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层的死角》

第10章 福冈的魅力

作者:森村诚一

1

——由于以上经过,我们确信桥本国男就是凶手。但是,我们无法找到他在这十一个半小时内到福冈的来回方法。倘若没有发现他的往返手段,我们就不能对他进行逮捕。

正如小林刑警所指出的那样,我也没有注意到他将福冈选定为作案现场,以及解开这一秘密的关键,在于两小时这一“空白中的空白”里。

他无论如何必须在福冈实施犯罪。福冈到底有什么?吸引凶手的“福冈魅力”是什么?我想求教于上松君,因为我是在东京,对福冈的情况不太了解,况且受调查费用的限制,不能经常出差。

我知道你办案很多,非常忙碌,但倘若你能够帮我们分析一下,并调查在十一个半小时内能够往返而我们却不了解的贵地情况,我们不胜荣幸。顺便说一句私下里的话,凶手与我有一些私人的纠葛,作为刑警,也作为一个普通人,我无论如何想要逮捕这名凶手。祝你健康。

                   敬具

                   平贺高明

上松德太郎殿下

——又及,桥本国男预定于12月29日下午在东京皇家宾馆与社长前川礼次郎的女儿举行婚礼之后,经夏威夷、美国进行为期一周的新婚世界旅行。

2

上松在福冈县警的搜查本部读着平贺的来信。有坂冬子凶杀案的搜查本部设在福冈署。但是,因为与东京发生的久住政之助凶杀案有关联的嫌疑很浓,所以与东京警视厅协作调查,双方保持密切联系,共同推进案件的侦破工作。

因此,平贺信中的内容几乎都是上松所知道的。但是,上松仍读得非常认真。平贺也许是在调查中已经精疲力竭强打着精神才写下这篇长信的。交往的时间仅仅不到一天,但他的脑海里浮现出平贺那张兼有现代刑警的智慧和气质的精悍的面庞,而且最重要的是追逮那名凶手时所表现的忘我的执著。只有差不多一天的交往,他的执著咄咄逼人,像要压倒自信刑警秉性决不会输给任何人的上松。那家伙是刑警魂,而且是自己的战友。现在年轻的刑警都越来越不勤奋,他是极其难得的。以后倘若不让这样的刑警挑大梁,就不能对付高智能犯罪的凶手。

上松回顾自己依靠脚力和头脑追捕凶手的警涯生活,极其羡慕能够灵活结合年轻活力、科学和机械力量追捕凶手的平贺。总之,在他的印象中,平贺是一个讨人喜欢的年轻刑警。

因此,他将平贺的来信当作是寄给自己的私人信件来读。但是,尽管是私人信件,其内容对上松也是一种很大的启发。

调查走进了死胡同,比东京更糟。事件的起源在东京,事件的结果却突然发生在福冈。与被害者有关的人全都在东京,除了案发现场之外,没有丝毫线索。而且旅馆方面为了营业,已经将那个案发现场出借了。

然而,平贺在信中还写了一句有趣的话。

——凶手无论如何必须在福冈实施犯罪——吸引凶手的“福冈魅力”是什么?

这是县警搜查本部也忽略的问题,一个年轻的女人在博多大饭店被害,女人的身份马上就查清了。

身份明确的被害尸体在特定的场所被发现以后,调查的焦点全都集中在“什么人、为什么、什么时候、怎样杀死她”这一点上,而没有将注意力集中在“在哪里杀死了什么人”这一点上,因为这已是不言而喻的事。

当然,只要不是多么奇特的场所,人们不会想到那个场所之所以被选中的原因上。

但是,倘若按平贺所说,这的确很奇怪。从现场搜集的直接和间接的材料来看,被害人显然是在等候凶手。不是凶手追击逃跑的女人来到这里,而是被害人按照凶手的指示在“指定的场所”等候着。

由被害人指定也不是不能考虑,但尽管如此却等着很辛苦。从尸体状况、被害人进旅馆时间、双人房、三天前预约、两张九州旅游券等情况来判断,认为场所是由凶手经周密安排后指定的,这更自然些。

