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的圈内》

失败的出走

作者:森村诚一

1

弟弟克司说了声“要爆出个特大冷门儿”出走以后,一直没有回来。过去也有过不回家的时候,但都是过了两三天,最多是五、六天以后,不知从什么地方突然就回来了。每次都是筋疲力尽,肚子里空空如也。

狼吞虎咽地吃完姐姐由季做的饭菜,酣睡几天,精神头儿恢复以后,又豪言壮语起来。

这次由季还是像过去那样等着弟弟回来,但过了一个星期、十天,仍不见弟弟回来。也没有报信儿的人。这种情况,过去一次也没有过。

由季担心起来。弟弟身体虽然很壮实,但精神上还是个孩子。遇到困难,就向姐姐苦苦求助。过去也有过因交通事故和打架斗殴被警察传讯过的事情。弟弟比姐姐虽然仅小三岁,但由季像母亲那样照顾弟弟。

是不是因交通事故或因病倒在路上而不能和家里取得联系呢?即使那样,他的身份像是也能够搞清呀。

要不就是没告诉任何人自杀了吗?由季心情越来越不安,净是往坏的方面想像。

由季终于坐卧不安,去警察方面去打听,得到的回答是没有发现那样的事故和尸体。

“克司,你到哪里去啦?怎么能让姐姐这样担心呀!”

由季在房间里这样自言自语,当然没人回答。半个月过去了,弟弟一定是发生意外事故了。

虽然是姐弟,但姐姐对弟弟的生活一无所知,他的朋友关系和工作关系全不了解。看起来,作为姐姐没有尽到“保护人”的责任,但你问他,他什么也不对你说。

只是有一种他和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的感觉,但在他没了消息的时候,他可能去的地方却全然不知道。

他大概不会悄悄地回到老家去,老家的兄长已经比外人还要疏远,为了慎重还是问了一下。不出所料,他没回老家,也没有到亲戚家去。

再没有去寻找的地方了,由季向警方提出了搜查申请。最近去向不明的人中,暗地里被杀害、将尸体扔在海里或把尸体埋在山上的情况有所增加,警方也在失踪搜查方面加大了力度。

可是,宫下克司的情况,等于没有任何线索,搜查的难度很大。

向警方提出搜查申请以后,由季下决心自己去寻找弟弟的下落。弟弟最后说过“现在看准了一件大事情”和“要是成功的话,就可以一辈子过安闲日子”的大话。

因为她觉得那不是真事,所以由季没对警方谈及。但是,她觉得弟弟的去向不明,像是与那件“大事情”有关系。

可以一辈子过安闲日子的大事情,不会是一个人能做到的,一定还有同伙。他的同伙在什么地方呢?

克司有一段时间经常泡在新宿的深夜咖啡馆里。

到那家深夜咖啡馆去问问,也许有人认识弟弟。咖啡馆的工作人员也许认识弟弟的朋友,可是那家咖啡馆的名字不清楚。

由季向警方提出搜查申请回家以后,有人给克司打来了电话。

“克司在家吗?”

听对方的口气,像是和弟弟要好的朋友。很少有人给弟弟来电话。

“克司不在家,你是……”

由季一听对方像是弟弟的朋友,就一心想向对方打听弟弟的消息。

“真的不在家吗?是不是佯称不在呀?”

“真的不在家,弟弟很长时间没回家了。刚才我向警方提出了搜查申请。你是我弟弟的朋友吗?你要是知道克司在哪儿,就请告诉我吧!”

“提出了搜查申请,是真的吗?你真的是克司的姐姐吗?”

对方一听搜查申请,像是感到吃惊的样子。

“我是他姐姐由季。你若是知道弟弟在什么地方,请告诉我吧!”

“过去听说过他和姐姐住在一起,看样子是真的。”

“你是克司的朋友吗?”

“我叫中尾,过去和克司君在一个商店里打过工。”

“你找克司有什么事呀?”

“我把车借给他了。一辆破旧的皇冠车,他说借用一个晚上,但一直没还来。我担心他是不是出事故了,才打电话问问。”

口气有些变了,听起来不像是坏朋友。

“弟弟借你的车了?”

“他说开车和一个女的去箱根方面游玩。”

“那是什么时间?”

“二月十三日夜里。因为车已破旧,去箱根恐怕不行,我曾劝阻他不要去。但他说他开车技术过硬,就强行开走了。我担心会出事故,结果一直没有还回来。我各处打听,才打听到了你家的电话号码。”

“电话号码不是克司告诉你的吗?”

“是克司君常去的一家店铺的老板告诉我的。”

“那家店铺在哪里呀?”

