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的圈内》

恩赐猫的失踪

作者:森村诚一

1

“总之,花多少钱都没有关系,请一定给我找到。是陇冈先生赠送给我们的‘附有血统书的名贵的猫’,要是丢了对不起陇冈先生啊。”

戴着带金链的漂亮眼镜的女客对丢失的宠物的来历进行了一番表白。女客穿着手工、料子都高级的男式女服,身上的服饰品也都是高价的。

“知道了。是什么时间丢失的呀?丢失的时间经过的越短,找到的可能性越大。”

在客人述说了一番丢失的猫的名贵情况之后,无量小路一树问道。

“是昨天下午丢失的。我平时很少出门,是不是被人偷走了呢?任何人看了都知道是一只名贵的猫。”

客人又重复说明是“名贵的猫”。前来要求寻找丢失的宠物的客人,动机大多分为两类。一类是爱怜宠物,一类是宠物价高。后一类因为对宠物不怎么爱怜,宠物自己跑出家门的情况不少。

“在发情期有时自己跑出去,你的猫几岁啦?”

无量小路一一询问了猫的情况。品种:钦奇拉,雄。名字:米琪儿。年龄:满一岁。体重:约三公斤(没测量过)。失踪时间:昨天下午一点左右。固定兽医:因为一直很健康,没有固定兽医。病历:无。手术:无。执照:无。喜食食物:贝类。喜爱游戏:球。亲密朋友:无。毛色:白色,长。眼睛颜色:绿色。母亲:众议院议员陇冈智定饲养的猫琪儿琪儿。

询问母猫的所在,是因为常常有回到母亲那里去的情况。

“大概情况都知道了,马上进行寻找,有情况时和你联系。”

“拜托了。因为这是陇冈先生特意送给我们的名贵的猫。”

看来,来客急着要寻找失踪的猫,不是因为爱怜宠物,而是因为是陇冈智定“恩赐的猫”。陇冈智定是执政党的大政治家。

宠物寻找请求人鹤间光子,留下高雅香水的香味,矫揉造作地走了。

2

无量小路一树本来就喜爱动物的情趣越发高涨起来,放弃了大约十年的工薪生活,创立了一家搜寻失踪宠物的公司“宠物侦查局”。

随着饲养宠物的人的增多,宠物的丢失和逃走也多了起来。无量小路创立的“宠物侦查局”就是随着宠物热的兴起应运而生的为饲养主搜寻宠物的新兴行业。

“宠物侦查局”的业务,以新宿区为据点兼及东京全市和三多摩地区,有求必应。开始阶段顾客少,生意惨淡,最近博得好评,顾客增多,业务趋于忙碌。

发现率多少,是这种行业的信用基础,少于百分之五十的话,就想关张大吉。但现在达到了百分之七十三点五,而且还有上升趋势,成绩还算不错。

打出的招牌是“宠物搜寻”,但对象只限于狗和猫。偶而也有要求寻找鸟雀的,但这方面无能为力。

寻找狗的线索多,比较容易寻找。但实际上猫的发现率比狗还高。

猫的活动范围,大多在半径二百米以内,一般在这个范围内都能找到。走出这个范围的,有三种情况:一、争夺地盘失败,被其它猫赶走;二、找不到吃的东西;三、被人偷走。

其中,可能性最高的是第三种。在这种情况下,找到的可能性极低。

找到的平均搜寻日数是三天。超过三天的话,就要很长时间才能找到,找不到的概率很高。

丢失的动物,去警察机关去问,有时也能找到。有人捡到动物无法处理,就送到市里的动物管理事务所,在那里保管六天以后,还没有饲养主前来认领的话,就处理掉。

在路上被车轧死或病死路上时,由区政府清扫科处理,也可以到那里去查问。

总之,通过这种工作,可以接触到各色人等。

最近将宠物一直养到死的情况较多,宠物因讨厌主人而逃走的事情有所增多。有许多人用锁链把狗锁起来关在笼子里。人是很自私的。

有时候好不容易找到,高兴得要落泪。但一想到宠物又要回到冷冰冰的主人那里过锁链和铁笼生活,又使人感到非常难过。

无量小路温和地叮嘱饲养主说,要不改变饲养方法,还会跑开的。

搜索动物,从最后看到它的地点开始。同时作为基本搜查,要跟警方、区政府、管理中心、保健所等取得联系。可以在电线杆子上贴出写明动物特征的搜寻招贴。这本来要提出申报,但因为在短期内就揭掉,也就不加追究。在旁边还有贴着“征求情人”广告的,这也是世态的一种表现。

鹤间光子委托寻找的米琪儿,在第三天有了成果。“宠物侦查局”职员白泽,在委托人住宅附近的住户井原小奈老太婆家里发现了和丢失的猫特征一致的猫。大概是老太婆捡到的,或者是猫跑到她家里来她就养起来了。

白泽给猫拍了张波拉罗伊德照片(拍照后立即可以冲洗的照片)拿给鹤间光子一看,光子说就是她家丢失的米琪儿。

无量小路和白泽立即到小奈老太婆家去认领,但老太婆极其冷淡地说道:

“不要说无礼的话,这是我家里养的猫。你们要抢走我的猫吗?你们要是胡来的话,我可要叫警察了。”

在日子久了的情况下,也有的人拒绝交出。但才丢失了五天就遇到这种麻烦事,这还是第一次。

“但是,老太太,人家委托我们寻找的就是这只猫,所有的特征都完全一致。”

“那我不管,反正这只猫是我的,谁来也要不走。啊,你们快走吧。你们别看我年岁大了就欺负我。”

