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黑点》

第07章 共同战线

作者:森村诚一

1

这天晚上浅见回家时,情况跟平日不一样。首先是窗户上的灯没有亮在那儿。这个时间还从来没有不亮过灯的。他喜欢看自己家亮着灯的窗户。因为那儿有家人在等待着自己。那毕竟是“我的家”。

但今天晚上,这灯没有亮。

公寓墙壁上的窗户整整齐齐地排列在那儿,周围人家的灯都亮着,唯独他家没有亮,就像缺了颗牙的窟窿一样漆黑一团。周围人家的灯火越是亮得璀灿、温暖,浅见家那没亮着灯的窗户就越是显得黑暗和寂静。

浅见一个劲地在想,大概记代子是去买东西了吧,但他明白记代子是不会在这个时间出去的。要不就是身体不适在黑暗中躺着?

浅见忍耐着不祥的预感,来到门前按响了门铃。换上平时的话,几乎在门铃响的同时门便打开了,那情形就像迫不及待似的。但是今天房里没有产生什么动静,浅见的不安加剧了。

记代子果然不在家。浅见掏出随身携带的钥匙打开了门。由于没有人,里面的空气沉淀得让人感到窒息。由此可以得知房间里面已经好几个小时没有人了。

“记代子!”

浅见仿佛为了证实自己的失望似地叫喊着记代子的名字,同时打开了灯。厨房间的餐桌上放着熟悉的超市袋子,里面装着准备做晚饭的东西。大概是从超市买完东西后,她又上什么地方去办事了吧。那会是什么事呢?

今天早上出门时,浅见已经把回家的大概时间告诉了记代子。而自己几乎就是在这一时间回到家里的,可记代子却不在家。

记代子就像是以等待浅见回家作为她自己人生目标的。然而她必须在浅见回家的时候外出办事情,这会是什么事呢?

于是浅见的家庭生活就此中断了,而家中的模样一切都表明记代子似乎尚未料理完毕就中途离开了这儿。

浅见看了一眼手表,正好刚过八点。换上往常的话,此时应该是同记代子一起高高兴兴共进晚餐的时间。即使有什么事情,这个时候记代子也该回来了。

莫非是什么人违背记代子本人的意愿硬将她带到外面去的?虽然不愿意去那样想,但一种不祥的预兆还是涌上了浅见的心头。然而,把记代子带走的人会是谁呢?

会是记代子从前那个世界的人吗?即便是那样,可他又怎么会知道记代子在这儿的呢?难道对方是在记代子到超市去买食品和日常用品的那会儿发现她的吗?

记代子一直非常怕到外面去。说不定她是被从前那个世界的人给带走了。

此时浅见的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

(莫非是因为那颗钻石?)

浅见望着天空,拼命按刚才的思路往下想。小鼯鼠偷走了记代子的钻戒,并将它遗留在了发现尸体的水箱里,因此浅见蒙受了无端的怀疑。虽然浅见根据记代子本人的意愿并没有将钻戒一事告诉过警察,但曾有报道说钻戒是在平川尸体旁边发现的。由于不能确定是浅见所为,因此名字被隐去了。但知道钻戒是记代子的人,只要一看报纸就很容易想像到记代子就在浅见的身边。

说不定是因为小鼯鼠连续作案而将钻戒丢在了水箱里,虽然浅见没有作这样的想像,但记代子倘若跟八幡朱印有什么牵连的话(极有可能是通过小谷精次),那么也能推测是她自己来到平川身边的。

说不定记代子是被人带走的。恐怕天仙被带到了一个黑暗的世界。

“记代子,你回来吧!我求你啦。”

浅见现在离开记代子已经无法生活下去了,浅见的呼喊声在空无一人的房间里空荡荡地回响着。这使人感到,这狭窄的一室一厅的居室由于失去了记代子而变得空旷了。

记代子那天夜里最终没有回来。无疑她的身边发生了什么异常情况。假如是按照她的意志而出去的话,应该会留下纸条什么的。

直到天亮,浅见都没有合过眼。如果记代子是被什么人带走了……浅见通宵达旦地思索着,脑子都想得糊涂了。

(什么地方会有她留给我的条子吗?)

