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的机遇》

简找工作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简·克利夫兰沙沙翻动着每日导报,随后叹了口气。这叹气发自心灵的最深处。她厌恶地看着大理石面的桌子,静卧在上面的烤面包与荷包蛋,还有那一小壶茶。倒不是她不饿。事实恰恰相反。简饥肠辘辘。在那一刻,她觉得自己能够吃下一磅半烧透的牛排,另外再加上炸上豆条,也许还得再来些四季豆。然后,再品着佳酿而不是茶水,吃下所有的食物。可是,对于经济窘迫的年轻女子而言,她们没有选择。简能够点一只荷包蛋,一壶茶已经算是幸运了。看来,她明天就连这个也做不到了。除非——

她再次去看每日导报中的广告。实话说,简刚刚丢掉一份工作。情况变得日益严峻。管理那间破敝公寓的房东,一位斯文的女士也已经在斜睨这个特别的女子了。

“可是,”简对自己说,一边习惯性地生气地扬起下巴。

“可是我人很聪明,长相漂亮,又受过良好教育。雇主们还想要什么呢?”

根据每日导报,他们看来想要经验丰富的速记员,拥有小笔资金的商店经理,饲养家禽的女工(这里依旧要求一小笔资金),还有难以计数的厨师,女佣,客厅侍女——特别是客厅侍女。

“当客厅侍女我不介意。”她自言自语道,“可是,没有经验,谁也不会要我的。我敢说,我可以到什么地方去作个‘志愿女子’——可他们不会有什么值得一提的东西付给年轻的‘志愿女子’。”

她又叹了口气,把报纸支在面前。随后,散发着她健康的青春活力,简狼吞虎咽地吃起那只荷包蛋来。

当她打发完最后一口,简把报纸翻过来,去研究上面的“私事广告”栏目,一边还喝着茶水。这个栏目是她最后的希望。

如果她有几千英镑,这事就容易多了。至少有七个难得的机会——每个机会每年都至少能赚三千英镑。简掀起嘴chún。

“如果我有两千英镑,”她喃喃说道,“要把我和它分开可不容易。”

她的视线投向栏目的底部,随后又以长期炼就的从容向上扫视。

有一位女士,她总出高价收购穿旧的衣服,“贵妇们的衣物可以上门收购”。也有些绅士什么东西都收购——不过主要是些假牙。另有一些有头衔的贵妇人,在行将出国之际,会以荒唐的价格把她们的毛皮大衣处理掉。此外,还有哀伤的牧师,勤快的寡妇,残废的军官,都可能会报出五十到两千的数目不等。突然,简停下来。她放下茶杯,把那条广告又重新看了一遍。

“当然,这里面必定大有文章,”她喃喃自语道,“这种事情总是有圈套。我一定得小心。不过——”

这条引起简·克利夫兰兴趣的广告内容如下:

诚征一位女士,年龄二十五至三十岁,深蓝色眼睛,金黄色头发,黑色睫毛与眉毛,鼻梁挺直,身材苗条,身高五英尺七英寸,善于模仿,能讲法语。请于下午五至六点来恩德斯利大街7号,她将听到对她有利的消息。

“看上去真像那么回事,否则,为什么女孩子们会上当受骗,”简喃喃低语。“我当然得小心。可是,那种事情根本不会有这么多具体的要求。我现在该……让我们来仔细看看这些条件。”

她接着看那些要求。

“二十五到三十——我今年二十六。深蓝色眼睛,没错。金黄色头发——黑色睫毛与眉毛——都没问题。鼻梁挺直?是——的——无论如何,我的鼻梁是够直的。既没有向下钩起,也没有向上翻起。而且,我体态苗条——即使现在看来也够苗条的。我身高只有五英尺六英寸——但我可以穿上高跟鞋。我善于模仿——没什么稀奇的,我能模仿人们说话的声音。而且,我说起法语来就像是一个天使或者法国女人。事实上,我正是合适的人选。当我出现的时候,他们应该喜不自禁。简·克利夫兰一走进屋里就中选了。”

