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黑点》

第09章 连环贿赂

作者:森村诚一

1

从自杀和他杀两方面展开调查的公寓水箱尸体一案,随着搜查工作的深入愈发呈现出复杂的情况来。从尸体旁边找到的钻戒,由于尺码不对而被断定不是平川的,但由于它是世界名品,最终弄清它的主人是平川的上司源见雄五,所以搜查总部略微有点紧张了。

源见的钻戒为什么会出现在平川的尸体旁边呢?警方对此极为重视。于是马上将源见叫来进行了询问。但源见回答说那钻戒已于去年年底时被人偷走。

当警方问到什么时候怎样被偷走的,以及这类世界名贵的钻石被偷走后为什么不报案时,源见对自己的供述开始显得信心不足了。

“源见先生,我们对你这样的回答并不满意。你听着,现在的情况是一个人不明不白地死了,作案的嫌疑很大。有一只钻戒而且已经查明是你的,它失落在尸体的旁边。因此,你现在的处境是相当严峻哟。”

言外之意,现在警方的态度是依据源见的回答即定的。如果警方认为有这个必要,可以对他实行拘留再慢慢作调查。源见所面对的是负责这一案件的警视厅搜查一科的那须英三警长。由于对方是显赫一时的大商社要人,那须警长亲自进行了询问。

“其实,那钻戒我已经送给了某一个人了。”

由于不能含糊其辞地混过去,源见仿佛认清了这一现实,他终于开始吐露了真情。

“某一个人?”那须警长毫不妥协地紧逼道。

“我为什么一定得说呢?”说到了这儿,源见又开始犹豫了起来。

“要是不说,你的嫌疑只会越来越大。听着,我马上可以签发逮捕证将你抓起来。现在这种不拘形式的询问,实际上是出于对你社会地位的考虑。”

“由于政界某个身居高官的人一再要求,我于去年二月份让给了他。其后此人将钻石加工成钻戒后作为礼物送给了一位女士。结果那位女士的这枚钻戒又被小鼯鼠给偷走了。假如同那位女士的关系一旦公开,此人会有许多不方便之处,所以才没有将此案报告警方。”

“那位政界身居要职的人是谁呢?”

“你能为那人严守隐私吗?”

“我们的目的不是为了揭露个人的隐私。如果那是真,我答应给你保密。”

“那么我就说了,此人是师冈国尊先生。”

“师冈,唉,是前首相师冈国尊吗?”

“是他。”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巨大冲击,那须顿时不知怎样做才好了。但是对源见来讲,那须那双半睁半闭的洼陷光亮的圆眼只是稍微动了一下而已,转瞬间便又显得刻板无情了。

师冈国尊的出现是令人始料不及的。战争期间,他在军政权中担任军需大臣而名噪一时。战争结束后,他被作为甲级战犯被囚禁在巢鸭拘留所里,但三年后便从拘留所出来了,其后作为政界和财界的幕后人物而悄悄地活动着。一九五二年几乎在民友党宣市解除对他的遂客令的同时,他又回到了民友党。由于获得了当时的总裁上岛总一郎的赏识,很快就崭露了头脚。一九五五年被提拔为上岛内阁的官房长官,此后曾任民友党干事长、建设部长兼北海道开发厅长官、财政部长等职务。同为上岛派系的前辈浅山英树因病辞职后,师冈国尊于一九五八年坐上了首相的交椅,并一直执政到一九六一年。

从首相的位置上退下来后,他依然作为“元老”起着监督的作用,在政界和财界不时起着重要作用。

前不久,在东南亚赔款问题、国有土地出售问题、新主力战斗机问题上,虽然几次被人怀疑有贪污的嫌疑,可每次又都被他顽强地渡过了难关。

战后由于被戴上了甲级战犯的帽子,虽然人们一再传说师冈不可能东山再起,可每一次他都以顽强的生命力扭转了乾坤。

消息灵通人士将他这种遇难不死的生命力称之为“寄生虫”,可以说这种评价对师冈是切中要害的。

只要看一下师冈从战争期间到战争结束后的轨迹,他哪里是什么“虫”啊,我们看到的完全是一副怪物的嘴脸,他不但能超越时间和空间,而且还有着巨大的影响力。

从旧军部、右翼、政客财界直到文化界、文艺界,他都有自己的人。而且他插手涉足的范围不仅仅是限于国内,据说还涉及美国、东南亚各国、中国、韩国、中近东国家。

人们甚至还传说,在他担当首相期间,他与美国总统之间的热线电话一直通到他家卧室里。

现在已经触摸到了这个怪物和“寄生虫”的指尖了。那须的指尖感觉到了怪物的蠕动。

“请你把师冈先生馈赠钻戒的女子的姓名和地址告诉我。”

