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的圈内》

撞车现场

作者:森村诚一

1

矢桐若是凶手的话,他的汽车一定有将诸桥的车推入海中时留下的痕迹。——在这一推断下,从矢桐家近旁开始,对市内的汽车修理店、金属板加工店、喷漆店逐家进行调查。没有成果的话,准备将搜索范围延伸到郊区和邻县。

很快就取得了成果。四月二十五日有一辆保险杠变形的宝马牌轿车在世田谷区的修理厂修理过。

修理底账上写着,将中央部分向里凹进、左端向后弯的前保险杠修理复原。

“是常来的客人吗?”

刑警问。

“是第一次来的客人,年纪虽轻却开着高级轿车,车子损伤不大。车主说是和从胡同里开出来的车撞在一起,车头受了擦伤,看样子是那样。”

修车人回答说。矢桐的汽车是宝马325·1型车,有170ps的最强的直列六气筒2.5ι的发动机。在这种大型轿车面前,诸桥驾驶的五五occ型轻型轿车就像是雄鹰面前的一只小麻雀。

“那辆宝马车的司机,有没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呀?”

刑警问。

“这么说来,他像害怕似的,有点心神不定。”

“害怕?”

“好车都不到生地方去修理。压死人后跑掉的车都到离现场和家远的地方去修理,但粘在车上的血迹外行人是洗不掉的。我看那辆车不是压死人后逃跑的车,才给他修理了。不过他确实有点心神不定。”

修车人一看宝马车与什么案件有关,这样解释道。明知是肇事车还给修理的话,有时被处以消灭证据罪。

矢桐的嫌疑很重大了。在逮捕之前,对他的宝马牌轿车进行了检查。带着搜查许可证对车细致检查,发现了重大线索。

车箱后座的地上粘着白色的动物毛。

将动物毛采集保存起来,与井原小奈住室里和附着在宫下克司尸体上的猫毛一对照,三者完全相同。

搜查指挥部活跃起来了,矢桐的嫌疑是确凿的。一直持慎重态度的指挥部,向上级请求发放逮捕证得到了上级的同意。矢桐的嫌疑罪名,是杀害宝井洋美和诸桥直之。

对矢桐洋的被逮捕,传媒炒得沸沸扬扬。因为矢桐是执政党的大政治家的儿子,而且他的嫌疑罪名又是杀害陪客女郎,莫怪传媒大肆报道了。

但是,尽管有这样有力的证据,矢桐却坚决否认他的罪行。

首先,车体前部的损伤,他说是“在行驶中失误碰到石墙上了”,但哪里的石墙想不起来了。

车内发现的猫毛,他说是“和宝井洋美驾车兜风时,洋美捡到的猫的毛”。

——猫从井原小奈家去向不明是在二月十三日夜里,那天夜里老太婆被强盗杀害了。刺杀强盗一伙的宫下克司的凶器,在宝井洋美家中被发现了。你说就是在那天夜里你和洋美驾车兜风时捡到的猫,是这样吧?——

“是那样,你问我多少遍,我也不会有别的回答。”

——那么我问你,凶器为什么从洋美的家里出来了?——

“那我怎么知道呢。”

——洋美进入井原家抢劫杀人将猫捡回,刺死同伙宫下的时候,你老老实实地坐在宝马车中等她来着吧?——

“我没抢劫过,也没杀过人,我说过好几遍了。那天夜里我和洋美从外星人迪斯科舞厅出来之后,去赤坂的p饭店了。你们去饭店了解一下就清楚了。”

——那天夜里你确实去饭店了,但在夜里零点半钟你们就离开了饭店。后来去井原家了吧?——

井原小奈的死亡推定时间是午前零点至两点。要去也不是来不及。

“没去那里。后来开车去了洋美家中,天一亮我就回家了。”

——她说那时捡到猫和凶器了吗?——

“她捡到了猫,没说捡到了凶器。凶器大概是后来洋美从什么地方弄到手的。”

——她从什么地方弄到手的呀?——

“不知道。那天夜里我刚和洋美认识的,详细情况我一点也不知道。”

——和刚认识的女人去住饭店,后来又到她家里去了吗?——

“到她家里去也没什么奇怪吧!”

