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面女人》

普利茅斯快车上的谋杀案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皇家海军的亚历克。辛普森从牛顿艾博特的月台上走进普利茅斯快车的头等车厢。一个行李搬运工提着一件沉重的箱子跟着他。他正准备把它举上行李架,但这位年轻人拦住了他.“不—就放在座位上吧。我过会儿再放上去。这个给你。”

“谢谢你,先生。”搬运工得到了不少小费,退了出去。所有的车门都砰砰地关上了,一个洪亮的声音喊道“只去普利茅斯,去托基的换车。下一站是普利茅斯。”然后,哨声响起,火车慢慢驶出了车站。

车厢里只有辛普森中尉一个人。十二月的空气相当冷,他将窗户拉上。然后他茫然地吸吸鼻子,皱起眉头。这是什么味道!让他想起了在医院的那段时间,想起了在他腿上进行的手术。是的,氯仿。就是这个味道!他又把窗户放了下来,换到背朝机车头的那个座位。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烟斗,点燃了。有一阵,他坐在那儿没动弹,一边抽烟,一边看着窗外的夜色.最后他站起身来,打开箱子。拿出一些文件和杂志,然后又关上箱子,试图把它推到对面座位底下一却没有成功。有什么东西挡住了。他变得不耐烦起来,更加使劲地推,但还是只能进去一半。

“见鬼!怎么进不去?”他嘟囔着,把箱子拖出来,俯身下去朝座位下面看……

一会儿之后,一声尖叫刺破夜空,随着刹车警报索的紧急拉动,巨大的火车不情愿地停了下来。

“我的朋友,”波洛说道,“我知道,你已经对这起普利茅斯快车上的谋杀案很感兴趣了。读读这个。”

我拣起他从桌子那边扔过来的小条。小条很是简洁明了。

亲爱的先生

加能尽早给我打电话将不胜感激.

谨此

                             埃比尼泽。

哈利戴这条子和案情之间有什么联系我不清楚,于是我不解地看着波洛.作为回答,他拿起报纸。大声读起来广昨晚有一个轰动的发现。一位返回普利茅斯的年轻海军军官在他车厢的座位下面发现了一具女尸,胸部被刺。这位军官立刻拉下警报索。于是火车停了下来。这名妇女。年约三十。打扮富丽,还没有验明身份。”“后来我们又有下文。‘在普利茅斯快车上发现的女尸身份查明,她是尊敬的鲁珀特。卡林顿夫人。’你现在明白了。我的朋友?要是你不明白的话。我就加一句—鲁珀特。卡林顿夫人在结婚之前名叫弗洛西。哈利戴,她就是哈利戴老人—美国钢铁大王—的女儿。”“于是他找你?太棒了!”“我过去为他做过一点事一一件债券持有人的事。还有一次,由于一次王室的盛大的访问活动我到了巴黎。我让人把弗洛西小姐指给我看。外观上她颇像一个引人注目的小个子寄宿生!她有可观的嫁妆!这引起了麻烦。她差点搞出不体面的风流韵事。”

“怎么会那样?”“一个罗奇福伯爵。一个很不好的人物。你会说。一个大坏蛋。一个十足的冒险家,他知道怎么去讨一个年轻浪漫的女孩子的欢心。幸运的是。她父亲及时地听到了风声。便匆忙把她带回了美国。几年之后,我听说她结婚了。但我对她丈夫的情况一点也不了解。”“嗯,”我说道,“这个鲁珀特。卡林顿阁下无论怎么说也不是个好小子。他在赛马场上几乎把自己的钱给花光了。我想哈利戴老人的钱来得正好。在我看来。对这样一个长相不错,彬彬有礼。而又无所顾忌的小流氓来说,要找到一个妻子是很难的!”“啊,可怜的小女人!她没有一个好的归宿!”“我想他立刻就让她很清楚地知道了是她的钱。而不是她的人吸引了他。我相信,他们很快就分道扬镳了。我最近听到谣传说他们肯定要正式分居。”“哈利戴老人也不是傻子。他会看紧他女儿的钱,不会让那些钱转人他人之手的。”

“我想是这样的。不管怎么说,我知道事实上鲁珀特阁下是相当窘迫的。”