“这一点不能从我嘴里说出来。因为它属于师冈先生的个人隐私。”

要想知道的话,请直接去问师冈!但同时源见还对那须进行了恫吓。言外之意是别忘了对方掌握着实权,区区一个警长又怎能奈何得了他。

如果对手是师冈,就必须改变对付的方法了。

2

“黑檀”酒吧位于银座六丁目。虽说基本上实行会员制,但有陌生客人来也并不拒绝。潜伏在那儿的是浅见和高松。三原静雄的脸还是能认出来的,因为大津从期刊上找到并剪下了三原担任师冈秘书时的照片。“黑檀”女招待的容姿大部显得稳重而又有教养。一看便知道这是一家高级酒吧,那些身着华贵衣服的女招待足以让那些囊中羞涩的客人望而生畏。

“看来好贵哟。”

高松被女招待的华贵服装所吓住了,在门口悄悄地对浅见说。男侍者将他们俩领到座位上后问道,“要哪一位小姐。”

“我们是听八幡朱印商社源见先生介绍的。今天是第一次上这儿来,给找个好点的姑娘吧。”

说着高松还趾高气扬地将下巴顿挫了一下。这模样表明他对这种地方很在行。先前在门口还在担心费用问题,可现在丝毫也没有那种感觉了。

不知是高松的态度起了效果,还是源见的名字起了作用,男侍者的态度马上发生了变化。

“这样说要紧吗?要是源见来的话。”浅见担心地说。

“管他呢,到时候再说吧。那家伙每天不知要同多少人见面。就说咱们在什么宴会上交换过名片,他能一一记住吗?”

高松若无其事地说道。就在这时,随着“欢迎光临”温柔的问候声响起,二位女招待已经坐在身旁了。其中一个女招待年纪在三十岁左右,身穿大花纹的和服;另一个女招待身穿西服,看上去二十二三岁左右。两个人都非常漂亮、匀称。但身穿和服的那个让人感到是这条道上的老手。

初来的客人就能有这样的女招待陪伴,不知道这是因为“源见”大名的效应呢,还是只要花大价钱就必然有这样的女招待来相伴的呢?

“我叫三保,是三保松原的三保。这位是百合小姐,是百合花的百合。请多多关照。”

身穿和服的女招待笑盈盈地作了介绍。不一会儿,便一边喝着兑水的威士忌一边闲聊了起来。在此期间,大家都在互相摸底。浅见和高松关心的是店里的动静,而在一边侍候的女招待则想探明他们俩的身份和地位。三保是个专职的陪酒女郎,而百合则是三保的副手。用艺妓的话来讲,充其量是个“雏妓”。

好像三原还没有来。这儿的客人都很有档次。看上去他们金钱和时间都很富有。在大美人的待奉下悠闲自在地喝着酒。

虽然还没有去看过六本木的那家店,但就凭三原静雄把眼前这家酒吧交给自己的情人来管理,就可见此人实力之雄厚了吧。正像人们把三原静雄称之为师冈国尊的幕后操纵人那样,这种气氛无形之中也延伸到了他所插手的范围里面。

“客人,你们是干什么买卖的?”

气氛稍微缓和了一点之后,三保问道。这是酒吧女招待对“初次相会”的客人的客套问候。

“你看我是干什么的呢?”

高松也说了些这种场合常用的套话。酒吧的客人和陪酒女郎就像说相声似地一边相互哄骗攀谈,一边喝着酒。这间酒吧里既没有相好的女招待,也没有所熟悉的女招待,能有什么比这更无聊呢?“茶酒屋”在日本被认为是招待客人的高级礼遇,而浅见却觉得虽然很无聊可又没有办法。如果只是跟这些身着盛装的女招待喝喝名贵酒、作些无关痛痒的交谈,那还是在咖啡馆里边喝咖啡边同女学生讲讲话要来得痛快。要不是为了“三原工作”,肯定是无法忍受这种枯燥乏味的。

“依我看吧,高松先生给人的感觉是大商社的部长,浅见先生嘛、是在银行里干的吧。”

“你怎么会知道的?”

