

“可没想到她会死在东京湾的海底。”

“是眼前的事反而看不见吧!犯人的目的是想封住宝井洋美的嘴吧?”

“总部的大部分人都是这样看的。诸桥和强盗一伙的关系现在还不清楚。”

“你是说诸桥是受挂累的吗?”

“大概是这样。”

“诸桥为什么和洋美在一起呢?”

“男人和女人嘛,以什么理由都可以相见。诸桥不是对汽车销售公司的人说过想找洋美作广告模特儿吗?说不定是为此事劝说洋美呢!”

“诸桥不是担当商业事务的吧?”

“他是搞自由勤务的嘛,不是什么都可以搞吗?或许是为此事而劝说洋美的。”

“找一个陪客女郎作广告模特儿?”

“陪客女郎看上了也可以嘛。而且诸桥可能不知道洋美是干那种职业的。”

“汽车销售公司的人告诉过他的。”

“他也许不相信呢?”

“我觉得他们二人见面,不是为了男女之间的事情。我和她约会好了去取猫的,因急事突然出去,是不可理解的。要是男女约会的话,她事先应该知道的。”

“男的突然叫她出去,也有可能吧?”

“除非有相当亲密的关系,并没有他们在死亡之前作爱的形迹。还有一件令我不能理解的事情。”

“什么事情?”

“就是那只猫。”

“猫!”

“她应该是带着猫出去的,却没有发现猫的尸体。”

“猫可能是从车里跑出去了吧。猫很小,跑出去了没被发现也没什么奇怪的。”

“两个人被关在车里吧。窗玻璃怎么样了?”

“被水压弄破了,猫从车窗跑出去了吧!”

“两个人被水压关在车里了吧?”

“猫身体小,水压对它的压力也小吧!”

牛肠虽然这样说,还是逐渐被无量小路提出的疑问吸引住了。

2

诸桥朋子知道了她的不祥预感变成了现实。从丈夫受命从事自由勤务的时候起,她就有了这种预感。这种预感经常在她的脑海中翻腾。

然而,竟会和汽车一起沉入东京湾的大海中,是她没有想到的。确认了丈夫的遗体之后,朋子浑身感到瘫软无力。经人介绍相亲结婚至今,已经过了八年。

朋子和丈夫的结合,没有经过激烈的感情波动,也没有过热烈的恋情。在朴素的夫妇生活中平静地度过年华。在积累了牢固的生活基础的时候,丈夫突然死去了。

彼此之间不必一一用语言表达,通过一个眼神或一个表情就可以领会对方的意图,在这种达到夫妻默契的情况下,朋子失去了共同生活的伴侣。

实在遗憾。夫妻这样继续生活下去,一定会成为一对出色的“恩爱夫妻”。

对丈夫和女人一起关在汽车里死去,朋子感到不可理解。诸桥在从事自由勤务以后,也有过身上带着朋子不用的香水的气味回家的时候。

朋子以女人的嗅觉感到丈夫是和别的女人搂抱以后回家的,但她没有责怪丈夫。她当然不高兴,但她知道,她一责怪丈夫,将使自己陷入更加悲惨的境地。丈夫一定会托辞说那是出自自由勤务工作的需要。

在这种时候,晚上诸桥一定强烈要求朋子。仿佛想以自己的行为抹掉自己身上残留的别的女人的气味。

在朋子方面有一种被愚弄的感觉,但在诸桥方面却有一种在处边乱搞之后感到厌烦拿妻子的身体换换口味的味道。

“拿妻子换他胡搞的口味,能够容忍吗?”

朋子为自己的驯服感到吃惊,但她的不满情绪被丈夫浓烈的爱情压倒了。

诸桥带着女人的香味回来的日子,大多是走着出去的。他不愿意将在外面胡搞的气味留在汽车里。

那是出自只有夫妻才能理解的微妙心理。新婚时期夫妻二人常常开车出去,在风景优美的地方或静谧的森林中停下车来投入“二人专有的世界”中。

就是现在,夫妻二人仍然驾车出去“兜风”,尽管不像新婚时期那样频繁。形成了夫妻二人的“神圣地域”的汽车上,是不能带着偶然玩玩的对象进去的。

这么说来,丈夫一定是由于其他目的将女人带进车内去的。

在发现丈夫的尸体以前,刑警作为“与自己负责案件的有关人物”向朋子提出过井原小奈、宝井洋美、宫下克司这三个名字。其中的宝井洋美,就是和丈夫一起死去的那个人。

到底丈夫和他们有什么关系呢?