就如推理小说常写到的那样,被害人为了告诉人们是谁作的案,往往采用隐晦的手法留下什么话。如果让作案人明白是留言的话,就会被擦去。因此作案人一般不知道这种留言,而看的人一看就能明白。由于这是失踪人的留言,所以可以将它称之为“隐晦留言”吧。

浅见仔细地搜查了房间。但是什么地方也没有留下可以被认为是记代子留言的迹象。大概记代子是被人突然带走的,所以连留言的机会也没有。而且她的随身物品几乎一样也没有带走,这些情况好像证实了上述推测。记代子是穿着身上那套衣服离开的。

2

羽石记代子失踪了。就跟来的时候一样,不知失踪在什么地方。她果然是位天仙。

天仙是回到她原先的地方去了吧,可被抛弃的人就苦不堪言了。浅见虽然将记代子当作凡间的女人享有的时间很短暂,但通过一起生活,浅见听到了她的声音,闻到了她的气息,感受到了她的存在。

有关记代子的记忆已经消失得一干二净,而那上面清晰地刻记着同记代子一起生活的痕迹。况且现在住的这个地方是跟美知子结束了夫妻生活以后才搬来的,因此将它称之为“揭开了同记代子之间生活的新居”也并不过分吧。

回家对浅见来说是痛苦不堪的,但他并没有因此而晚回来过。他不知道记代子什么时候会回来。每天晚上他都忐忑不安地抬头望自己房间的窗户,可它总是漆黑一片地关在那儿。浅见失落地觉得自己回家时窗户上那亮丽而温暖人心的灯光不会再亮了。

那以后记代子也没有来联系过。但浅见对此仍抱有一丝希望,他相信如果是按她本人意愿外出的话,即使发生了什么事情,事后记代子也会来告诉他的。这渺茫的期望并未能实现。

浅见对自己在记代子身心上刻下的业绩还是充满自信的,两个人的同居生活不会不给记代子留下一点记忆吧。就如浅见难以忘记那一切一样,肯定记代子也没有忘记跟浅见在一起的日子。

如果事情是这样,那么记代子现在身处这样一种状态,她即使要跟浅见联系也无法实现。这正好从反面证实了记代子当时突然失踪而没有带走任何随身物品的情形。

浅见觉得仿佛什么地方传来了被人强行绑架走的记代子在拼命呼救的声音。但不知道那是一个什么地方,所以根本就无法去寻找。正因为这样,一种烦躁的感觉在驱使着浅见,却又是那样万般无奈。

他感到抢走记代子的那只黑手来自八幡朱印,可是光有感觉又有什么用呢?而且对方太强大了,所以浅见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着手。同星仓商社三个余党一起兴办的大閤商社正慢慢地走上轨道。目前在不放过任何一个小的猎物的同时,还正在物色着大的猎物。

由于老板星野被捕了,所以眼下还不能过于引人注目。他们这帮专干坏事的团伙也并不着急。他们已经汲取了经验,干这种事情最大的敌人就是焦急。而且他们已经积蓄下了相当多的美味佳肴,所以即使不进行捕获,只要享用先前的猎物眼下也能活下去。

“以后我给你弄一个漂亮的女人,所以还是不要过于沮丧为好。”

川濑似乎隐隐约约地明白了情况,他安慰浅见说。

“你还是算了吧。如果是川濑介绍的女人,天知道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妖精。”

大津插嘴打断了他们的话茬。不论是川濑还是大津,他们只是将女人看作为“男人的玩具”而已,恐怕他们对传说中的浅见与记代子的同居是不会理解的。

就拿浅见本人来说,他对记代子的神秘出现和失踪也曾闪现了一种疑虑,觉得记代子是否真的是人间的女人。

记代子失踪已有一个星期了。这一天,浅见沮丧地望了一眼自己家的窗户,正当他要跨进公寓大楼时,身后有人叫了他的名字。回头一看,只见站着一个素不相识的男子。

那人头戴鸭舌帽,个子不高,年龄不详。虽然长着一副娃娃脸,但举止像中年人。他的眼睛、鼻子、嘴巴全都堆集在那张小圆脸的中央。他正亲昵地对浅见笑着。

由于没有见过这张脸,所以浅见以为他是在叫其他同名同姓的人,于是便看了一下周围,但什么人也没有。

“你是浅见隆司先生吧。”

戴鸭舌帽的男人再一次叫出了浅见的名字。他并没有弄错人。

“我是浅见隆司,可你呢?”