高松露出了惊讶的神情,虽说对方并没有完全说准,但已经是八九不离十了。大閤商社虽说不大,但毕竟是商社,除了董事长之外,其他三人均是部长。再说浅见长期从事财会工作,其工作性质非常接近银行工作人员。

“怎么,我说准了吗?”

三保也露出了惊讶的神情。

“你的推理很有道理哟。”

“要是你这样说,真羞死人了。其实上这儿来的客人,不是商社就是银行的。”

她说的商社大概是八幡朱印商社方面的吧。银行则是以八幡为中心进行融资的渠道,那是一个复杂的组合。

“政治家和官员来吗?”高松不露声色地询问道。

“好像也常常来。可我们没有陪过那些人。”三保机敏地回避了。

“前首相师冈国尊来吗?”

“可我没见过。”

“听说师冈先生原来的秘书三原他常上这儿来吧。”

“是三原先生吗?这会儿他也该来了。怎么你认识三原先生吗?”

三保脸上的表情出现了一些微妙的变化。好像她很清楚三原在这个店里的地位。

“嗯,有点熟。”

当高松这样回答时,此时百合用手肘轻轻地捅了捅三保。顺着百合的视线望去,正好有两个男人走进店里来。由于光线昏暗加之离得稍远的缘故,所以无法看清长得啥模样,但那两个人都长得身高马大。两个女招待上前去迎接了,其中一个身穿嵌金丝的夜礼服,另一个则身穿小花纹的和服。浅见觉得那穿小花纹和服女招待的身影很眼熟,但又转念一想觉得总不会是她吧。

不论是浅见还是高松,他们凭直感都意识到这两个人中必有一个就是三原。

“刚才还在讲,现在人就已经到了。右面那人就是三原先生哟。那个穿夜服的是老板娘。”

三保在悄悄地对他们耳语着。这四个男女在侍者的引路下正往座位走去。三原带来的那个男人和身穿和服女人的脸正好清楚地面对着这儿。

“江木!美知子!!”

浅见愕然了,自己难以忘却的这两个人正亲昵地手挽着手走过来。

“你认识那两个人吗?”

高松吃惊地望着浅见。而浅见的目光早已被那两个人吸引了过去,哪有空闲来回答高松。

“怎么,你认识江木先生和美知子小姐吗?他们俩可是一对哟。”

三保看着浅见,她的眼神已不同于先前了。一开始时,大概浅见是佯装成一个消息灵通人士的吧。是因为美知子以真名出现在店里的呢?抑或是因为三保知道美知子的真名呢?浅见认为美知子出现在这家酒吧决非偶然。恐怕离婚后美知子在继续跟江木来往,继而又被他介绍到这儿来了。

江木在“黑檀”能这样有头有脸,这在某种程度上也暗示了八幡朱印商社同三原静雄之间的关系。

似乎美知子还没有发现浅见也在店里。大概是因为浅见进来的时候,她恰好中途跑开了吧。

“要是你认识三原带来的那个人,那咱们就容易接近他们了。那对情人是干什么的?”高松问道。

“那女的是我离了婚的老婆。”

“真的吗?”

“三原带来的那个人是我高中时的前辈。我没有想到会同他们俩在这儿见面。”

“什么,是你的太太和高中时的前辈?”

三保的脸上再次露出了惊愕的神情。高松不知怎么地总觉得事情有点复杂。

“那两个人跟在三原身边,要是你不方便,我一个人也行。”

“不,这反而成了好机会,这就交给我吧。”

浅见很快就从最初的惊讶之中恢复了过来。可以说,在这三角关系中浅见是处于强者的地位,因为是江木从浅见手中夺走了他的老婆。岂能不好好利用它一番呢。

浅见寻找到机会后便往江木和三原那儿走去

“江木先生,没想到在这种地方见到了你。”

由于突然有人打招呼,江木和美知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 连环贿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太阳黑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