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黑点》

第04章 天赐良缘

作者:森村诚一

1

仰天堂工作告一段落后,浅见的身边发生了一件奇妙的事情。那一天浅见是晚上九点左右回家的,他发现自己家里的灯开着。自己不在家时应该不会有什么人来的,因此浅见以为是早上出门时忘了关灯。可当他站到门前时,总觉得屋里有人。

浅见警惕地打开了门。只见厨房里站着一个女人,那人正在不停地忙着做饭。这女子身材苗条,一头长发。

“啊,你回来啦!”

女子察觉有人便回过头来。她的年纪约在二十三四岁左右,是位眉清目秀的现代女性。她的表情全都凝聚在那对细长而清秀的眼睛上,给人以一种魅力,仿佛轻轻一碰就要射穿什么似的。然而,她的浑身上下就像被雾霭所笼罩似地充满着谜一般的气氛。

但是,浅见根本就不认识这个女人。

“你到底是谁?”

“精次先生,对不起!这些日子我没在你身边。”女人毫不害羞地说道。

“我不是你的精次,我叫隆司,是浅见隆司。你大概把我跟什么人弄错了吧。你是怎样进到这个屋里来的?”

浅见犯愁了。今天早上的确是锁上门后才离家的。由于这个公寓里没有管理员,即使这个女人把浅见的房间跟她那个浅见弄错了的话,那么自己不在家时,她也是无法进入到房间里面来的。

“是钥匙吗?你不是给过我一把吗?别谈这个,大概是你肚子饿了吧?洗澡水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

女人一边这样说着一边从厨房往客厅走来,同浅见撞了个满怀。

“是你!”

女人似乎终于发觉自己搞错了人。

“唉呀,我该怎么办呢?因为不管是声音还是模样都是那样像,所以我才会把人搞错了。”

女人困惑地站住不动了。她想用双手遮住面颊掩饰表情的变化,这情形足以表示她有多难为情。

“你到底是谁呀?”

由于一位年轻的女人突然闯进自己的房间里来,所以浅见不知道如何应付是好。

“我叫羽石记代子。真是太对不起了,你不在家时我跑了进来。虽然我也注意到房间里的模样有点不一样,但一想自己好久没来了,所以就……。天哪,我该怎么办呢?”

不光是搞错了人,而且还是跑进了一个男人的屋子里,甚至还到厨房里去做菜。

“你好像有这个屋子的钥匙,不知是从哪儿搞到的。”

一个身份不明的人竟然有自己屋子的钥匙,这真让人心里不快。

“是精次先生给我的。”

“你那个精次先生是谁呢?”

“他就是以前往在这个屋子里的人。”

这样一来,事情隐隐约约地有了眉目。这个女人从以前住在这屋子里的人那得到了一把钥匙,加之屋子外面没有写名牌,所以她以为里面还是住着同样的人,于是就闯了进来。纵然那样,这也让人觉得太唐突了。她跟精次这个人似乎有着一种特殊的关系,可她又好像不太愿意讲。

“我再次为自己的冒失行为向你道歉,请你原谅!”

这个女子坐如针毡似地就要匆忙离开这个屋子。她身穿高档衣服,佩戴着高级饰件,这些饰件虽华贵却又不引起人们的注意。这一切都让人感到上流社会的气氛和都市人所特有的精明。

“嗳,你等等!”

浅见举手挡住了正准备离开这儿的女人。

“我叫浅见隆司,要是你没有什么急事的话,我想请你一起吃饭,这可是你特意做的。”

浅见被这由天而降的大美人激起了某种兴趣。自离婚以来,他的生活中还没有女人闯入过。即使偶尔有性冲动,自己又懒得去寻找同女人之间的那种机会,所以他不光是精神上,而且肉体上也还一直保持着一种干净。

正因为这样,他缺少的不是女人,而是女人的这种气息。他不由产生了一种想法,不能让这个好不容易才闯进自己生活中来的大美人给溜走了。碰到一个不认识的女人,最为不失礼仪的做法是“请客吃饭”,而这时的浅见正处于这个地位。

“好啊,不过……”

女人虽然在犹豫不决,但还是很有希望的。说穿了她这样做就是要让浅见比常人更积极。

“请你留下来,你原本是准备同精次先生一起吃饭才做饭的嘛,要是让我一个人给吃了的话,那也太不近人情了。”