那么,是他指定福冈的?坐火车往返要二十多个小时,坐飞机容易留下形踪,即便不冒这种不便和危险,在大阪或名古屋完全能够达到同样的目的。

倘若在名古屋一带,坐新干线要四个小时,加上作案时间,有五个小时就足够往返一趟。这样伪造现场不在证明也很轻而易举,而且火车比飞机更容易消除自己的形踪。倘若潜入新干线的自由席里,所需时间即便稍稍多一些,也没有办法调查。但是,他却没有那么做,而是特地来到福冈。

福冈有那样的“魅力”?土生土长的上松刑警没有发现那种魅力,觉得有失“土地爷”的体面。

同时,平贺在最后还顺便加上了一句,12月29日,是桥本如获至宝地拥着新妻开始一周周游世界的新婚旅行的日子。上松觉得这是自己调查的最后期限。

“这家伙,最后加了一句原来是这种打算。”

上松苦笑着,同时感到心中涌出无论如何要在年底前解决的斗志。

不能让桥本出去旅游。不能让杀害了两条人命的杀人魔鬼由迷人的新妻陪着去美丽的国家周游。杀人者另外有他们该去的地方,这才是社会的秩序。这样做也许会使一位新妻痛哭,但结局对她不是也很好吗?因为将要成为新妻的她还一无所知,这其实是在拯救她。

这么一想,上松顿感斗志昂扬,同时感到责任的重大。

3

基本确定凶手是在被害人死亡推断时间下午5点之前离开现场的。上松暂时将“5点”作为凶手返回的“开始时间”,想要分析他是为了与什么衔接才在那时开始行动的。这虽然是东京的小林刑警他们已经试验过的,但他想自己亲自试验一下。

据说凶手没有乘坐飞机的形踪。在十一个半小时内能够往返于福冈—东京的交通工具,只能是飞机。时间上的壁垒使得那里只有飞机能够越过,即便包租直升飞机,在那段时间内恐怕也是很牵强的,何况为了杀人去租用直升飞机,这太离谱了。

但是,作为一种可能性应该加以注意。接着,因为没有乘坐民用飞机的迹象,所以乘坐军用飞机能不能考虑?上松自己也常常看到从冲绳和越南飞来的军用飞机慢吞吞地在板付基地降落。倘若在横田或立川基地一带搭乘美军飞机,也不是不能来。但是,凶手是往返两地。一名日本的平头百姓连搭乘美军飞机都很困难,难道会让他往返搭乘?而且有那么凑巧的班次?

然而,这尽管可能性极小,但作为一种可能应该查一查。等一等!说是往返,倘若单程乘坐军用飞机,这个办法怎么样?不!这也不行。即便乘坐喷气战斗机用马赫二三的速度飞来,杀人后要坐火车回去,十一个半小时是很勉强的。

上松暂时将军用飞机和直升飞机放在一边,又查看了10月1日福冈起飞北上航班的飞机时刻表。从福冈起飞有三家公司的航空路线,但倘若以5点为起点的话,就只能乘坐日本航空公司和全日本航空公司的飞机。全日本航空公司的航班能被凶手利用的就只有19点40分福冈起飞的290班机,到大阪时是20点30分,倘若转成该公司21点大阪起飞的42航班,到达羽田时是21点50分,22点55分即10点55分在品川的新东京旅馆办理订房手续是可能的。但是,到大阪的290航班中没发现他的形踪。

而且,290航班在福冈起飞时是19点40分,凶手离开旅馆是17点,所以难以解释这两个小时的空白到底是在哪里度过的。

接着,再一次将目光对准了警视厅曾彻底清查的日本航空公司。392航班确实是在17点30分起飞。但是,这个航班即便没有规定在起飞的二十分钟前必须预订机票,凶手也绝对不会乘坐。因为392航班每星期二、四、六隔天飞行,10月1日正值星期三,没有航运。

