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层的死角》

第14章 女人的魔性

作者:森村诚一

1

平贺感到在视野的深处闪发着白光,于是睁开了眼睛。不料,晨曦已经洒进了休息厅里。围坐在休息厅的沙发里分析着住宿登记卡时不知不觉地睡着了,小林刑警也深靠在旁边沙发上还熟睡着。同僚们已经回本部,不见一个人影。

平贺看了一眼手表,还不到7点钟。总服务台一带和休息厅里还没有人。再过一会儿,也许就会因结账退房的客人而热闹起来吧。

清晨,休息厅里阒无人影,总显得很岑寂,如沙漠一般荒凉。只是打了个瞌睡,所以仍感到头重脚轻万分疲惫,平贺回味着刚才瞌睡着时做到的梦。

头痛不是因为累,也许是因为那个梦的缘故。

“平贺君,算了!我求你了!不要再追他了!”

冬子在梦境中不断地央求着他。她的chún角淌着血,蓬松的头发散乱在脸上,一副多么凄惨的表情,这使得她的央求更显悲切。

这是她在桥本的追逼下服毒之后忍着临死的痛苦,竭尽余力向他发出的哀求。

——为什么!那家伙不是杀了你吗?——他想责问冬子,但嘴chún好像麻木了一样张不开。

“求你了!我快要死了,你就听听我吧!”

冬子用断断续续却非常清晰的话说道,随即便从嘴里和鼻孔里喷出大量的鲜血气绝身亡了。

“冬子!”平贺愕然地想要跑近她的身边时醒了。笼罩着冬子身体的冰一样的白光,原来是倾洒在休息厅里的冬日的晨曦。他浑身是汗。

刚才的梦,也许是寄托着冬子的遗愿。

——是要我放弃这次调查吗?……那家伙是杀害你的人!即使我放弃,有人会继续干。非法剥夺他人生命的人,必须接受法律的制裁。但是,我是警察,同时也是一个人。我爱你!我作为一个人,也要亲自将杀害你的人抓获归案。不!我要将他撕得粉碎!

但是,你不希望抓他。我怎么办才好?——

平贺的内心里不住地摇晃着,钟爱的女人惨遭杀害是不堪忍受的。但是,被害的女人制止他去追查凶手,这便更让人感到痛苦。

而且,他是警察。冬子在央求他放弃作为一个男人应有的愤懑,同时还希望他放弃作为警察的职责。

这样的哀求太残酷了。平贺之所以能够拒绝她的请求,是因为那人蹂躏了女人的忠贞的爱情,这是一个惨遭杀害直到临死还想为凶手辩解的女人。平贺对那种丧尽天良的人有着作为一个人的剧烈的憎恶。

既不是为恋人报仇(报仇不符合恋人的遗愿),也不是因为刑警的秉性使然。凶手惨忍地摘去了同样有着生存权利的人的生命,女人却愚昧得为了男人的幸福,甘愿付出牺牲,只能表现出温柔美丽的爱情。平贺作为一个人、作为一个男人,对此有着不可压抑的愤懑。

倘若此仇是因为嫉恨,那么在冬子的央求下,他会放弃追捕。但是,即便能制止他当警察,只要他依然是一个人,这种愤怒的情绪就永远无法得到克制。

平贺将坚定的目光扫向人影渐多的总服务台一带。他仿佛觉得同样愤懑的同僚们的身影还在那里活动着。

2

在总服务台出纳组那里,陆续地聚集起早晨出发的客人。在休息厅里,到处都有早起的外国住客在翻阅着报纸。

“嘿!完全睡着了。”

小林伸着懒腰打了一个哈欠,用指甲刮去挂在嘴角上的涎水。但是,平贺没有理会小林,目光仍盯视着总服务台的某一点。引起他注意的地方,正是受理订房手续的接待组。

与出纳组的拥杂相反,这里简直是门可罗雀十分冷清。说起来也真是,没有客人会这么早就来订房,忙闲的时间正好与负责结账的出纳组相反。

在调查中已经多次与旅馆接触时,因此对此非常了解。尽管如此,平贺还是热切地盯视着那里一动不动。

“发现什么了?”小林终于发现平贺异样的目光。

“有一些发现吧。”

平贺将目光回到向总服务台借来的住宿登记卡上,目光依然热切。

“小林君,我刚才考虑了一下。桥本为什么要让同案犯在上午11点24分这个时间里来办理订房手续?”

