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之犬》

最后的招灵会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拉乌尔·多布罗伊尔一边哼着曲子,一边穿过赛纳河。

他是一个英俊年轻的法国男人,三十二岁左右,长着一张红润的脸和小小的黑胡子,职业上他是一个工程师。在恰当的时间里,他到达了卡多纳特,转入了第7号房子。看门人从她的小窝里朝外张望着,冲他打了声招呼“早上好”,他愉快地还了礼。然后,他爬上楼梯,来到三层的公寓前。他站在那里,摁了门铃并等待着回应,他再次哼起了那段小曲子,今天早上,拉乌尔·多布罗伊尔感觉特别高兴。一个年老的法国妇女打开了门,她看清来客是准时,她那满是皱纹的脸堆起了微笑。

“早上好,monsieur(法语:先生。——译注)。”

“早上好,伊利斯。”拉乌尔说道。

他穿过前厅,边走边脱下他的手套。

“夫人在等着我呢,是吗?”他回头问道。

“啊,是的,确实这样,monsieur。”

伊利斯关上了大门,转身面对着他。

“请monsieur您先到那个小客厅里坐坐,夫人一会儿就来。现在,她正在休息呢。”

拉乌尔突然抬起了头。

“她感觉不舒服吗?”

“舒服!”

伊利斯吸吸鼻子。她从拉乌尔的前面走过去,替他把小客厅的门打开。他走了进去,她跟在后面也走了进去。

“舒服!”她继续说道,“她怎么会舒服呢,可怜的小羊羔?招灵会,招灵会,总是招灵会!这不好——这不正常,这不是万能的上帝允许我们做的事情。对于我来说,可以但白他讲,这简直就是和恶魔做交易。”

拉乌尔拍拍她的肩膀,使她安心。

“看你,看你,伊利斯,”他安慰地说道,“别激动,不要过于把所有你不能理解的事物都看成是恶魔。”

伊利斯怀疑地摇摇头。

“啊,那好,”她小声地嘟哝着,“monsieur爱说什么就可以说什么,我就是不喜欢招灵会,看看夫人,一天比一天苍白,一天比一天瘦弱,而且头疼!”

她握起了双手。

“啊,不,这一点好处也没有,这一切都是神灵的事情。

确实是神灵!好的神灵都在天堂里,而其他的就在炼狱里。”

“你对于人死后的看法有点简单,伊利斯。”拉乌尔一边坐到椅子上一边说道。

老大婆靠了过来。

“我是一个虔诚的天主教徒,monsieur。”

她划了个十字,向门口走去,然后又停了下来,她的手放在门柄上。

“monsieur,你们结婚以后,”她恳求地说道,“这不会再继续了吧——所有这些?”

拉乌尔感动地朝她微笑。

“你是一个非常真诚的好心人,伊利斯,”他说道,“而且对你的女主人很忠心。别害怕,一旦她成为了我的妻子,你所说的所有这些‘神灵的交易’,都将停止。因为,多布罗伊尔夫人不再进行招灵会了。”

伊利斯的脸上露出了微笑。

“你说的是真的吗?”她热切地问道。

对方则严肃地点了点头。

“是的,”他说道,这句话更像是对他自己说而不是对她,“是的,所有的这些都必须结束。西蒙娜具有非常出色的天赋,而且,她已经毫无拘束地使用了它,但是现在,她已经尽她本分了。就像你刚才观察到的,她一天比一天苍白,一天比一天瘦弱。灵媒婆的生活是最花费力气也最困难了,还有可怕的精神上的压力。可是,伊利斯,你的主人是全巴黎最好的灵媒婆——甚至是,全法国最好的。从世界各个地方来的人们都来找她,因为他们知道,她是不会玩弄他们,欺骗他们的。”

伊利斯满足地吸吸鼻子。

“欺骗!啊,不,事实上,夫人如果愿意的话,她连一个新生的婴儿也不会欺骗。”

“她是一个天使,”这位年轻的法国人热烈地说道,“而且我——为了她的快乐,我要做一个男人所能做的一切事情。你相信我吧?”

