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黑点》

第11章 复仇之箭

作者:森村诚一

1

“喂,今天早晨的报纸看过了吗?”

这天早上,四个人在公司见面时都异口同声地这样说道。

“当然看过啦,这事变得有趣了。”

“我感到这下幕揭开了。”

“平川清单真实性越来越大了。”

“那伙人最近察觉了前景不妙,担心事情有可能败坏,所以他们才想堵住平川的嘴巴,把清单收回去的吧。”

四个人围着报纸显得很兴奋。今天早晨所有的报纸都在头版头条对此作了报道。其报道大致如下:

“美国飞机大厂商在海外行贿事件。除业已查明的洛克希德、斯普尔德两家公司外,现又查明美国南方飞机公司为了使本公司的飞机销售处于有利的地位,也曾进行过贿赂。据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日公布的报告表明,其中有关日本方面的情况是这样的,美国南方飞机公司私下向日本政府作了如下的贿赂,为了推销日本新防卫力量装备计划中的主力战斗机fx,曾通过中介商社支付了一百万美元的手续费,在销售军用飞机零部件时支付了十五万美元的回扣。此外,在销售该公司生产的早期警戒飞机、空中管制飞机时,曾向一些有关的日本政府要人支付了三百万美元以上的贿赂。”

文章还继续说:

“向日本政府私下支付回扣,在销售飞机方面‘每次都是同样的手法’。销售代理店不仅不作为纳税对象,而且还可以在政府购买这些飞机时,在账面的价格上再加上那些回扣。而且用于贿赂政界人士的费用直接从美国支付。

理应出现在报告上的日本政府要员和商社的名字并没有公开。日本方面要弄清楚这些‘灰色的人’,就必须跟洛克希德、斯普尔特等案件一样,需要同美国重新缔结司法互助条约。”

文章到此结束了。

四个人现在确确实实地感到,那清单虽然在手上,可又不知道它的出路何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报告中所提到的日本政府要员,毫无疑问就是平川清单上记载着的师冈国尊后面的那些政治家。商社则是指八幡朱印商社。

日美两国不缔结司法合作条约,就不能弄到这机密中的机密。而浅见他们却捷足先登将它弄到了手。一旦将这份清单公之与众,那就关系到师冈国尊后面的那些政要和八幡朱印商社的生死存亡了。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和日本的舆论都想得到平川清单这一证据。可这犹如百万级氢弹般的清单却落入了四个饿狼似的社会弃儿手中。

恰逢此时公司里的电话响了。离得最近的浅见接了电话,同对方交谈了几句之后,他回答说,“我明白了”,却没有将电话挂断。浅见神情紧张地转过身来对三人说道:

“三原静雄想见我们。”

2

“三原静雄说见面的时间和地点由我们决定,但希望能及早同我们见面。”

浅见隆司用手遮住话筒说。

“他的反应也真快啊!”

三个人互相看望着。

“怎么回答他呢?”

浅见在催促着,三个人面面相觑却一时回答不上来。

“碰到这种场合,还是说过会儿我们跟你联系为好。”

三个人都点头赞同浅见的暗示。同敌人决战的时机终于出现了。对此还需要相应的准备。

“三原要求见面的目的大概是为了收买平川的清单吧。到时候首先会谈到的问题便是价格吧。”

浅见挂断了三原的电话后说道。

“那么,准备以多少钱卖呢?”川濑观察着大家的表情。

“由于这份清单可能会关系到师冈国尊和八幡朱印商社的存亡,所以能要多少就要多少。”

大津的口气很强硬。

“怎么样,咱们把师冈国尊所收受的贿赂全部卷过来。”

“五亿日元!”

对高松这一大胆的建议,就连浅见和大津也都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我们可以认为,三原说要来同我们见面,其兴趣则在于平川清单这一证据上面。正因为这样,所以我并不认为他们会马上跟我们就收买清单一事进行谈判。要是那样做,就会由他们自己来证实平川清单的真实可靠性。”

“那么,三原来见我们又是为了什么呢?”

