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黑点》

第13章 人间牢笼

作者:森村诚一

1

回到家洗了脸看了一下身上,证实并没有伤得那么厉害后,浅见这才算放下心来。似乎敌人的目的也只是威胁一下而已,并不是要将他打得多么厉害。

尽管这样,三原唆使流氓团伙一事证明他在电视游戏机上被弄走一亿日元已是恼羞成怒了。但鉴于他目前所处的地位,他不论多么恼怒也不能公开抗议。所以才雇用流氓团伙为自己的失策出口恶气。

当然,三原同流氓团伙之间是不会有直接联系的。因此,这件事表面上给人的感觉是浅见同流氓团伙之间结下了恩恩怨怨。三原的言外之意是在威胁浅见等人不要再以平川的清单进行讹诈。

“不要碰那个女的。”浅见回想起那个头模样人说的话来了。总不至于是美知子给他们带的路吧。或许他们是尾随着她后面来的。浅见突然担心起伙伴们的情况。虽说已是深更半夜,但还是给三人逐一打了电话。三个人都好好地睡在家里。遭到暗算的只有浅见一个人。

“发生什么事了吗?”川濑睡意朦胧地问道。

“没什么,只是有几个可疑的家伙在我家附近来回走着,所以我不放心你们。这么晚还打扰你,真不好意思。请确认一下门窗安全后再睡觉。”

倘若他们没事的话,那么就没有必要将流氓团伙的手已经伸向了他们枕边一事说出来,以免影响他们的睡梦。

2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公布的美国南方飞机公司的报告,给日本造成了很大的影响,连日来日本的宣传舆论界连篇累牍地报道了事情的发展。全体国民所关心的要点则在于从美国南方飞机公司收受贿赂的日本政要的名字上面。舆论界上上下下正在竭尽全力追踪报道并揭露那些受贿政要的名单。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报告并不是要追究美国南方飞机公司的刑事责任,说得确切一点的话,这是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同美国南方飞机公司在华盛顿联邦地方法院达成和解之后,并由双方共同签名同意的判决书附件,而且是由美国南方飞机公司向该地方法院递交的。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早已从美国南方飞机公司查封了有关文件。对该公司高层管理人员的调查已告一段落。只要报告的内容取得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认可,那么就将作为结案而加以公布。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是独立的行政机构,所以只要司法部不作为刑事案件加以追究。那么美国南方飞机公司就不会受到刑事责任的追究。

由于相继发生了洛克希德、斯普尔特丑闻,所以日本政府对此极其重视,希望究明美国南方飞机公司行贿案的真相。为此,外务省已经指示驻美国大使馆要把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详细资料弄到手。

美国南方飞机公司行贿案越来越有可能发展成为第二个洛克希德案件。洛克希德一案是有关购买民用飞机的行贿,而美国南方飞机公司则是有关购买军用飞机的贿赂。由于受贿的有政要、商社,当事人涉及面很广,因此案件的发展极有可能超过洛克希德行贿案。

然而从以往的洛克希德、斯普尔特的情况来看,美国方面对通过外交渠道提供资料的做法始终是消极的。美国司法部所表现的态度则为同意提供资料,但条件是严格保密并不将资料用于司法调查工作以外。

鉴于上述情况,围绕是否根据日美司法协定要求美国方面提供资料这一问题,法务省和检察当局展开了协商。据说将在三天之内作出结论,而且事态正朝着要求美方提供资料这一方向发展。

法务省同意了检察当局的意见。关于从美国接受资料的手续问题,决定援引日美双方在处理洛克希德一案时缔结的条约。并且还在研究这一次法务省派人赴美时,将免除同美国司法部之间缔结条约的程序,采用双方在换文互相签名的这一简略的作法。要是这能够实现的话,估计日本方面能在两个月之内收到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供的相关资料。

洛克希德一案中搜查不彻底的警戒飞机贿赂问题再次成为人们的话题,现在又加上了美国飞机厂商在对日本销售民用航空飞机和军用飞机上的行贿问题。对此各在野党也表明要彻底追究政府的责任。

