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的圈内》

穿水晶鞋的陪客女郎

作者:森村诚一

1

流行,很快就过时的。因此,有人说流行是“一流而过”。同时,自由勤务也会很快过时。自由勤务,说起来好听,其实是体面的解雇。

诸桥意识到这一点,是在从事自由勤务大约一年以后的时候。在时髦地段,也有其他公司的自由勤务人员。诸桥和他们混熟了,在互相交谈中,了解到他们也和自己一样,为疏远感和孤独感所苦恼。

但他和他们有重大的不同。他们在自由勤务期间所掌握的线索为公司所采纳,不断生产出热门商品。

诸桥写的报告,一次也没被采纳过。他确信自己提出过很好的报告。他报告中提出的发现和意见,在其他公司转化成为畅销商品就是证明。

公司从一开始就没有采纳诸桥报告的打算。不,一定是鹤间挡在诸桥和公司的中间,将诸桥的报告搁置起来了。

理由是解雇的“原职员”的意见不能采纳。去问人事部门,说那是鹤间总部长处理的秘密勤务一推了事。秘密勤务除对当事人说以外完全保密。

这样疑神疑鬼地执行自由勤务,是很难受的。商量的对象也没有,互相安慰鼓励的伙伴也没有。普通勤务时期的同伴都不了解情况。

“这样的公司,辞职算啦。我和爸爸说说,给你找个工作不成问题。”

在六本木的迪斯科舞厅认识的,大家都叫他“公子”的矢桐说。他还是一名大学生,却开着宝马牌汽车到处兜风。游玩伙伴们传说,他是某大政治家的二号夫人的儿子,更多的情况就不知道了。

他经常带着捧场的人各处游玩。

“我还没有落到求你这个学生找工作的地步。”

诸桥虽然嘴硬,但他心里却想,与其赖在想以自由勤务的形式把自己弄走的公司不走,可能还不如依靠“公子”的父亲另找一个工作更好一些。

“你在无处可去的时候,随时来找我好啦。”

“公子”大模大样地笑了笑。等这小子尽情地玩够了之后,在爸爸伞下为他找个舒适的地方。

“到时候求你帮忙。”

诸桥感到自己逐渐卑屈了。但是,他对自己说,不会那样的。

周末的迪斯科舞厅,笼罩着青年热气。

诸桥的眼睛适应了黑暗之后,环视一下看有没有熟人。好不容易结交的年轻的游玩伙伴不断变化,在“交友”方面稍微一懈怠,就会只剩下他一个人。如果被公司排挤到游玩地段的话,可就真地无处可去了。

诸桥看到了“公子”在舞池里。很希罕,他今天没带捧场的人,一个人在跳舞。一位留着目前流行的长发的年轻“小姐”样的女人,在“公子”的旁边跳。这个女人,杨柳细腰,腿线也很优美。

诸桥发现,这个女人虽然不是“公子”带来的,但他对她发生了兴趣。女的也并非无动于衷,老是围绕在他身边跳。看来二人像是有了“默契”。

只是在一起跳舞的默契呢?还是对跳舞之后的默契呢?这就要看二人后来的行动了。

诸桥想和“公子”打招呼,又作罢了。因为干扰二人间的美好氛围不合适的。

这时,舞池的灯光灭了,陷入了黑暗之中。音乐变成了慢节奏。进入了贴面舞阶段。

舞池里的人,顿时变少了。剩下的情侣们,紧紧地搂抱在一起,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俨然成了雕像。“公子”和那个女人,也是其中的一对。贴脸时间留在舞池里的,有本来的情侣,也有在跳舞过程中情投意合的。

