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的圈内》

共犯证据

作者:森村诚一

1

矢桐心想,害怕的结果终于发生了。虽然只有一瞬间的印象,但矢桐认得出来,被害人无疑就是他刺的那个人。

那副双颊凹陷、满目凶光的长脸盘,是想忘也忘不掉的。当时对方满脸杀气、凶相毕露,在你不动手对方也要动手的紧急关头,矢桐几乎是无意识地动了刀子。

那个对手还是死了。令人不解的是,为什么将尸体埋在了町田市的山林里。

矢桐企盼宝井洋美没有注意到这个消息。警方并未搞清埋在町田市的山林中的男尸是矢桐刺死的。矢桐自己心里明白,他不承认,也没有证据。

可是,洋美得意地微笑着对矢桐说道:

“终于出来啦。”

“什么出来啦?”

矢桐心里明白,但尽量佯装不知。

“那还用说吗,你刺的那个人呗!”

洋美用鼻子尖冷笑一下。对矢桐的装相,不当回事的样子。

“你怎么说这种话呀?我可不记得有这种事。”

反正也没有证据。

“我可记得。是那个人,没错儿。”

“有证据吗?”

“我就是证据。”

“你也许记错了吧?”

“还有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洋美具有自信的口气,使矢桐感到不安。

“当时你用的刀子怎么样了?”

“不是在逃跑途中你扔在旷野里了吗?”

“啊,可是,当时我们慌慌张张的,要是有人捡到,可就成了铁证了。”

“洋美,你……”

矢桐心中萌发了重大疑惑,也许她嘴里说扔掉了,实际上为了日后做证据保存下来了。

“我也记不清扔在哪里了。那东西若被发现,可就推脱不掉了,上边一定有你的指纹。”

洋美自鸣得意地说。尸体被发现,她高兴了。只要尸体找不到,就不能说她抓住了矢桐的致命弱点。洋美虽然是矢桐用刀伤人现场的目击者,但要是找不到被害人,说她是在梦中看到的也没有办法。

但被害人以最好的形式(对洋美来说)出现了,洋美就完全掌握了矢桐的致命伤。

“就算是我刺死了他,他为什么被埋到山里去了呢?”

矢桐在被逼迫的不利形势下,仍然在拼命挣扎。

“那可以有各种解释。不是说对方是流氓吗?一敲打,一定暴露出问题。当时他不是有两个同伙吗?一定是有不能报告警方的情况,才把他埋起来了。”

洋美满不在乎地说。

“即使那样,同伴被刺死就那样埋起来,也太不寻常了。”

“他们本来就不是寻常人,你不是也说过你不下手对方也要下手吗?他们一定是做了大坏事,不能报警,不得已才埋了起来。可以查一下那天夜里发生过什么事件没有。你杀死了一个大坏蛋,真了不起。”

她好像是在说:我要是透露出一句话,不仅警方要抓你,坏蛋们也要找你算账的。

宫下克司尸体的被发现,使矢桐完全处于洋美的摆布之下了。听她的口气,像是凶器刀子也掌握在她手里。

2

无量小路一树一听到在町田市的山林里发现了横死尸体的消息,马上就明白了。新闻报道说,死者的衣服上沾着动物的毛。推定的死亡时间,也和老太婆被杀日期相吻合。那动物的毛要是米琪儿的毛的话,无量小路的强盗杀死老太婆以后将猫带走了的推理就是正确的。不清楚的是杀害宫下和掩埋尸体的动机。分赃款时发生了冲突,是最通常的推测。

可是,掩埋尸体时没有将猫一起埋掉。至少不能肯定猫已死亡。

无量小路立即将自己的推理告诉了牛肠刑警。牛肠也已经怀疑到杀害老太婆的事件和町田市的死尸有关联。牛肠热心听取了无量小路的谈话。

“诚然,尽快对动物毛进行对照检查。已经从被害人(并原小奈)家里采集了猫毛,对照检查的结果很快就能出来。”

“结果出来以后,告诉我好吗?”