“啊哈!我搞不懂—”“你搞不懂什么?”“我的好朋友。别像那样猛烈抨击我。我看得出来。你很有兴趣。你陪我一块儿去看一看哈利戴先生吧。街角有一个出租汽车站。”几分钟之后,我们就疾驰到这位美国富豪在帕克街的豪宅。我们被带进了书房,一个体型又大又胖,长着敏锐的眼睛和很具挑衅性的下巴的人很快就过来了.“波洛先生吗?”哈利戴先生说,“我想我不需要告诉你我为什么找你吧。你已经在报上读到了,我不是那种浪费光阴,坐失良机的人。我碰巧听说你在伦敦。并且我记得你在那些轰动的事件当中干得都很漂亮。我永远也不会忘掉一个名人的,我可以选择苏格兰场。但我也得有自己的人。钱不是目的。所有的钱都是为了我们女儿而挣的—现在她不在了。为了逮着该死的凶手。我愿意花掉我最后一分钱!你明白吗?现在就看你给我送货了。”

波洛鞠了一躬.“先生,我在巴黎曾好几次见过您女儿,我也就更愿意接这个案子了。现在我要让你告诉我,她去普利茅斯途中的情况和其他一切你认为与该案有关的细节。”“好的,首先。”哈利戴回答说。“她不是去普利茅斯。她是去参加在埃文米德乡间邸宅—斯旺西伯爵夫人家中举行的一个招待会。她乘十二点十四分由帕丁顿发出的车离开伦敦。两点五十到达布里斯托尔—她得在那儿转车。当然,主要的是普利茅斯快车途经韦斯特伯里,根本就不到布里斯托尔。十二点十四分这列车中途不停直达布里斯托尔,之后要停靠韦斯顿、汤顿、埃克塞特和牛顿阿伯特。包厢里就我女儿一个人。她的座位一直定到布里斯托尔。她的女仆在下一节车厢的一个三等厢里。”“等一会儿,”波洛打断道,“谁管珠宝?您的女儿还是女仆?”“我女儿总是自己照料珠宝。用一个蓝色摩洛哥羊皮箱子装着。”“继续吧,先生。”

“在布里斯托尔,女仆简。梅森拿起由她照管的女主人的梳妆包和外衣来到了弗洛西包厢的门前。让梅森特别惊讶的是。我女儿告诉梅森说她不在布里斯托尔下车,她还要继续赶路。她让梅森将行李拿下去放在行李寄存处,并梅森说可以在小吃部里喝点茶,但得在火车站等她,她会在下午乘坐上行火车回到布里斯托尔的。女仆虽说很是惊讶,还是照她说的去做了。她将行李存在寄存处也喝了一些茶。但一列又一列的上行火车进站了。女主人就是没有露面。在最后一列火车到了之后,她将行李放在原处,去了火车站附近的一家旅馆过夜。今天早上她在报上读到了这个惨案,于是就乘最早的一班火车回来了。”“没有什么可以说明为什么您女儿突然改变计划吗?”“嗯,是这样的,据简。梅森说。在布里斯托尔时,弗洛西的包厢里已不再是一个人。里面有一个男人站在另一端的窗户边看着窗外,她看不清他的脸。”

“当然,火车是那种软卧列车,对吗?”“是的。”

“过道在哪一边?”“在月台的那一边。我女儿和梅森说话的时候,站在过道里。”“在您心中没有疑问—对不起!”他站起身,小心地将有点歪的墨水台扶直。“请原谅。”他又坐下来继续说道,“看见歪的东西我的神经就受不了。奇怪,是不是?我是在说,先生。您心中没有疑问。认为这极可能的不期而遇是您女儿突然改变计划的原因。是吗?”“这好像是惟一讲得通的推测了。”“您不知道提到的这位先生可能会是谁吗?”这位百万富翁犹豫了一会儿,然后答道,“不—我一点也不清楚。”

“好了—关于尸体发现的经过?”“尸体是被一位年轻的海军军宫发现的,他立刻拉了警报。火车上有一个医生。他对尸体进行了检查。她是先被氯仿*醉,然后被杀死的。他个人认为她已经死了四小时左右。因此一定发生在离开布里斯托尔不久一极有可能是在布里斯托尔和韦斯顿之间,也有可能是在韦斯顿和汤顿之间。”

“那珠宝箱呢?”“珠宝箱。波洛先生。不见了。”