“那么就承蒙你的盛情邀请了。”两个素不相识的人就这样陷入了面对面吃饭的窘态。

与在餐馆吃饭不同的是,这是在家里同一个女人一起吃她亲手做的菜。虽说这是刚刚相遇不久的两个人,却给人以一种错觉,仿佛他们很久以前就在这儿一起生活似的。此外,女人做的是家庭料理,好像她事先已经掌握了浅见的爱好。吃饭可以迅速让一对不相识的男女亲密起来,其程度仅次于上床睡觉。

吃饭的时候,她写到她的名字叫“羽田记代子”,还断断续续地说到她以前曾当过办事员。她那说话的模样,就像是在挖掘那已经淡薄了的记忆。因而使得她那谜一般的从前生活愈发增添了几分神秘的色彩。

吃完饭两个人必须分手了。就浅见而言,没有理由再继续挽留记代子了,可是他已经越来越离不开记代子了。

“今晚你到精次先生那儿去吗?”

浅见犹兴未尽地问道。

“不去。因为我不知道他从这儿搬到什么地方去了。”

“我不知道精次先生跟你是什么样的关系,他居然把钥匙都交给了你,却不告诉你搬到什么地方去了。他未免也太不诚恳了。”

“我想他大概发生了什么情况吧。”

“你今晚是准备住在精次先生这儿来的吧。”

一个女人从男人处得到了配制的钥匙,而且那男人不在家时又为他准备了晚饭,那么也就大致能推测出晚上的进展了。

“是的。不过……”

记代子的脸微微泛红了。因为她已经意识到了没有必要把自己的隐私去告诉一个不认识的男人。

“要是那样的话……”浅见单刀直入了,一点也不犹豫。

“今晚你就住在这儿吧。铺盖不成问题。刚认识就这样说,虽然不太礼貌,不过你相信我的话,就请住下吧。”

“不过,这也太那个了哟。”

记代子并没有断然拒绝,这反而让浅见更坚定了自己的意愿。虽然一点也不了解这女人的身世,但女人只要年轻漂亮就足以让男人信赖了。凭自己的直感,浅见觉得这女人今晚无处可去。在浅见一再劝说下,记代子终于点头同意了。

浅见让记代子睡在六张铺席大的房间里,而自己则睡在厨房的地板上,记代子非常过意不去,说咱们睡在一个房间里也没有关系,而此时浅见决定要显示自己的绅士风度。

夜晚过去了,平安无事地到了天亮。两个人之间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可就凭跟一个女人睡在一个屋檐下,就足以让房子里的气氛发生变化了。迄今为止,这儿只是回来睡觉用的斗室,可是由于记代子的存在而变成了一个家,而且是充满着安详和温馨气息的家。

不,有一样东西甚至超过了家,那就是期待而带来的艳丽。

浅见被浓郁的酱汤香味弄得无法再睡了。已经好久没有闻到这种味道了。

离了婚的美知子专爱吃西餐,所以早上不是咖啡就是肉汤。浅见偶尔提出要喝酱汤的话,那汤上面也总是漂浮着耀眼的猪油花。

现在漂浮到浅见枕头边来的却是那种几乎已忘却了的家乡风味的酱汤味。

早晨的梳洗化妆已经完毕。记代子正站在那儿勤快地忙碌着。

“啊,你醒了。”

记代子注意到浅见的动静后转过身来。晨曦下看上去她已不同于昨天晚上了,显得气质清秀。

“好吵闹吧。真过意不去,因为我让你睡在了地板上。”

“哪里,哪里,没什么。正好也快到我该起来的时候了。”

“我已经为你准备好了早饭。”

第二次面对面地吃完饭,终于到了必须要分手的时候了。

“昨天夜里真是太感谢你了。承蒙你的好意相劝,我也就厚着脸住在了这儿,这也真是太不知廉耻了。”

记代子伸了一下舌尖,侧面看去那清秀面庞上又增添了几分淘气。

“瞧你说的。托你的福,我已经很久没有沉浸在家庭气氛中了。要是你觉得方便,我真想让你就这样留在这儿。”