“当然可以。因为你是情报提供者,首先就要告诉你。”

对照检查的结果,附着在宫下克司衣服上的动物的毛,和从井原小奈家采集的猫毛,是同一种类的毛。另外,留在井原小奈脖子上的掐痕,和宫下的手型大体一致。这些情况,证明无量小路的想法是正确的。

和无量小路怀疑互相关联的,在同一时期发生的老太婆被杀和宫下克司失踪这两起事件,被同一只猫的毛联结起来了。

那只猫,要么是自己跟着强盗一伙走的,要么是强盗一伙强行将它带走的。那只猫要是还活着的话,可能还在杀害并掩埋宫下克司的强盗手里。

宫下由季推断杀害克司的是强盗一伙以外的人。但她没有将这种推理告诉无量小路。

牛肠根据从宫下由季那里得到的情报,对名叫诸桥的自由勤务者的下落进行了追查。诸桥是宫下克司常去的那家密纽伊小吃店的常客,在这一时期他也不在小吃店露面了。是他俩有关联呢,还是巧合呢?

正在牛肠刑警追查诸桥下落的时候,无量小路的事务所接到了一个电话。

“我看见了你的招贴。”

话主是一位年轻女人。

“谢谢,你贵姓。”

首先询问协助者的姓名和住址。

“我叫宝井,叫米琪儿的猫在我这里。”

“啊,是米琪儿吗?”

接电话的无量小路兴奋起来了。据无量小路推测,米琪儿可能在强盗一伙手里。而且招贴是两个月以前贴的。大概是当时漏撕了一张让打电话的人看见了,她家的猫的特征和米琪儿正好吻合。

“谢谢啦,现在我就去取,告诉我你的住址可以吗?”

“可以。”

自称叫宝井的女人说了她的住址。

“对不起,你是在哪里发现米琪儿的呀?”

无量小路提心吊胆地问道。自称叫宝井打来电话的主儿要是强盗一伙的话,她就是从老太婆家里将米琪儿带走的。可是,对方能够说明自己的姓名住址,主动将从强盗杀人现场带走的猫交出来吗?

是不是宝井不知道米琪儿是从强盗杀人现场失踪的呢?

“不知它在什么时候钻进我的汽车里来了。我看它很可爱,就养起来了。今天在街上偶然看到了寻猫的招贴。它和我混熟了,我也想悄悄地把它饲养起来,但别人讨厌,所以这宠物不能饲养下去了。等到她离不开我的时候再把它送走也不好,所以决定现在把它还给原来的饲养主。就是现在送走,我也很难过,再养下去就更送不走了。”

宝井的声调像是难过的样子。

无量小路想问一下对方在什么地方捡到米琪儿的,但是控制住了,没有问。死乞白赖地问的话,对方要是与强盗一伙有关系的话,可能引起她的警惕。好不容易对方找上门来了,要是因为无量小路不必要的追问而落空的话,可就无法挽回了。无量小路说可以的话马上去取,宝井同意了。

无量小路通知了牛肠。牛肠说:

“总之,要把猫取回来,我化装成你那里的工作人员和你一起去。”

“牛肠先生是怎样想的呢?”

“现在还不好说。”

“我想对方要是与强盗一伙有关系的话,她是不会将猫还回来的。”

“那也不一定。对方大概想不到你会将猫和强盗联系起来。也可能是单纯因为猫不好处理才找你来的。”

“但是,对方要是强盗一伙的话,不可能将从作案现场带回来的猫,在说明自己的姓名和住所的情况下交出来。”

“对方可能没有和作案现场联系起来,她不是说不知在什么时候钻进汽车里来的吗?猫是从老太婆家里随便跑出来钻进汽车的。要是在强盗一伙逃离作案现场很长时间以后发现的那只猫的话,没有和作案现场联系起来,就不奇怪了。”

“我还是想不清楚。不过,也许是像你说的那样。那么,我把猫领回来以后怎么办呢?”

“你把猫领回来就行了,以后的事情由我来办好啦。”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恶魔的圈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