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第三者》

黄色蝴蝶花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黄色蝴蝶花》于一九三七年首次刊于英国《斯特兰德》杂志。

后来扩写为一部长篇小说,改名为《闪光的氰化物》,由柯林斯发行公司于一九四五年出版,但赫尔克里·波洛在书中不是主角。)

贵州人民出版社阿加莎克里斯蒂全集之神秘的第三者刘启升 译

赫尔克里·波洛把脚伸向嵌在墙壁里的电炉。通红通红的电炉丝匀整地交织在一起,使得做事有条不紊的他感到非常满意。

“煤火,”他若有所思地自言自语道,“却总是那么飘忽不定,它永远不会达到如此和谐的境地。”

电话铃响了。波洛站起身,看了看表,将近十一点半了。

他不知道这么晚了谁还会给他打电话。当然了,有可能是别人拨错了号码。

“也可能,”他古怪地一笑,咕哝着对自己说,“是一个腰缠百万的报业老板,被发现死在自己乡下别墅的书房里,左手紧握一束血迹斑斑的兰花,胸前用别针别着从烹饪书里撕下来的一页食谱。”

他为自己不着边际的幻想得意地笑了。他拿起话筒。

话筒里立刻传来一个声音,一个柔柔的沙哑的女人的声音,绝望而又急切。

“是赫尔克里·波洛先生吗?是赫尔克里·波洛先生吗?”

“是赫尔克里·波洛,请讲。”

“波洛先生——您能不能马上来——马上——我有危险——相当危险——我知道……”

波洛急忙问:

“你是谁?从哪里打来的电话?”

话筒里的声音更加微弱,却又更加急迫。

“马上……生死攸关……‘天鹅花园’……马上……摆有黄色蝴蝶花的桌子……”

对方安静了一会,接着又是一声奇怪的叹息,电话断了。

赫尔克里·波洛挂上电话。他满脸狐疑的神色,喃喃自语道:

“这件事情真稀奇。”

来到“天鹅花园”门口,胖子卢基赶忙迎上来。

“晚上好,波洛先生。您需要一张桌子吗?”

“不,不,我好心的卢基。我来这里找几个朋友。我随便瞧瞧,他们也许还没来呢。哈,我看看,在角落那里有张摆着黄色蝴蝶花的桌子——顺便问一个小问题,如果不算冒犯的话,其他桌子上都是郁金香,粉红色郁金香,为什么惟独在那张桌上摆着黄色蝴蝶花?”

卢基富有意味地耸了耸肩。

“一项命令,先生!一项特殊的命令!毫无疑问,其中的某位女士肯定非常喜爱那种花。那张桌子是巴顿·拉塞尔先生预订的,一个美国人,相当阔气。”

“啊哈,男人必须研究女人们随时产生的怪念头,是吗,卢基?”

“先生说的对。”卢基说。

“我看见那张桌子旁有我的一个熟人,我得过去和他打个招呼。”

波洛小心地绕着情侣们翩翩起舞的舞池的边缘往前走。他说的那张桌子摆有六套餐具,可那时桌旁只坐着一位年轻人,喝着香摈,满腹心思的样子,似乎还很悲观。

他决不是波洛希望见到的人。把危险的境遇或者耸人听闻的事件与托尼·查普尔所在的任何一群人联系在一起,似乎都是不可思议的。

波洛走到桌旁停下脚步,姿态优雅。

“啊,这不是我的朋友安东尼·查普尔吗?”

“真是太妙了——波洛,你这条警犬!”年轻人大声喊道,“不是安东尼,我亲爱的伙计,对朋友来说是托尼!”

他拉出一把椅子。

“来,和我坐在一起。让我们谈谈犯罪!深入地谈一谈,并且为犯罪而干一杯。”他拿起一只空酒杯,把香摈倒进去,“不过你到这个供人唱歌跳舞玩乐的地方来干什么,我亲爱的波洛?我们这里没有尸体,肯定连一具尸体也无法供你检验。”

波洛抿了一口香摈。

“你看起来很快活,我亲爱的。”

“快活?整日沉湎于悲苦和忧郁之中,谈什么快活!告诉我,你听到他们在演奏曲子,你听出是什么曲子了吗?”

波洛大胆而又谨慎地回答:

“也许有点像你的恋人离你而去?”

