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黑点》

第19章 “配偶者”的配偶

作者:森村诚一

1

三月二十八日,在八幡朱印商社七楼的董事会议室召开了紧急董事会。这是为了处理关于十九日飞机部的两名干部被逮捕、东京地方检察院对公司大楼的搜查以及源见被国会再次传讯等事宜,而由最上董事长临时召集的会议。

在上一次董事会议上,由于时机尚不成熟,反击源见力量过于薄弱,扳倒源见的计划失败了。然而,这次飞机部的二名干部被捕后供认,源见动用黑钱设立了虚假账号,以及由于公司大楼受到东京地方检察院的搜查等,对源见不满的声音在公司内日益高涨。

在这种情况下,最上董事长一派的人催促源见辞去常务董事一职。该社董事会由三十八人组成。源见一派为六人,最上一派是十名,剩下的二十二名既不偏向源见,也不偏向最上而保持中立。这二十二人全部转向弹劾源见。

就连神通广大的源见也无计可施了,最终同意辞职降为普通董事。

四月二十日下午六时,东京地方检察院特别搜查部要求源见到东京霞关的该检察院出庭之后,就以违反外汇管理法的嫌疑将他逮捕起来。

火势最终烧到了师冈国尊的脚下。如今国民关心的焦点则是:师冈是否会同意国会的传唤,国尊是否会被逮捕。

现任首相对此作了谨慎的发言,他说,“配合传唤与否,是个人的问题,党派不应干涉。”

如果国尊被传唤,难免党内有不少人会因此而受到伤害。根据情况的发展,说不定也会让政府送命。这就是首相感到痛苦之处。

2

师冈国尊的身边慌乱了起来。

源见被捕后,面对严厉的审讯,他承认了同美国南方飞机公司的副董事长捷洛姆之间曾就销售该公司的飞机酬以佣金的问题有过密约。

检察院把今后搜查的焦点集中在调查这笔佣金的来龙去脉上,全力以赴地弄清事情的真相。

关于美国南方飞机公司的佣金的来龙去脉,这在平川的清单上已经写得很清楚了。

这期间,传来了一个让全体国民都感到震惊的消息。那就是国尊因脑血栓发作而病倒了。

国尊直到前些日子都很健康,睡觉时突然发病,第二天起床时已经半身不遂。左侧的脸也瘫痪了,嘴角耷拉、不断地流淌着口水,而且说话口齿也不清楚了。

醒着的时候仍能移动身体,随着病情恶化的加速,不久就整个左半身都处于瘫痪的状态。唯有意识还算是清楚的,对于人们所提的问题亦能作出反应。

偏偏此时发病,这发病的时机也太巧了,有的国民甚至怀疑国尊是否是为了逃避司法当局的追究才装病的。但是发病后的第三天,国尊所住的东京都大学医学部附属医院的特别护理病房,由该院脑神经外科部部长大泉教授公布详细病情。至此,国民这才意识到师冈国尊的病情已经处于危险的状态。

国尊是政界的幕后操纵者,他依附在国家身上尽情地捞取好处,这条大绦虫现在已经成了半身不遂的废人,并被束缚在病床上。

这说明妖魔鬼怪也有斗不过病魔的时候。

国尊住院一个多星期后,美知子来访了。

“这一回你肯定很够呛吧。”浅见说了些安慰的话,美知子抿着嘴笑了。

“有什么够呛的,我感觉挺好的。”

“这样一来你也可以解脱了吧。”

“瞧你说到什么地方去了!我的人生这才刚刚开始哩。”

“可是,国尊不是已经不需要女人了吗?”

“从不需要女人这个角度来讲的话,那不早就是这么回事了嘛。那老爷子岁数已经不行了,还要硬干,所以就成了那模样。”

浅见从她意味深长的谈吐中仿佛突然领悟到了什么。

“难道是你!”

“你没有听到过人们这样讲过吗?上了年纪的人尤其不可以发生性行为,然而他却要和我没完没了地干那种事情,最终就变成了那模样了。”

“这当然知道啰,大概是你故意挑逗的吧。”

“老头子对我非常满意,他修改了遗书并要分给我一大笔财产。因此我不论什么时候都能从他那儿把钱取出来。可以尽情地享受生活,做自己喜欢的事,即使什么时候死了,我也没什么可留恋的。现在我虽然还活着,但却跟半死不活没有什么区别。从今以后我可以活得轻松了。这就是我从生活所明白的真谛。为此我打算在老头子死前陪伴着他,等候那份遗产。”

“你让我吃了一惊。”

“我是来向你道歉的。在江木的威逼之下,我把你的朋友给约了出来。不过,江木现在已经完蛋了。源见也不得不辞了职,源见家族被彻底赶出去……”

“听说最上董事长命令解散了机械部。”

“你身边还有一位做过脑白质切除手术的妻子,也真够你受的哟。”

“彼此,彼此。”

“哈哈,想想真可笑。我们原本是夫妻,但现在彼此身边都有一个半死不活的配偶,老天爷也有捉弄人的地方啊。”

“然而,你不是因此得到了一笔巨额财产吗?”

“但那还不能算是我的。你不也从八幡朱印那儿弄到了一亿日元吗?”

“不全都是我的。而且这对八幡来说,一亿日元只不过是区区小事一桩。”

“国尊死后我再来。这样的关系不是挺有意思的嘛。”

“你是说咱们是好朋友吗?”

“分开之后,我才知道这是成人的爱情。那么好好照顾你的夫人。”

美知子精神抖擞地回去了。

五月十一日围绕着美国南方飞机公司行贿销售飞机违法案件的搜查,东京地方检察院特别搜查部以违反外汇管理法、渎职罪,假证罪对八幡朱印商社原常务董事源见雄五进行了起诉。另外,还追加起诉了该公司东京飞机部部长福村成幸、公司副董事长北泽政行犯有业务上的侵吞罪。

该地方检察院宣布,由于对这些人的起诉,因此美国南方飞机公司行贿案的搜查工作实际上已经结束。美国证卷交易委员会的报告是本案的起因,但它无法具体证实犯罪事实。

师冈国尊的病情仍处于不稳定状态。左半身瘫痪,血压上下变化很剧烈,已经躺在床上不能动弹了,口水从那合不拢的嘴角边嘀嘀答答地往下淌,傻呆了的国尊已经同死人没什么区别,只是尚存有一点意识,挺凄惨的。

剩下的就是由国会追究平川清单中提及的其他政治家们的道义上的责任了,然而这也因其元凶国尊变成了废人而失去了魅力。

由于国尊的发病,从而美国南方飞机公司贿赂案未能波及到政界。结果事情以八幡朱印商社违法经营管理而告终。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太阳黑点》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森村诚一的作品集,继续阅读森村诚一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