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地上的女尸》

雪地上的女尸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1

“非常抱歉……”赫尔克里·波洛先生答道。

他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打断得不鲁莽,很委婉且富有技巧性,确切他说是说服,而不是制造矛盾与不和的打断。

“请不要马上拒绝,波洛先生。这件事事关重大,对你的合作我们将感激不尽。”

“你大热情了。”赫尔克里·波洛摆了摆手,“但我实在不能答应你,一年的这个季节……”

杰斯蒙德先生又一次打断了他井耐心劝说道:“正值圣诞季节,在英格兰乡下过个极具传统色彩的圣诞节不是件令人赏心悦目的事吗?”

赫尔克里·波洛哆嗦了一下,已感到英格兰乡下的那股寒气。一年的这个季节英格兰的乡村实在引不起他的兴趣。

“一个相当有趣的老式圣诞节!”杰斯蒙德先生进一步诱惑道。

“我……我不是英国人。”赫尔克里·波洛说,“在我的国家,圣诞节是孩子们的节日,新年才是我们成年人欢庆的节日。”

“啊,”杰斯蒙德先生说,”圣诞节在英国是个热闹非凡的传统节日。我向你保证在金斯莱西你会看到最有特色的圣诞节。那是座古老别致的房子,要知道,它的一座厢房建于十四世纪。”

波洛随即又感到一阵寒意。十四世纪庄园式的房屋让他充满了恐惧,因为他曾多次居住在英格兰古老的乡村别墅里,其间遭了不少罪。他颇有欣赏意味地看了看他自己这套配备着暖气和最先进的加湿器等现代设施的舒适的公寓。

“冬天,”他不为所动地说,“我绝不离开伦敦。”

“我想你意识不到这件事的重要性。”杰斯蒙德扫了一眼他的同伴。

波洛的另一位客人到现在为止除了见面时一声礼貌的问候之后一直缄默不语。他一动不动地坐在那儿,眼睛直瞪瞪地看着他那双亮光光的皮鞋,棕色的脸上显露着沮丧至极的神情。这位年轻人至多不超过二十三岁,看得出来,他处于极度的苦恼之中。

“不,不。”赫尔克里·波洛说,“当然这件事的重要程度我很清楚,对此我深表同情。”

“他处在进退维谷之中。”杰斯蒙德先生说。

波洛把目光又转向他。如果用一个词来描述杰斯蒙德先生的话,那就是谨慎。他上上下下都透露出这一特色,他那考究却不奢华的衣着、悦耳且训练有素的平稳的语调、额头略微削薄了点儿的浅棕色的头发以及苍白却庄重的面孔元处不显现出他谨小慎微的特点。而赫尔克里·波洛也处之泰然,似乎他早就预料到在他有生之年不仅仅是这一个杰斯蒙德先生,还有更多的杰斯蒙德之流的先生迟早都会以“此事事关重大”为借口来说服他出山。

“要知道,”赫尔克里·波洛说,“警察也能明察秋毫的。”

杰斯蒙德先生毫不犹豫地摇了摇头。

“警察可办不到。”他说,“要找出……嗯……我们想要的结果必然要通过很多繁琐的法律程序,而对此我们一无所知。我们也只是猜测,但却没有确凿的证据。”

“我理解。”赫尔克里·波洛接口道。

如果他认为他的两位客人所需要的是同情与理解,那么就想错了。他们不需要同情与理解,他们只需要他助一臂之力。杰斯蒙德又提起那令人神往的英格兰圣诞节。

“要知道这种传统的方式已渐渐消亡。”他说,“我是说那种真正的老式圣诞节。现在人们通常在酒店里过圣诞节,这把圣诞节已搞得面目全非了。你听说过那种颇具地方特色的圣诞节吧:全家老老少少欢聚一堂,孩子们挂起长筒袜满怀希望地等待圣诞老人的礼物;还有那挂满了五颜六色的彩灯、琳琅满目的礼物盒的圣诞树;香喷喷的火鸡、葡萄干布丁;各式各样精美的糕点;对了,还有那窗外胖胖的雪人……”

善于逻辑思维的波洛这时插了话。

“堆雪人必须有雪。”他郑重其事他说,“而我们却不能像买其它东西那样订购雪,即使在圣诞节也不行。”

“就在今天我的一个在气象台工作的朋友告诉我,今年的圣诞节极有可能降雪。”