简毅然撕下那条广告,把它放进手提包里。随后,她要了账单,声音听着焕然轻快起来。差十分五点时,简已经在恩德斯利大街附近进行勘查了。恩德斯利大街是条较小的街道,被夹在牛津圆形广场附近的两条大街之间。它尽管单调乏味,却还体面。7号房看起来跟周围的屋子没什么不一样。它看起来像是由几间办公室组成的。但是,抬头一看,简有生以来第一次明白,她并不是惟一的蓝眼睛,黄头发,鼻梁挺直,身材苗条,年龄在二十五到三十岁之间的女人。显然,伦敦有许多这样的女孩,而且仅在恩德斯利大街7号的外面至少就聚集着四五十人。

“竞争,”简说,“我最好还是赶快排队。”

她这么做了。此时又有三个女孩刚刚转过街角。她们后面还跟着其他人。简通过打量她身边的邻伴来消遣时光。在每个人身上,她总能找出不对劲的地方——黄色而不是黑色的睫毛,灰色而不是蓝色的眼睛,人为而非天然的金色头发,形状各异的鼻子,以及只有慈悲至极的人才会称之为苗条的身材。简来了精神。

“我相信我在哪方面的机会也不比任何人差。”她喃喃自语道,“不知道竞赛是什么样的。我希望是遴选美女合唱队。”

队列缓慢然而又不停地向前移动。不久以后,另一队女孩开始从屋里鱼贯而出,她们当中一些人垂头丧气,另外一些则装出一副笑脸。

“没有被录用,”简欣喜地说,“我真希望在我进去之前职位还空着。”

女孩的队列依旧在向前移动着。有人焦急地在小镜子里扫视自己,有人在狂乱地往鼻子上搽粉,还有人恣意挥舞着chún膏。

“我真希望自己的帽子能更好看些。”简难过地想。

终于,该轮到她了。在屋子里面,一边是一扇玻璃门,上面刻着传奇人物卡思伯森先生的名字。申请人一个接一个地所通过的正是这扇玻璃门。轮到简了。她深深吸了一口气,走了进去。里面是一间外部办公室,显然是职员们的。在屋子尽头是另外一扇玻璃门。简在旁人指示下,穿过这扇玻璃门。她走进一间小一些的屋子。里面有一张宽大的办公桌,后面坐着一个中年男人,目光敏锐,蓄着浓密、外国样式的小胡子。他扫了一眼简,随后用手一指左边的一扇门。“请在那儿等着。”他利落地说道。

简照着做了。她走进屋子时,里面已经有人。五个女孩笔直地坐在那里,彼此瞪眼瞧着。

简清楚,她已被列入可能的候选人当中。她来了兴致。不过,她不得不承认,就广告上的条款而言,这五个女孩和她一样有资格入选。

时间流逝。更多的女孩正在穿过内部办公室。她们当中的绝大多数被从一扇通向走廊的门打发走了。但是,每隔一会儿,会走进一个入选者,来壮大这支候选队伍。六点半时,那里已经聚集了十四个女孩。

简听到办公室里传来低低的谈话声,随后那个外国人模样的绅士出现在门边。因为他的小胡子具有军人风范,所以,简心里给他起个绰号“上校”。

“我将每次会见一位女士,请,”他宣布道,“请以你们到来的先后为序。”

当然,简是第六个。二十分钟过去了,她被叫了进去。“上校”双手背在身后正站在那儿。他先是一连串的快速盘问,接着测试她的法语知识,随后测量她的身高。

“小姐,”他用法语说道,“可能你正是合适人选。我不知道,但是有可能。”

“请问,这是什么职务?”简直截了当地问道。

他耸了耸肩膀。

“现在还不能告诉你。如果你被选中——那你会知道的。”

“这看起来很神秘。”简表示异议。“我不可能什么都不知道就去干一份工作。我是否可以问问,这跟演戏有关吗?”

“演戏?不,没有关系。”

“哦!”简喊道,吃惊非小。

他锐利的目光注视着她。

“你很聪明,是吗?而且审慎。”

“我有足够的聪明与审慎,”简镇定地说,“薪水如何?”

“薪水是两千英镑——工作两周。”

“哦!”简差点晕了过去。

她对于这个慷慨的数目大吃一惊,没能马上恢复常态。

上校接着说下去。

“我还挑选了另外二位年轻女士。你与她一样适合。也许还有其他的我没有见到。我会指导你通过下面的进程。你知道哈里奇宾馆吗?”

