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的圈内》

凶手没有了

作者:森村诚一

1

无量小路考虑,要是在漏撕招贴的那个地方撞的车,也许有留下的痕迹。不过,事件已经过去好几个月了,留下痕迹大概也消失了。

但是,除了无量小路以外,恐怕再没有别人认为是在这里撞了车吧!大概没有人对留在那里的痕迹感兴趣,也许有可能在那里找到什么痕迹。

无量小路再次来到那里。那里是住宅区,胡同对着稍宽的马路,形成丁字型街口。

宽马路上车辆很多,但胡同里冷冷清清。一只猫逍遥自在地横过马路。在附近找了一阵,只有纸屑,别的什么也没发现。

“还是没有。”

无量小路死心了。时间过得太久了。

电线杆子旁有一个垃圾堆放处。一个像是流浪汉的人在捡拾垃圾。近来流浪汉穿着也好了起来,冷眼一看,和工人没什么不同。住宅区的垃圾堆放处没有吃的东西,像是从大件垃圾中寻找有用的家俱。

无量小路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问流浪汉道:

“你常到这里来吗?”

为了避免对方害怕,说话的口气很客气。流浪汉用锐利的目光打量着无量小路点了点头。仔细一看,这个人皮肤很脏,果然是个流浪汉。

“很冒昧问你一件事,二月十三日夜里你到这里来过吗?”

无量小路以抓住了一根稻草的心情问道。这附近不像有流浪汉集聚的地方。

“啊,来过啦!”

流浪汉格外坦率地说。

“啊,你来过!”

因为无量小路说话的声音很大,流浪汉为之一惊。

“我觉得那天夜里在这个丁字路口撞车了,你看到了吗?”

无量小路压低声音问道。

“先生,你是警官吗?”

流浪汉恭恭敬敬地问道。流浪汉一般对警官都心存警戒。

“不是,我是保险公司的人。”

无量小路顺口回答,交通事故与保险公司密切相关。

“最近新宿可危险啦,夜里都往这里逃跑。”

流浪汉说。他指的是频发袭击事件。

“二月十三日夜里,你看到这里发生过什么事件吗?”

“我记得就在这个街角前面,从胡同里出来的汽车和马路上的汽车,保险杠撞在一起,双方打了起来。”

无量小路遇到了撞车目击者,兴奋得不得了。

“后来怎么样了?”

“行驶在马路上的汽车里坐着一男一女,从胡同里开出的汽车里坐着三个男的。三个男的像是流氓,将对方的男的拽出车外。我很害怕就跑开了,以后怎么样了我不知道。”

“那三个人的容貌和特征,你还记得吗?”

“因为很暗,记不清了。”

成了空喜欢。关于三人帮的情况,流浪汉什么也不记得了。那一对男女是矢桐和洋美,大概不会错的。

当失望了的无量小路正要走开的时候,流浪汉叫住了他。

“先生,你问问那家的人,也许能了解到一些情况。”

流浪汉指着街角的两层楼房说。这家用水泥预制板墙围起来的两层楼房,正冲着丁字街口。

“那家怎知道吗?”

“我记得像是在两车相撞打起架来的时候,那家二楼的房间打开了电灯,一会儿又把灯关上了。”

流浪者说。又有了一点线索,那家门口挂着“森田”的名牌。住址写的是几年以前的老名称。这家像是这里的老住户。幸好他家没安对讲机,有对讲机的话,大概要被拒之门外了。

无量小路稍微犹豫了一下,按了一下蜂鸣器。出来一位六十岁左右的男人,他是这家的主人。

无量小路递上名片,重复了一下对流浪汉的问话。对方显出警戒的表情反问道:

“你问这个干什么?”

“是这么回事,我正在寻找的猫在那三个人坐的车里边。”

“猫……”

对方的脸上显露出感兴趣的神色。无量小路有了勇气,他说两车相撞时,米琪儿可能从三人帮的车里转移到了矢桐的车里。

“猫转移了车?很有意思。我家也养着猫,它很胆小,一步家门也不出。它若有转移汽车的勇气就好了。”

森田像是喜欢猫,对无量小路的工作产生了兴趣。

“关于那两辆汽车里的人的情况,你还记得吗?”

