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的圈内》

联系暗号是猫

作者:森村诚一

1

无量小路将米琪儿留下来了。

可以说,从将米琪儿送到动物管理中心的时候起,鹤间光子就放弃了对米琪儿的所有权。因此可以认为,现在的所有权属于无量小路了。

然而,因为鹤间光子老是不前来领取,无量小路还是将米琪儿给她送了去。但对方那种勉强接受的态度,使无量小路深感不安。

无量小路探询的结果,确信鹤间家想将米琪儿再次领回的理由,是前面列举的第④种理由,即“送到动物管理中心去不合适”。但是,这样做反而引起了管理中心和无量小路的更大怀疑。

无量小路将这种情况告诉了牛肠刑警。

“从你告诉我这种情况来看,是和案件有关系吧?”

牛肠的眼睛放射出兴奋的光芒。

“牛肠先生是怎样想的?”

“要是与案件有关系,就是关于诸桥死亡事件吧!”

“果然牛肠先生也这样想吗?”

“谁都会这样想的。那个叫鹤间的人,是诸桥的上司吧?”

“是的。是直属上司,据说派诸桥从事自由勤务的就是鹤间明人。”

“那么说来,在鹤间和诸桥的关系上,那只猫对鹤间不利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那只猫差点和诸桥及宝井洋美一同在汽车里死掉。先假定鹤间是凶手来看看。”

“鹤间若是知道猫在诸桥的车里的话,当他发现猫没有死而且被他带到家里来了的时候,他一定会感到吃惊。”

“他也许觉得是一只猫妖。”

“鹤间若是凶手的话,猫没有死就是可以理解的。”

“怎么回事?”

“猫认识它的主人,当它就要被推进海里去的时候,从车里跑出来了。”

“于是就跑到凶手的车里来了?”

“凶手没有注意到猫,将诸桥的车推进海里之后就走开了。”

“鹤间的动机是什么呢?”

“这就要请牛先生去调查了。”

“也有必要调查鹤间和诸桥的关系以及鹤间和宝井洋美的关系吧!”

过去也调查过诸桥生前的人际关系,但没有重视诸桥和鹤间的关系。

至于鹤间和洋美的关系,根本不在调查范围之内。要是他们二人没有关系的话,洋美就是受了挂累。

“好啦,集中调查一下鹤间。”

牛肠来精神了。他根据无量小路的见解,在搜查会议上提出了建议。

虽然也有说“为一只猫调查一个人合适吗?”的消极意见,但支付昂贵的费用好不容易找回来的“高贵的猫”,拿来在饲养主和动物管理中心之间做“投球游戏”,怎么想也是不自然的。

鹤间明人是身居一流企业要职的人,轻易对其身边进行调查是不允许的。经过慎重检讨的结果,根据那须警部的意见,决定对鹤间的身边进行秘密调查。

2

“你遇到困难的时候,不管什么事情,你不必客气,找我谈好啦!”

鹤间明人对因突然失去丈夫而茫然自若的诸桥朋子表示哀悼之后,亲切地说道。

这不是单纯的礼节性谈话,此后鹤间也屡次表示厚意。诸桥的死虽然不是殉职,但发给了家属抚恤金和退职金,这也是鹤间从中说情的结果。

事件发生以后,警方听取了情况,办完了丧事。事情告一段落之后,鹤间显出若无其事的样子随便对朋子说道:

“可是,诸桥君怎么会和陪客女郎情死呢?”

“警方像是怀疑是一桩暗杀事件。”

“可是,诸桥君没有得罪过任何人导致别人杀害他的程度呀。这一点,夫人也很清楚吧!”

“好像有人认为他是吃了陪客女郎的挂累。”

“这么说来,我也有责任。诸桥君曾经要求过恢复正常工作,我对他说自由勤务这种工作,没有长远观点收不到效果,没有答应他的要求。”

“因为写的报告一点也不被采用,他很灰心失望。”

“他写的报告很好,有很多主意和点子马上就可以用。但是,我觉得诸桥君一定会有更大的收获。我不愿意使他的才能耗费在小的主意和点子上。为了促使他奋进,充分发挥他的本领,故意没有采用他的报告。但是,现在看来,我对他的期待也许给了他意想不到的压力。虽然现在道歉也没有用了,我还是表示衷心的歉意。”

“这不是部长先生的责任,是我丈夫太软弱了。”

在鹤间面前,朋子只好这样说。

“听说自杀的人在临死之前都在身边留下想死的迹象,你丈夫死前没有透露出准备自杀的言行或者写下遗言、便条之类的东西吗?”