当朋子向刑警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刑警支吾过去,反问她“二月十三日夜里诸桥在什么地方?”像是调查诸桥有无不在现场证明。

二月十三日夜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呢?朋子去图书馆查阅了当时的报纸。

马上就查到了。刑警询问的三人中的一人独居老太婆井原小奈那天夜里被强盗杀害了。

诸桥竟会和强盗杀人事件有关系!

朋子惊愕之余,感到茫然。即使没有那种事情,也使人感到非常疑惑。但刑警的口吻,像是丈夫与此事有牵连。

调查他有无不在现场证明这件事情本身,就是对他有巨大怀疑的证据。

妻子朋子非常清楚,丈夫不是那种做出杀人事情的人。但是,刑警找上门来,说明丈夫与事件有某种牵连。

和丈夫一起死去的宝井洋美,是作为杀害老太婆的嫌疑人被指名通缉的人物。和洋美在同一辆汽车中一同死去的事实,可以说是丈夫与事件有关的最有力的证据吧!

但是,无论怎么想,丈夫和老太婆被抢劫杀害的事情也联系不起来。他是在因为别的事情和宝井洋美在汽车里边交谈时被连汽车一起推到海里去的。他们谈什么事情呢?

据说诸桥透露过想用洋美作广告模特儿的话,但那只是一种借口,商业广告不是他所管的事情。在现阶段,诸桥为什么事情找洋美谈话还不清楚。

那么,丈夫为什么被人杀害了呢?

搜查指挥部像是认为强盗一伙想杀死洋美灭口,丈夫是受了连累。但朋子想不通,她觉得丈夫不会和那种快嘴女人搞在一起。

还有别的情况。

警方推定宝井洋美是强盗一伙而指名通缉,是因为洋美隐藏着刺死同伙宫下克司的凶器。可是,她有那么重要的物证,犯人在杀害她之前,为什么没想把那物证收回去呢?

朋子想到这里不觉一惊。他们二人死在车中,会不会犯人一开始就是为了杀害丈夫,而洋美是受挂累的呢?

可是,丈夫没有被杀害的理由呀。他不是招人怨恨的人,他从来也没有得罪过谁呀。

她想,搜查指挥部将保存着杀人凶器的宝井洋美作为搜查重点,是合乎情理的。

朋子一个人想来想去,总是不得要领。于是决定去现场看看。为了解剖,诸桥的尸体运到了大学医院,朋子是在大学医院的停尸房看到丈夫的遗体的。

朋子坐出租车来到了丰海码头,她还是第一次知道东京有这么个地方。

地名虽然叫“街”,实际上是在隅田川河口填海造地形成的人工岛屿。

过胜閧桥,从晴海路向右拐到清澄路。这里有由中央分离带分割成上下四车道的公路。人工岛上有一条比较老的商店街。司机说,这里禁止停车,但为了保护商店街,只允许出租车停放。

房屋当中,仓库很多。一般汽车少,大型卡车多。

有成群的鸽子捡食从护航船上掉落下来的食物。

清澄路一直通向不远处的海边。这里是水产品码头。丈夫就是在这里连人带车坠入海中的。从这里隔岸可以看到东京铁塔的上部和市中心的楼群。一号高速公路的红色桥梁摇荡其间,单轨铁路贯穿其上。

因为是白天,建筑物里都没有灯光,在朋子看来,像是一排墓碑。满视野的荒凉的东京沙漠中的钢筋水泥制造的巨大墓碑,在夕阳照射之下散发着白色的光辉,下面是漂浮着油层的蓝黑色的海洋。

虽然这样也不失为优美的景观,但原来的自然的白沙海滨和蓝色的海水遭到侵蚀,一种人为的邪气歪曲了天然的景色。

在隅田川的河口,有运货驳船繁忙地来回穿梭。在平静的河面上,描绘出航迹波澜。游览船在驳船中间逆流而上。很久以来,人们将隅田川称为“死川”。虽然对工场废水有所限制,对家庭下水加以净化以防止污染河水,但隅田川仍然是一条散发着恶臭气味的濒死河流。

隅田川是支撑着东京的墓碑的一条死河,丈夫就死在了这里。在朋子的眼里,将东京的街衢看成为墓地,是不奇怪的。

“这里的地名,是根据居民的意见命名为丰海的。”

