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黑点》

第01章 新仇旧恨

作者:森村诚一

1

身穿盛装的妻子真是太美了。西装的缝制是那样有档次,装饰品又是那般精致,这样的搭配显得格外耀眼。妻子之所以这样精心化妆,这是因为她好久没有晚上外出了,这样一来就让原本漂亮之极的她那张脸蛋愈发夺人眼目了。妻子本来不用化妆就长得不错,更何况现在经过精心打扮,因此可以说这种美已经是无可挑剔的了。

大概是由于过了三十岁还没有孩子的缘故吧,因此妻子仍身材匀称,肌肤富有弹性,看上去完全可以说只有二十来岁。不过,要保持年轻美貌是要花钱的。由于她原本就是一个酷爱花哨的女人,所以她在买自己所需的东西时从不犹豫,而且根本不考虑丈夫的经济状况。

为了出席时隔十多年才举办的这么一次初中时网球兴趣小组的同学会,她今天身上的这套西装也是特意做的。结婚时她就说过,“我可是一个会花钱的女人哟。”此话可不假。凭浅见的那些收入,本来就觉得喘不过气来了。现在看到妻子美知子身着盛装,浅见再次意识到她确实是一个会花钱的女人。

“真讨厌,你干嘛这样盯着我看。”

妻子转过身去了,她似对浅见的这种赞叹的眼神感到不好意思。就连这一举动也显露出楚楚动人的模样。

“我真后悔让你去见老同学哟。”

“为什么?”

“或许还有男同学来吧。看到你这样美,说不定他们会冒出非分之念来。”

“瞧你在说些什么哟。谁还会来纠缠像我这样的老太婆?”

可以看得出,虽然嘴上这样说,但她对自己的美貌还是非常充满自信的。恐怕读书时她在班里至少也是位班花吧。

“尽可能早点回来。”浅见情意绵绵地说道。

“我也想尽量早点回来,但由于尽是些好久没有见到的人,因此聚会之后邀请我再到什么地方去坐坐的话,总不能不去吧。”

美知子冷漠地说道,她根本就没把浅见的话给听进去。

“只要你稍不注意同他们好上的话,男人便会没完没了的。所以你还是适可而止吧。”

“这还用你说吗?”

她又一次在镜子前面照了照自己,才乐滋滋地出了门。此时她的心已经不在这儿了,早就飞向同学会了。

事情发生在妻子参加同学会一个多星期之后。浅见下班回到家,却不见妻子的踪影。看到电视机开在那儿,浅见觉得她不会走得很远。况且门也没有锁。

她肯定是外出办什么琐碎事情,准备马上就回来的。可路上却被什么人给拉住了。这种事情先前也有过好几回。虽然每次都责怪过她粗心,然而一切还是依然如故。她的性格生来就是这样粗心。

“真拿这种女人没办法!”

浅见一边咂咋着嘴巴,一边把电视机给关了。因为一个为浅见所讨厌的三流歌星正在电视上造作娇捏地唱着歌,这愈加让他恼怒不已。

妻子依然没有回来。浅见张望了一下厨房,里面还没有开始准备做晚饭的迹象。更让他不快的是肚子已经饿了。

“现在是丈夫下班回家的时间,为什么到外面去瞎跑,真让人不高兴。”

虽说家里一个人也没有,可浅见却在里面一个劲地发泄。天色已经黑了下来。隔壁人家饭菜的香味在刺激着浅见那空空如也的胃囊。由于肚子在饥肠辘辘地作响,所以胃壁也有点疼痛了。他曾听人说,胃里长时间没有东西的话,会造成胃壁互相摩擦,最终诱发胃溃疡。不知怎地他这时想起了这话。为了应付一下胃,他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打开了冰箱。里面没有一样像样的东西,只有已开始散发异味的火腿和已过期一个多月的酸奶,一旦吃了这种东西,马上就会引起腹痛。

这让浅见更加恼火,他关上了冰箱的门。这时,他的目光无意中落在冰箱上放着的一封厚厚的信上。收信人的名字是妻子,而且已经启了封。好像是妻子无意中把人家给她的信忘记在了冰箱上面。

信非常厚,不知道里面放着什么。浅见将信封反过来一看,上面只写着“江木”二字。

刹那间,浅见凭直觉意识到这封信是一个男人写来的。信封上的字迹也像男的。由于妻子结婚前玩得很厉害,所以即使有一两个男朋友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但是一种好奇心涌上了浅见的心头,它是那样的强烈。

都是你不好,放在这种地方还不是在对我说,“你看吧!”——浅见一边为自己偷看妻子个人隐私的行为作辩解,一边把信封里的东西抽了出来。

“什么,是这种东西!”