趁着对方感兴趣,将谈话引入了正题。

“是有那么回事。半夜里听到外面的吵闹声,从窗户向外一看,有四、五个人聚集在那里,双方争吵像是破裂了,一会儿两辆车都开走了。第二天我到那里一看地上有血迹。因为没看到报纸上有伤亡的报道,我也没有说出去。”

森田的话,比起流浪汉的证言,一点新的内容也没有。当无量小路怀着沮丧的心情正要告辞的时候,森田说道:

“也许和他们没有关系,我在门口看到了一盒掉在那里的咖啡馆的火柴,因为店名特别我还记得。”

“什么咖啡馆?”

“印着马赫23。”

“马赫23?”

“也许是32,因为火柴盒掉在血上边了,大概是打架以后掉在那里的。”

森田精确地推理说。

火柴盒虽然扔掉了没有保存下来,但打听到这个情况是一个收获。无量小路立即查了一下电话号码簿,“马赫23”在新宿的歌舞伎街。离宫下常去的深夜小吃店“密纽伊”不远。无量小路觉得在森田家门口发现马赫23的火柴盒是不正常的。是不是和矢桐的宝马车撞车的一伙人带来的呢?

宫下克司的两个同伙说不定是马赫23的常客,他们是抢劫杀害井原小奈的凶手的嫌疑很大。

无量小路想把今后的工作交给牛肠刑警去做。牛肠听无量小路谈了发现马赫23的经纬之后,眼睛放射出光芒,他的眼神说明他非常感兴趣。

2

马赫23咖啡馆是摩托车爱好者聚集的地方。据说老板是越野赛跑运动员出身。狭窄的屋子里,墙上天花板上贴满了mv阿格斯塔七五os、布尔塔科·阿尔皮那二五○、哈雷·达比德松flh一二○○、本田rcb、铃木rg五○○等世界名牌车的照片。

室内播放着节奏强烈的带有金属撞击声的摇滚乐。

在这里进行侦查的过程中,叫大山和神冈的两个和宫下特别要好的青年浮现出来了。马赫23咖啡馆的老板提供证言说,这三个人取他们的名字的第一个字,统称为“大神宫”。

这三个人都在二十岁左右,大山从补习学校掉队了;神冈初中毕业后,一度参加了暴走族(驾车横冲直撞的青年团伙),最近像是到处自由打工。

他们二人,在井原小奈被抢劫杀害事件以后就不露面了。一个马赫23咖啡馆的常客知道大山的住址。刑警去找大山的时候,他脸色苍白,身子打战。从大山那里问出了神冈的住址。他们二人的家庭都是中等工薪阶层。家长对儿子的重大嫌疑,感到茫然。

两个人对搜查员的追查,没有抵抗都坦白了。

“本来没想杀害老太婆,因为老太婆从睡眠中醒了过来大声叫喊,于是在惊慌中掐住了她的脖子。杀死老太婆的是宫下。”

“我们抢走了三十万元钱。宫下气愤地说,只为三十元钱杀死了老太婆,太不划算了。但后悔也已经晚了。在逃跑途中,车子和一对男女坐的宝马车擦了一下。那个很帅的男子大声叫喊着说‘小心点’,我们想连女的一块儿教训他们一通,于是把他们从车里拽了出来。男的像是看出要挨捧的样子,突然用刀子捅了宫下一下。没想到对方会拿出刀子来。”

“事出突然,我们为之一惊。于是将宫下弄上车,就将车开走了。也曾想把宫下送到医院去,但那样一来,我们抢劫杀人的事情就将败露。宫下死在车里了,因为不好处理,就把宫下的尸体埋在町田市的山林里了。宫下借来的汽车,我们拆成几份扔到山上和河滩里了。”

“宫下不是我们杀死的,是宝马牌轿车上的男的杀死的。那个长得很帅的可恨的家伙。”

大山和神冈的供词,证明无量小路的推理是正确的。也证实了宝井洋美不是强盗一伙,是矢桐洋的伙伴。然而,调查官员又进一步追问道:

“将那一对男女中的那个女子和叫诸桥直之的男子在丰海码头连人带车推进东京湾的是你们吧?”

