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层的死角》

第08章 单独旅行的路线

作者:森村诚一

1

看过护城河旅馆和京都饭店以后,东京皇家宾馆就显得更加宏伟。

地上四十二层,高达一百五十米,客房总数两千五百套,不愧是日本一流……不!在东方也是屈指可数的大饭店。这家宾馆,从建筑的规模来看,也是东方最大的。

平贺和内田刑警一起在前院抬头仰视着这家宾馆大楼,心中充满着感慨:“终于查到这里了!”凶手在这幢大楼里的可能性也许有六分之一。这与没有任何线索的时候相比,是一个多么巨大的飞跃!

按理论上的要求,刑警在与嫌疑人见面时,首先要相信对方是无辜的,但这是抹杀了刑警作为人性的一面。经过众多磨难呕心沥血进行调查,好不容易追查到的涉嫌对象,难道会是无辜的?仰望这座傲然耸立的巨型大楼,平贺仿佛听到凶手躲在层层壁垒的后面讥笑着说:“倘若敢来的话,你就试试看!”站在这幢大楼面前,平贺对桥本的嫌疑迅速膨胀。

“内田君,桥本国男这个人,你怎么想?”

“嗯!无论从东京皇家宾馆是护城河旅馆最有力的商场对手,还是从企画部长这个地位来看,在六人当中是最有可能的一个。”

作为搜查员来说,先入为主的想法是禁止的,但内田多年的侦查经验告诉他,他的感觉似乎与平贺一样。同时,正因为村川也有着同样的感觉,所以才派老练的内田和平贺担当此任。

应该有职员专用的入口,但两人径直走向总服务台。服务员表现出一副大宾馆服务员特有的高傲态度,当内田和平贺通报桥本的名字要求转告时,服务员立即变得富有人情味了。可见桥本这个人在公司内看来颇有势力,或者那个服务员是他的党羽?

两人在要求转告之前曾打算先从当事人的周围开始了解,但最后还是改变了主意,心想还是趁当事人不备,这样才能更准确地观察对方的反应。警察在探查的风声如果传入当事人的耳中,对方会有所防备,这是最糟的。

不久,服务员返了回来。他从柜台后边出来走到刑警们站着的走廊里,将两人领向走廊的深处。

“桥本部长马上就来,请在这边稍等一会儿。”

在没有普通客人的走廊深处,总服务台服务员请他们在沙发上坐下。服务员对内部的人也措词恭敬,也许是因为他没有将警察作为客人。

“我是桥本,让你们久等了。”

不久,桥本国男走了过来,他出乎意外地年轻。根据事先掌握的情况,他是三十二岁,但简直像二十多岁的人。不过,警察是出自企画部长这个头衔,才随意地将他想象成年纪较大的人。那副身着像是进口的黑色礼服,挺立在豪华宾馆走廊里的身影,即便原封不动地插进银幕上,也丝毫不会令人感到奇怪。

桥本国男整体身材较瘦,身高比中等个子稍稍偏高,浓眉细眼,作为日本人算是秀挺的鼻梁,微微启开的刚毅的薄chún,使他那呈倒三角的秀脸透出一股精干的气质。

这是一个头脑敏锐、反应机敏的人。难怪他有着与年龄不相称的头衔。

平贺对与自己年龄大致相同,却收入、身份、环境(或者在与冬子的关系上)都比自己优越好几个档次的桥本,感觉到一种即便刑警也不可能有的敌意。

可以说,这是平贺作为男人面对有六分之一的可能先占有冬子的人所流露出来的感情。

也许是敏锐地感觉到平贺那种感情,桥本从旅馆工作人员训练有素的笑脸中,向平贺投去冷漠的目光。那只是一瞬间,内田好像没有注意到。以后就尽量保持着旅馆人员对初次见面的客人所特有的那种温和的笑脸。

“找我有什么事?”

桥本夹着茶几与两人面对面坐下,重新将惊讶的目光落在通过总服务台递过来的两张名片上。

清白的人突然受到警视厅刑警的拜访不会不感到狐疑。从刚才起就对桥本的和蔼感到虚伪的内田,对桥本此刻露出来的狐疑表情非常理解。开始时露出的笑脸也许是作为宾馆工作人员特有的职业性笑脸。

但是,倘若桥本能够有意识地分别使用服务业者特有的表情和初次接触警察时富有人情味的表情,并能使老练的内田刑警都能被蒙骗过去,这样的演技是何等了得!