浅见道出了心里话。羽田记代子除了具有女人的魅力之外,她身上还笼罩着谜一般的氛围。谜这东西本来就是构成一个女人魅力的重要因素。她之所以会具有这种氛围,大概是因为来自于她没有说出来的那事情吧。除了姓名之外,浅见还不知道她的地址、职业、经历。并不是说她隐瞒,浅见觉得她的记忆本身就笼罩着雾霭。而这最终又让她整个人都置于迷雾之中。

正因为是死拖活拉地劝她留过一宿的缘故,没有能很好地打听,所以浅见希望进一步了解她的身世。

“我觉得这也是一种缘分吧。要是方便的话,我能问一下你的住址和工作单位吗?”

浅见觉得要是就这样分手,在茫茫的都市人海中是无法再次相见的。即使没有机会再次见面,那么至少也要把联系的线索弄到手。

“这个嘛……”

记代子神情困惑地说道。

“要是麻烦,那就算了吧。”

“哪里,麻烦倒是不麻烦,只是……”

在她语塞的背后,似乎有什么难言之情。那儿隐藏着她不愿让其他人所知道的秘密。

“那我们就这样吧,这个屋子的钥匙你就拿着。只要你高兴,欢迎你随时来玩。我不在家时你也别客气,进来就是了。要是还能像昨天晚上那样为我做晚饭的话,那就再好也没有了。”

“就让我这样吧。”

记代子露出了获救般的神情,这番话未必全是外交辞令,而让人觉得这话是真诚的。

2

浅见眷念不舍地同记代子分手了。这样好的女人闯进自己家里来,碰也没碰就给她“解放”了,即使被人怀疑是否有资格做一个男人,那也是不得已的。浅见明白,在自己的人生不会第二次再出现这样的机会了。

男人和女人之间需要的是兴致。在初次相逢时即使有了机遇而缺乏兴致的话,依然还是不能结合的。虽然浅见得到了这样绝好的机会,他却缺乏这种兴致。这种兴致应该是由男人来创造的。说不定记代子现在正嘲笑自己是一个吊儿郎当的男人。

自己是否应该马上追上去向她打听地址呢?这样做的话,虽然可能性很小,但还能维持同她的联系。

但是,在浅见这样反复思索之中,时间已经过去了。

这一天浅见就像病后初愈虚脱似的,就连星野、川濑都以为他身体不舒服。随着时间的流逝,那种让一条大鱼逃走后的遗憾心情会越来越强烈,那鱼的模样和感人之处怎么也无法从眼前驱走。纵然把这种事情讲给星野他们听,他们也未必会相信吧。浅见完全被羽石记代子的模样给迷住了。

寻回了那忘却已久的家庭的温馨之后,就不再愿意到那空无一人的房子里去了。浅见已经好久没这样了,这天晚上他在新宿后面的一家酒馆里喝了酒,而且一直喝到十一点左右才回家,他屋子里的灯又亮在那儿。

难道这是真的吗?浅见怀疑起了自己的眼睛。他不认为会连续两天发生昨晚的事情。但经过一再确认之后,证实那肯定是自己的屋子。

浅见战战兢兢地打开门后,迎接他的是里面传来的一个熟悉声音:“你回来啦。”

“是你,记代子!”浅见不相信似地站在那儿不动了。

“我又来打扰了,因为我没有其他地方可去。”

记代子面带羞怯地笑着对浅见说。从这天夜里起,记代子就住在浅见的房间里了。这是一种奇妙的“同居”。虽说是同居,可互相间却没有表示什么意思,暂时还没有男女之间的那种事情。

自己的身心曾为放走一条大鱼那样而感到过烦恼,可是当这条大鱼回来时,浅见怎么也无法对这条大鱼作进攻。难道说是一开始就丧失了这种兴致吗?

“我知道你不希望人家向你打听从前的事情,但有件事一定要向你打听一下。”

开始同居了几天之后,浅见再次对记代子说道。她表情依然是那样冷漠。她果然有什么秘密。

“你第一次上这儿来是因为把我家同那个叫精次的男人的住所弄错了。第二次你回到这儿来时又说无处可去了。能同你这样的女性一起生活,这确实让我感到高兴。难道你是准备把我作为精次的替身吗?尽管你人在我家,却实际将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 天赐良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太阳黑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