刚才一直老老实实地交待问题的两个人,突然顽强予以否认。

“我们不认识他们,我们没有将他们连人带车推进东京湾。抢劫了老太婆家以后,天天都不想活下去了,几乎一直足不出户。连丰海码头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

看来,从宝井洋美和诸桥直之失踪的四月十七日到第二天,他们二人没出家门的不在现场证明是成立的。

对矢桐又进行了审讯。根据大山和神冈的口供,矢桐杀害宫下和洋美的嫌疑加重了。

矢桐的处境很严峻。他在严厉的审讯下,终于承认了刺死宫下的事实,但仍然否认将洋美和诸桥推向海中的事实。他坚持说:

“洋美确实抓住了我的把柄,这样下去,她将纠缠我一辈子。即使如此,我也没有疯狂到连毫无关系的人一起杀掉的程度。她确实是我婚事中的一个障碍,但同时她又是我正当防卫的重要证人。将这样的证人杀死,等于置自己于死地。”

矢桐的口供,与大山和神冈的口供相一致。可是,要是矢桐的供述成立的话,推洋美和诸桥坠海的凶手可就没有了。

但是,不可能是事故死亡或情死,一定有凶手存在。大山、神冈、矢桐都不是凶手的话,一定有凶手在暗地里窃笑。

大山、神冈的被逮捕和招供,使局面大大展开,但在后面还矗立着一堵大墙。

3

“哎呀,糟糕,凶手没有了。”

牛肠以困惑的表情对无量小路说。大山、神冈二人以抢劫、杀害井原小奈及遗弃宫下克司尸体的罪名,矢桐以杀害宫下克司的罪名,必将被起诉,但将宝井洋美、诸桥直之的汽车推进海里伪装成情死的凶手还不知是谁。

“的确,按目前的情况,还不能将他们三人和伪装坐汽车情死的事件联系在一起。”

无量小路听了牛肠的话之后说道。

“还想听听你的精彩推理。”

这是牛肠的真心话。

“我考虑还有忽略的过去没有看透的地方。”

“很惭愧,我们也看不出来。”

“一定有洋美和诸桥活着对其不利的人。”

“洋美是矢桐的眼中钉肉中刺啊。”

“可是,洋美同时又是矢桐正当防卫的重要证人吧。洋美为他作证,对他很有利啊!”

“正当防卫和过度防卫的界限很微妙,洋美为矢桐提供证言的话,当然对矢桐有利。”

“而且矢桐完全没有杀害诸桥的理由。”

“所以出现了诸桥是受了连累的说法。”

“会不会是相反呢?就是说,目标是诸桥,洋美是吃了挂累……”

“这方面也进行了调查,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现可疑的人。”

“让我们综合整理一下吧。这个事件是由三个要素组成的。㈠井原小奈老太婆被抢劫杀害事件;㈡宫下克司被杀害及遗弃尸体事件;㈢宝井洋美和诸桥直之在汽车里双双死去事件。㈠的凶手是大山、神冈、宫下,㈡的凶手是矢桐,遗弃尸体是大山和神冈,他们都已招认。㈠和㈡明显互相关联。但㈢与㈠、㈡的关联不明。与㈠㈡㈢都有关系的人物是洋美。洋美和矢桐一起在途中与㈠有所接触。杀害洋美的若是㈠的凶手的话,唯一的杀人动机是在他们逃跑途中洋美看到了他们。但是,洋美并不知道大山和神冈是杀害小奈老太婆的凶手。即使被并不知道自己是强盗杀人犯的人看到了,应该说也没什么关系。

“看来,㈠和㈢是互不相关的,至少㈠的凶手不可能是㈢的凶手。”

“诚然,诚然。”

牛肠听得津津有味,感慨颇深。

“谈到㈡和㈢的关联,说矢桐是㈢的凶手,理由不充分。看来,应该将㈢看做是与㈠和㈡互不相关的独立事件。”

这一点,在搜查会议上也研究过,但现在牛肠一心想倾听无量小路的继续推理。

“凶手的目标是诸桥的话,洋美就是吃了挂累;要么就是目标是他们两个人。但这一点现在还不清楚。但有一个在三次事件发生时都在场的……”

“有这样的人吗?”

“不是人。”

“是猫。”

“那只猫?”

“是的,就是那只叫米琪儿的猫。首先从小奈婆家里上了强盗一伙的汽车,接着又跑进了矢桐的汽车,后来又被带上诸桥的汽车,在眼看就要被溺死的时候逃生了。”

“猫会为我们提供什么线索吗?”

“不知道。但是,猫肯定看到了㈢的凶手。”

“猫要能说话就好了。”

“我正在拼命思考,有没有方法使猫说话。”

“现在那只猫在什么地方?”

“在它将要被最终处理的时候,我挽救了它,送还给原饲养主了。”

根据无量小路的推理,也找不到㈢的凶手。宫下克司的姐姐推理说杀害弟弟的凶手是“同伙以外的人”,她说对了。

㈢的凶手也许是还未曾登场的人物,但那样的话,搜查的网必须更加扩大。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恶魔的圈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