浅见一边仔细地看着报纸,一边在思考着。他觉得不能再拖拖拉拉了。他认为平川清单的最大威力就在于受贿的政要和商社的名单尚未公布。一经公布,那份清单就将是废纸一张。

浅见想趁平川清单还能发挥威力之际,再射出一支更粗更大的箭。因为面对三原有恃无恐的报复,在这种情况下沉默是无济于事的。

但是前不久刚从对方那儿得到了一亿日元,现在从哪儿下手呢?就在这时,美知子的身影突然从浅见的眼前一闪而过。美知子是来向他告别的,当最终两人作为“好朋友”分手时,浅见从侧面看到她的脸上漂浮着耐人寻味的寂寞,这跟平时的美知子是不一样的。

浅见觉得当时还是应该同她上床。反正她要到师冈国尊那儿去充当玩物了。这朵花上曾倾注着自己的心血,在将这花交给那可恶的老家伙之前,自己应该尽情地将花蜜吮个痛快。再说花儿也希望他这样做。

对了,说不定能将美知子用来作为特殊的工具。浅见的脑海里闪过一个主意。浅见知道时至今日美知子仍然对自己还抱有一种未了之情。因此只要浅见相求,她一定会依从的。

师冈国尊再狡猾,也不会提防到同女人上床的时候,他完全有可能将自己的秘密给泄露出来。惟一担心的是,三原和江木了解美知子的身世。他们是知道美知子是浅见原来妻子的情况下而让她去伺候国尊的。国尊能否对拿着平川清单进行恐吓的经济流氓的前妻倾心吗?

浅见认为,即使不倾心也没有关系。他这次要以美知子为桥梁直接对师冈国尊进行敲诈,要把国尊从美国南方飞机公司那儿得到的五亿日元一分不少地全夺过来。

一个野心勃勃的宏伟计划在浅见的心头展开了。

3

时隔多日,目形三吉又到浅见家里来了。自“伊东别墅”分手之后,浅见还未同他见过面。

“想不到,看上去你还挺好啊。”

“好什么好啊。由于这一阵子警察戒备森严,所以我的老本行已经处于歇业的状态。可又没有什么能适合我这种人的工可打,照这样下去,嘴巴也要缝起来啦。有什么好消息吗?”

这样说完之后,目形便不停地眨着眼,看上去他似乎瘦了一些,表情也缺乏生机。

“对了对了,我一直想同你联系。平川清单卖掉啦!”

“卖掉了?!买家是师冈呢,还是源见?”

“卖了一亿日元哟。你也有一份。”

听说是一亿这个数字后,目形傻眼了。浅见把电视游戏机一事讲给了他听。

“到底是我看中的人啊,干得真漂亮!”

“正因为这样,这钱充满了危险,有可能还会被他们夺走。这笔钱等到它确实属于咱们之后再分,所以请你再等一段时间。当然啰,要是缺钱花,我可以让公司给你一百万。”

“一百万零花钱吗?这下子,我也用不着去学什么小鼯鼠了。”

“你真的给我歇手别干了。因为我正打算直接同师冈和八幡朱印商社作一笔大买卖。”

“你想敲诈得比这还要多吗?你可是一个不露真人相的大恶棍啊。”

“同师冈、八幡相比的话,可小多啦。”

“你太太后来有什么消息吗?”

浅见正想把美知子来访一事告诉他,但他突然意识到目形所讲的“你太太”是指羽石记代子。

“仍然下落不明。”

“是这么回事啊。”目形把膝盖往前挪了挪。

“你有什么线索吗?”

“没有线索,可有件事让我怎么也想不通。”

“什么事情想不通?”

“你太太不是曾在挂历上留下过口红嘛。”

“是暗号哟。”

“对对,是暗号。可为什么说那暗号就是指伊东呢?”

“不仅仅是伊东,可是吧……”

“然而跟师冈和八幡有关的地方也只有伊东吧。”

“好像是吧。”

“问题是你太太不在师冈的别墅里。这样一来,那个口红不对,那暗号又表示什么呢?”

“一开始被带到那别墅去过,后来又被弄到什么地方去了吧。”

“这就对啦。你太太是不是用暗号表示很快会被转移到那个地方去呢?”

