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的圈内》

拿猫做投球游戏

作者:森村诚一

1

“是因为家庭情况不能饲养下去才想交给我们吗?那么,是什么情况呢?”

动物管理中心的齐木在电话里厌烦地对对方说。

“是家庭的私事不能对你说。”

对方像是中年妇女。

“这种理由我们不能接受,我们不是动物交易所。”

“我从小册子上看到你们是基于爱护动物的精神收养动物的嘛。”

“你理解错了文章的意义。我们的宗旨,是提高广大市民爱护动物的精神,防止动物对人造成危害,创造一种人和动物和谐相处的都市环境。”

“总之,我们不能再饲养下去了。动物管理中心不接受的话,只好送到别处去啦!”

对方死乞白赖地要求动物管理中心接受她家不能再饲养下去的猫,动物管理中心怎么也不同意。人都是那么自我主义,愿意饲养的时候,对猫很宠爱;不愿意饲养了,就苦苦哀求动物管理中心接受下来。

从一开始就没有资格饲养动物的人饲养动物,只能给动物造成悲剧。

“你饲养多长时间啦?”

“将近一年半了。”

“那你就继续饲养下去吧!在一起生活都有一年半了,猫也很有感情了吧!我们即使接受下来,也不能代为饲养下去,最后还得处理掉,你不觉得可怜吗?”

“虽然觉得可怜,但总比扔掉强吧!我家的猫,成了野猫就活不下去了,它没有那么顽强。我听说处理的时候,使用动物不受痛苦的方法使动物安乐死,这正符合爱护动物的精神嘛。”

“这是最后没有办法的办法。可能的话,我们也不愿意将动物杀死。但是,将每年四万多需要处理的动物都饲养起来,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你都饲养一年半了,还是继续饲养下去吧!”

齐木耐心地继续说服对方。

“那么,什么情况你们才能接受呢?”

对方一门心思想让管理中心接受下来。

“饲养主因为生病或衰老不能喂食啦,饲养主失踪啦,被饲养主抛弃而濒死的动物啦等情况才能接受。”

“你就以这种理由接受了吧!”

“以这种理由?实际上不是这样吧?”

“哎呀,一开始这样说就好啦!其实是我将别人扔在道边上乱叫的猫捡回来了,实在不能饲养啊。”

“你刚才不是说饲养一年半了吗?”

“那是我说的瞎话,我以为我一说是饲养了一年半的猫,你们就考虑是发生了不得已的情况而会接受的。”

齐木实在没有办法了。对方这么固执,拒绝接受的话,她一定会将猫扔掉,那样猫就更可怜了。

“真把你没办法,那你就送来吧!”

齐木终于让步了。

“哎呀,你们不来取呀!”

齐本虽然做了最大的让步,对方好像仍不满足。

2

带着那只猎来到动物管理中心的饲养主,是一位戴着带金链的眼镜,穿着特别华丽的服装的四十岁左右的妇女。携带的服饰品,也都是高级品。她所说的“家庭情况”,不是经济方面的情况。

她说她叫鹤间光子。齐木一见她带来的那只猫,不觉“啊”地叫了一声,他记得见过这只猫。

一只白色长毛、绿眼睛的钦奇拉种雄猫。

“这只钦奇拉猫确实是宠物搜索业者寻找过的那只猫。我们曾经收容过它,后来送到动物爱护中心去了。再后来宠物搜索业者告诉我们说,在动物爱护中心就要进行最终处理的时候,他们把它领走了。”

齐木惊诧地注视着那只猫说。动物搜索业者把它领走了,说明有人委托寻找过它。现在又把那只猫送到动物管理中心来了。

“是你认错了猫吧?”

鹤间光子以稍显惊慌失措的口气说。

“不,不会错的,我还记得它的名字叫米琪儿。”

齐木一说猫的名字,那猫喵喵地叫了两声。

“嘿,你瞧,它不是答应了吗?”

“这猫对人亲昵,对任何人都撒娇,完全没有节操。”

鹤间光子的口气,越来越惊慌失措。

反正是接受下来了,但齐木心里很是纳闷儿。委托动物搜索业者寻找失踪的宠物,可要花好多钱呀。

花钱好不容易找回来的宠物,又来这里扔掉了。齐木虽然有多年的工作经验,但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遇到。

他给“宠物侦查局”的无量小路打了电话:

“你前些天领走的那只名叫米琪儿的钦奇拉猫,后来怎么样啦?”

“像向你报告的那样,顺利地交还委托人了。”

“那个委托人,是叫鹤间光子吧?”

“呀,你知道得很清楚啊。委托人的名子我没对你说过呀!”

无量小路有些吃惊地说。

“那个委托人又把那只钦奇拉猫送回来了。”

“这是怎么回事呀?”

无量小路感到莫明其妙。

“她说因为家庭的情况不能饲养下去了,叫我们收下。就这样强行放在这里了。”

“你说什么?!”