浅见跟那人打了正照面。虽然还没有做过什么大事情,但身上肩负着一项扑朔迷离的工作,所以在弄清对方的身份之前,浅见保持着警惕的态势。

“初次见面,我叫目形三吉……”

“目高?”

“不对,是目形。是眼睛鼻子的那个目。就像你刚才称呼我的那样,大伙儿都管我叫目高。”

那人一边搓揉着手一边笑着说。他的脸圆成了一团,表情显得颇惹人喜欢。

“是目形先生吗。那么,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浅见依然警惕地问道。

“我今天是来向你道歉的。”

目形一边搓着手一边弯了弯腰。他的这番模样真是滑稽极了。

“道歉?我可不知道你有什么要向我道歉的哟。”

“不对不对,你可说错了。其实我将你的宝贝给稍微换了一下地方。”

说着,目形将食指弯成了一个钩形。

“把我的宝贝给换了个地方?”

浅见依然没有领会对方的话。

“听说人们都管我叫小鼯鼠。”

“什么!你说你是小鼯鼠?”

浅见情不自禁地提高了嗓门,目形将手指遮在了嘴chún前面。

“请你不要这样大声说话。”

“小鼯鼠你会有什么事?钱和钻戒已经被你偷走了。托你的福,我可是蒙受了不白之冤。对了,是你将八幡朱印的要人杀死之后弄到水箱里的吧?我把警察叫来。”

“你能不能别这样吵吵嚷嚷呢?我也是冒着这种危险上你这儿来的,所以你先听我讲。”

面对浅见这副剑拔弩张的模样,目形说话时给自己留了条退路,以确保随时都能逃走。

“毛贼你有什么话要说?”

“总之,我先奉还从府上拿走的钱。总共一万九千七百日元,一个子也没动过。钻戒落入了警察的手中,所以无法还给你。”

目形将装在信封里的钱取了出来。

“你为什么要将偷走的钱再送还回来呢?”

浅见觉得有点好奇。难得会见到有小偷将所偷的钱款给送回来。

“我就是为了来谈这件事的。因为我不喜欢人家以为是我杀的人。”

“难道你还要装模作样地说不是你杀的吗?”

“我说的是真话。本人虽然行盗,可并不杀人。此事有关小偷的尊严。”

目形三吉竟会在一个意想不到的地方动了真格的。

“小偷还有什么尊严吗?”

“请你不要挖苦人,我可是认真的。我是因为受到围堵才把你太太的钻戒落入当时藏身的水箱里的。并由此给你造成了嫌疑。可我绝对没有杀过人。当我躲进水箱时,尸体就已经在里面了。我虽然知道自己跟尸体在一起,但抓我的人就在外面,所以我也就只能呆在里面。我按捺住恐惧,在水箱里一直藏到第二天夜里才好不容易逃了出来。我和尸体几乎呆了整整一天一夜,大概没有什么能比这更令人恐惧和恶心的了。”

“我虽然不相信,可你为什么把这种事情告诉我呢?”

浅见稍微缓和了一下口气。

“至于这个嘛,因为我发现你好像也有什么难言之处。”

目形三吉不以为然地笑道。他的笑容深处藏匿着窥测对方的神情。

“你说我有难言之情?”

浅见觉得心头仿佛被人揪动了似的。

“就是嘛。你对警察说那钻戒不是你太太的吧。被偷了一只重十一点五克拉,时价为二千三百万日元的钻戒,却拒不承认是自己的东西。这可是难言之情中的难言之情,最大的难言之情哟。我暂且不去追问这钻戒的真正主人是谁,但钻戒确实是从你家偷走的,这一点我还是非常清楚的。正因为这样,我才想来跟你倾述一下我的不白之冤,而且你跟我一样有着什么难言之情。”

“世界上竟然会有这么笨的小偷,竟然将那么昂贵的钻戒丢在了水箱里。我可不知道什么钻戒哟。”

浅见对眼前这个来路不明的人尚未解除警惕。

“你刚才不是说过钻戒被偷的嘛。”

“我说过这话吗?”

“好吧,咱们暂且不谈钻戒的事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 共同战线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太阳黑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