简急促地喘了口气。在英格兰谁不知道哈里奇宾馆?那家位于伦敦西区梅费尔高级住宅区边道上,不十分惹眼的著名的旅馆。事实上,知名人物与皇室成员在那里进进出出。今天早晨,简刚刚在报纸上读到奥斯特洛瓦大公夫人波林的到来。她来开办一个义卖市场,以救助那些俄国难民。她,理所当然,正住在哈里奇宾馆。

“是的。”简对上校的问题答道。

“很好。到那儿去。去找施特雷蒂奇伯爵。递上你的名片——你有名片吗?”

简拿出一张。上校接过去,在角上写了一个小小的p,又把它递还给她。

“这可以确保伯爵会见你。他会明白你是我派去的。最终取决于他——还有另外一个人。如果他认为你合适,会向你解释情况,而你可以接受或是拒绝他的提议。满意了吗?”

“非常满意。”简说道。

“到目前为止,”当简出现在大街上时喃喃自语,“我看不到有什么圈套。可是,一定有。世上不会有这样的事,你什么也不做就可以拿到钱。一定是犯罪!没有其它的可能了。”

她的兴致高涨起来。在某种程度上,简并不反对犯罪。近来报上登的皆是各女匪的卓越勋绩。简曾认真考虑过,如果其它方法不成功,那么就加入并成为他们当中的一员。

她好不容易找到哈里奇宾馆的大门,略显胆怯地走了进去。她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希望有一顶新帽子。

但她还是勇敢地走到接待处,递上名片,要求谒见施特雷蒂奇伯爵,举止当中没有丝毫的犹疑。她猜想那个职员正在好奇地上下打量她。然而,他还是接过名片,随手递给身边一个小听差,然后低声耳语了几句。简没有听到他们说什么。不久,听差回来了,请简跟着他走。他们乘坐电梯上楼,沿着一条走廊来到一扇高大的双开门前,听差停下来敲门。过了一会儿,简被领进一间宽敞的屋子,在她对面是个高大、瘦削的男子,留着金色的胡须。他一只白皙无力的手里正捏着简的名片。

“简。克利夫兰小姐。”他嘴里缓缓念道,“我就是施特雷蒂奇伯爵。”

她张开嘴,露出两排整齐洁白的牙齿,想要挤出一个微笑。可是并没有产生令人愉快的效果。

“我知道你是应征来的,”伯爵接着说,“好心的克莱宁上校把你派来的。”

“他真是上校。”简心里想,对自己的洞察力沾沾自喜。不过,她只是点点头。

“请原谅,能提几个问题吗?”

没等简回答,他接下来像克莱宁上校一样将她盘问了一气。她的回答看来令他满意。他点了点头。

“小姐,现在请你走到门边,再慢慢走回来。”

“也许,他们想让我作时装模特,”简心里想,她照着做了。“可他们是不会付给一个模特两千英镑的。不过,我想最好还是过一会儿再提问。”

施特雷蒂奇伯爵皱了皱眉。他用白皙的手指轻弹桌面。突然,他站起来,打开隔壁的屋门,冲着里面的人讲话。

他又重新回到座位上,一位矮小的中年女士走进屋来,随手关上门。她体态丰满,形容非常丑陋,可是脸上的神情表明她是个重要人物。

“喂,安娜·米哈伊洛夫娜,”伯爵说道,“你觉得她怎么样?”,

那位女士将简上下仔细打量一番,好像女孩是蜡像馆里的塑像一样。她没有装腔作势地同简打招呼。

“她也许行。”她终于说道,“严格来讲,可能性微乎其微。不过身材肤色都不错,比其他的都强。你觉得它怎么样,费奥多·亚历山大洛维奇?”

“我同意你的观点,安娜·米哈伊洛夫娜。”

“她能讲法语吗?”

“她的法语很出色。”

简越来越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假人。这两个古怪的家伙看来已想不起她还是一个真人。

“可是,她会小心谨慎吗?”女士问道,一边直冲简皱眉。

“这是波波伦斯基公主,”施特雷蒂奇伯爵用法语对简说,“她是问,你是否小心谨慎?”简向公主答话。

“在有人向我解释这个职务以前,我不会作出任何承诺。”

“说得好,小家伙。”女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简找工作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