川濑不满地质问浅见,因为浅见的语气显得就像是在按抑一匹悍马的缰绳。

“总之,我认为他们是想把我们牵制住。他们是想以安抚我们的形式,来确保平川的清单不要弄到其他地方去。”

“他们这种确保不会起什么作用的。可别把我们给惹火了。”

“其实他们这样做跟把清单从我们手中买走是一样的。因为清单要想复印多少都行。他们是不想冒昧地提出买清单的问题,以致露出马脚来。”

“你说抚摸,那么他们具体会怎么做呢?”

“这一点不同三原见面是不知道的。总之会给咱们一点好处,要是不肯就范,就开始威胁吧。倘若一开始就过于贪婪,恐怕一经恫吓就会连本带利都赔上。警察也是对方一伙的。总之我们得做好准备。”

“只要平川的清单掌握在我们手上,对方就不敢轻举妄动。”

“未必是这样的吧。即使我们将这份清单亮出来,也不会有人相信的。人们只会认为是一个痞子公司在利用假证据进行敲诈勒索。我认为他们最担心的是怕我们把它交给检查厅和在野党方面。三原是想通过火力侦察来看看我们对清单的看法的吧。”

“那我们就去跟检查厅和在野党方面建立联系吧。”

“送到那儿去也得不到钱啊。必须由平川的清单来进行恫吓和交易。一开始我们不要想入非非,上策是观看对方是怎样出手的。”

三个人对浅见的这番话都点头赞同。

同三原静雄的见面是第二天下午三点在东京皇家饭店地下的“亚德里亚”酒吧进行的。似乎三原想在自己控制的“黑檀”进行的,但他不得不妥协并同意了浅见所主张的“中间地带”。

大閤商社方面出席的则有前些日子已同三原见过的高松和浅见,此外川濑作为董事长也参加了。三原带来了两个五十岁上下身体结实的两个男人。看上去像是贴身保镖。今天没有见到江木的身影。

三原跟前日子截然不同,变得亲切和蔼了。虽然很清楚他装模作样的理由,但是浅见他们却丝毫不露声色。漫无边际地闲聊了一会儿之后,三原若无其事地说道:“你们大閤商社是经营不动产的吧。”

“羞愧,我们只是经营一些小宗的房地产买卖,小打小闹。”

川濑作了不即不离的回答。

“如果是不动产,八幡朱印商社我也参与了一部分,那儿也搞不动产。不知各位意下如何,想不想成为八幡朱印的特约代理店呢?”

“我们这样的小企业能够进入八幡公司的话,那真是莫大的荣光。”

浅见一边斜眼望着川濑搓手的滑稽相,一边在想大概这就是三原送来的好处。

不动产这一行很容易被世人认为是个看不懂的行业。甚至有的人还将这看作为骗子的同义词。要是在这一行业中被八幡朱印这样一流企业指定为特约代理店,仅凭这一点就能博得世人的信任。

从前一直都是在大閤商社活动范围内寻找客户的,以后就能让八幡强大的营业网介绍不动产买卖了。即使不能请他们介绍,只要有了八幡朱印特约代理店这块招牌,生意也容易做得多了。

所以川濑滑稽地垂下眼角、搓着手,那也就不足为奇了。

“你说的代理店具体怎么个搞法。”

浅见代替川濑问道。

“现在八幡采用销售特约店和加盟店这样两种形式。特约店能保持独立性,主要从事中介业务。至于加盟店嘛,那只能请你们成为八幡下属的承包公司了。我想把你们作为特约店而加以推荐。”

“成了特约店时,我们能从中介的房地产买卖当中获得百分之多少呢?”

