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层的死角》

第15章 终章

作者:森村诚一

嫌疑人供述调查书

本籍:秋田县xx市东町6—x

住址:神奈川县川崎市生田568x号

职业:原东京皇家宾馆职员

桥本国男

昭和1x年5月8日生(32岁)

关于上述人员的杀人嫌疑案,昭和40x年12月30日在警视厅麦町署,本职告诉犯罪嫌疑人,没有必要作违反自己意志的供述,然后进行了审讯。犯罪嫌疑人作了如下的交代。

出生地:本籍

前科:无

资产、家属、及其他参考事项

一、我从昭和40x年4月起到东京皇家宾馆工作。

二、没有家属。父母健在,住在本籍地。

三、没有什么资产,月收入18万元左右。

与犯罪事实有关的事宜:

一、我于昭和30x年3月毕业于东都大学经济系,同时进入东都旅馆工作。幸运地得到旅馆经理前川礼次郎先生的赏识,在昭和40x年4月跟随前川先生调到东京皇家宾馆,一年后升为企画部长。

我一心想报答前川先生的知遇之恩,在升任部长的同时,对护城河旅馆和美国旅馆业者cic的业务合作非常担忧。倘若这种合作变为现实,作为在旅馆业中与护城河旅馆处于对立地位的我们公司来说,将会蒙受巨大的打击。前川社长的担忧显而易见。我为了报答前川先生平时对我关照的厚恩,决心即便用尽所有的手段也要阻止这次合作。

二、当时我与护城河旅馆的社长秘书有坂冬子有性关系,我利用她收集了护城河旅馆方面的情报。她是我的大学校友,比我小。大约两年前在同是旅馆工作的同学组织的沙龙上认识她,我与她接近,只是想她是我们竞争公司的职员,也许能提供什么有用的情报。我对她没有爱情,我与她的关系没有公开,就是为此。

三、尽管我竭尽全力进行阻止,但护城河旅馆和cic的业务合作仍在卓有成效地进行。就在那个时候,我从有坂冬子那里得到情报,说护城河旅馆方面对合作感兴趣的只有社长久住政之助先生一个人,其他干部全都极力反对。

就从那个时候开始,我愚蠢地酝酿起杀害久住先生的计划。有坂冬子向我倾注了她的爱,成为对我百依百顺的傀儡,助长了在我内心里萌发的想法。关于久住先生被害,你们会怀疑是否有前川社长的指使,绝对没有,完全是我独断而浅薄地以为只要没有久住就能阻止合作。(注:本职对这一点有很大怀疑。)我与前川先生女儿的婚事,与这起事件没有丝毫的关系。

四、杀害久住先生的方法、经过等,都如警察先生所说的那样。没有伪装自杀,是因为久住先生事先服过安眠葯,即便做那样的伪装,也会马上被识破。使用刀器,是为了尽量快速而准确地下手。将现场设成全封闭,是为了尽量推迟房间巡查时被发现的时间,也为了使警方误将凶手看作是旅馆内部的人。我将当作凶器的匕首扔进了多摩川里。另外,进出3401室的方法和路线,全都是有坂冬子安排的。

作案的前一天晚上,为了制造有坂冬子不在现场的假象,我开着租用汽车将她送到东都旅馆。因为车流量少,所以十多分钟就到了。

3401室的钥匙是她在汽车里交给我的。

五、杀害有坂冬子的方法和经过,警察先生的推测也没有错。

我从板付机场向旅馆打电话询问她的房间号码,利用旅馆的拥杂时间躲过别人的目光成功地潜入她的房间。

她已经急不可待,我与她性交之后,用事先带来的两瓶果子汁中下过毒的一瓶装作与她干杯劝她喝下,看着她开始痛苦后就逃走了。那时我想将她伪装成自杀,便将我的那瓶果子汁带走了。

我想看看她断气,但正如警察说的那样,我没有时间了。在逃跑时我也深感恐惧和不安,生怕她还没有断气就被发现,觉得自己也逃不脱厄运。

我将她杀害,是因为害怕杀害久住先生的事会被她泄露,同时她逼着要与我结婚,成了我与前川先生女儿婚事的巨大障碍。我不用刀而使用毒葯,是因为与久住先生时不同,对方醒着,生怕遭到反抗,同时我不想溅上血迹。我杀害久住先生时是在深夜,这次不同,我还要在众目睽睽之下转机几次回东京,所以无论多么小的血迹,我都不想沾上。

六、有坂冬子想要扔弃披露宴的草稿,不是为了保护我,而是出自她的自尊,她不想让任何人知道她将我这样的人认作结婚对象的愚蠢。

七、毒葯是我借口灭虫从朋友的化工厂里弄来的。

八、在新东京旅馆指示司机代办订房手续,是以备万一证明我的空白时间的终点而用的。使用“竹本操”的名义,是为了使司机和旅馆双方都不会怀疑到我。

让司机在11点钟以后代办订房手续的目的,正如警察先生的推测,是为了将缺号控制在最小范围内,掩饰编号的不连贯,还有两个更大的理由。

其一,夜班领班在7点半左右起床,在总服务台那里待到上午10点半。倘若司机以我的名义订房,万一被他发现,我费尽心机制造的现场不在证明就会功亏一篑。我是要万无一失。

我自己去领取住宿登记卡,是因为我需要一种很自然的演技,领取三张返还两张是为了不让总服务台的人产生怀疑,何况我也不想让充当工具的司机产生怀疑。领取住宿登记卡的时间是7点不到,估计夜班领班还没有到总服务台来。万一被他看到,倘若是那个时间,对伪造现场不在证明也不是致命的。

其二,这是最大的理由,就是因为不能保证057923的客人在8点(能赶上jal701航班的时间)以后到达。听说那天碰巧有人在8点56分办理订房手续(指平木一夫,平贺注),但这始终只是偶然。

我没有想到警方会查到我。警察先生第二次来我这里追查皇家宾馆和去新东京旅馆办理订房手续这段时间的间隔时,我双眼发黑,感到剧烈的不安和恐怖。在披露宴上虽然不断地接受着财政界名人们的漂亮的祝辞,但心里却非常惊慌,仿佛觉得审判官正在向我走来。

九、现在我已全都说了,我仿佛卸下了这五个多月来的心理重荷。现在,我为自己真的干了一件不人道的事深感后悔。我祈祷被害人安息,并只想虔诚服罪。

桥本国男

以上笔录经犯罪嫌疑人过目确认无误之后,由犯罪嫌疑人署名并按了指纹。

                 警视厅刑事部搜查一课

                   司法巡查 平贺高明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高层的死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