“警察也问过这类的问题,但没有那种迹象。”

“夫人自己检查过丈夫的遗物吗?”

“检查过了,但没有发现那类的遗言。”

“你丈夫没有日记吗?”

“日记一类的东西,全是给公司写的报告。”

“报告我都看过了,里边完全没有要自杀的迹象。”

“我现在还不相信他已经死了,总觉得他会突然回来。”

“我理解夫人的心情,我也有同样的心情,他那精力旺盛的样子如在眼前。我们公司失去了一位贵重人才,诸桥君的空缺,暂时不找人顶替。

朋子觉得鹤间说的这些话有些虚假,因为诸桥自从对自由勤务抱有怀疑态度以后,曾经说过“自己被公司体面地从工作岗位上排挤出来了”这样的话。必不可少的人才当然不会被从工作岗位上排挤出去。难道这是为疏远感所苦恼的诸桥的被害妄想吗?

“结果,只是给公司添了麻烦,什么成绩也没做出来。”

朋子带点挖苦地说。

“哪里的话,诸桥君为公司做出了很大贡献。关于你丈夫的死因,要是发现了什么线索的话,叫我看看好吗?”

“一定和你联系。”

这次谈话以后,鹤间屡次打听后来的情况。像是感到对诸桥的死负有责任,给予遗孀朋子以关心。

3

诸桥朋子还挂念着她在丰海码头捡到的那只猫后来的情况。看它的毛色像是一只有来历的容易和人亲近的可爱的猫。

朋子听了出租汽车司机的劝告,将猫送到动物管理中心去了。在规定期间内饲养主不来领取的话,就将“处理”掉。即使原饲养主没有前来认领,有别的想饲养的人“看上”的话,也可以免于一死。

因为是一只很漂亮的猫,一定有人看上它。——朋子这样自言自语道。要是没有人看上,是自己将猫送到最终处理场去的,心里实在不是滋味儿。

猫也有生存的权利。要不被她从码头捡回来的话,猫捡拾护航舰上洒落下来的东西吃,也许能活下去。

自己又不能饲养下去,偏要发这份多余的慈悲心,一想到这里,朋子就感到梦寐不安。

朋子总是放心不下,过了几天以后,索性向动物管理中心了解,接电话的正好是她送猫去的时候接待她的那个人。对方不怎么痛快地说道:

“啊,那只猫呀。搞清了饲养主是谁,就一度物归原主了。”

朋子一听对方话音不太痛快,于是说道:

“啊,能够物归原主就好啦。你说一度……,后来又有了变故吗?”

“因为家庭情况不能饲养下去,又送回来了。”

“啊。那么说,现在猫在你们那里吗?”

朋子空欢喜了一场,接着问道。

“那只猫走失之后,饲养主曾经委托宠物搜索业者搜索过。现在又由搜索业者暂时领走了。”

曾经一度委托搜寻的猫找回来了,饲养主却又因为家庭情况再次送到动物管理中心来了。那么,是因为什么“家庭情况”呢?

但是动物管理中心的工作人员不了解这一点。朋子向管理人员问了该宠物搜索业者的姓名、住址和电话。在这种情况下,不搞清猫的下落和现在的境遇,她心里是不踏实的。她一打电话,对方立即回答道:

“诸桥女士,你是在丰海码头死去的诸桥先生的夫人吗?”

“是的。可是,你怎么知道呢?”

朋子对对方的敏锐反应感到惊讶。

“这次你将猫保护起来了,谢谢你。这只猫的名字叫米琪儿。我从动物管理中心那里听到发现者的姓名和住址,大吃一惊。”

“什么事情使你吃惊?”

“因为米琪儿被有缘分的人保护起来了。”

这时,无量小路对朋子讲了米琪儿的奇怪的“旅行历程”和与朋子的缘分。米琪儿的原饲养主是鹤间夫妇,使朋子感到惊愕。

“有这样的经纬呀。”

朋子总是摆脱不掉最初的惊愕情绪。那只猫也是本能地了解这种缘分才来到朋子身边的吗?