听到这儿,赫尔克里更坚定地拒绝了。

“乡村的雪天!”他说,“那更是糟糕透了,一座庞大的庄园空旷,寒冷,简直难以想象。”

“您这就错了。”杰斯蒙德先生说,“这十年来那儿的变化大大了,那儿早已有集中供暖之类的现代化设施。”

“在金斯莱西有集中供暖设备?”波洛惊诧地问道,他的心动了。

杰斯蒙德先生敏锐地注意到这点,急忙抓住这一机会。“是的,的的确确是这样。”他说,“还有妙不可言的热水供应设备,每间卧室都配备了暖气。我向你保证,亲爱的波洛先生,金斯莱西的冬天安逸舒适,你也许会觉得房间里太暖和了。”

“这绝不可能。”波洛说道。

老练机敏的杰斯蒙德先生话锋一转。

“那我们就毫无办法可言了,只好听凭命运的摆布了?”他叹息道。

波洛点了点头,这事的确令人同情。

一个年轻的未来君主,一个富有、显赫的亚洲国家统治者的独生子,几个星期前抵达伦敦。他们的国家动荡不安,尽管公众对东方生活方式的父亲忠实信赖,但对这位未来的君主却心怀疑虑。因为他生活西方化,由此颇受非议。

最近,他宣布订婚,未婚妻是同一家族的表妹。她尽管受教育于剑桥大学,但却非常谨慎地避免在自己的国家里显露出任何西方社会的影响。婚期已定,年轻的王子便带着一些需要重新镶嵌的老式王室珠宝来到英国。珠宝中有一颗举世闻名的红宝石,它原来嵌在一串笨重的老式项链上,后来被取下来由数位著名的珠宝工艺大师重新雕琢,愈发显得光彩夺目。故事发展到这儿却出了意外的差错。可以想象得出一个拥有万贯家产且贪图享乐的公子哥儿难免不做些公子哥儿式的傻事,但在一般人看来这无可非议,年轻的王子们常常以这种方式寻开心,这已成为不言而喻的规律。与他父亲当年曾赏给一个舞女一辆豪华型卡迪拉克汽车相比,年轻的王子赠给陪他散步于邦德街的令人心悦的女孩子一个绿宝石手镯或一枚钻石胸针之类的饰物也不足为怪,这叫子秉父性。

但这位王子的奢华与粗心大意达到了令人吃惊的地步。

一位小姐出于好奇,吹捧了他一番,他便给她看了那颗新镶的红宝石,而后愚蠢地答应她只戴一个晚上的进一步要求。

伤感的故事也就随之而发,那位姑娘借口补妆离开了餐桌,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却还不见她的人影,原来她从那幢房子的另一个出口悄悄地溜掉了,消失得无影元踪。当然故事的关键且最让人痛心的是那颗价值连城的红宝石也随之不见了。

因为没有造成极其严重的后果,所以这种事还不能公布于众。那颗红宝石不是一颗普普通通的宝石,它是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古物,其丢失的详情如被不适当地公布于众,就会引发极为严重的政治后果。

要知道,杰斯蒙德先生不是那种三言两语就把故事了结的人,他把故事的来龙去脉详详细细地描述了一番。杰斯蒙德先生到底具有什么身份呢?波洛对此一无所知,他在受理形形色色的案件中,曾与诸如此类的杰斯蒙德先生打过无数次的交道。他也许是外交大臣,也许是国内事务部或其它保密机构的人,他本人对此守口如瓶。他在为他的国家效劳,为了国家的安定团结必须找回那颗红宝石。

迫在眉睫之际,杰斯蒙德先生认定波洛先生是最佳人选,苦心劝说波洛助他一臂之力,受理此案。

“您说得有道理。”波洛承认道,“但你所能提供给我的东西少得可怜,线索——疑点——都不充分,因此侦破工作很难有所进展。”

“就这么定了,波洛先生。什么样的案子会难倒您呢?就这么定了!”

“我可并非总是会成功的哟。”

其实这只不过是波洛自谦之词。从他说话的语气里不难听出,他接了案子几乎就等于胜券在握。

“殿下还很年轻。”杰斯蒙德先生说,“您难道看着他只因为年轻时的一时风流要毁掉前程而坐视不管吗?”