“思路挺好,”年轻人说,“不过这一次你猜错了。《没有什么像爱一样使人苦恼!》这才是乐曲的名字。”

“啊哈?”

“我最喜欢的曲子,”托尼·查普尔悲哀地说,“我最喜欢的饭店,我最喜欢的乐队——还有,我最喜欢的女孩也在这里,她正和别人一起跳舞。”

“因此便多愁善感起来?”波洛问。

“的确如此。波琳和我,你知道,经常如平民百姓所言,打嘴巴官司。也就是说,我说五个词,她就给我对上九十五个。我说的五个词是:‘可是,亲爱的——我可以解释。’然后,她开始滔滔不绝地重复她的九十五个词,于是我们就谈不下去了。我真想,”托尼伤心地加了一句,“毒死自己。”

“波琳?”波洛轻轻地说。

“波琳·韦瑟比。巴顿·拉塞尔的姨妹,年轻、可爱、极其有钱。今天晚上巴顿·拉塞尔在此举行宴会。你认识他吗?美国的一个商界巨子,脸修得干干净净,精力充沛,个性鲜明。他妻子是波琳的姐姐。”

“今晚的宴会上还有谁?”

“一会儿音乐停止时你就会见到他们。洛拉·瓦尔德斯,你认识的,在大都会剧院最近的演出中出名的南美洲舞蹈家。还有斯蒂芬·卡特。你认识卡特吗?他在外交部门工作,整天神神秘秘的。人们都叫他少言寡语的斯蒂芬,他就是这样的人,他说:‘我无权开口,等等等等。’喂,他们来了。”

波洛站起身来。托尼向他介绍巴顿·拉塞尔;斯蒂芬·卡特;洛拉·瓦尔德斯小姐,一个性感的黑肤色女孩;波琳·韦瑟比,很年轻,金发白肤,眼睛如矢车菊一样蓝。

巴顿·拉塞尔说:

“哇,您就是伟大的赫尔克里·波洛先生吗?见到您我真高兴,先生。您请坐下和我们一块聊聊。就这样吧,除非托尼。查普尔插话道:

“他与一具尸体有一个约会,我相信,或者是与携款潜逃的金融家,或者是与鲍里布拉加酋长的大红宝石?”

“晤,我的朋友,你以为我永远都不下班吗?难道我就不能有一次让自己娱乐娱乐吗?”

“或许你和这儿的卡特有约见吧。联合国最近消息,国际局势又趋严重。被盗的一揽子计划务必收回,否则明日宣战!”

波琳·韦瑟比尖刻地说:

“你非要这么做个十足的傻瓜吗,托尼?”

“对不起,波琳。”

托尼·查普尔低下头不再说话。

“您说得太重了,小姐。”

“我讨厌总是演丑角的人!”

“我一定小心,我明白。我肯定只谈严肃话题。”

“噢,不,波洛先生,我没有说您。”

她转过脸,投给他一个微笑,问道:

“您是不是真的像歇洛克·福尔摩斯,能够进行奇妙的推理?”

“晤,推理么,现实生活中并非那么容易,不过我可以试一下。听着——我推断出黄色蝴蝶花是您最喜欢的花,对吗?”

“一点也不对,波洛先生。我最喜欢的花是山谷里的百合或者玫瑰。”

波洛叹了口气。

“推理失败。我再试一次。今天晚上,不久之前,您给别人打过电话。”

波琳笑了,拍起手来。

“完全正确。”

“你到达这里时间不长就打了?”

“又对了。我一进门就打了。”

“噢,听起来并不太妙。您来到这张桌子之前打的电话?”

“是的。”

“确实太糟了。”

“噢,不,我觉得您很聪明。您怎么知道我打了电话呢?”

“小姐,这可是大侦探的秘密。还有,您打电话的那个人,他的名字是不是以字母‘p或者‘h,开头的(赫尔克里·波洛的首字母为h·p。——译注)?”

波琳笑出了声。

“完全错了。我打电话给我的女佣,让她替我邮寄几封我一直没有发出的极为重要的信件。她的名字叫露易丝。”

“我被搞糊涂了,确实糊涂了。”

音乐又响了起来。

“这首曲子如何,波琳?”托尼问。

“我觉得不想这么快就再跳起来,托尼。”

“我也太不幸了!”托尼用酸楚的口气对在场的人们说。

波洛和坐在他另一侧的南美女孩窃窃私语:

“小姐,我不敢请您和我跳舞。我简直是个老古董。”

洛拉·瓦尔德斯说:

“噢,您那样说真系(是)没有道理!您仍言(仍然)年轻,您的头发仍系(是)很黑!”