无量小路感到非常吃惊的样子。

“是不是认错了猫呀?”

无量小路接着说了这句鹤间光子说过的话。

“我每天和狗猫打交道,不会认错的。而且没过多少日子,那猫又有特征,绝对不会认错的。”

“我马上到你那里去。”

迅速赶来的无量小路一看,确认是米琪儿,不禁为之哑然。

从井原小奈家到强盗凶手的车里,再到矢桐的车里、宝井洋美和诸桥直之的车里、诸桥朋子手里,这样屡经辗转移动,好不容易由无量小路从动物爱护中心领回交还饲养主手里的米琪儿,又被饲养主本人送到动物管理中心来了。

“齐木先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这正是我想问你的。”

齐木也表示莫明其妙。米琪儿像是认识无量小路,频频将身子靠近撒娇。

那种可爱的动作,实在叫人怜悯。被人从断头台上救出来,又被人送上断头台,猫若有知的话,它会是什么心境呢?无量小路想到这里,不禁心头发热,感慨万端。

“齐木先生,把这只猫交给我吧!”

“给你可以,可是,这位饲养主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齐木的压抑的声音背后,蕴藏着愤怒。

3

那天夜里很晚回家的鹤间明人,在浴室里稍微冲了一下淋浴,穿上了妻子递给他的和服。

他下班以后和年轻的情人在饭店里匆匆忙忙地进行艳事之后,是洗过淋浴的。但恐怕和平常生活规律不同的幽会露馅儿,所以回家后又洗澡进行掩饰。

“吃饭吗?”

“吃过了。”

因为应酬多,在外边吃饭不会被怀疑的。倒是不吃饭回来有点狼狈。

他们新婚旅行结束回到家里来的时候,因为老是不吃饭,鹤间一催促妻子,妻子竟说“要我做饭吗?”这个女人虽然一点做妻子的长处也没有,但她带来的陪嫁钱和门路,却构成了鹤间获得今天这种地位的基础。而且,对他来说,有这样一个妻子就十分满足了。

鹤间在电视机前面的沙发上一坐下来,感到情况和往常不一样,他每次回家来时像一个毛毛球般在他脚边绕来绕去的米琪儿不见了。

“米琪儿怎么啦?”

鹤间这样一问,光子不高兴的样子说道:

“不是你叫我扔掉的吗?我还不愿意扔呢。”

“嗯,好啦。”

鹤间点点头,又接着问道:

“扔到哪里去啦?”

“市里的动物管理中心。”

“那是什么单位?”

“是市营的,受理被扔掉的动物和饲养主死去的动物。”

“啊,有这种设施吗?”

“听说最后叫动物安乐死。他们不愿意接受,我可费大劲了。”

“为什么?”

“他们说因为家庭问题而不愿意饲养的他们不能接受。”

“是吗?”

“而且,他们说他们那里过去收容过米琪儿。还一个劲儿地问好不容易回到饲养主手里的猫怎么又送回来了。我说是他们认错了,他们才勉强收下了。”

“你刚才说的什么?”

刚才像是心不在焉的鹤间表情为之一变。

“他们说送到咱家来以前,他们收容过米琪儿。”

“是真的吗?”

鹤间很激动地说,他的脸色完全变了。

“啊,吓坏我啦。你忽然那么大声说话,是怎么啦?”

“你是说收容米琪儿的那个管理中心过去收容过米琪儿吗?”

“他们是那样说的。我虽然敷衍过去了,看样子他们说的没有错。”

“你为什么送到那种地方去呢?”

“没有别的地方可送嘛!”

“我是叫你把它扔掉,没叫你把它送到那种市营的机构去嘛!”

“扔掉的话,不也得死在路旁吗?那多可怜呀,还是叫它安乐死好吧!”

“交给他们的时候,没告诉他们姓名和住址吧?”

“你说什么呀,不告诉人家姓名住址,人家是不会接受的。”

鹤间一听这话,脸色变得刷白。

4

“饲养主又想把那只猫要回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无量小路接到齐木这样的电话,他比齐木还要困惑不解。说是鹤间光子又想把米琪儿要回去。

“你怎么对她说的呀?”

“我说猫叫你领走了。”

“她没来找我呀!”

“大概是难以开口吧!那样委托你寻找的猫,找到了又送出去,送出去又往回要。”

“真怪!”

“真是怪饲养主。”

无量小路和齐木所说的“怪”的含意有微妙的不同。

好不容易找到、送还给饲养主的宠物,又被饲养主送到动物管理中心去了。这种情况,无量小路从事宠物搜索工作以来,还是第一次遇到。

可能想像得到的,是猫失踪以后委托搜索的过程中,饲养主对宠物失去了感情。这一点,从无量小路告诉鹤间光子米琪儿已经找到时的光子的冷淡态度中,也可以感觉得到。

但是,曾经支付数额绝对不菲的搜索费委托搜寻的“陇冈智定赠送的附有血统书的猫”,又因为“家庭情况”委托最终处理,是不可理解的。

必须如此对待那么高贵的猫的“家庭情况”,是什么情况呢?

