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面女人》

潜艇图纸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特使送来了一封短信.波洛读着读着.脸上露出激动的神色.他几句话将来人打发走了,然后转身对我说,“赶快打一个包,我的朋友,我们这就去夏普尔斯。”

提到阿洛韦勋爵著名的乡间别墅,我很是惊讶.阿洛韦勋爵是刚组建的国防部部长,是杰出的内阁成员。当他还是拉尔夫.柯蒂斯爵士,一个大工程公司的头头的时候.他就在下议院留下了深刻影响。人们把他作为将来的首相而自由地谈论,如果有关大卫.麦克亚当首相身体状况的传言属实的话,极有可能会让他来组阁。

一辆很大的罗尔斯-罗伊斯轿车在下面等着我们.当我们驶人夜幕的时候,我不断地问波洛问题。

“他们这时候叫我们究竟有什么事情?”我问道。这时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

波洛摇摇头说:“无疑是最紧急的事情。”

“我记得。”我说道.“几年前曾盛传有关拉尔夫.柯蒂斯的一桩丑闻.我想是股票欺骗。最后.他被证明是完全清白的,是不是这种事又发生了呢?”

“那他没必要半夜叫我啊.我的朋友。”

我被迫同意了,剩下的旅途我们都沉默不言。一出伦敦,这辆功率强大的汽车飞驰起来.不到一小时我们就到了夏普尔斯。

一个威严的男管家立刻将我们引到了一个小书房。阿洛韦勋爵正在那儿等着我们。他立即起身和我们打招呼—他又瘦又高.周身都透出权力和精力。

“波洛先生.很高兴见到你。这是政府第二次请求你的帮助了.我对战争期间你为我们所做的事情记得很清楚,那时首相令人震惊地被绑架了.你精湛的推理技巧一还有我可不可以加上,你的谨慎—挽救了危险的局面。”

波洛的眼睛有些亮了。

“那么我想,大人,这是不是又需谨慎的案子?”

“正是。哈里爵士和我.—噢.让我介绍一下—海军上将哈里.韦尔戴尔爵士.我们的海军第一大臣—波洛先生和—我想想,上尉—”

“黑斯廷斯。”我接上说。

“我经常听说你,波洛先生,”哈里爵士一边握手,一边说道,“这是件莫名其妙的案子.如果你能解决的话.我们将不胜感激。”

我立刻就喜欢上了这位海军第一大臣,那种传统的很魁梧、很坦率的水手。

波洛看着他俩,脸上露出探问的神色.于是阿洛韦开始讲起来。

“当然,你明白这一切都是保密的,波洛先生.我们损失很严重.新的z型潜艇的图纸被盗了。”

“什么时候?”

“今晚—不到三小时之前。也许,波洛先生.你能明白这个灾难的严重性.此事不能公开.这至关重要.我把事实尽可能短地说一下.我周末的客人有这位海军上将,他的夫人和儿子,还有康拉德夫人.伦敦上流社会很出名的一位女士。女士们早早就上了床—大约十点钟,伦纳德.韦尔戴尔也是如此.哈里爵士想和我讨论一下这种新型潜艇的建设问题,于是.我就叫菲茨罗伊,我的秘书.将图纸从屋角的保险箱里拿出来,为我们放好.当然还有和这事有关的其他文件。他在干这事的时候,海军上将和我在露台上来回踱步,抽着雪茄.尽情呼吸着六月温润的空气.抽完烟.谈完话,我们决定干正事了。当我在露台的另一端转身的时候,我想我是看见了一个人影从这边的落地窗悄悄出去,穿过露台,消失了.我知道菲茨罗伊在这屋里.因此也就没觉得会有什么差错.当然.是我的错.好了,我们顺着露台回来通过落地窗走进屋子,而这时菲茨罗伊正从厅里进来。

“‘是不是把我们要的东西都拿出来了.菲茨罗伊?’我问道。

“‘我想是的,阿洛韦勋爵,文件都在您的桌上.’他答道,然后他向我们道晚安。

“‘等一会儿,’我一边向桌边走去,一边说,‘也许我得要一些我没提到的东西.’

“我很快浏览了一下放在那儿的文件。

“‘你把这里面最重要的给忘了.菲茨罗伊,’我说道,‘潜艇图纸本身!’