样子挺和善的出租车司机告诉朋子街名的由来。被死河和黑海包围着,以墓碑作背景的居民,希望至少在地名加上一个“丰”字。

将甚至连一条活鱼都没有的黑海命名为“丰海”的居民,像是怀着一种想使充满硫化氢恶臭的死街获得新生的愿望。

司机告诉朋子主要的“墓碑”的名字说,从左手(南面)数是东芝大楼、东京煤气公司、贸易中心等。被东京煤气公司和贸易中心大楼中间的一家中型楼房的广告塔挡住的东京铁塔,只露出了顶端一部分,宛如立在墓碑后边的木牌。

从这里可以看到大型喷气式飞机从房总半岛上空横断东京湾进入羽田机场。这种怪鸟形状的飞机,像是为这个死亡都市送来超度亡魂的经文的不祥使者。

从羽田方面回到码头的朋子的视线,看到了被护航船压死的鸽子的尸体。

想要回家刚要向出租车的方向走去的时候,朋子感到有一个软绵绵的东西纠缠在脚下。向下一看,有一只长毛的异国情调的猫纠缠在她的身边。像是一只有来头的猫,却流落街头,毛又长又脏又乱。

即使是有来头的猫,被遗弃以后,也就成了一只野猫。正因为有来头,就更显得凄惨,就像落魄的人一样。

“啊,可怜的猫咪,你没有主人吗?”

朋子不觉这样一喊,这猫就一边叫一边向她身体靠近。那种斯文亲昵的样子,使人联想起它过去的悠闲生活。

“这一带时常有人来遗弃狗呀猫呀的。这种人大多撒下食物而去,可见不是饲养不起,他们心里想的大概是掉在海里才好呢。比自己亲自把宠物扔到海里还要坏!”

司机愤慨地说。

“真没办法,看它怪可怜的,可是我住在公寓里,禁止饲养宠物。”

朋子看着偎依在身边可怜地叫着的猫,不知如何是好。

“可怜起来可没完,这一带有的是野猫。”

司机劝她不要出于单纯的同情而捡拾它。然而实际上她不能把偎依在她身边的猫扔掉。它像是饿了。毛脏乎乎的,有不少尘土。毛尖上还耷拉着一个纸片样的东西,揪下来一看,是一个红色的猫形小纸条。像是有浆糊的一面粘在猫身上了。要是凶猛粗野的野猫,扔掉算了。但看起来是名门饲养的可爱的猫,身上虽然很脏,但海风一吹动它的毛,里边很洁白可爱,朋子实在不忍心把它扔掉。

“真让人伤脑筋。”

朋子站在那里不动。猫像是马上看透了她的心理,在这紧要时刻叫个不停。司机很忙,也不能老是耽搁下去。

司机看着她那着急的样子说道:

“啊,小姐,我听说市里设有动物管理中心,接受饲养主扔掉的狗和猫和患病的动物。”

“动物管理中心?在什么地方?”

朋子听到这个求之不得的好消息,心里高兴极了。

“市内有几个分所,过去我送客人到西部的分所去过。”

“拜托了,你送我到那里去吧!”

朋子得救了。现在要是被猫缠住将它带回家里,有了感情就离不开它了。

但是,朋子住的地方,严禁饲养宠物。过去就发生过违反规定饲养宠物的住户因为离不开宠物而搬走了的事情。

现在割舍不得的话,将来会给动物带来更加残酷的结果。出租车来到了位于世田谷区的八幡山的环八线上的东京都卫生局动物管理事务所西部分所。朋子向这里的工作人员谈了情况,对方接受了这只猫。

这里集中了市内的野狗野猫。也有本来就是野的,但大多数是饲养主因故遗弃的。这里为成为人们自私自利的牺牲品的动物们设置了现代化的“狗小屋”。

在交通事故中死亡的动物也运到这里来。动物在这里被“保护”六天,有病的或受伤的动物受到治疗。动物们在这里等待饲养主前来认领,但据说能够和饲养主再次见面的概率较低。

“过了六天怎么办呀?”

朋子这样问了一句。事务所的工作人员低着头回答说“处理掉”。朋子也就不好再多问了。

东京市内和郊区有庞大数量的被遗弃的动物,市里是无法代为饲养的,据说一年超过四万个。朋子好不容易将这只猫捡来交到了动物管理事物所保护起来,也只能赢得六天的时间。她只能寄希望于在这六天之内找到饲养主,但那种可能性是极小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恶魔的圈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