伊利斯走上前来,用一种简单而自豪的口吻说道:“我已经为夫人服务许多年了,先生。从各个方面来讲,我都可以说我敬爱她。如果我不相信,你是因为她值得敬慕而敬慕她的话一啊,eh bien(法语:那好。——译注)先生!如果不是那样的话,我会把你撕成碎片的。”

拉乌尔笑了。

“好极了,伊利斯!你真是一个忠诚的朋友,而且现在,你必须赞成我告诉你的话,夫人就要放弃神灵们了。”

他希望看到的是,这位老妇女大笑着接受这个高兴的事情,但是,令他有点惊奇,她仍然保持着严肃。

“假设,monsieur,”她犹豫着说道,“假设那些神灵不愿意放弃她呢?”

拉乌尔盯着她。

“呃!你是什么意思?”

“我是说,”伊利斯重复道,“假设那些神灵不愿意放弃她呢?”

“我想你不会相信神灵的吧,伊利斯?”

“我不会的,”伊利斯顽固地说道,“相信它们很愚蠢。但是——一”“什么?”

“我很难给你解释,monsieur。你知道,我,我一直以来都认为那些灵媒婆,就像他们自己称呼自己那样,是一些聪明的、专门欺骗那些可怜的失去了爱人的灵魂的骗子。但是,夫人不是那样,夫人是真正的,夫人很诚实而且——”她降低了她的声调井用恐惧的语气说道:“不寻常的事情发生了,这不是骗局,真的发生了,而且,这就是为什么让我感到害怕的。因为,我可以肯定这些,monsieur,这不正常,它与自然现象背道而驰,上帝啊,肯定有人会为此付出代价的。”

拉乌尔从椅子里站了起来,走到她跟前,拍拍她的肩膀。

“保持镇静,我亲爱的伊利斯,”他说道,并微笑了,“看,我给你带来了一些好消息:今天就是招灵会的最后一次;今天以后再不会出现招灵会了。”

“那么说来,今天还会有一次了?”老妇女猜疑地问道。

“最后一次,伊利斯,最后一次了。”

伊利斯闷闷不乐地摇摇头。

“夫人不适合——”她开始说。

但是,她的话被打断了,门打开了,一个高个儿的金发女人走了进来。她身材苗条而优雅,长着一张像波提切利的圣母玛利亚的脸。看到她,拉乌尔的脸马上像被点燃了,闪闪发光,而伊利斯迅速而谨慎地退了下去。

“西蒙娜!”

他握起她修长雪白的双手,分别亲吻了一下。她非常温柔地叫着他的名字:“拉乌尔,我亲爱的。”

他再次亲吻着她的双手,然后,专注地看着她的脸。

“西蒙娜,看你多么的苍白!伊利斯告诉我,你在休息;你没生病吧,我的爱人?”

“没有,没生勃—”她犹豫地说道。

他扶她在沙发上坐下,然后,自己也坐在她的旁边。

“那么告诉我!”

灵媒婆虚弱地微笑着。

“你会认为我是个傻瓜的。”她喃喃道。

“我?认为你是个傻瓜?永远不会的。”

西蒙娜从他的双掌中缩回她的手。好一会儿,她非常安静地坐在那里,眼睛垂下来盯着地毯。然后,她用低沉的声音急速说道:“我很害怕,拉乌尔。”

他等了一两分钟,希望她继续说下去,但是,她并没有往下说,他就鼓励道:“是的,害怕什么呢?”

“只是害怕——就那么多。”

“但是——”

他困惑地看着她,她迅速地回答了他的眼神。

“是的,这很荒谬,对吧,但是,我感觉就是那样。害怕,再也没有别的了。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或者为什么,但是,在脑海里,我一直有这种感觉,觉得某些事情很可怕——可怕,它就要发生在我身上……”她瞪着前方,拉乌尔温柔地伸出一只胳膊搂住她。

“我最亲爱的,”他说道,“来,你不必说出来。我知道是什么,是那些压力,西蒙娜,是灵媒婆生涯的压力。你需要的只是休息——休息和安静。”

她感激地看着他。

“是的,拉乌尔,你说得对,那就是我所需要的,休息和安静。”