——那只猫是在什么地方,怎么捡到的呢?——

“不知在什么时候进到车里来的。”

——那么说来,那猫不成怪物了吗?——

“在中途想去厕所停过车,从厕所回到车里,就听到了猫的叫声。大概是在我去厕所的时候进来的吧!”

——那个厕所在什么地方?——

“记不清楚了,我是在空地里解的手。”

——洋美也去解手了吗?——

“哪里,她在车里等我来着。”

——洋美没有发现猫进车里来吗?——

“因为猫进后座了,她大概没有看见。”

——洋美坐在什么地方?——

“肯定是副司机座位上。是我开的车。”

——你的车是四个门吧?——

“是的。”

——那么,你去厕所开的是司机座位的前门,猫怎么在后座那里呢?——

出了矛盾,矢桐一时语塞,但很快说道:

“大概是开前门的时候,它跑到后座那里去了,猫的身子很灵活。”

——猫的身子灵活?发现猫以后怎么样了?——

“洋美很喜欢它,她就把它留下了。”

——于是就带回洋美家里去了吗?——

“是的。”

——车在什么地方撞到墙的不记得了;在什么地方捡到的猫不记得了;猫在后座那里,洋美在什么地方将凶器弄到手的不知道。总之,对你不利的事情,不是忘记了,就是不知道。——

“可是,事实是这样。我和老太婆、强盗、驾车情死,都没有任何关系。你相信我吧!”

——我不能相信你。老太婆被强盗杀害的那天夜里你和洋美驾车兜风,你没有不在现场的证明。洋美是强盗一伙的嫌疑很大。你和这样的女人混在一起的事实一败露,你的亲事就将告吹。于是,你就把妨碍你的婚事的洋美杀害了。当时和洋美一起坐在车里的诸桥受了挂累。——

“不对。”

——怎么不对,你说说看。——

警官啪地拍了一下桌子,矢桐面色苍白,无言以对。

2

矢桐虽然坚决否认,案件还是转移到了检查厅。无量小路听牛肠刑警谈了后来的搜查进展情况之后,歪着头说道:

“我有点不能理解。”

“有这么多证据,有什么不理解的呀?”

牛肠责问道。

“有几点,首先是车的损伤和猫毛这些证据,另外是没有不在现场证明。”

“这些情况加在一起还不够吗?”

“但是,车的损伤,不一定就是推诸桥的车的时候损伤的吧?”

“可是,他说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汽车撞在石墙上了,这不是在愚弄人吗?”

“也许是那样,不过,也可能不是撞在石墙上了,而是撞在别的东西上了但他不愿意说出来……”

“那是什么情况呢?”

“比方说,在别的地方撞了人逃跑了,或者是其他类似情况,那他不愿意说出来吧!”

“没有撞人逃逸的痕迹呀。”

“也有类似这样的事情。不是常有具有杀人嫌疑的男人,因为在案发时间正在沉湎于秘密男女关系而不提出不在现场证明的吗?”

“就是说矢桐有准撞人逃逸行为吗?”

牛肠的眼睛里露出了感兴趣的神态。他曾经领教过几次无量小路的不可思议的精辟推理。他之所以向无量小路说明侦查的经纬,也有向对方讨教的用心。

“也可能发生过不愿说明原因的撞车事件。”

“但是,他是背着杀人的嫌疑呀。虽然有一些不体面的行为,恐怕也顾不得隐瞒而说出来吧!”

“要是两方面的情况都很严重,就不会说出来了。”

“你是说矢桐在别的什么地方干了与将洋美和诸桥推进海里相类似的事情吗?”

牛肠像是终于明白了无量小路的意思。

“要是干了相类似的或者更严重的事情,他不想说出来,也就不奇怪了。”

“没有发生过那样的事件呀!”

“放债的老太婆不是被杀害了吗?”

“但是,矢桐没有杀害老太婆的动机和理由呀。”

“有通过宝井洋美间接介入的嫌疑。总之,在汽车情死事件以前,矢桐要是和其他事件有牵连的话,首先就是老太婆被杀事件。”

“明白了。在这方面再调查一下,其他还有什么不可理解的地方吗?”