“今天突然打搅你,是与一起案件有关,想向你了解一些情况。”

内田从容不迫地开门见山道。

“到底是什么案件?”

桥本表示出好奇。这时,是一副极自然的表情。

“这有关侦查上的秘密还不能对你讲。我们了解情况是作为参考,所以请不必过虑。”

冬子的事暂时不谈。因为倘若知道是为了名扬企业界的久住和有坂的事件,在调查现场不在证明,就连清白的人也会陡然紧张起来。

“明白了。那么,是了解什么事情?倘若我知道的,我都可以告诉你们。”

“谢谢了。那么请问,7月22日凌晨1点到2点,和10月1日下午5点左右,你在什么地方?”两名刑警凝视着桥本的表情。

“7月22日,是很早以前的事啊!那好像是找不在现场之类的证明吧?”

“不!没有你说的那么严重。只是了解一下作为参考。”

“是吗?但是,这事已经很早了,我不能马上想起来啊。对了!我每天都记着工作日记,看看日记也许能回忆起来。对不起,我离开一下。”

桥本随意地站起身,取起旁边服务桌上的内线电话,看来是想让秘书或部下送来。女服务员端来了三份咖啡,像是为了弥补工作日记送来之前的冷场。一股淳润的香味直刺鼻腔,这咖啡不同于刑警们常喝的速溶咖啡和咖啡店里的廉价咖啡。

“还送咖啡来,谢谢了。”

内田虽不好意思却还是高兴地说道。接受这样的招待大概算不上是以职谋利吧。

据说,宾馆里当与客人发生什么纠葛时,首先将客人请到安静的地方喝一些冷饮料。听说怒火冲天的客人喝了这么些东西就能变得非常冷静。那种时候,不会端出令他们兴奋的饮料来。这是平贺从护城河旅馆的梅村那里听说的。

刑警一边慢慢地品尝着淳润的液体,一边思索着桥本为什么要端咖啡出来。难道他是因为警察终于找上门来,越发感到火已烧身,为了清醒头脑不使应答出现任何细小的纰漏,才作为一种自卫的策略而让人送来的?

倘若干过,现在内田的提问,其重要性就应该完全理解。不过,现在要考虑到那一步还为时过早。至少,桥本在喝咖啡的表情是陶醉在咖啡里的。

不久,一位秘书模样的年轻女人拿着黑封皮的笔记本走来,封面上写着“企画部长备忘录”。确认秘书离去以后,桥本打开笔记本。

“这……从后面看起吧。是10月1日吧。对!有了,有了。那天我一整天都关在新东京旅馆的单人房间里,考虑业务上的计划啊。”

“新东京旅馆?你自己在搞这么豪华的宾馆,却还去别的旅馆吗?”

平贺插嘴道。

“不!在自己的宾馆里什么事也干不了。办公室里进进出出的人很多,何况客房就是商品,所以倘若挤的话就要让给客人住。”

“10月1日这天客人都住满了吗?”

“记得是的。9月底的时候到11月底,东京的旅馆是很兴旺的,而且即便没有客满,职员使用客房,也会有所顾忌。”

平贺不了解旅馆的内情,因此无法过多的探问。

“你记得在旅馆里的准确时间吗?”内田用悠闲的口气毫不在意地问道。

“这……订房时是上午11点半左右吧,以后就一直在工作,离开时记得是晚上11点的时候。倘若查看登记卡就能知道准确的时间。”

“嘿嘿!从早晨11点半到晚上11点,真尽力啊!”

“嘿!工作很急,幸好进展还算顺利。”

调查一下早晚会清楚的,但桥本在10月1日有十一个半小时的空白。只要在住宿本上登记以后,在哪里干什么,一无所知。在这一点上,旅馆是一个很方便的地方。倘若坐飞机,十一个半小时,到福冈一个来回绰绰有余。

平贺一边回想着出差去“第二现场”时的飞机速度,一边在心中计算着。

“上午11点多去新东京旅馆的,那么到这里来上班呢?”内田继续问道。

“来了。我7点钟时到公司里来取文件的。”

“你来得真早啊。公司里还没有人上班吧?”