浅见惊讶地把眼睛瞪得硕大。信封里面是十几张照片。好像是参加同学会时的即兴照,所有的照片都是以美知子为中心,旁边围着一群男的。照片上的情形清楚地说明他们已经喝了很多酒。

让浅见目瞪口呆的是眼前那张照片,美知子身旁的几个男人趁着酒兴用手触摸着她的胸部和腰间。可美知子竟然一点也不生气,相反似乎显得挺喜欢人家这样做,她那喜悦的神情说明了这一切。

在一张一张地翻看照片之际,浅见的脸色先是苍白,随后变得可怕了。乍一看还以为是在跟一个男的接吻,可她却一个劲地笑着让男人把手伸进了凌乱不堪的裙子里面。

这完全是酒后丑态百出的即兴照片。浅见已经无法再耐心看下去了,但他出于一种受虐狂的心态将照片全都看完了。那天夜里虽然曾关照过她尽量早一点回来,可美知子回到家时已是凌晨两点了。

据美知子说,由于中途无法推脱,就陪大家到第三家店里去了。从照片上推断的话,也无法得知那天夜里两点之前她在什么地方又做了哪些事情。

一个贫困的上班族用微薄收入,去买那些昂贵的衣服和饰件,难道就是为了让她去参加这种宴会的吗?想到这儿,浅见的五脏六肺都要炸开了,饥饿感也不知什么时候消失了。浅见原本想把这照片像扔什么肮脏的东西给丢掉,可他的手突然在半空收住了。在围着妻子的那些男人中有一张脸,勾起了他的回忆。

就是那个男人,他时而同妻子接吻,时而又把手伸进裙子里面去,动作总是那样下流不堪。浅见再次盯着那人的侧影看。

“是江木启介!”浅见不由地说道。

与那时候相比,虽然有一些变化,但可以肯定此人就是那个江木启介。浅见不知道江木和美知子是初中时的同学。

就在这时,浅见觉得妻子已经走进了家门。

2

“怎么,你已经回来了?”

看见丈夫在家里,美知子说话的语气还是那样坦然。看来是在从超市回家的路上被人拖住了,因为浅见看见她正在放下手中的提篮。

“糟了,都到这个时间了!你肚子已经饿了吧?”美知子看了看挂钟之后,开始略微有点慌张了。

“怎么办呢?即使现在开始做,无论怎样快也得要一个小时哟。对不起,你就将就一下,到店里去吃吧。”

美知子嗲声嗲气地说道,她哪里知道此时浅见的五脏六肺都在沸腾。

美知子喜欢到处串门,而一旦耽误了做晚饭,便拿饭店来搪塞,这是她惯用的伎俩。

“刚才你瞎跑到什么地方去了?”浅见抑制住胸中的怒气终于开口说话了。

“请原谅。在超市回来的路上,遇见了古川先生的太太,你也知道这位太太可爱唠叨啦。我好不容易才想方设法摆脱了她的哟。”

恐怕是古川夫人好不容易才摆脱美知子的吧。但今天浅见对这事作了保留而没有予以追究。

“嗳,这照片是怎么回事?”说着,浅见便把同学会时的照片放在了美知子跟前。美知子的神情到底还是开始紧张了。

“哎呀,你在哪儿找到的?”

“你不是故意放在冰箱上面的嘛!不丢人现眼吗?”

美知子似乎终于意识到浅见的表情不同于往常。

“请原谅!因为都醉了嘛。”

“喝醉了就能允许什么都可以做了吗?”

“我也不知道他们拍这种照片的嘛。”

“拍也拍了,可事后还把这种照片给寄来,这又是为什么?难道你们这些人不知道羞耻吗?”

“是我不好。我看了照片也大吃一惊哟。”

“你不是真的在跟那个男的接吻吗?他的手都伸到裙子里面,你说他摸到了什么地方。”

“求求你,原谅我吧!”