“米琪儿现在在你那里吗?”

“又叫鹤间家要回去了,是我送去的。”

“鹤间先生不是说因家庭情况不能饲养吗?”

“这一点我也感到不可思议。要是不能饲养的话,猫出走了应该说是意外的幸运,按说不会前来委托搜索呀。”

“这家的情况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我也无法推测是怎么回事。”

无量小路已经对牛肠刑警谈了他对鹤间将米琪儿送回动物管理中心可能与诸桥、洋美车中死亡有关的推理,但他觉得还没有足够的根据将他的推理告诉诸桥朋子。

诸桥朋子是诸桥直之的妻子。将不成熟的推理告诉朋子,使她产生一种先人的成见,是不合适的。

朋子听无量小路谈了猫的因缘之后,心情总是平静不下来。无论怎么想,所谓的鹤间的“家庭情况”是不可理解的。虽然问过无量小路,但对方没有明确回答,朋子也不好追问。

委托搜索的猫,平安无事地找回来了,为什么又送回动物管理中心去了呢?无量小路的推理是:猫像是和宝井洋美一起坐进诸桥的汽车的,在汽车就要被从码头推进海里的时候,猫从车里跑了出来,才得以活命。

但是,为什么只有猫没死呢?可以考虑是动物的本能觉察到危险而猛然从车中逃出来的。但是,果真是这样吗?会不会是有人从车外边叫它了呢?

朋子想到这里,像是恍然大悟的样子。可能是猫认识凶手才跑到凶手那里去了,结果猫得救了。

于是,凶手的脸和鹤间的脸,在朋子的脑子里重叠在一起了。这和无量小路的推理程序是一样的。可是,无量小路的推理到此为止,无法深入下去了,因为他手里没有任何可供使用的材料了。

假定鹤间是凶手的话,他的杀人动机是什么呢?

朋子将思绪延伸到这里的时候,想起了一件事情。鹤间命令诸桥从事自由勤务,开始阶段他很高兴,但后来逐渐产生了疏远感,甚为苦恼,于是要求恢复正常工作。

但是,鹤间没有答应。在自由勤务中提出的报告均未被采用,不是报告本身不好,其他公司用他发现的点子投入生产成了热门商品。

鹤间将诸桥提出的报告扼杀了。这也扼杀了诸桥对自由勤务的积极性。

前不久,诸桥曾半自言自语的向朋子流露过这样的话:

“我可能上了鹤间部长圈套。”

“部长的圈套,是怎么回事呀?”

朋子质问道。

“啊,没什么事。”

诸桥有点发慌的样子说,将话题岔开了。现在想起来,他那时的自言自语的里边,像是蕴含着重要意义。诸桥在汽车里死去以后,鹤间刻意以忧伤的表情表达哀悼之词,并询问有没有意慾自杀的遗言、便条之类的东西。以后还常常以吊唁和慰藉部下家属的形式来访问朋子。

当时朋子认为是上司的当然询问和关心,但也可以解释为是担心诸桥的身边有成为追查凶手的线索之类的东西。

朋子心想,鹤间一定有弱点被丈夫掌握了。因此,以自由勤务的形式将丈夫放逐出来了。而且这还不够,进而将丈夫放逐出了这个世界。这样一想,命令丈夫搞自由勤务、后来要求恢复正常工作被拒绝、车中死亡、死后鹤间的殷勤、猫的行踪等,正好组成一幅合乎逻辑的构图。

朋子的疑惑像一股乌云一般在脑海中升腾起来。

4

诸桥大概掌握了鹤间的某种秘密。鹤间惧怕那个秘密被声张出去,于是将诸桥连人带车推入海中,永远封住了诸桥的嘴。陪客女郎宝井洋美是吃了挂累……

但是,那个秘密是什么呢?鹤间非常关注诸桥的遗言和笔记。

朋子再次检查了丈夫的遗物。遗物警方已经检查过了。但是,诸桥如果以明确的文字写下了鹤间的秘密,封住他的嘴恐怕也没有用。

诸桥本人是鹤间的秘密的证明人,诸桥活着,鹤间就不得安宁。鹤间调查诸桥有无笔记之类的东西,大概出自他的不安情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联系暗号是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恶魔的圈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