态度蛮横到极点了。在法律上,捡到迷失的猫而不还给失主的行为,构成遗失物侵占罪。但是,关于法庭斗争,无量小路就不熟悉了。

对方是个老太婆,也不能强行夺回来。据说井原过去和丈夫一起经营旅馆,丈夫死后,将旅馆转让给别人了;现在搞放债营生。要“一分”高利,讨债时苛刻无情,有个诨号叫“黑心婆”。

和她的诨号一样,她态度顽固至极,毫不让步,无量小路对她毫无办法。在这种情况下,猫虽然找到了,却不能归还原主。

结果,只好交由饲养主和失主直接交涉了。

3

“姐姐,不久我就要爆出个特大冷门儿给你看看。到时候就不住这种破公寓了,叫你搬到特高级公寓去住。”

弟弟克司又口头禅似地说出什么“爆冷门儿”的话。

“克司,姐姐不想住什么特高级公寓,现在我就十分满足了。还是不去想那种一举定成败的事情,老老实实工作的人,将最后取得成功。从年轻的时候就总想走捷径可不行。”

宫下由季这样劝告弟弟。姐弟俩从乡村来到东京一起生活,姐姐由季对总是说些不能实现的豪言壮语,临时工作又经常变化的弟弟克司非常担心。

“咳,凭我的本事,一个月才赚十二三万元钱①。你叫我每天从早到晚老是做洗盘子的工作吗?”

①本书中提到的货币单位“元”都是“日元”。——译注

“可是,像你这么大年龄的人,都在社会底层认认真真地工作呀!”

“我可不愿意那样。我有才能。我怎么能做那种事情呢?我要穿上像样的服装,坐上进口的外国汽车。我应该有一个适合于我的像样儿的工作。”

“工作可不是摆样子的呀!”

“姐姐在低级酒馆当女招待,不也对人隐瞒着吗?像卖婬妇般地接待醉汉,你就满意吗?”

“说这种难听的话!”

“你瞧着吧。我一举功成的话,就不叫姐姐接待醉汉了。”

“克司,你不要总说那种梦话,还是脚踏实地地走路吧!”

“是梦话吗?现在我看准了一件大事情,要是成功的话,就可以一辈子过安闲日子。”

“克司,你在想一种奇怪的事情吧?”

克司完全不听姐姐的话,从屋子里跑了出去。由季对弟弟的浮躁性格深感不安。弟弟从小就非常聪明,但聪明反被聪明误,他讨厌勤勤恳恳地努力。

他在上初中的时候,就和坏人有来往。上高中以后,就变成了流氓阿飞。

当地的流氓看上了他,劝他加入暴力团。但他憧憬东京,高中中途退学,到东京找已经来京的姐姐了。姐姐由季一边打工当女招待,一边上大学。

克司刚来东京时在姐姐工作的店里当服务员。不久辞职,在风俗业界(供人吃、喝、玩、乐的服务行业)辗转工作。现在在干什么工作,连他姐姐也不知道。但他这个十九岁的青年,穿着与身份不相称的服装,手中握有巨款。

他只是偶尔回公寓里来。每次回来,身上都有浓厚的危险气味。

那天克司说“现在看准了一件大事情”,和过去说的“梦话”不同,具有现实性。反正不会是正经工作,但他使人感到有一种不正当的自信。

他说“要是成功的话,就可以一辈子过安闲日子”,但能使一个十九岁的青年过一辈子安闲日子的事情,肯定是一种坏事情。

“你想干什么呀?”

当由季想这样追问的时候,克司跑了出去。

4

在夜里的繁华街游荡的三个人相识了。三人彼此相互闻到了一种同类的体臭。是饿狼具有的危险的体臭。

“啊,真没有意思。”

双颊瘦削、身材高大的年轻人说。这只是谈话的引子。

“真想干一件大事。”

“什么大事?”

小眼睛、圆鼻尖扁鼻梁、厚嘴chún、牙缝大的年轻人说。

“是啊,发生战争世态骤变,也有意思嘛。”

眯缝眼、高鼻梁、薄红嘴chún的年轻人说。

“一发生战争,我们也许都得死了。”

“我还不想死。”

“死也得死个值得。”

“抢银行怎么样?”

“好是好,那要有武器,还要有车。”

“车可以去偷,武器可难办。”

“刀子不行吗?”

“银行有警卫,要有枪支。”

“有像银行那样有钱,戒备又不森严的地方吗?”

“我有一个这样的线索。”

“真有这种地方吗?”

“有一个老太婆。”

“老太婆有银行那么多钱吗?”

“不是一般的老太婆,有一个诨号叫‘黑心婆’的老太婆。听说用她丈夫死后留下的财产,在搞放债营生,钱全攒起来了。”

“哪儿有这样的老太婆呀?”

“怎么样,我们三人搞她一下吗?要真想搞的话,我就告诉你们。”

本来是当笑话说的,倒要动真格的了。有点小钱的孤独的老太婆,竟成了三匹年轻饿狼的有魅力的猎物。

他们都没有单独干的胆量,但三个人凑到一起就有胆量了。这时,三个人才各自报了姓名。双颊瘦削、身材高大的叫宫下,厚嘴chún、牙缝大的叫大山,眯缝眼、薄红嘴chún的叫神冈。年龄都是十九岁。他们是在东京繁华街邂逅相逢的,彼此之间都不想询问更多的情况,也不想知道。

“哎呀,三个人的名字凑到一起,不就是大神宫吗?”

宫下微笑着说,他全身散发出一种杀气。三人订立了一个非常粗糙的冲动的犯罪计划。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恶魔的圈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