“关于这一点,等到有了眉目时,再跟具体负责的人好好商量。”

“就是嘛,浅见你也不应该现在就向三原先生问这些事情。”

川濑担心地拽着浅见的衣袖。因为他觉得如果在这种地方问得过于计较,一旦将三原怒火了,对方会将好不容抛出来的好处给收回去。

结果这一天的会谈,以好好研究后再作答复而告结束了。川濑本想当场就答应下来的,但由于浅见和高松的牵制,再说还要同大津商量。

浅见他们需要好好研究三原所提供好处的实质内容。不论是三原还是大閤商社方面都没有提到平川清单一事。虽说双方都没有提,但对这次见面的目的还是心中有数的。假如平川的清单不那么重要的话,他们就不会提供这类具有实质内容的好处了。而现在他们提供了,这正好说明平川清单的重要性。

3

四个人就三原提供的好处进行了研究。

“如果同八幡合作,咱们的档次可就不一样了。就不用再去走街串巷了。我认为条件还是相当诱人的。”川濑显得很动心。

“不过,一旦置身于八幡的伞下,就不能像从前那样捕捉猎物了。”大津似乎对这一点很担心。

“是像以往那样独往独来呢?还是由人豢养在一个舒适的地方?这就是我们目前所面临的问题。我们的本领是适合于独往独来,但这样下去,总有一天会受到法律制裁的。另一方面的情况是置身于八幡的伞下,可以不愁吃不愁穿地安心立命了。但问题是将不得不看锁链那一头的主人颜面。”

高松呈现出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

“现在还不是考虑这种事情的时候吧。”浅见继而加重了语气说,“我们是因为不喜欢被人豢养才跑出来的。如果现在再回到锁链的下面去,那还不如当初不要跑出来。要是因为这么一点诱饵就动了心,眷念起安逸的生活,那么即使让你们放手独自干的话,我看也不会有多大的出息。”

“我又没有说非那样不可嘛。”

川濑微微低着头说道。

“三原的想法现在已经彻底亮了出来。他是想把我们纳入八幡的伞下,以此来封堵平川清单。他以为只要将眼前这一时期给蒙骗过去,以后就不会有什么事了。难道不知道这是为了一时堵你们嘴的诱饵吗?一旦事情过去了,就会被他们抛弃的。这不是明摆在我们的眼前吗?再说同八幡合作本身就是一件不容想入非非的事情。充其量也只是让我们中介一些房地产拿一些手续费而已。我们的奢望不是更大吗。好不容易才弄到了这样的武器,要是见到这种区区小利就摇头摆尾的话,未免也太低估自己了吧。”

“知道啦,反正又没有定下来,因为现在还处于征求大家意见的阶段嘛。”

川濑被浅见的气势所压倒而显得畏缩了。

“我赞成浅见的意见,咱们的性格不适合套上锁链。哪怕它再舒适。”

由于高松的赞同,曾一度左右摇摆的川濑和大津情绪也稳定了下来。

“要是我们拒绝三原上述条件,取而代之我们可以要求点什么吧。”大津问道。

“关于这一点,我有一个好主意。”(浅见似乎胸有成竹地拍着胸膛。)

“你说的好主意具体怎么样呢?”川濑把身子往前凑了凑。

“其实这是从仰天堂的浜本幸治那儿听来的。他说在开出空头支票时,有五百台电视游戏机组装到一半,后来组装完后就一直躺在仓库里。”

“五百台电视游戏机!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债权人没有发觉吗?”

高松为之动情了。因为他们不知道这事,这说明债权人委员会也不会知道。

“发觉只是个时间问题吧。我想在被发觉之前用它来敲诈一下三原。”

“你说敲诈三原,可仰天堂已经破产了,那些产品全归债权人委员会。”

“从法律上来讲,仰天堂还没有破产。依然是一个合格的法人。眼下正是电视游戏机鼎盛时期,正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仰天堂电视游戏机肯定是抢手货。用它来做文章的话,是再理想不过了。”

“你究竟打算怎样用它来做文章呢?”

三个人听了浅见的话之后,他们脸上的表情似乎在说会有这种事吗?但他们都逐渐被浅见那充满自信的态度所吸引了。

第二天,浅见和高松在“黑檀”面会了三原。

“前些日子你说的那件事,回去之后我们干部一起进行了充分的研究。”

听到这话,三原非常感兴趣。

“能成为八幡这样大公司的特约店,这真是我们梦寐以求的。可是,我们还没有取得过什么实际业绩,要是突然让我们担任特约代理店,会不会给你们周围带来不好影响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 复仇之箭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太阳黑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