波洛宽容地看了看那垂头丧气的年轻人。“年轻时都会有些荒唐之举。”他安慰道,“对一个公子哥儿来说,这不算什么,他仁慈慷慨的父亲会为儿子包揽一切,请私人律师,为他打点一切‘不便’,他自己也会从中吸取教训,结局就会很完美。但你这件事的确棘手,你的婚期将至……”

“是啊,是的!”这个沉默不语的年轻人激动得把满腔的忧虑都倒了出来。“你知道,她是个极正统、不苟言笑的人,她把生活也看得极其严肃认真。在剑桥大学就读时,她就接受了很多先进的严肃思想教育。例如在我们的国家必须普及教育,应该为孩子们设立许多的学校,为了进步与民主当前还有许多亟待开创的事业。她还说我们的时代不能再像过去我父亲统治的年代。自然她知道我会在伦敦消遣,但不会闹出什么绊闻,可事实却井非她所想象。你知道那颗红宝石是举世闻名的宝物,它背后有悠久而复杂的历史,那是血流成河——数以万计的生命的历史啊!”

“数以万计的生命!”波洛若有所思。他转向杰斯蒙德先生说道:“也许它今天不会招致这样的悲剧。你说呢?”

杰斯蒙德先生怪叫了一声,就像一只母鸡要下蛋却改了主意要思量一番。

“不,不至于此,”他说道,语气于涩、单调/绝对没有问题,我保证不会严重到如此地步。”

“你怎能如此有把握?”波洛说,“不管谁拿了红宝石,都会有眼红的人想据为己有,那么会有什么手段使不出来呢?我的朋友。”

“我认为,”杰斯蒙德说道,语气越发干涩单调了,“我们没有必要对此深究,这对我们没什么好处。”

“但我……”波洛语气陡然变得拒人于千里之外,“我,波洛,却爱刨根问底。”

杰斯蒙德满面疑惑地看了看他,立即又恢复了常态,说道:“那么我想此事就这么决定了,波洛先生?你会去金斯莱西吧?”

“那么我以什么身份到那儿去呢?”波洛答非所问。

杰斯蒙德先生胸有成竹地笑了笑。

“这个吗,我想,很好办。”他说:“我保证一切都会安排得合情合理。你会发现金斯莱西人开朗热情,魅力无穷。你一定会喜欢他们的。”

“哎,那儿是集中供暖。你不是戏弄我吧?”

“不,不,千真万确。”杰斯蒙德先生似乎觉得受了伤害,“我向你保证,那儿会让你满意的。”

“tout confort moderne(法语:一切都是现代化的,很舒适;很好。——译注),”波洛心中一动,自言自语道,“eh bien。”他说:“我接受此案。”

2

在金斯莱西长长的起居室里,室内温度在华氏68度,暖洋洋的。赫尔克里·波洛坐在大大的竖框窗前与莱西太太闲聊着。莱西太太边聊边忙手中的针线活。她既不是在绸布上刺细小的针脚也不是在绣繁乱复杂的花,而是在给擦盘子的布镶边。她看起来在认真地做着针线,其实是在饶有兴趣地与波洛交谈着。她的语调温柔缓慢,非常动听、迷人。

“波洛先生,我希望你在这儿的圣诞聚会上玩得开心,要知道这是有很多人参加的家庭聚会。有我的孙女、孙子和他的一个朋友——布里奇特,我可爱的外甥女——戴安娜,还有老朋友戴维·韦尔温。这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家庭聚会,没有特别盛大的场面。但埃德温娜·莫尔科姆说你就喜欢这种老式的圣诞聚会。也难怪,别处可没有我们这样传统的圣诞节。我丈夫,你知道,完完全全生活在过去的时光里。他喜欢周围的一切,好像他还是十二岁男孩子时那样。他过去常到这儿来度假。”她笑了笑接着说:“这儿的一切都遵照老式的样子:巨大的圣诞树、挂起的长筒袜、牡蛎汤,还有火鸡——我们要吃两道火鸡呢,一道是清炖的,另一道是烤的,还有内包戒指、单身汉的钮扣及很多很多其它东西的圣诞葡萄干布丁。遗憾的是现在已弄不到真正的六便士了。过去的六便士都是纯银制的,要不我们就按这儿的风俗把六便士包在布丁里。这儿所有的旧式糕点都有,什么埃尔瓦布丁、卡尔斯巴德布丁,这儿还有杏仁、无核葡萄干、裹糖屑的蜜饯、生姜。上帝啊!你听听,我倒像是在念福特纳姆和梅森店的商品目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雪地上的女尸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雪地上的女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