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层的死角》

第03章 双重密室

作者:森村诚一

1

有坂冬子的家住在练马区贯井町。汽车在目白街道上向西行驶,在中村桥跟前穿过西武线的交差口,到稠密的房屋之间像沙漠那样出现稀朗的田地时再向左拐去。

旅馆里负责人事的人画的地图比例正确、简洁清楚,所以有坂冬子的家一下子就找到了。这是面向白领的小巧住宅。院子大约有二十坪大,四周围着低矮的石墙。院子里铺着草坪,也许是体现主人的情趣,花草、石块、水池错落有致,配置得十分精巧。

虽然这种小住宅随处可见,但对与老夫人、三个孩子一起挤在新村两套间房子里生活的内田刑警来讲,这房子便显得格外优雅。或许是刚刚离开杀人现场的缘故,才产生了这样的感觉。从冷气中出来,更觉暑热难挡汗水淋漓。他站在大门外一边抹着脖子上的汗水,一边按着门铃。出来一个年轻女子,身着真丝套装,显得非常爽滑的。她好像正要外出。

两名刑警顿时悟察到这位女子就是他们要找的人。

“你是有坂冬子君吧?”

内田刑警试问道。不出所料,对方点点头。这是一个丰满柔媚的女人。

“你要出门的时候打搅你,真对不起,我们不会耽误你更多的时间,有些事我们想打听一下。我们是……”

内田出示警察证件说道。

“是怎么回事?”

冬子的脸上掠过畏惧的神色。她好像还不知道久住社长被杀的事。此事既没有向新闻界透露,旅馆方面除了有关者之外也还没有公开,所以只要旅馆那里没有人与她联络,有坂冬子就不可能知道。

“开门见山吧。有坂君,你昨天是几点下班的?”

“我记得是傍晚7点50分左右,出了什么事?”

“下班后马上就回家了,还是去了哪里?”

内田刑警咄咄逼人,态度相当强硬,与和吉野文子交谈时截然不同。因为内田认为,这种方法对有坂冬子最有效。

“这……这里讲话有些不方便。”冬子顾忌着屋子里面。

“冬子,你有客人吗?请到里面来坐吧。”

里面传来像是母亲的声音。

“不用了,我们要出去一下。”冬子赶忙对着里面说道。

“呃!刚回来又要出去了?不要太累了!”

听声音母亲眼看就要从里面出来,冬子用紧张的神色催警察快走。

以为她要外出,原来是刚回到家里。现在上午10点钟还不到,所以估计她很早就出门了,从装束推测不会是近地方。年轻女人休假日上午10点钟以前盛装外出后已经回家,这到底是什么类型的事情呢?

——难道有坂冬子昨夜在外面过夜了?——这时,内田的心里萌发出这样的疑问。疑问瞬间就变成了确信。

也许她以秘书这个职业为幌子,瞒着家人在外面随心所慾。正当她陶醉于胡作非为之时,她的老板被杀了。

——这个女人,想不到是只狐狸精!——

内田为冬子的矜持刚刚松弛下来的心又收紧了。内田他们跟着冬子走进了中村桥附近的小茶店里。来不及等到果子汁送来,内田便急不可待地问:

“有坂君,你昨天夜里没有回家吧?”

冬子的脸旋即紧张得像被刀顶着一样。

“果真如此?那么请问,昨夜你住在哪里了?”

“我……在朋友家里。”

冬子低俯着脸支支吾吾地说道。

“那个朋友叫什么名字?”内田紧接着问。

“我为什么一定要说?”

冬子终于抬起头回绝道,年轻的山田刑警露出游移的目光。他是村川班年龄最小的刑警。

“不告诉你,你早晚也会知道的。你现在与一起重大案件有牵连。说实话对你有好处。”

内田措辞谨慎。如今这社会,说话稍不留神,刑警就会因胁迫罪受到起诉。

“你说的重大案件,是什么事?”

“告诉你吧,久住社长昨夜被人杀了?”

有坂冬子的脸顿时抽搐了一下。两名刑警犀利地审视着她的面颊。但是,女人脸上掠过的惊愕不像是虚假的。山田刑警说着事件的概要,内田观察着冬子的表情,心想倘若这是演技,这女人何以了得!

