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黑点》

第06章 特使之死

作者:森村诚一

1

马上对浅见进行了询问。由于他是案发现场遗留物品的主人,所以警察对他态度非常严厉。搜查二科送来的情报表明,星仓商社是个大名鼎鼎的经济犯罪团伙,早就被警方注意了。只要是经济犯罪团伙或最近涉嫌种种传闻商社的人,警察认为只要压他一下准能发现一些问题。

然而,浅见却供出了其他一些事情。

“老实说,十七日深夜小鼯鼠也曾闯入过我家。我认为他到我家来过之后,再到平川家去行窃的。”

“你凭什么这样说呢?”

“他闯入我家后,当时我也不知道被偷去了什么,后来才发现钱包不见了。小鼯鼠在平川家行窃之后无处可逃才躲在水箱里的吧。我认为他是在这时将我钱包里的东西取出来后,便将它扔在水箱里。”

“你不要尽胡说些对自己有利的东西。首先水箱盖子固定在那儿,他不可能进去。”

“那么尸体怎么会在里面的呢?不管是自杀还是他杀,不打开盖子能进去吗?”

“盖子是你用工具撬开的吧?”

“这真是天大的冤枉。不要说我没有见过平川这个人,就连名字也没有听说过。还是今天第一次从警察这儿听说的。我只是偶尔在同一天夜里被小鼯鼠偷去了东西而已。你们为什么一定要把这种毫无根据的怀疑加在我的身上呢?”

“既然这样,那么你为什么不报案呢?”

“因为没有多少钱,再说当时我也没有想到是被小鼯鼠偷走的。事后才听说附近的向阳公寓也被偷了。那天夜里我确实是关了窗,后来它被打开了一点,据此我认为肯定是小鼯鼠所为。”

“被偷的只是钱包而已吗?”

“只是钱包。”

“钻石没被偷吗?这钻石重为十一点五克拉,值二千三百万日元哟。”

“值二千三百万日元!”

浅见流露出了惊讶的神情。

“没有。这么昂贵的钻石怎么会跟我有缘份呢?”

“钻石不是从你这儿被偷走的吗?”

“不是,我只是被偷走了钱包。”

“被偷了多少钱?”

“两万不到。”

“这么一点钱小鼯鼠会偷吗?”

“不过,这是真的。你们为什么不在怀疑我之前去抓小鼯鼠呢?他不是失踪于重重包围之中的房顶上吗?当时警察在房顶上唯一没搜查过的地方就是水箱。我认为那儿正是小鼯鼠的藏身之处。虽说盖子是盖在那儿的,可又没有上锁。如果上面只是螺丝的话,说不定只要用手也能将它拧开吧,是小鼯鼠将尸体扛到那儿去的吧。”

警察记得物业管理的人曾说过,“打开水箱盖时,根本就没费过什么劲。”

警察又说:“我们目睹了小鼯鼠从平川房间里逃出来的情形,当时只有小鼯鼠一个人哟。”

“那么很有可能小鼯鼠是跟尸体一起呆在水箱里的。不管事情怎样,但我觉得小鼯鼠知道一些什么。”

浅见的供词还有一些不清楚的地方,但是没有根本性的矛盾。警察的询问只能毫无结果地停止了。

在询问浅见的同时,对平川正典的尸体解剖也在进行。解剖结果表明死因为急性心功能不全,气管以及肺内有微量的水。这水同水箱里的水一样。身体表面没有外伤。没有检验出头盖骨骨折和硬脑膜下面有出血等症状。脑组织未见异状,脸部和左右眼结膜未见出血点,颈部未见压迫和勒索的痕迹、未见软组织出血、内脏器官损伤、四肢骨折。胃内残留有一些白色粉末块,但没有食物。经血液检查以及食物消化情况分析,推定死者生前服用了十五至二十粒安眠葯。

根据尸体浸泡在水里这一情况来看,推定死亡时间为三至四天。不能辨别是自杀还是他杀。

虽然解剖报告对自杀他杀这个问题作了回避,但还是存在着这样一种可能性,即让死者生前服下安眠葯,然后趁他睡着之际再将他搬到水箱里去。因为这样更便于作案。

但反之并不能否定另外一种可能性,即死者为了减轻自杀的痛苦而临死前吞服了大量的安眠葯。由于死者是突然进到冷水里去,所以心脏出现了问题。解剖的结果使事情的真相越来越充满神秘的色彩。