波洛微微皱了皱眉。

“波琳,作为你的姐夫和监护人,”巴顿·拉塞尔粗声粗气他说,“我打算强拉你去跳舞。这是一曲华尔兹,华尔兹大概是我真正会跳的舞曲。”

“晦,当然可以了,巴顿,我们这就下舞池。”

“好姑娘,波琳,你太好了。”

他们一起离开了座位。托尼把椅子向后靠了靠,看着斯蒂芬·卡特。

“你是一个爱说话的小家伙,不是吗,卡特?”他说,“你悦耳的饶舌声总是伴随着宴会进行下去,呃,什么?”

“说真的,查普尔,我不知道你这是怎么了?”

“噢,你不知道——你不知道?”托尼模仿卡特的声音。

“我亲爱的伙计。”

“喝酒,老兄,喝酒,如果你不想聊天的话。”

“不了,谢谢。”

“那我就喝了。”

斯蒂芬·卡特耸了耸肩。

“不好意思,我得到那边和一个熟人打个招呼,我在伊顿公学的同学。”

斯蒂芬·卡特站起身,朝隔着几个座位的另外一张桌子走去。

托尼郁郁不欢地说:

“伊顿公学的老生在出生受洗时就该统统淹死。”

赫尔克里·波洛对他身边的黑美人继续献着殷勤。

他轻声细语地说:

“我不知道,我可不可以问您,小姐您最喜欢什么花?”

“啊,您为什么现在想起来问介个(这个)问题?”

洛拉显得很调皮。

“小姐,如果我向一位女士献花,是非常细心的,所献的花应该是她所喜爱的。”

“您真系(是)大可爱了,波洛先生。我将告续(告诉)您,我喜欢大大的深红色康乃馨,或者深红色玫瑰。”

“好极了,是的,好极了!那么说,您不喜欢黄色的蝴蝶花?”

“黄颜色的花,不,它们不适合我的口味。”

“多么明智……告诉我,小姐,今天晚上您到这里之后和朋友通过电话吗?”

“我?和朋友通电话?不,多么奇特的问题!”

“啊,可我,我是一个很好奇的人。”

“我相信您是。”她对他转了转黑眼珠,”一个非强(非常)危险的人。”

“不,不,不是带来危险的人,而是遇到危险的人可能用得着的人!您明白吗?”

洛拉格格一笑,露出两排整洁的牙齿。

“不,不,”她笑道,“您是危险人物。”

赫尔克里·波洛叹息了一声。

“我知道您不会明白的。这一切太蹊跷了。”

托尼从神情恍惚中醒过来,突然说:

“洛拉,跳一曲喝一杯怎么样?来吧。”

“好的,我具(就)来,既然波洛先生不系(是)那么勇敢!”

托尼伸手搂着她,一边滑进舞池,一边扭过头对波洛说:

“你可以认真思考将会发生的案情,老兄!”

波洛应道:“你说的很深刻。是的,很深刻……”

他坐在那里沉思了一两分钟,然后举起一个手指。卢基很快走过来,他宽阔的意大利面孔上堆满了笑容。

“我的老朋友,”波洛说,“我需要了解些情况。”

“随时为您效劳,先生。”

“我想知道这张桌子的客人今晚有谁打过电话?”

“这我可以告诉您,先生。那位穿白衣服的年轻姑娘一到这里就打了个电话。然后她去衣帽间脱掉大氅,同时另外那位女士从里面走出来进了电话亭。”

“那么说后面这位女士果真打电话了。是在她进入饭店之前吗?”

“是的,先生。”

“还有别人吗?”

“没有了,先生。”

“所有这些情况,卢基,搞得我大脑异常兴奋。”

“的确会的,先生。”

“是的。我觉得,卢基,不管怎么着,今天晚上我必须保持清醒的头脑!要发生什么事情,卢基,而我一点也不清楚究竟会是什么。”

“我将尽力协助您,先生。”

波洛示意了一下,卢基悄悄地溜走了。斯蒂芬·卡特回到桌旁。

“仍然没人理会我们,卡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黄色蝴蝶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神秘的第三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