既没有哭泣也没有夸张的举止。最初的惊愕过后沉浸在悲痛之中保持着一定的节制。这种痛楚的方法,与失去宠爱自己的老板后产生的哀伤是相称的。

“因此,你和社长分手的时间,和在哪里过夜,就显得特别重要。”

山田刑警将案件的概要解释完以后,内田重又叮嘱道。冬子微微点头。

“我明白了。我说,我昨夜是和一个人在一家旅馆里过的。”

冬子的脸因害羞而泛起红晕。对于未婚的年轻女子来说,坦白这样的隐私,就如同将自己的躶身暴露在众人的面前。

“光说‘一个人’、‘一家旅馆’,就等于什么也没说。”

内田刑警毫不顾及女人的羞愧紧逼着问。其实,她的话对搜查员来说什么价值也没有。

“说吧。在哪家旅馆?和你在一起的人叫什么名字?”

“这……”

冬子的目光向上扬了一下。

“无论如何也不能告诉你。你们要调查,随你们的便!”

刑警们仿佛遇到了一个软钉子,这个女人有着与外表不同的刚毅。要化解她的刚硬,还需要时间和忍耐。

内田从女人的目光中得到这样的领悟。这也是多年的经验所致。

2

“必须监视有坂冬子。我先把山田君留在她家的附近了。”

内田返回护城河旅馆,向村川警部汇报后补充道。负责调查总经理和总服务台有关者的刑警们,都聚在旅馆方面专门为他们安排(不知旅馆方面是否愿意)的房间里。这里现在成了搜查本部办公室。

“这样处理很恰当。我们经过调查,得知总经理的万能钥匙和总服务台的备用钥匙,昨天晚上都在固定的位置上没有动过。”

以村川警部为主,全体警员的表情都异常紧张。

“原来如此!”

屋内的紧张气氛立刻就感染了内田。他已经听出村川话里所包含着的重大含义。

“是的。倘若将3401室原配钥匙、领班的楼面通用钥匙、总经理的万能钥匙、总服务台的备用钥匙按顺序称为第一、第二、第三、第四把钥匙,利用后面三把钥匙的可能完全排除了。于是,从现在得到的线索来判断,只有第一把钥匙还有一丝可能。这种可能分为两点,一是凶手敲门,被害者自己开门,一是同案犯敲门,诱使被害者开门,趁被害者不注意时将钥匙盗走交给凶手。”

“我觉得前面说的可能性有些牵强。”

小林刑警发表不同意见。小林是仅次于内田的老刑警,搜查一课有名的“理论派”。

“你说说看!”

“首先从尸体状况来推测,被害者不可能听到凶手或同案犯的敲门声后走到客厅外面的房门再走回去,而且这时被害者不知道来访者即凶手有杀机,当着来访者的面钻进被窝里是不合情理的。据我向旅馆职员了解,据说久住社长非常讲究仪表。那么,茶几上明明放着洗熨好的宽睡衣,却穿着皱叠不堪的薄睡衣将客人迎进屋,我觉得很奇怪,因为宽睡衣好像没有动过。”

“的确如此。但是,假如那个来访者是久住社长非常熟悉的女人,这会怎么样呢?而且可以看作是与社长交情颇深的女人。将那样的女人接进屋来,男人用不着像平时那样衣冠端正吧?当女人在做化妆之类的事情时,男人先躺在床上也很正常吧,心里还在雀跃呢。”

村川原想开个玩笑,但在座的人没人能笑出来。

“但是,在打开房门之前,不可能知道来访者是谁,当然就要穿宽睡衣。”小林始终不忘宽睡衣。

“两人之间可以事先约定门铃如何按,就像我们在自己家里常做的那样。”

村川说得没错。但若那样,从第一把钥匙引发的两种可能性,都与“女人”有关,而且目前与那个女人距离最近的人,就是有坂冬子。

久住和冬子的关系到什么程度?这在以后的调查中会见分晓,但眼下确凿无疑的,至少是社长与得宠的秘书这种关系。即便没有性关系,估计也已经相当接近。可以认为,有坂冬子在吉野文子的面前装作离开3401室,与文子分手后又通过非常楼梯返回房间,即便事先没有与久住约好,见讨人喜欢的漂亮秘书夜间来访,久住也会迫不及待地打开房门的。