据说光子说这是个人私秘拒绝说出。

无量小路的心中顿生疑云。鹤间家发生了不能将米琪儿饲养下去的事情是事实。可是,已经送到动物管理中心去了,又想要回来。大概是送到管理中心不合适吧!

为什么不合适呢?在动物管理中心接受米琪儿的时候,齐木告诉光子说过去曾经收容过米琪儿,可是光子强行把米琪儿放在这里了。

是后来情况发生了变化,是鹤间光子将猫放在管理中心回家以后发生的变化。她回家以后大概是将把猫送到处理中心的事告诉丈夫了。或者是丈夫一看猫不见了就问妻子了。要是后者的话,也许是她擅自将猫送走了。

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丈夫一听说把猫送到动物管理中心去了,叫她马上要回来。

其理由可能有以下四种:

①丈夫喜欢那只猫;

②小孩或者家属喜欢那只猫,央求取回来;

③因为是高贵的猫,扔掉太可惜;

④送到动物管理中心去不合适。

首先是①②两种情况,光子不可能将丈夫或家属喜欢的猫,不经过他们同意就擅自扔掉。

第③种情况,光子委托搜索的时候,就曾反复说明是一只“高贵的猫”,搜索费也花了不少,在动物爱护中心就要最终处理时将猫领回来交给光子的时候,她虽然热情有所减退,还是大方地要给加些搜索费,并说了些慰劳的话。猫的高贵,她是十分清楚的。

事后觉得可惜的话,一开始就不会扔掉的。

这么说来,就是第④种情况了。为什么送到动物管理中心去不合适呢?

光子将作出了相当的“牺牲”好不容易找回来的猫,又送到动物管理中心来了。对这种行为,动物管理中心当然抱有怀疑。在无量小路看来,那种“牺牲”当中,也包括井原小奈、宫下克司、宝井洋美、诸桥直之。

结果,齐木抱着怀疑给无量小路打来了电话。

是的,这种怀疑,对鹤间家来说是不合适的。所以,又急急忙忙来到中心想将猫再领回去。可是,这时猫已经被无量小路领走了。光子没有来找无量小路,大概正像齐木说的那样,是难以开口吧!要么就是因为不想引起对方更大的怀疑。

无量小路也想向鹤间光子探询一下,但弄不好她把米琪儿要回去的话,米琪儿可就性命难保了。

鹤间家确实发生了不能将米琪儿饲养下去的情况。要把米琪儿带回那种地方,可能被送到私营的处理业者那里去,或者自己亲手将它弄死。

“好啦!”

无量小路啪地一声拍了一下膝盖。他想出了一个能够保证米琪儿安全的探询鹤间意向的好办法。

他立即给鹤间家挂了电话。正好夫人在家来接电话。他一说“我是无量小路”,对方“啊”地应了一声。还没等他说什么事情,对方像是知道了是为“米琪儿的事情”。

“夫人,你家的米琪儿,现在在我这里。”

无量小路说话了。光子像是不知该怎样回答。

“昨天我到动物管理中心去,看到米琪儿在那里,我就把它带回来了。”

无量小路没有问对方为什么又把米琪儿送到管理中心去了。光子也没说什么,她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考虑到你家的情况,米琪儿我们就先饲养着。常有商人到我这里物色宠物,我想如有合适的主儿就卖给他们,要不我们就养起来。因为是贵重的猫,想和夫人及米琪儿的原来主人陇冈先生打个招呼,所以才给你打这个电话。”

“唉,你和陇冈先生打招呼了?”

果然不出所料,光子在电话里像是非常惊愕的样子。

无量小路忍住笑声说道:

“还没,我这就给他打电话。”

“不行,不行,不行。绝对不要给他打电话。”

光子以惊叫的声调说。

“不行吗?”

“当然不行。米琪儿是陇冈先生送给我们的。他要是知道我们送给别人了,太不好啦。”

“不,不是你送给我的。是你刚送到动物管理中心最终处理,就叫我保护起来了。”

无量小路奚落对方说。光子一时无言以对。

“总之,请你不要对陇冈先生说,拜托了。米琪儿是我家的猫,还给我吧!给你适当的酬谢。”

“我没有理由接受你的酬谢。这次不是你委托我寻找的。又送去最终处理,我看怪可怜的,才领回来了。猫也有生的权利啊!”

“是我搞错了,我正想马上去动物管理中心将米琪儿取回来。一打电话,知道让你领走了,我正想给你打电话呢,真是这样。”

“米琪儿又被送到管理中心去,或者被扔掉,怪可怜的,我想应该和原饲养主联系一下。”

“我再也不往动物管理中心送了,上次是我搞错了。”

不会有错把宠物送到动物管理中心去的,但光子却拼命地进行辩解。无量小路着意吓唬她说:再发生这样的事情,我可要告诉陇冈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恶魔的圈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