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的圈内》

具有安全保障的摆脱工作

作者:森村诚一

1

“你明天不要来上班了。”

诸桥直之听到开发总部鹤间部长的秘密指示时大吃一惊。但不是解雇他,对他作了如下命令:

“你去青年集聚的场所,仔细观察一下他们的生活方式、爱好、想法、服装、要求、风俗等写一份报告。”

“我可以不必每天到公司去上班吗?”

诸桥对公司这种奇妙的命令,感到不知所措。

“你不到公司来上班,到街上去上班。而且,早晨、午间、晚上,你随便什么时间去都行。到年轻人和群众当中去,泡在街上,抓住他们的感觉。”

开发总部部长鹤间明人是精明强干的人,绰号叫“鬼鹤”。他经常以领先时代的敏锐感觉和积极姿态,不断推出热门商品。他和经理一家关系密切,是最有希望成为下一代公司领导的年轻干部。

诸桥刚一听到鹤间的话感到吃惊,后来他想这不是坏事。首先,可以不按时上班就很好,就是命令他拿着公司的钱到街上去游玩。

因为十年如一日的工薪生活使人感到厌烦,这种不拘泥于工作时间的自由勤务,不是摆脱工作吗?而且这种摆脱工作,不伴随着危险。公司保证他的生活,还可以领取游玩的花销。哪里有这么好的事情啊!

诸桥欢迎鹤间的命令,但是妻子朋子显出了不安的神色。

“什么自由勤务,听起来挺好,我看有些蹊跷。每天到街上晃来晃去,那可不是正经人干的事情。不久就要丢掉公司的职务,到了再回去的时候,会不会没有了你的位置呢?”

“你说些什么呀!这是部长提拔我,这是以自由的形式,战斗在企业战争的最前线。这可不是谁都能干得了的事情。你瞧着吧,我会从街上搞来了不起的东西使大家大吃一惊。”

诸桥兴高采烈,精神百倍。他很喜欢自由勤务。要不是遇到这种机会,就不可能摆脱掉那种机械地往返于公司和家庭之间的人生轨道。一般说来,摆脱伴随着危险,但诸桥的摆脱有绝对的安全保障。哪里有这么美妙的摆脱呀!

2

诸桥开始了自由勤务。到了傍晚时分,走出家门直奔原宿、六本木、西麻布等处。到迪斯科舞厅、咖啡酒吧、咖啡馆等青年集聚的场所和他们一起玩乐。白天有时到涩谷、新宿、下北泽、自由之丘、吉祥寺等处去闲逛。

诸桥对从学生时代以后第一次恢复“自由”感到非常高兴。而且和学生时代不同,游玩的花费全部由公司支付。

他这个年龄,往年轻一打扮,还很受青年人欢迎。每天泡在繁华街和时髦时段,也交了些“游玩朋友”。诸桥在他们面前,装扮成“大公司的少爷”。

青年们对在迪斯科舞厅和咖啡酒吧慷慨解囊请客的诸桥,可说是趋之若鹜。对诸桥来说,这没有什么,请他们十几个人吃顿饭的钱,可以容易地以在银座酒吧的招待费的名义报销了事。因为他有从他们的谈话和生活方式中汲取企业战略的图谋,所以说不定是谁追逐谁呢!

他还和在迪斯科舞厅交的女友住过饭店呢。对方也不是那种水性女人,她们将性行为看做是极平常的事情,这使诸桥感到惊异。

他虽然还很年轻,但婚外性行为对他来说是非同寻常的事情。

他还参加过青年的小组聚会和大学生的集训。西服领带使人厌烦,随便的装束成为时尚。

每天在外边漂泊,过了半年之后,身心逐渐产生一种云雾般的寂寞感觉。首先,每天的生活没有情趣。早晨尽情地睡觉,还是总觉得昏沉沉的,前夜游玩的疲劳老是不能消散。

不是早午合餐,而是坐卧不安地一边吃午晚合餐,一边考虑今晚到哪里去。这种工作,刚开始的阶段还是一种乐趣,而最近却变成了一种痛苦。

“你的身体好像越来越坏了。”

妻子担心地说。他自己也觉得不仅是身体,连精神也变得不正常了。一直被养在公司笼子中的人,一被放到自由的旷野里去,就把自己丢失了。

好不容易混熟了的游玩伙伴,不断交替更换。游玩地段的住户,交替变更得很频繁。他们猛玩一个时期之后,就说“不能老呆在这里”,就“毕业”走了。只有诸桥“定居”在这里。

自由勤务的显著成果,若能在公司业务上明显显示出来当然很好,但是写了报告能否有用,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公司的同事和游玩伙伴都羡慕他这种悠闲的自由勤务是“好差事”,但他却为疏远感和孤独感所困扰。这样将这种“自由勤务”一直干下去,会不会被公司忘掉,为社会所抛弃呢?他为这种不安而苦恼。

事实上,他在自由勤务期间,有时去公司作工作汇报,感到组织结构已经变化,不知道的事情越来越多。甚至连自己所属的工作部门,不认识的人也在增多,他们显露出“部外人”干什么来了的表情。

诸桥终于向鹤间提出了回到定时勤务的要求。但鹤间爱理不理地说道:

“自由勤务,不以长期观点专心致志地去做,是不会收到成效的。”

这时诸桥想起,这个自由勤务不是公司的人事部门正式任命的,只是鹤间个人的秘密指示。

鹤间的提拔,使诸桥感到振奋,但除鹤间以外,没人知道他在从事自由勤务。也有人认为他已经辞职或在请长期病假。也有人听了诸桥说明情况之后,说这是“好差事”,表示羡慕,但却显露出半信半疑的表情。

对方像是怀疑,真有这种勤务形态吗?是不是做了坏事被开除了,因为不体面才这样说的呢?

假如鹤间的职务有了变动,会不会因为公司内部没有了解这种内情的人,而把诸桥扔到街上呢?

诸桥忽然想到上述情况,产生了一种被鹤间巧妙地投入了陷阱的不安心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恶魔的圈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