即便有坂冬子不是凶手,但她耍花招让久住睡下后偷走钥匙也是轻而易举的。久住的枕边有安眠葯,可见不需要花费多大的心机。也许还口对口地让久住服葯了,根据解剖,这早晚会水落石出的。性慾衰竭的老人只要这点“恩惠”就会欣喜若狂的。

能打开3401室的四把钥匙中,现在三把钥匙已经被否定,从所处的地位来看,剩下的第一把钥匙最唾手可得的,只有有坂冬子。而且,她只说昨夜“和一个人在一家旅馆里过夜”,没有不在现场的证明。

村川表扬内田处理得当,就是为此。

“会开到这里吧。接下来调查有坂冬子。只是从现场来推测,凶手十分冷静,非女人所为。有坂背后一定有男人。先从有坂的身边查出‘在一家旅馆里幽会的一个男人’那个家伙!”

在座的人都意气昂扬地站起来,仿佛训练有素的猎犬在主人的一声号令之下一起扑向野兽。在座的人……不!只有一人例外。就是平贺刑警。

房间里的人都跑了出去。只有平贺蜷缩在那里一动也不想动。若在平时,他早就行动了。

“怎么了?你身体不舒服吗?”村川责怪道。

“是的……不!”

平贺不置可否地答道,依然蹲在那里。

“到底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就躺一会儿。”

“不要紧,没什么事的。”

平贺咧着嘴堆出笑容站起身来。村川没有再多的过问,心想一定是连日来连续作战(治安值班期间小案件的侦查也很多)过累,身体一下子适应不过来。只要本人说不要紧并站了起来,即便有些不舒服,年轻人在工作中体力会得到恢复。

村川警部没有想得太多。但是,平贺站起身来以后仍然扭扭捏捏的,失去了往日的麻利劲儿。

他心事重重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目光呆滞。

“平贺君,你有什么事想对我说啊?”

准有什么难言之苦衷。平贺从刚才起就心神不定,村川便催促道。

“是……其实……”

平贺果然开口道,但内心里仿佛充满着踌躇和压抑,便又吞吞吐吐起来。

“你说吧!这里就我们两个人。”言外之意,即便对你不利,我也绝不会对别人说。——村川的细微体察谆谆诱导,打消了平贺的顾虑。

“股长。”

平贺沮丧地开口道。他没有察觉到,这声音酷似嫌疑人招供之前的语调。

“有坂冬子在旅馆幽会的那个男人,不必去找了!”

为什么?——村川用目光催他讲下去。

“其实……”平贺的喉结像咽下什么东西似地蠕动着。

“因为那个男人……就是我!”

“是你?……你就是在旅馆里幽会的人?”

村川的表情仿佛还没有听懂。有坂是嫌疑人,平贺是刑警,他还无法将两者连结起来。

“有坂冬子是清白的,她在旅馆里幽会的男人是我。”

“你说什么?”

村川目瞪口呆。他终于理解平贺的话里所隐含着的意思。

“她说的‘一个人’就是我。股长,昨天夜里我把联络地点设在东都饭店,其实就是在那里和有坂约会。”

一旦开口便毫无顾虑了。平贺越说压抑着自己的心理负担越轻,舌头也变得润滑起来。

“你给我详细讲讲吧!”

村川好不容易克制着最初的惊愕说道。同时,他想起昨天日班下班问平贺联络地点时,还挪揄说:是去豪华高级的地方啊!

“有坂冬子是我的未婚妻。昨夜我们在东都饭店里一直在一起。”

“这事是真的?”

见部下突然说出离奇的话来,村川盯视着部下的眼睛。

“是真的。我原来想这几天向股长汇报的。”

昭和23年以前,警察在结婚时,根据“警察训律”必须得到直属上司的许可。这条规定在昭和23年2月的“警察须知”中被取消,以后警察结婚完全自由。但警察是法律的维护者,由于职业关系,与有前科的人或妓女结婚被视为不受欢迎。因此,作为一种风气,向上司申请成了不成文的规矩。

两年前,平贺团一起案件的调查去走访护城河旅馆时,最先接待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 双重密室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高层的死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