“同学会后一直到凌晨两点之前,你究竟去了什么地方?”

“不是说过了嘛,又去坐了两家店。”

“那店在什么地方?”

“怎么,你在怀疑我吗?”

“天底下做丈夫的看了这些照片有不怀疑的吗?”

“我可没有做过什么问心有愧的事。”

“是吗?照片都拍到了这种程度,你还能说没做过亏心事吗?”

“不就是照片嘛,要是你这样说,我还有话要讲呢。你算什么东西,偷看妻子的信件,你还算是个男人吗?”

追问之下,美知子展开了反攻。

“你说什么?!”

“通信自由是得到宪法保护的,要发牢騒的应该是我哟。”

“你自己还是一个女人吗?!”

见到妻子动了真格,浅见虽然心中的愤怒犹如决堤的洪水,但毕竟有点语塞了。

3

对浅见隆司而言,他此生此世都不会忘记江木启介这个人。不,应该说他会永远记住这个人的。浅见毕业于曹洞宗僧侣办的私立高中。这是家寄宿制高中,并以勤俭、尚武为目标的斯巴达克式严格教育而闻名全国。

夏天五点半起床,冬天则六点。诸如早晨的修行、坐禅、打扫、劈柴之类的活动,样样都是校长亲自带头。上午上课、中午修行、下午上课、晚上修行和坐禅,一直到就寝前都排满了活动,根本就没有休息的时间。这一系列日程的进行,同大本山的永平寺一样,全都以打钟、击鼓、敲木板为准。

对上述活动,要是没有正当的理由而迟到或缺席,将被处以严厉的惩罚。学习上要求也很严格,每周、每月都有考试,不及格就不能升级。不达到规定的成绩则留级,虽说是一两个人留级,但一切都确实在执行着。凡连续两年留级者一概予以开除,且不问理由如何。

此外,在学校或宿舍里使用暴力,其处分或为停学或为开除。同时星期天或节假日禁止去咖啡馆、弹子房、保龄球馆、游戏机房。并且还规定没有家长的陪伴,禁止出入电影院和剧场。

这所学校入学不用考试,不管什么人凡想入学全都照收不误。此外学校对那些被其他学校开除而名声很坏的小流氓也敞开大门。他们很难适应这种严峻的环境,大都在半路上就跑掉了。

不少慕名而来参观的学生家长也被这种严酷的斯巴达克式教育吓破了胆,至少有一半人打消了入学念头。还有一些学生经受不了这种严峻的考验,趁半夜大伙熟睡之际溜走。夜深人静时,宿舍里到处可以听见那些新同学的哭泣声,因为他们太寂寞了。可以说这是一所进去容易出来难的学校。

浅见就是在这所高中里与江木相识的。宿舍以各个房间为单位编成小组,一切活动都以小组为单位来进行。并模仿原陆军内务班,采取责任互负的联保形式。

内务班是作为“同生死共患难的军人家庭”而在军队中推广的,是一种准家庭形式。但军队是建立在等级森严基础之上的,因此推广这种准家庭不无勉强之处。

内务班完全抛弃了家庭中最为基础的东西,即血缘关系和骨肉之情。军队里面只有等级关系,把家庭推广到军队这一封闭的环境里来,内务班最终变成了进行见不得人的欺压和个人独裁的巢穴。这所学校宿舍也成了高年级欺侮低年级的好地方。

可校长对这种缺乏人情味的做法大加赞誉,说这种形式培养了坚不可摧的团结、相互间的信任和战友之情。

每个寝室有九个人,一至三年级各有三人。这跟由列兵到上士组成的内务班一样。

浅见进校的时候,由于江木启介是三年级的学生,他以室长的身份在寝室里发号施令。江木身材高大,且手上又有力气,所以把整个宿舍都制服了。用现在的话来讲,就是“老大”。整个宿舍里都盛行着内务班的那种恶习,高年级同学以“讲道理”为名欺侮低年级同学。这已成了宿舍的传统。

然而不管有什么理由,都禁止使用暴力,因此即使是江木也无法施展他的力气。由于他有力无处使,其结果必然是他的“讲道理”变成了使坏。而且他在使坏这方面确实也是个天才人物。

用纪律来束缚精力旺盛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章 新仇旧恨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太阳黑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