“还有一件事,先生。您女儿的财产—她死后会传给谁?”“弗洛西婚后不久就立下遗嘱,将所有的东西都留给她丈夫。”他犹豫了一会儿,然后又继续道:“我不妨告诉你,波洛先生。我认为我的女婿是个无法天天的流氓,因此。根据我的建议。我女儿正准备通过法律手段将自己解放出来--这不是难事。我将她的钱作好安排,这样她活着的时候。他不能碰这笔钱。但虽然他们这些年来一直分居。她却经常屈服于他对钱的要求。而不愿意将丑闻公开。然而,我是下定决心要结束这事。最后弗洛西同意了。我让我的律师进行诉讼。”

“卡林顿先生在哪儿?”“在城里。我想昨天他去了乡下。但昨晚又回来了。”波洛想了一会儿。然后说道:“我想就这些了。先生。”“你想见一见女仆简。梅森吗?”“如果可以的话。”

哈利戴按了一下铃。给了男仆一个简短的命令.几分钟之后,简。梅森进来了。这是一个容貌粗陋。却让人尊敬的妇女。她在悲剧打击下无动于衷,一副讷相。只有一个好仆人才可能这样.“请允许我问你一些问题。好吗?你的女主人。昨天早上出发之前,她没有什么不寻常的表现吗?没有很激动或很慌张吗?”“噢。不。先生!”“但在布里斯托尔的时候。她很不一样了,是吗?”“是的。先生,非常不安—那么紧张。好像她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她究竟说了些什么?”“嗯,先生,就我能记得的,她说。‘梅森。我得改变计划。发生了一些事情—我是说,我不能在这儿下车了。我得继续走。将行李拿下去,放在行李寄存处,然后喝点茶,在车站等我。’“‘在这儿等您,夫人。是吗?’我问道.“‘是的,是的。不要离开车站。我会乘晚些时候的火车回来。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也许不会太晚。’“‘好的,夫人,’我说。我没有权利问问题,但我觉得这很奇怪。”“这不像你的主人。是吗?”“非常不像,先生。”

“你怎么看?”“嗯,先生。我想是和包厢里的那位先生有关。她没有跟他说话。但她转过身去一两次好像是在问他她做得对不对。”“但你没看见那位先生的脸,是吗?”“是的,先生;他一直背冲着我。”“你能描述一下吗?”“他穿着一件浅鹿毛色的外套。戴着旅行帽。他很高很瘦。他后脑勺很黑。”

“你不认识他。是吗?”“噢,不,我不认识。先生!”“他肯定不会是你的男主入卡林顿先生吗?”梅森着上去很是惊讶。

“噢,我想不是的,先生!”“但你不肯定?”“身材有点像男主人。先生—但我一直不认为是他。我们很少看见他…我不能说不是他!”波洛从地毯上拣起一个别针。很是严肃地皱着眉头,然后他继续道:“有没有可能这个男人在你到包厢之前在布里斯托尔上的火车?”梅森陷入了沉思.“是的,先生,我想是可能的。我的车厢很挤。我出去花了一些时间—然后在月台上有一大群人。那也使我耽搁了一会儿。但那样的话,他只有一两分钟的时间跟女主人说话。我想当然地认为他是从过道过来的。”

“当然,那更有可能。”

他停下来,仍皱着眉头。

“您知道女主人的衣着吗。先生?”“报纸上有些细节。但我想让你证实一下。”“她戴着一顶白色狐狸皮无边女帽,先生。还有—个白色带点的面纱,穿着ˉ件蓝色起绒粗呢外套和裙子—那种蓝色他们叫做钢青色。”“嗯,很是惹眼。”“是的。”哈利戴先生说道,“贾普警督希望那能帮助我们确定案发地点。看到她的人都会记住她的。”

“正是如此!”波洛转过脸说,“谢谢你,小姐。”女仆离开了屋子。

“好!”波洛轻快地站起身来。“在这儿我只能做这些了—先生,我只是想让你把一切都告诉我,一切!”“我已经这么做了。”“你肯定吗?”“绝对肯定。”

“那么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我不能接这个案子。”“为什么?”“因为你不坦率。”“我向你保证—”“不,你有些事没告诉我。”停了一会儿,哈利戴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递给我的朋友.“我想这是你想要的,波洛先生—你是怎么知道的?真是让我很恼火!”波洛笑了。打开那张纸。这是一封信。字迹很细,字体斜着。波洛大声地念出来:

亲爱的夫人:

盼望着与你再次见面,我不胜兴奋。自收到你的亲切回信之后。我实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普利茅斯快车上的谋杀案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蒙面女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