这时,坐在舞池周围椅子上的人们无事可做,以羡慕的眼神注视着冻结在舞池里的情侣们。特别是那些抱着色情目的前来,在贴脸时间被晾在一边的男人们,显露出格外羡慕的表情。

两支悠缓的乐曲过后,恢复了照明。八拍迪斯科舞曲响起,舞池里又拥挤起来了。诸桥发现“公子”拉着女人的手往舞厅外走去。

诸桥会心地一笑,果然是“跳舞之后的默契”。

2

宝井洋美改变了战术。陪男人喝茶收入太少,一个小时三万元,店铺还要扣留两成,实际收入因而还要减少。

这样廉价零售青春,想开一个服饰商店的心愿,一辈子也实现不了。

洋美听说她的伙伴小百合装扮成小姐嫁给了显贵,她也立即效仿起来。她对自己的姿容本来就有信心,以身体作资本开始了这种营生。

洋美装扮成良家小姐上街了。有些男人向她打招呼,有寒酸的工薪人员、学生、流氓阿飞,也有的像是有钱,但是一个讨厌的中年以上的秃头,都是些不屑理睬的人。

她想物色一个长相好,四十五岁以下的有钱的男人。但总是找不到这样的人。有的年轻人一表人才,但没有钱。有钱的人,不是矮子、胖子,就是秃子。

年轻和有钱,姿容和经济实力,二者不能兼备。

洋美在濒临绝望的时候,遇到了一个理想的对象。

在六本木的“外星人”迪斯科舞厅,二人无意中相遇了。这里的电子通俗音乐,很受青年人欢迎。

在舞池里不即不离的跳舞的过程中,二人的情感沟通了。身在周围有很多人跳舞的环境里,他们二人的感觉,却像是单独处在一个透明的容器中。

在陌生的二人之间,这么快就形成了“二人的世界”,是罕见的事情。

洋美的形象,长脸,雕刻型面庞。给人的感觉有点冷酷,但具有含蓄感,形成一种神秘气氛。

男的穿的服装超群地好,从头到脚全部服饰都是经过精心设计的。连很小的服饰品,都是世界名牌货。年龄二十二三岁,这么年轻穿戴如此昂贵的服装和饰品,他的身份是非同寻常的。而且,可以说阔气到极点了。

“一定是大财主的子弟。”

洋美这样推测。大概是大学四年生,或者是刚刚步入社会,当然还是独身。好啦,要拿出全部本事,抓住这位“少爷公子”的心。

洋美这样打着如意算盘,加强了进攻的力度。一会儿,到了贴面舞的时间。男的将手伸了过来,洋美像被吸了过去似地扑进了对方的手臂中。

在贴面舞时间里,男的用力搂住洋美的腰部。洋美顺势将身体紧紧贴近男的,在二人身体紧紧贴在一起的时候,情慾油然而生。

男子的嘴chún凑了过来,洋美热烈接应。陪客女郎的工作,也很少将嘴chún许给对方。对出卖身体的女人来说,嘴chún是为她所爱的人保留的最后堡垒。

不知不觉中,对方已经侵入她的心中了。贴面舞结束,恢复照明之后,洋美依然呆然偎依在对方的手臂中。

“我们出去吧!”

男的小声说道。洋美失去意志般地自然地点了点头。

3

“老太婆睡觉都早,但为慎重起见,还是等到半夜吧!”

宫下说。

“钱藏在哪里呢?”

神冈问。

“反正不会藏在特别的地方,大概放在身边,或者柜橱里边。天花板上边和地板下边不用去找。”

“老太婆家里有同住的人吗?”

大山说话了。

“没有别人,也没有养狗,只是有一只别人丢失的猫。”

“这不等于钱已经到手了吗?”

大山舔舔厚嘴chún笑着说。

“是啊,我用抢来的钱买一辆宝马牌汽车。半旧的皇冠牌轿车,叫它见鬼去吧!”

宫下刚刚刮过的双颊泛出了一丝冷笑。他为了这次作案,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一辆半旧的皇冠轿车。

“我要和长发的漂亮女郎去住饭店。”

神冈的眯眼放射出一股凶光。

三人帮于夜里十一点半开始行动,差一点十二点到达了老太婆家的门前。

老太婆家和邻居家的人都已入睡,鸦雀无声,一点灯光都没有,连所有的狗全都睡着了。

“进去吧!”

宫下小声说道。侵入口事先已经侦察好了,从厕所的窗户进去。

三人来到厕所外边,用修理汽车的工具一撬厕所的窗户,很容易地拆下来了。三人进入厕所,来到走廊,寻找老太婆的卧室。

老太婆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子,太宽敞了,有好多空房间。蹑手蹑脚地走,还是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正在惊慌的时候,从前方的房间里传出了问话的声音:

“谁呀?”

三人心想,糟糕!咬着嘴chún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

“谁在外边呀?”

三人的身体都僵直了。

“是神精过敏吗?”

老太婆自言自语着,好像是在被窝里嘎吱嘎吱地转动身体。三人放心了。这时,一只小猫在脚底下叫出了声,一只像个圆球般的小猫。

“是阿球(猫的名字)啊,到这边来!”

老太婆说着,拉开了面向走廊的拉门。穿着睡衣出来的老太婆看到站在走廊里的三个人影,“啊”地叫了一声,接着以不像是老人的大声喊道:“小偷!”