“是新宿歌舞伎街的‘密纽伊’(音译)深夜小吃店。”

“新宿歌舞伎街的‘密纽伊’?”

“克司君真的没有回家吗?”

“从借你的车那天起,一直没有回来过。”

“那还是出事了。车子是要报废的车子,倒没有什么。对克司君的处境不放心啊!”

“你是叫中尾先生吧?弟弟和什么人在一起你知道吗?”

“我和克司君合得来,离开商店以后还时常见面。他好像和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有来往,我提醒过他叫他注意,他笑着说叫我不必担心,别的什么也没对我说。密纽伊小吃店的老板也许了解他的情况。”

“他向你借车的时候,没说过要干什么事情的话吗?”

“没有,他什么也没说。他只说想和女孩子驾驶宝马车或奥迪车去兜风。”

“你知道他有什么女朋友吗?”

“他常常在街上带着女的,但不知他有特定的女朋友。最近克司君常给我打电话,但很少见面。”

“关于车子的事,对不起你了。可是,把车子扔掉的话,应该能够找到吧!”

“车子很破旧了,要是扔到山里边或河滩上,人们会把它看做大件垃圾的。把号码牌一摘掉,就是真正的垃圾。”

“弟弟怎么懒散,也不会把借来的别人的车扔掉吧!”

“因此我才对他担心,他虽然相当随便、马虎,但对朋友还是守信用的。”

“对不起,车子的事你再等等吧。我要设法找到弟弟。”

“车子的事你不必放在心上,我也担心克司君的去向,必要的话我可以帮忙。”

“谢谢。那太好啦!”

一个单身女人得到男人的帮助,感到很受鼓舞。

接到中尾的电话以后,由季进行了思考,弟弟肯定不是为了旅行而借车的。克司是为了他说的“大事情”而借车的吗?抢劫银行、袭击运款车,也需要汽车。但他要是干了那种事情,传媒会报道的。

由季查阅了克司出走以后的报纸。每天都有杀人事件或交通事故的报道。大的事件,在大阪有一个精神异常的人闯进民宅,将主妇扣作人质,很快就被逮捕了。

可是,那明显不是克司干的。另外,在静冈有一家失火,全家人都被烧死了。警方调查的结果有放火嫌疑,但与克司像是没有关系。

还有这样一条报道:在东京市内,二月十四日凌晨,新宿区一个独居的以放债为业的老太婆被杀害,现金被抢走。据警方调查,从现场和被害人的情况判断,犯人有三、四个人。

老太婆的住所,离由季的住所不算远。因为老太婆以放债为业,克司可能为没钱去玩,就去找她借钱。克司可能有嫌疑。

犯人有三、四个人,也和皇冠车的乘载人数相符合。

“说不定……”

由季的胸中顿生疑云。

假定克司是杀害老太婆的凶手,为什么没有消息呢?最可能发生的事情是,作案后同伙之间在分赃问题上发生争执,被同伙杀死了。

暗地里被人杀害,将尸体埋在山里边或抛入海底,是不会被发现的。连汽车一起沉入海底或湖底,就万事大吉了。

不祥的想像,越来越膨胀。

2

第二天上班之前,由季和中尾约会好了傍晚在密纽伊小吃店见面。中尾现在当送货上门汽车的司机,傍晚以后就是自由时间了。

中尾是一个性格爽朗的好青年。他穿着短上衣、工作裤、运动鞋,服装和他的工作很相称。通过劳动锻炼出一副非常健壮的体格,微黑的皮肤像是沁透了阳光。

克司还有形象如此健美的朋友,使由季心中感到意外。在电话里对中尾的第一印象不好,可能是因为中尾对克司没归还皇冠车生气了的原故。

二人一见面,马上就认出来了。

“对不起,借你的车一直没归还你。”

由季首先向对方道歉。

“没事儿,那是辆破车,倒是对克司担心。”

初次见面寒暄过后,提出了对克司的去向表示担心。

密纽伊是歌舞伎街的小胡同里的一家通宵营业的小吃店。现在时间还早,客人很少,比较清闲。

柜台里边,有个鼻子下边留着小胡子的小个子男人,他是小吃店的老板。他只是向进来的二人瞥了一眼,也没有打招呼。

“这位是宫下克司君的姐姐,她想向你了解一下克司君的情况。”

中尾向老板介绍由季,老板这才以感兴趣的目光看着由季说道:

“什么事呀?有一段时间他常来这里,但我和他没怎么交谈,他的情况我不大清楚。”

老板的眼睛里显出警惕的神色。

那种眼神,暗示着克司是一个臭名昭著的人。

“说实在的,弟弟二月十三日夜里从家里出去以后,就一直没有回来过。我已经向警方提出了搜索申请。我想,说不定你们也许知道一些关于弟弟去向的线索。”

“可是,我们也不能一一去问客人的去向。”

很明显,老板采取回避的态度。一定是常来该店的顾客当中有被警察跟踪的人,因而尽量避免扯上关系。

“什么情况都好,决不会给贵店造成麻烦的。”

“无论你怎么说……”

老板显露出困惑的表情。

“将和克司君一起来贵店的人告诉我们好吗?”