2

警方的讯问给浅见造成了不小的冲击。因为自己跟八幡朱印商社顶尖人物神秘之死的证人扯上了边。虽说是询问证人,但这同审讯嫌疑犯没有实质性的区别。如果警方知道浅见同八幡之间的那些过节,恐怕那就不仅仅是证人的问题了吧。

虽然勉强地躲过了警方的盘问,但浅见并不认为他们会就此罢休。当警察说道小鼯鼠不会仅仅为了两万日元币而来时,这话震撼了浅见。其实水箱找到的钻石也是从浅见房间里偷走的。

事发后的第二天早上,记代子诉说自己的钻戒不见了。经她这么一说,浅见也发现自己的钱包不见了。他想到半夜里窗曾被打开过一点,便仔细察看一下地板,只见上面留有一些不明显的脚印。

浅见意识到这是最近频频在这一带作案的小鼯鼠所为,可记代子为什么一个劲地拒绝向警察报案呢?虽然觉得这里面有什么原因,但浅见并没有刨根问底。因为他担心警察的介入会把“天仙”给夺走。

记代子说那戒子是只仿制品,偷就偷了吧。浅见虽察觉记代子的这番话是不想到警察那儿去才撒的谎,却不知道这东西竟值二千三百万日元。

记代子被偷去了那么昂贵的东西,却以仿制品为由沉默不语,这里面到底有什么情由呢?

3

平川正典的尸体解剖最终未能判明是自杀还是他杀。所以警方暂时在碑文谷署设立了小规模的搜查总部,从自杀他杀两个方面进行搜查。

首先进行的便是调查平川的身世。平川一九五○年加入八幡商社,即八幡朱印商社的前身,后被分配在机械部,并在那儿默默无闻地干了八年之多。一九五八年奉命到纽约分公司工作之后,因受当时分公司总经理源见雄五的器重而显露头角。他充分运用在机械部所积累的知识和经验,活跃于电子机械产品和船舶出口行业中,而这两项产品又是当时出口行业中最为引人注目的。

一九**年随源见一起回国。源见升任机械第一部部长后,平川在他的手下任电子机械部部长。至此,八幡朱印商社里形成了“源平系统”。

一九六七年源见升任常务董事兼事业本部部长,平川也随之进入事业本部,先后担任海外项目室主任、开发事业部部长等职务。一九七五年升任副本部长兼情报收集室主任并一直干到现在。事业本部是对各营业部门和系统进行管理的部门,站在公司的立场上对经营的计划、调查、计算、分析、统计等进行管理。有一些部门虽说是属于同一公司,但驱于眼前的利益,它们很容易互相扯后腿,事业本部的任务就是对此进行协调,使之能圆满地完成各项营业任务。它直属董事长领导并能插手任何一个部门的工作。

正因为这样,它的存在受到了各营业部门的抱怨和恐惧,而这其中尤为令人恐惧的则是情报收集室,可大家又不得不表面尊敬它。那些对八幡朱印商社有价值的情报,不论是直接的还是间接的,收集到后全都在这儿进行分析。上至全世界的政治经济动向,下至竞争对手的趋向。就连公司职员的私人生活,他们全都收集、分析、存档。甚至有过这样一个插曲,一位职员因喜欢养狗而受到了指责,这一切真让人惊讶不已。

公司里人们在背后都将情报收集室称之“密探”、“走狗”。鉴于情报收集室主任死得异乎寻常,所以不得不怀疑其背后存在着什么背景。

平川在公司里口碑不好也就不足为奇了。没见有谁因平川的死而感到悲伤。但这只是对平川所担任工作的冷淡反感,没有发现什么个人的恩恩怨怨和仇恨。

此外还着手调查了他与女人的关系。虽有几个女人浮出了水面,但远没有达到痴情和憎恨的程度。

他杀这条线的搜查就此搁浅了,可自杀方面的搜查也没有找到有力的动机。鉴于平川同源见的关系越来越密切,而源见不久的将来肯定要升任副董事长,所以怎么也找不到平川要自杀的理由。