“喂,住口!”

惊慌失措的三个人向老太婆扑来。

“杀人啦,强姦啦,强盗!”

老太婆用她能想到的词儿骂道。

“你胡说什么,强姦你这样的老太婆吗?”

宫下赶紧捂住老太婆的嘴,老太婆狠狠地咬住他的手指头。咬得手指骨嘎嘣响。宫下直叫喊,老太婆就是咬着不松口。

“混蛋!”

宫下的小指被咬着,用另一只手掐老太婆的脖子,大山和神冈帮忙。在生死搏斗中,老太婆拼命抵抗三个人,但是,不大工夫就精疲力竭了。

“一个老太婆怎么这么大劲呀,我还以为把手指咬掉了呢!”

宫下用舌头舔渗血的手指。手指上有被咬的牙印儿。

老太婆嘴里吐着泡沫断气了。

“像是死了。”

大山和神冈第一次杀人,脸色变得刷白。

“没有办法。一不做,二不休。别磨蹭了,快找钱!”

宫下一叱责,他俩如梦初醒,开始找起钱来。

枕边的文件盒里大约有三十万元现金,另外只有存折。印鉴好像放在别处。

“只三十万元吗?别处还会有的,再找找。”

宫下焦躁地叫喊。一个人只能得到十万,就杀死了一个人。但衣柜和壁橱都找遍了,只有一些字据和旧戒指一类的东西,没有现款。

“他妈的,真糟糕!”

宫下口出不逊,但毫无用处。

“放把火吧!”

神冈气急败坏地说出这种危险话。

“不行!那样警察马上就要来的。既然找不到钱,不能在这里呆下去了。”

宫下宣告撤退了。

4

三人坐上停在门前的皇冠车,宫下握着方向盘开走了。

“呸,说什么像银行那样有钱。只有三十万元,三人分一个人只得十万,顶个屁用。”

“那个老太婆要是参加过人寿保险的话,受益人会感谢我们,说我们杀得好吧!”

大山和神冈嘟哝着说。

“讨厌!现在没办法了。十万元,也比没有强。你这个笨蛋压根儿就没有发牢騒的资格。”

宫下着急了,他比其他二人还难受。对姐姐夸下了“一举功成的话,就可以一辈子过安闲日子”的海口,结果却闹成了这个样子。而且,还杀死了一个没有必要杀死的老太婆。

为十万元钱被追究杀人罪,怎么算这笔账也不划算。为了免遭更大的损失,绝对不能被逮捕。

车子开到什么地方了也不很清楚。总之,要顺着黑暗的小路开得离老太婆的家远些。

从朋友那里借来的这辆破旧的皇冠车,全身都发出哀嚎般地行驶着。轮胎磨平了,零件磨损严重,发动机像食物中毒的肚子那样发出奇怪的呻吟声,刹车也不灵。

勉强开着这辆不知什么时候就要抛锚的汽车,尽量逃得离老太婆的家远点儿。

“哎呀!”

大山突然女声女气地叫喊道。

“怎么啦?”

“有一只猫。”

“猫?”

“老太婆家的猫不知什么时候钻到车里来了。”

猫好像是躺在后排座位的地上睡了一觉。现在睡醒了,小毛球般的身体亲昵地在大山的脚下磨蹭,并频繁地发出叫声。

“我讨厌它,扔出去!”

宫下下了命令。

“怪可怜的。”

“什么怪可怜的,说不定是老太婆阴魂附体呢!”

“喂,别扔。”

后座上的二人这样叫喊的时候,汽车从胡同开到了大道上。注意力都集中在猫身上,驾驶疏忽了,差点和从这里通过的宝马牌轿车撞在一起。用力踩刹车踏板,车才停了下来。保险杠擦了一下,反正是辆旧车,没有什么。

宝马车车窗开了,一个年轻男子说了声“注意点儿”。副司机座上坐着一个长发美女。

“你小子坐着宝马车和女人玩得倒挺美,出来!”

宫下叫喊着,走下皇冠车,用脚踢着宝马车车身,神冈和大山也学宫下的样儿。宝马牌轿车里边,副司机座上的女人紧紧抓住男的。在黑暗的住宅区,树木浓密的住宅里边没有灯光,静寂无声。也没有车辆通行。

“轮姦她!”

神冈瞪着眯缝眼说。得到这样一个长发美女,是他的梦想。

“不出来就将车窗砸碎!”

大山威胁说。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恶魔的圈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