“哪里的话!旅馆里7点左右正是客人出门高峰的时候,而且前一天夜里上夜班的人还在。”

“夜班的人知道桥本君到公司了吗?”

“知道吧!因为我早晨到公司时还在总服务台打过招呼了。”

“那么,几点的时候离开这里的?”

“记不清了,记得是9点钟不到吧。因为吃早饭是在离开宾馆后半路上吃的。”

桥本回答得很流畅。

“明白了。不过,7月22日那天怎么样?”内田接着问下去。

“那天我当然在家里睡觉啊!宾馆的生意晚上不管有多么晚,策划工作是白天干的。”

“有人知道你在睡觉吗?”

“嘿!我住在公寓里,是单身生活啊!就住在小田急沿线叫生田的地方。”

桥本连没有问他的事都说了。

提起生田,就在神奈川县内。两人想起有坂冬子在横滨的旅馆里预订结婚披露宴的事。神奈川县的住址和横滨的旅馆、桥本的单身——

“不过啊,人要睡觉,不能每天晚上都找个证人呀!”

满面笑容的桥本稍稍有些冲动。

“不!这当然。倘若有女孩子作陪又当别论吧,不过每天晚上如此身体也吃不消啊。哈哈哈!”

内田爽朗地笑着,驱散了桥本的不悦情绪。而且估计已经不能得到再多的东西,或是不能过分地刺激桥本吧,内田恭恭敬敬地道谢着,一边将记录本插进口袋里。

“谢谢你为我们的侦查提供了很重要的情况。今天冒昧来打扰你,真对不起。也许还要来麻烦你几次,到时请多多关照。”

桥本估计会受到各种盘问,看来已经做好了准备,没想到刑警问得如此爽快,脸上显然有些扫兴。

但是,这正是警察的手段。

两人装作离开宾馆的样子,确认桥本在走廊里消失以后,又回到总服务台那里。

虽然刚才的那个服务员倘若还在就有些麻烦,但早晚会传到桥本的耳朵里,所以在与不在,没多大的关系。

幸好,刚才那个服务员不在。不愧是超过两千套客房的大宾馆,总服务台很大。服务员们背靠着如巨型蜂巢一般的钥匙箱迅速而麻利地驱散着蜂拥而来的客人。客人也有白的、黑的、黄的、胖的、瘦的、高的、矮的等各种各样。这里也许聚集着全世界各色人种。在四周嘈杂着的语言绝大多数也是外语。

内田见有个服务员望着他,便向他提出要见总服务台的领班。片刻,出来一位负责人模样的男子,内田向他打听10月1日总服务台夜班值班员(按宾馆的日期是9月30日)的名字。桥本虽然没有说明是总服务台的人,但他说是在总服务台向人打招呼,所以也许不会有错。幸好其中几人是日班在总服务台见面,所以当场就确认刚才桥本的话不是说谎。看来他们不像与桥本对过口径。他们说,见到桥本时不是7点,而是6点40分。内田和平贺非常重视桥本去新东京旅馆的订房时间,所以不太在乎那二十分钟的差异。因为这种程度的记忆错误人人都有。

更重要的是,两人在那里了解到,桥本将要成为东京皇家宾馆了不得的“大人物”。据说他被旅馆社长前川礼次郎看中,准备与前川的第三个女儿在12月底结婚。

两位刑警这才理解他为何如此年轻却担任如此重职,以及刚才那位服务员一反常态的态度。

两人接着去了新东京旅馆。这是一家坐落在品川的中型旅馆,最近刚刚建成,客房数约五百套。他们在那里也证实到桥本的话并非胡说。登记卡上明白无疑地打印着订房时间是10月1日上午11点24分,结账时间是晚上10点50分。但是,从进入房间以后直到去总服务台结账离开旅馆这段时间里,没有人看见过他露面。

向负责桥本房间楼面的房间女服务员了解,那间房间的门上一整天挂着“请勿打搅”的牌子,所以也没有去整理床铺。

所谓的“请勿打搅”,就是佩有吊绳的货签大小的卡片。在客人干事或睡午觉等不想被人打搅时,就挂在房门的把手上。倘若挂着这个牌子,无论服务员整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08章 单独旅行的路线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高层的死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