“‘图纸就在上面,阿洛韦勋爵。’

“‘噢不,不在。’我边说边翻着那些文件。

“‘但我是刚放在那儿的.’

“‘嗯.它们现在不见了.’我说道。

“菲茨罗伊走上前来,一脸迷惑。这事太令人难以置信了。我们翻找了放在桌上的文件,我们又翻遍了保险箱,但最后我们不得不断定图纸丢了—是在菲茨罗伊不在屋里的那短短的三分钟时间里丢的。”

“他为什么要离开房间?”波洛很快问道。

“正是我问他的问题。”哈里爵士喊道。

“好像是,”阿洛韦勋爵说道,“他刚刚把文件在我的桌上放好,他听到一个女人的惊叫,吓了一跳.他冲出去进了大厅,在楼梯上他看见科纳德夫人的女仆.那女孩看上去脸色惨白.很是不安,她宣称她刚见了鬼—一个全身穿着白色衣服,走起路来没有声音的高高的身影.对她的害怕,菲茨罗伊一笑置之,并且多多少少有些礼貌地让她别犯傻了.然后就在我们从落地窗进来的时候,他也回到了这个房间。”

“一切好像都很清楚,”波洛若有所思地说,“惟一的问题就是,那个女仆是个同谋吗?她是不是按计划惊叫,而这时她的同伙正潜伏在外面,还是他只是在外面等着机会出现?我想,您见到的是个男人.而不是个女人?”

“很难说,波洛先生.只是一个影子。”

海军上将古怪地哼了一声.大家都注意到了。

“我想,上将先生有些话要说。”波洛微笑着轻声说道,“您看见了这个影子了吗,哈里爵士?”

“不.我没有。”他答道,“阿洛韦也没有.树枝摇了一下.或别的什么情况,然后,当我们发现图纸失窃了.他就匆匆下了结论说他看见有人从露台上过去了.他的想象力欺骗了他,就是这样的。”

“一般来讲,大家都不认为我想象力很丰富。”阿洛韦勋爵微笑着说道。

“废话,我们都有想象力。我们都能激动起来.使自己相信我们看见了本没有看见的东西.我一生都在海上,新水手时常看不清楚.我总得帮帮他们。我也看着露台,如果有什么东西的话.我会同样看见的。”

对这事他很是激动。波洛站起身很快走到窗户旁.他走上露台,我们跟在他后面。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只手电,在露台边上的革地照来照去。

“他是从哪儿穿过露台的.大人?”他问道。

“我想差不多在窗户对面。”

波洛又照了一会,走到露台尽头又折了回来.然后他关上手电,直起身来。

“哈里爵士是对的—您错了,大人,”他轻声说道,“今天晚上雨下得很大。穿过那片草地的话不可能不留下脚印.但没有脚印,什么也没有。”

他的目光从一个人的脸上又移到另一人的脸上.阿洛韦勋爵看上去有些迷惑不解,也不太相信,海军上将吵吵嚷嚷地表示他很满意。

“我知道我不会错的,”他大声说道.“在任何场合我都相信我的眼睛。”

他一副诚实的老水手的样子,使我忍不住笑了。

“那样就得考虑屋里的人了,”波洛平静地说道,“我们都进来。嗯,大人,在菲茨罗伊先生在楼梯上和女仆说话的时候.会不会有人抓住这个机会从厅里进人书房呢?”

阿洛韦勋爵摇摇头。

“绝不可能—要这样做的话得经过菲茨罗伊身边。”

“菲茨罗伊先生自己—您对他绝对相信吗?”

阿洛韦勋爵脸红了。

“绝对,波洛先生。我有信心对我的秘书负责.他和这事有关是绝不可能的。”

“一切好像都不可能,”波洛不动感情地说道,“也许那些图纸自己装上了一对小翅膀.飞走了—像这样!”他翘起嘴chún,像一个令人发笑的天使。

“整个事情都不可能,”阿洛韦勋爵不耐烦地宣称道。

“但波洛先生,我请您做梦也不要怀疑菲茨罗伊先生。只要想一想—如果他想要拿图纸的话,有什么会比将它们映描下来更容易呢?他不必麻烦去偷它们。”

“是的.大人,”波洛表示同意,“你说的很公正—可以看出您头脑很清楚.很有条理。英国人有了你真是幸福。”

这突如其来的表扬使得阿洛韦勋爵看上去很是尴尬。

波洛又回到了这件事情上。

“您晚上一直坐在里面的那个房间—”

“起居室?怎么呢?”