于是,最有可能的是18点15分起飞的326航班和19点起飞的370航班,两个航班到达东京都是20点20分。接着就是“末班机”330航班,20点15分起飞。

但是,这三个航班尽管警视厅和福冈县警本部进行了联合调查,都没有发现凶手的形踪。

上松刑警抱着手臂小声啼咕着。他一路思索着回到家里。老夫人和他讲话,他也没有听到。

这么看来,果然是军用飞机?直升飞机?但是,上松怎么也想不到如此凶残的凶手会乘坐一调查就会露馅的军用飞机或直升飞机。

剩下的高速交通工具就是火车。开始时就将火车排除在外,但难道没有必要将列车时刻表再彻底研究一下吗?上松平时酷爱看本格派的推理小说。他从推理小说中学会了将各条路线巧妙组合从而能将时间缩短到令人吃惊地步的技巧。

认定无论怎样组合都不能打破福冈—东京需要十一个半小时这一时间上的壁垒,盲点不正在这里面吗?他查阅着搜查本部备有的10月份的列车时刻表。在这之前,他首先确证在10月份与9月份之间有没有变更。因为他曾经看过一本利用列车时刻的变更伪造不在现场证明的推理小说。

有一趟17点40分博多发车到东京的特快列车“隼号”。上松的眼睛发出光来,“17点40分”这个时间吸引了他。从旅馆到博多车站乘车五分钟就可赶到,但是,凶手在行凶杀人后不会在现场附近叫车。那么,对17点左右逃走的凶手来说,17点40分这个时间确实是颇具魅力的(对刑警也是如此)。

但是,“隼号”到达东京实际上比翌日上午10点10分在新东京旅馆露面的时间要晚十一个小时以上,而且这在列车中是最快的一个班次,乘坐火车还是不行。

上松将上述的思路进行了整理。

(1)日本航空公司——有可能但没有发现形踪

(2)全日本航空公司——290航班转乘40航班有可能但也没有发现形踪

(3)日本国内航空公司——没有可能

(4)列车——没有可能

(5)军用飞机、直升飞机——有可能但不现实

看来我还是没有发现福冈的魅力。——与开始时的振奋相反,上松对自己的思路怎么也无法拓展而感到失望。

总之,要将自己的想法告诉平贺。他仿佛觉得会受到平贺的嘲笑:“那样的事早就想到了,而且已经调查过了。”但是,上松刑警鼓起勇气拿起了笔。

——复函 来信拜读,颇为怀念——写了个开头便无以为续了。

一想象出东京那个年轻刑警以失望或嘲讽的心情读着自己的信的模样,他便怎么也写不下去了。未必非要有当地人才会想到的那种事吧。飞机不行,列车各班次的组合也不行。——

上松刑警苦思冥想着,他的目光突然停留在半空中。

“我出去一趟就回来。”

“呃!这么晚了还出去?”

“同事在东京奔波,我能在这里慢悠悠地吃饭?”

老夫人虽然不清楚是什么事,但她的表情上有着长年作为刑警妻子的慧悟。

4

平贺在向上松去信的六天后,接到来自上松刑警的一封厚厚的快递。首先,他感到上松在信的开头提到的搭乘军用飞机或直升飞机专机的思路很有趣。的确是一个离奇的想法,但有必要调查一下。

上松这个典型的老刑警头脑灵活,竟然有着连平贺这个年轻人根本都没有想到的思路。平贺觉得自己却像在对他发号施令,他感到几分懊悔。上松在来信的后半部分叙述的思路以及调查工作的如此迅速,平贺从心底里感到敬佩。而且,自己连如此简单的事都没有想到,他为此觉得无地自容。

上松的信在主文的最后作了如下陈述:

——我们是不是太拘泥于东京一福冈这两点的距离,所以才在无意中常常将始点与终点设在东京和福冈,因此才深信凶手就是在羽田和板付的机场里上下飞机的乘客之一。但是,凶手未必要在这两个机场上下飞机。就是说,凶手在十一个半小时内往返东京—福冈,未必一定要依靠飞机。即,将飞机以及其他交通工具进行组合,也完全能够达到这个目的。

作为涉嫌对象来看,他完全可以预计到在被害人的尸体被发现时,调查的目光早晚会对准自己,也当然能够预测到警方为了调查这十一个半小时的空白,会彻底清查案发当天羽田、板付两个机场的上下机乘客,因此不会对此没有设防。

如此细心的凶手不会将明显证明自己作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10章 福冈的魅力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高层的死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