但是情报收集室的一个下属反映说:“主任最近时常独自一个人神情严肃地在想什么。似乎他负有什么特殊使命而又不能很好完成。”

所谓的特殊使命就是社长或者事业本部部长直接交待的机密工作,这一般是不让室里人知道而由平川单独担当的。然而,源见雄五对此作了否定的回答,他说:“最近没有布置过这一类的特殊使命。”

商社要人死亡案件的搜查一开始就出现了困难的预兆。

4

浅见因小鼯鼠的闯窃而蒙受了无端的怀疑。他的身边现在又发生了另外一件怪事。

星野九郎以优惠贷款为幌子对家乡的一家陷于经营困境的纺织公司成功地进行了欺诈,并让它破了产。星野的复仇是成功了,但他对前来乞求的纺织公司老板的太太施暴后并把那人给杀了。由于被人看到了,所以星野被捕入狱了。

星仓商社是家由星野一个人主宰的公司。由于星野的被捕,公司陷入了不得不解体的困境。好不容易才找到了这个感觉还不算坏的庇护伞,可现在又要被扔出去了。

“你打算怎么办呢?”川濑问道。

“另外再去找找吧。多亏了在这儿学到了一个道理,即天底下有的是吃饭的地方,所以只要想方设法大概还能混混吧。”

得益于在星仓商社当差,浅见也有了一种傻劲。

“星野这样的人竟然会干这种傻事,这叫强姦杀人哟,要出来可就没那么简单啰。”大津耸着肩胛。

“这个女人是星野的初恋情人,却被这次遭星野暗算的纺织公司老板给夺走了。就星野而言,不把这个女人弄到手的话,不能算是复仇。”高松在为星野辩护。

“即使这样,也不该杀人啊。”

“听说遭到了对方的反抗,情急之下星野便卡了对方的喉咙。”

“哎呀呀,也太不值得了。”

“说到不值得,把好不容易才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的公司给解散的话,你们不认为这更不值得了吗?”浅见突然将思考已久的事给说了出来。

“这是什么意思?”

三个人的视线全落在浅见身上。

“星野商社现在已经有了地盘,而且还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地盘。加之还有你们这样的‘人材’。即使没有老板,也无妨于‘营业’。”

“这家公司已经被警方注意上了哟。”川濑插话说。

“更换一下公司的名称这种事情不就解决了嘛!怎么样,我们四个人振作精神开一家新公司吧。”

浅见觉得将这些擅于使坏的“人材”给遣散了的话,那真太可惜了。虽然他们全是超一流的坏ou,可分散了就办不成大事。他们一旦使出各自拿手的本领,就能捕捉到巨大的猎物。早在星野率领这一伙恶党时,他们的这种能耐就已经显现出来了。

如果当时是各自为战的话,肯定不会那样成功。那是因为将他们各自的特长组合在了一起,所以才发挥得那样淋漓尽致。

“这个想法不错嘛。”

川濑第一个表示了同意。

“这倒是,咱们星仓商社可是专抢那些行将灭亡公司钱的。”大津点了点头。

“不要说‘抢’这种让人听上去不舒服之类的话。我们以后将把星仓商社‘继承’下来。”

高松已经以赞成浅见的方案为前提了。

新公司从大津和高松的名字上各取一字,高松的高则取同音字的閤,定为“大閤商社。”当然这里也有仿效丰臣秀吉的意思。第一任社长按年龄来决定,于是就由川濑来担任,但四个人的地位是平等的。

四人的分工情况为,大津因银行出身且口才好,负责造成势;高松长得一表人材,于是负责装扮老板和有钱人;川濑因精通法律,负责骗取票据;浅见因擅长于会计,负责财会工作。由于星仓商社本来就有基础,所以四个人抱成一团后,就愈发如虎添翼了。

浅见进一步坚定了自己的野心。他要借助这三个智能犯罪的高手,向仇敌八幡射出复仇之箭。八幡朱印商社要人扑朔迷离之死给了浅见一个机会。看来平川死的背后肯定隐藏着什么。这能成为进攻这个庞大敌人的突破口吗?他隐隐约的地觉得记代子、小谷精次跟八幡有关。

虽然还没有什么具体的突破口,但可以认为浅见的人生已经盘旋于八幡的周围了。就在这时又发生了一件怪事。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太阳黑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