平贺说道,目光依然没有离开住宿登记卡。

“那是为了将我们的目光从8点10分起飞的日本航空公司725航班上引开吧?”

“这也是原因之一,但倘若只是为此,在10点或9点办理订房手续都是一样的。查看日本航空公司和国泰航空公司的台北航班的飞机时刻表,日本航空公司701航班是8点40分从羽田起飞,11点55分飞抵台北。倘若坐这班飞机,即便赶不上国泰航空公司12点35分从台北起飞返回福冈的86航班,但对不了解转机情况的人来说,仍觉得可以赶上。而且有40分钟时间,也许能赶上。总之,这趟班机对桥本来说是去台北的‘最后航班’。

那么,桥本可以让同案犯在绝对赶不上701航班的时间里来设定订房时间,那应该是在701航班的8点10分以后,因此扣除去机场的所需时间和向航空公司订机票的时间,最迟应该在8点以后,让同案犯去旅馆办理住宿手续。这种方法,即便对桥本来说,也没有必要寻找在四谷见附的茶店里浪费时间的痛苦借口,登记卡编号的不连贯幅度也会缩小,这样更安全。但桥本却敢于设置长达四个半小时的空白。这是为什么?是同案犯搞错时间了吗?如此细心的桥本不会找如此迟纯的同案犯。以前我们尽以为是为了将我们的视线从日本航空公司725航班上移开,其实不然。在上午11点24分这个时间里,还有着必须在那个时间办理订房手续的特殊原因。”

“不是为了将空白时间再缩短些吗?”

“倘若如此,也可以将时间再推迟些。至少挑选在中午结账时间以后,这在受理的总服务台那里显得更自然。而且,空白时间无论是缩短还是延长,只要转乘国际航班的手法不被识破,现场不在证明就是雷打不动的。更重要的是,上午7点之前在皇家宾馆露面,到同案犯去新东京旅馆办理订房手续的间隔(第二个空白),延长这段时间对他来说要危险得多。但是他却敢于冒这种险挑选了上午11点24分这个(不伦不类)的时间。为什么?”

“难怪!被你这么一说,也真是奇怪。”

小林抱着手臂说道。

“你再看一下这个。”

平贺将住宿登记卡按订房时间的顺序排列着。

“这些住宿登记卡是上午11点到中午办理订房手续这段时间里到达的客人的。我按打印在登记卡上的订房时间的间隔列了一份表。就是这样。”

平贺将趁着小林睡着时写下的名单递给小林。

房间号码 住宿登记卡编号      姓名       订房时间和间隔

811     057927        松冈         11:10

436     057928        佐野         11:20

                         ——缺三个编号

843     057924        桥本         11:24

425     057931        高桥         11:25

426     057930        弗里库斯       11:26

627     057932        谷口         11:33

921     057933        威尼顿        11:41

435     057929        竹本         11:42

738     057934        时枝         11:48

516     057935        古川         11:54

601     057938        克拉雷斯       11:58

602     057937        小川         11:59

                         ——中午结账时间

439     057939        山下         12:01

“通过这份名单首先可以看出,桥本比松冈晚到十四分钟,编号却比松冈小,解释这个矛盾的,就是竹本的十七分钟间隔。竹本的编号在高桥的前面,但比她晚到十七分钟,这一事实使桥本的十四分钟间隔变得不显眼。但是,仔细观察就会发现,竹本的编号应在桥本的前后、佐野与弗里库斯之间。在这里希望你回忆一下,桥本的同案犯一边领取登记卡做着填写的模样,一边却将桥本事先亲笔填写好的登记卡交给总服务台。那么,同案犯将服务员交给他的登记卡怎么处理了?”