“那房间也有一个窗户通到露台.我记得您是那么出去的。有没有可能在菲茨罗伊先生不在屋里的时候,会有人通过起居室的窗户出来并通过这个窗户进去,然后按同祥的方法离开呢?”

“但那样的话.我们会看见他们的。”海军上将反对说。

“如果你们转过身,朝另一个方向走的话.就看不见。”

“菲茨罗伊只离开屋子几分钟,这段时间我们可以走到尽头又回来了。”

“不管怎么说,这是一种可能性.事实上,是在这种情况下惟一的可能性。”

“但我们出来的时候,起居室里没有人。”海军上将说道。

“他们可能随后就到那儿。”

“您是说,”阿洛韦勋爵慢慢说道,“当菲茨罗伊听到女仆的喊叫出去的时候.有人已经藏在起居室里,并旦通过窗户冲进来.冲出去;而当菲茨罗伊回到这个房间的时候,那人刚刚离开起居室?”

“您的头脑又一次很有条理。”波洛一边鞠躬一边说。

“您把事情讲得很清楚了。”

“也许是一个佣人?”

“或者是一个客人.惊叫的是科纳德夫人的女仆.有关科纳德夫人您能给我讲些什么?”

阿洛韦勋爵想了一会儿后说道。

“我己经说过她是一个社交界很出名的人物.她举行盛大晚会,她到处都去,在这个意义上来说的确是这样的。但究竟她从哪里来,她过去的生活什么样就知之甚少了.她尽可能多地经常涉足外交和外事圈.情报机关总想问—为什么?”

“我明白了。”波洛说道,“这个周末她应邀来到这里

“那样的话—我们可不可以这样说—我们得密切监视她。”

“正是!有可能她会很利落地扭转局面,占了您的上风。”

阿洛韦勋爵看上去有些不自在.波洛继续道:“告诉我,大人,在她能听到的时候.你们有没有提到你和上将将要讨论的事情?”

“是的,”阿洛韦勋爵承认说,“哈里爵士说.‘现在我们谈谈潜艇!该工作了.’或类似的话。别的人都离开了房间.但她回来取一本书。”

“我明白了。”波洛若有所思地说,“大人,已经很晚了—但情况很紧急.如果可能的话,我想向参加这个招待会的人问一些问题。”

“当然,可以做到,”阿洛韦勋爵说道,“糟糕的是,我们不想让太多的人知道。当然.朱丽叶.韦尔戴尔夫人和小伦纳德没关系一但科纳德夫人,如果她是清白的话.就是很不一样了.也许你可以说一个重要的文件丢了,不要具体说是什么,或者谈论丢失的细节。”

“这正是我准备建议的,”波洛说道,满面笑容,“事实上.三种情况,上将先生得原谅我,但即使是最好的妻子“没关系,”哈里爵士说道,“所有的女人话都不少,上帝保佑她们!我倒希望朱丽叶能够多说一点,少打一点桥牌。但现在女人都是那样,她们要是不跳舞、不赌博的话,她们就不高兴。我去叫朱丽叶和伦纳德起来,要吗,阿洛韦?”

“谢谢您。我去叫那个法国女仆.波洛先生会想见她的,她可以叫她的太太。我现在就去做这些。同时,我会让菲茨罗伊一块儿过来。”

菲茨罗伊先生很瘦,脸色苍白,戴着夹鼻眼镜,表情很拘谨.他的话和阿洛韦勋爵告诉我们的几乎一字不差。

“你怎么看,菲茨罗伊先生?”

菲茨罗伊先生耸耸肩。

“毫无疑问,知道情况的人在外面等着机会。他可以通过窗户看里面正在发生什么事情,当我离开屋子的时候,他偷偷地进来了.很遗憾,在阿洛韦勋爵看见那家伙离开的时候,他当时没有追。”

波洛没有将真象告诉他.相反他问道:“你相信那个法国女仆的话吗—说她看见了一个鬼?”

“嗯,不太相信,波洛先生。”

“我是说—她真的这么想吗?”

“噢.至于这个,我很难说.她看上去真的很不安。她的手放在头上。”

“啊哈!”波洛喊道.好像发现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潜艇图纸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蒙面女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