中尾从旁帮腔说。

“有几个人,但不知道他们的姓名。”

“怎么样?常和克司一起来这里的人中,有没有在同一时期也没露面儿的人呢?”

由季改变了问话的方式。

“这么说来……”

老板的表情有了反应。

“有这样的人吗?”

由季抓住不放地注视着对方的表情。

“不知是不是克司先生集团里的人,有一个人在同一时期突然不露面儿了。”

“是谁呀?”

“一个叫诸桥的人。据说是某公司的自由勤务者。”

“自由勤务?”

“自由勤务,据说是每天悠闲自得地在街上转游,观察社会的时尚和风俗向公司做报告。”

“嘿,还有这样的工作?真令人羡慕。”

中尾表情吃惊地说。

“那位诸桥先生的住处和联系地点你知道吗?”

“不知道。”

“公司的名字呢?”

“也不知道。”

老板的口气有点遗憾的样子。好容易抓住了一点线索,一下子又断线了。

3

鹤间光子勃然大怒。

“发现了又不见了,这是怎么回事呀?你们算什么专业公司呀,这责任你们怎么负呀?”

走失到的那家主人拒绝交还期间遭人杀害,宠物又去向不明,实在没有办法。对鹤间光子辩驳说对方拒绝交还也不能强行夺回,她也听不进去。

“这样一来,只好实行长期战进行搜索了。”

无量小路下了这样的决心。他觉得那只猫准是跟强盗凶手在一起。要是将强盗凶手抓住了,猫可能就找到了,至少可以得到一些线索。

牛肠刑警认为通过被害人的线索,迟早可以将犯人抓到。

然而,作案后一个星期过去了,搜查工作没有多大进展。案件发生的二十天称作“第一期”,第一期过后搜查工作仍然停滞不前的话,就将长期拖延下去。

宠物的搜索,最长一个星期。过了一个星期还找不到的话,就看做是走出了它的活动范围,就不再搜索了。

但对这次的搜索对象,如果无量小路的推理不错的话,警方将代为搜索。在这方面,尚存一线希望。

过去有过这样一个例子:在高田马场(地名)去向不明的西伯利亚爱斯基摩种狗,一个月以后在荒川堤防被发现保护起来了。原来是和它的“情人”私奔了。这种纯种宠物,饲养主希望它以纯洁之身回到身边来,但这种愿望落空了,它回来的时候已有身孕了。

有时配合宠物搜索印制招贴贴在电线杆子上。招贴上印有动物的照片、爱称、性别、种类、年龄、走失地点、身体特征、习性、联系人、赠送薄礼等。

搜查一天的贴三十张,三天的贴九十五张,五天的贴一百五十张,七天的贴二百张。

喜欢动物的人的注目率很高,效果意外突出。贴招贴虽属违法,但宠物为动物爱好者所发现,却很有意思。

侥幸找到了宠物或者搜索期过后仍未找到的时候,立即将招贴撕下。招贴印制、张贴和撕下的费用,都包括在搜索费之内。

发现了宠物当然很好,没发现就撕下来,就白费了。只好怀着败北感默默地撕掉。贴上去的都要撕下来,但一般有一成不见了。

不见了的那一成,要么是被别人撕掉了,要么是被风雨自然剥落了,要么是被别的招贴盖在下面了。

新贴的招贴,大多是征求情人或招募色情女招待的违法广告。因为知道搜寻宠物的招贴是违法的,就毫无顾忌地给盖上了。

搜寻米琪儿的招贴,也有几张不见了没能收回。

无量小路对被强盗带走的(?)米琪儿的下落甚为不安。强盗也喜欢猫,爱护米琪儿当然很好,但那种可能性很小。最好的可能是,米琪儿没有被杀害而成了一只野猫。即使是被很好的家庭饲养的猫,成了野猫也是悲惨的。不,越是被好的家庭饲养的猫,成了野猫就越是悲惨。

在豪华的宅邸被娇生惯养的猫,一旦成了野猫,能活下去吗?但不断和动物管理中心和清扫科取得联系,他们都说没有发现这样的猫。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恶魔的圈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