她闭上了双眼,微微靠在他的肩膀上。

“还有快乐。”拉乌尔在她耳边喃喃说道。

他的手臂把她搂紧了一点。西蒙娜还闭着双眼,她深深地吸了口气。

“是的,”她喃喃道,“是的。当你的手臂围着我的时候我感觉到很安全,我忘记了我的生涯——那种可怕的生涯——做灵媒婆的生涯。你知道很多,拉乌尔,但是,甚至是你,也还没有完全理解到它的含义。”

他感觉到她的身体在他怀抱中有点发硬,她眼睛睁开了,瞪着前方。

“坐在橱柜的黑暗之中,等待着,那种黑暗是多么令人可怕,拉乌尔,因为它是那种虚无的黑暗,什么也不存在的黑暗。是人故意放弃了自己,让自己迷失在里面。除此之外,他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感觉不到。但是,最终出现了那慢慢的、沉默痛苦的回归,从睡眠中清醒过来,但是,非常疲倦——可怕的疲倦。”

“我知道,”拉乌尔喃喃道,“我知道。”

“非常疲倦。”西蒙娜再次喃喃道。

当她重复这句话的时候,她整个身体似乎都沉了下去。

“但是你最出色的,西蒙娜。”

他把她的手放到自己的手中,试图提起她的兴致,来分享自己的热情。

“你是独一元二的——世界上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灵媒婆。”

她摇摇头,对此只是微微一笑。

“是的,是的。”拉乌尔坚持道。

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两封信。

“看这里,这是萨拉贝得赫热的罗奇教授寄来的,而那一封是南锡的格尼尔博士寄来的,两封信都恳求你偶尔可以继续为他们招招灵。”

“啊,不!”

西蒙娜跳了起来。

“我再也不做了,我不做了!这些马上就要结束了——一切都完了,都结束了。你答应我,拉乌尔。”

拉乌尔惊奇地看着她在他面前走来走去,就像是一头穷途末路的野兽,他站了起来,握住她的手。

“是的,是的,”他说道,“这当然都要结束了,那是不言而喻的。但是,我是那么的以你为荣,西蒙娜,这就是为什么我提起了这些来信。”

她用疑惑的眼神迅速地看了他一眼。

“你不会希望我继续招灵吧?”

“不,不,”拉乌尔说道,“除非是你自己愿意这样做,仅仅是为一些老朋友偶尔招一两次——”但是,她打断了他的话,激动地叫喊着:“不,不,再也不要。有危险!我告诉你,我可以感觉到它,极大的危险!”

她用手紧紧地压住额头,一分钟后,她走到了窗户旁边。

“答应我,再也不要了。”她背对着他,用平静的声音说直。

拉乌尔走到她后面,用手抱住她的肩膀。

“我亲爱的,”他温柔地说道,“我答应你,今天以后不会再招灵了。”

他感觉到了她突然颤抖了一下。

“今天,”她喃喃道,“啊,是的——我把埃克斯夫人给忘记了。”

拉乌尔看了看手表。

“现在她就要来了,但是,西蒙娜,如果你感觉不太好的活——”西蒙娜似乎没听见他说的话,她呆呆地在想着什么。

“她是——一个奇怪的女人,拉乌尔,一个非常奇怪的女人。你知道吗,我——我对她的感觉几乎就是恐惧。”

“西蒙娜!”

他的声调里带着某种谴责的味道,她马上就感觉到了这一点。

“是的,是的,我知道,你和所有的法国人一样,拉乌尔。

对你来说,一个母亲神圣不可侵犯,在她为失去了孩子而悲伤的时候,我对她产生那样的感觉是非常不仁慈的。但是——我不能给你解释,她长得那样强壮和黝黑,而且她的手——你有没有注意过她的手,拉乌尔?又大又强壮的手,和男人的一样。啊!”

她微微地颤抖了一下,闭上了双眼。拉乌尔缩回了他的手,冷冷地说道:“我真的不理解你,西蒙娜。作为一个女人,你也应该对另一个女人除了同情外没有别的感情了,那是一个被剥夺了唯一孩子的母亲。”

西蒙娜做了个不耐烦的手势。

“啊,那是你不理解,我的朋友!这些事情,是没有人可以帮忙的。当我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我就感觉到——”她挥动着她的手。

“害怕!你还记得吗,很久以后,我才答应为她招灵?我可以肯定,她会在某些方面给我带来不幸。”

拉乌尔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最后的招灵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死亡之犬》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