浅见对目形所说的这番话作了揣度。

“如果是表示很快会被转移到那个地方去,那还不如不要留什么暗号为好。因为那样只会带来麻烦。”目形说。

“你是说记代子她还在伊东吗?”

“我总有这样的感觉。”

“可是,她会在伊东什么地方呢?除了别墅之外,还会有什么地方跟国尊有关系呢?”

“别墅附近不是有一家医院吗?”

“是那死气沉沉山谷深处幽灵一般的房子吗?”

“我们不是在那儿听到过女人的哭泣吗?”

“只有你一个人听到的,我可什么也没有听到哟。”

“我的耳朵要比常人好上一倍。我绝不会听错。”

“如果是女人的哭泣声,那又会怎么呢?”

“那会不会是你太太的哭泣声呢?”

“这怎么会呢?虽说是伊东,地方也太大啦,所以有许多女人住在那儿。你凭什么要说那是记代子的哭声呢?”

“我并不是肯定,只是有那种感觉而已。”

“你有这种感觉,我也没有办法。”

“我的感觉可灵啦。正是靠这灵感的保佑,我才一次也没有被人抓到过。”

“有什么人会听信一个小偷的灵感而去干一番事业吗?”

“好了,你也别太损人了,还是听我说吧。你不是凭那小偷的灵感赢了一亿日元嘛。”

“我不是在认真听着吗?”

“比如说,你太太被带到别墅去后,要是她生了病会怎么样呢?你不认为她完全有可能被弄到附近的医院里去吗?”

“你是说生病……”

仿佛一条新路展现在了浅见的面前。

“你太太有什么毛病吗?”

“好像没有什么特别的毛病……”

话说到这儿,浅见回想起美知子的记忆力好像有些毛病。她曾说过记忆中有些模糊不清的地方。浅见以前以为是美知子不愿意具体回忆过去的事情才假装成“记忆力丧失”的。倘若她果真患有这记忆力丧失这种毛病,进而这种毛病一旦发作的话,那么完全有可能住院的。

“好像你对太太的毛病有了什么线索吧。”

目形眼光敏锐地从浅见的表情中发现了其中的变化。当浅见把记代子记忆力丧失一事告诉目形之后,目形说:

“这事值得好好调查。要是你太太住在那家医院,说不定我们能将她夺回来。”

“挂在那儿的牌子上确实写着笛木医院。”

“赶快去打听一下。”

目形显得很兴奋,当场接通了伊东电话局的电话查询台,并查找到了“笛木医院”的电话号码。

“电话找到了,我这就打电话去问一下。”

“不知对方会不会痛快地告诉我们呢。”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目形又说出了一句怪话。拨通电话后对方很快就作了回答。目形用大拇指和食指作了个圆形向浅见示意没问题。

“是笛木医院吗?”

目形问道。对方好像回答说:“是的。”

“请问有一个叫羽石记代子的女人住在你们医院里吗?羽田的羽、石头的石、记者的记、代代木的代。什么,没有这人?!喂、喂,你们医院是看什么毛病的……畜生!对方挂断了电话。”目形对着话筒忿忿地骂道,放好电话后他继续说:“连名字都没听完,就说没有此人。先生,我看这绝对反常。虽然医院不对外人透露有关病人的病情之类的东西,但要是有人问及什么人住不住在这儿时,那还是要回答的。然而,他们根本就不让你问。这就是说,你太太莫非就在那医院里。”

“还不能就这样断定吧。”

要是碰上病人少的医院,有时不用查也能知道医院里住着哪些人。但是刚才笛木医院那种爱理不理的回答,这可是一个奇怪的现象。

“明摆着你太太肯定在那儿。既然到了这个地步,就不能再后退了。我们一定要揭穿那家医院的假面具。”

“你还打算去看看吗?”

“这自然啰。干我们这一行的人都有自己擅于得手的地方,在火车上行窃的叫开箱大师,在轮船上行窃的叫渔夫,在大楼里行窃的叫梁上君子。在医院里行窃最容易得手,但他们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 人间牢笼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太阳黑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