“虽说给亲事造成很大障碍,但我觉得将没关系的人一起推到海里去,对娇生惯养的矢桐来说,是过于胡来了。”

“会不会是因为是娇生惯养出来的,不懂世故,才做出了这种鲁莽的事情呢?”

“你要那么说也可以,但和陪客女郎接触,不会成为亲事致命障碍吧!男人和陪客女郎交往,当然不会受到奖励,但不会因此亲事就遭到破裂吧!以后行为加以检点就是了,因此就连第三者一起杀死,是不可理解的。”

“要是和陪客女郎约定了终身呢?”

“矢桐本人说是二月二十三日认识洋美的,他的朋友们也说他们二人的交往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不会那么快就约定终身吧!”

“男女情投意合的话,是不需要很长时间的。”

“就算是那样,有许多女朋友的矢桐,一下子就和某一个女人约定终身,是令人费解的。虽然也有一见钟情和命运之恋的情况,但一旦冷静下来,对方要是陪客女郎的话,给她点钱不就解决了吗?完全没有杀死对方并殃及无辜的必要。不过,要是被陪客女郎抓住了什么把柄,就另当别论了。”

“诚然。”

牛肠被无量小路的意见吸引住了。

“而且,杀害的手段也不可理解。矢桐和洋美既然混在一起了,矢桐用不着选择对方和别的男人在一起的时候,他们二人单独在一起的机会是有的。”

“这一点正是值得怀疑的地方,因为在洋美和别的男人在一起的时候下手,就可以伪装成对方是情死的。”

“这种伪装马上就会被看破的。哪里有将手刹车闸上将汽车开进海里情死的人呢。首先他两人完全没有情死的条件。”

“你说得完全正确。”

天不怎么热,牛肠却擦脸上的汗。

“你只当做外行的臆测来听吧!”

“哪里是外行,简直使刑警感到汗颜。”

其实,牛肠是想听听这位外行意见而来的。

“我再谈一点臆测可以吗?”

“我非常愿意听。”

牛肠向前探了探身子说。

“我怎么看宝井洋美也不像是强盗一伙的。二月十三日午夜,准确地说是十四日零时三十分以前,她确实和矢桐在一起来着。在那以后和矢桐商量之后赶到了老太婆家里,是不可想像的事情。更何况,矢桐绝对没有去抢劫的必要。”

“还有呢……”

“还有那只猫。”

“是你最初注意到了那只猫。”

“不,是牛先生先问到猫到哪里去了。”

“是吗。总之,是你说过凶手把猫带走了。”

“把猫带走的也好,猫跟去的也好,反正矢桐和洋美不是强盗的话,就是猫在什么地方转移到矢桐和洋美的汽车里去了。而矢桐和洋美是强盗的可能性,可以说几乎没有。”

“你说猫转移了汽车?”

“是的,只能是这样。从强盗一伙的汽车里转移到了矢桐和洋美的汽车里去了。转移,两辆车就必须有所‘接触’,这种接触具有重大意义。”

无量小路像出谜语似地注视着牛肠的眼睛。

“是吗?你说两辆车接触,就是说撞在一起了吗?”

牛肠像是有一种蒙着眼睛的布被拿开了的感觉。

“是的。这样一想,一些零乱的矛盾就统一起来了。”

“就是说矢桐的车的保险杠变形是这时候撞的吗?”

“是的。”

“但是,矢桐的宝马车拿去修理,是在两个多月以后呀!”

“撞了以后马上去修理,会被怀疑与什么事件有关,所以冷却了一段时间。”

“在此期间,宝井和诸桥在汽车里双双死去了。”

“因此说,矢桐和汽车坠海事件无关。否则的话,就没有冷却期间了。”

牛肠听了,发出赞叹之声。无量小路接着说道:

“一方是抢劫杀人后惊慌失措,另一方是一对年轻情侣,双方开车精神都不集中。两辆车迎头撞在一起了。强盗一伙看到在宝马车中和女人坐在一起的矢桐,不禁怒火中烧,寻衅滋事。矢桐感到要出事端,恐惧之下,自卫本能驱使他下意识地动了刀子。”

“你,你说是矢桐刺死宫下克司的?”

牛肠听了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撞车现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恶魔的圈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