“是这个道理!”

小林终于领悟到平贺的含义。

“是的,竹本是同案犯。他故意将服务员给自己的登记卡推迟时间交上去,想要将桥本名义的登记卡编号和时间上的间隔蒙混过去,竹本恐怕与桥本是同时预约的。将竹本的编号移到桥本的位置上,前后就连贯起来了。

接着,你来看11点到12点这段时间,订房时间接近的,是桥本、高桥、弗里库斯,相隔一分钟,威尼顿和竹木相隔一分钟,克拉雷斯和小川相隔一分钟。其中高桥和弗里库斯、以及克拉雷斯和小川,从房间号码来看,好像是一起的。

其他客人各自都间隔四五分钟以上。我认为这是一个在结账时间前相对来说订房客人较少的时间带。于是,桥本和竹本在这种场合里是同一个人,但不是同行者,却专等有客人到总服务台的时候去办理订房手续。

尤其在提交桥本名义的住宿登记卡时,总服务台边高桥和弗里库斯已经到达。倘若那时受理的服务员只有两个人,那么办事员就不会注意到挤向那里自称桥本的竹本。不久后接待过桥本的服务员星野会来上班,所以当时的情况就会很清楚吧。”

“但是,办理订房手续的时间只有十八分钟间隔(桥本—竹本之间),叫星野的服务员也许能看出桥本和竹本是同一个人。”

“将两人的住宿登记卡对比一下。受理的服务员署名不一样。竹本恐怕是等着星野离开总服务台后再办理的吧。”

“接待竹本的服务员也需要调查一下。不过,尽管如此,编号怎样解释?桥本在上午7点前后领取住宿登记卡,四个半小时后缺三个编号,这不是很奇怪吗?了解竹本在登记卡操作上的花招,桥本在时间间隔上的隐身草就被除去了,但那小子的编号却没有相差那么大。”

“四个半小时才出现三个缺号,觉得很奇怪,因为我们是外行,让专家来看,也许就会觉得这种现象很正常吧!”

“你说什么?!硕大一个旅馆,在四个半小时里只有三人办理订房手续,这能想象吗?”

“小林君,这家旅馆办理结账手续的时间是中午,倘若早订房的话就要多收费;而且游客很少在中午以前到达的。今天从早晨6点半到现在,大约两个小时里,我看总服务台接待组那里办理订房手续的客人一个也没有。也许出乎意外,旅馆在整个上午都是客人的真空地带。”

“但是,看看这住宿登记卡就明白了,从11点到中午,不是有十二名客人办理订房手续吗?”

“对!问题就在这里。看这些订房客人的间隔,尽管有些不规则,客人密度越接近中午越高,越往11点钟越稀疏。尤其在11点10分到达的松冈之前,不知道是什么人几点到的,所以不知道有多大的间隔。”

“是吗?11点之前也应该调查吧。”

“是的。是11点24分到达,所以以为只要调查前后三十分钟这一时间带就行了,这是外行人的想法。我们倘若不被竹本耍了,早就该发现的。”

“赶快调查吧。”

“是啊,星野也该来了吧!”

平贺窥察着手表站起身来。

看来现在是办理结账手续的高峰,出纳组的柜台前挤满着要离开旅馆的客人。旅馆服务员敲打着计算机的响声刺激着平贺那刚醒来后昏昏沉沉的头脑。与此相反,接待组那里却显得格外空闲。

上午刚过9点。这时,上夜班的人正在向日班的人交接,慢慢地该下班了。平贺在日班的人中找到了星野。

他在上次来调查时就与星野见过面。星野看见刑警再次出现,流露出像遇见传染病患者那样躲避不及的目光。昨天他被荒井和山田百般盘问,以致晚上没有睡好,所以也是情有可愿。

“你早!今天不浪费你的时间了,问你一个小问题。”

平贺苦笑着先发制人,而且不等对方回答便又说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14章 女人的魔性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高层的死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