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罪团伙短篇集》

第十二章 暗藏杀机之屋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你这是——”塔彭丝刚一开口,又马上闭上。

她刚从隔壁那间挂着“非请莫入”牌子的房间出来。一走进布伦特先生的私人办公室,她就惊奇地看到她的丈夫兼老板正把一只眼睛紧紧地贴在那个窥视于孔,聚精会神地观察着对面办公室的情况。

“喔!”汤米悄声地制止了她,“你难道没听到蜂鸣器响了吗?来人是个姑娘——非常漂亮的姑娘——在我看来,她简直漂亮得无法形容。艾伯特正在对她胡诌,又说我正忙着和伦敦警察厅通电话呢。”

“让我也看一眼。”塔彭丝恳求道。

汤米不太情愿地往旁边挪开了身子。塔彭丝照样把眼睛紧紧贴在那窥视孔上。

“她确实不错。”塔彭丝赞同道,“她那身衣服是最新潮的。”

“她可爱得无可挑剔,”汤米说,“就像梅森笔下描绘的那类姑娘,既有天使般的美貌,又有菩萨般的心肠;不仅聪颖过人,而且善解人意。我认为——对一一就这样,我今天上午应该扮演伟大的哈诺德。”

“嗯!”塔彭丝说,“依我看,如果在所有的侦探大师中有一位你最不适宜扮演的话,那就是哈诺德。你能闪电般地演示不同的个性吗?你能在仅仅五分钟之内交替地表现出伟大的喜剧演员、贫民窟的小孩、以及严肃而又富于同情的朋友的不同个性来吗?”

“这我都知道,”汤米说着,猛地在桌上拍了一下,“但请你别忘了,塔彭丝,我可具有大将的谋略。我要马上让她进来。”

他摁了一下桌上的蜂鸣器。艾伯特领着那位来访者走了进来。

那姑娘在门口停住了脚步,似乎有点犹豫不决。这时,汤米走上前去。

“请进来吧,尊敬的女士。”他和蔼可亲地招呼道,“请在这儿就座。”

塔彭丝尽量憋住不出大气,反倒弄巧成拙。汤米转过身来瞪着她,他刚才那彬彬有礼的举止转瞬即逝。他以威胁的腔调问道:

“鲁宾逊小姐,刚才谁在说话?是你吗?噢!我想你不会吧?”

话音一落,他又转过身来对着那姑娘。

“我们当然用不着太一本正经,或者拘泥于礼节。”他说,“请把来意告诉我,然后,我们再从长计议,我出最佳方案来帮助你。”

“你的心地真善良。”那姑娘说,“对不起,你是外国人吗?”

塔彭丝又有点忍俊不禁了。汤米透过眼角瞥了她一眼。

“那倒不完全是,”他困难地解释道,“过去我在国外工作了很长时间。我的理论就是法国秘密警察的理论。”

“啊,真的:?”那姑娘表露出十分敬佩的神情。

正如汤米所赞叹的那样,她确实是位非常迷人的姑娘,身材苗条、充满青春活力,一双大而庄重的眸子,几绺金色的秀发垂在她戴着的那顶小巧的棕色毡帽沿下。

她的脸上明显地露出焦急的神色,那双纤细的小手不时紧紧地攥在一块儿,不时咔嚓一声打开、又咔嚓一声合上她的漆皮手提包的钩扣。

“布伦特先生,我先得告诉你,我的名字是洛伊斯·哈格里夫斯。我住在一所叫作特恩利·格兰奇的房子里。那是一幢式样特别陈旧的房子,位于该地区的中心地带。附近有一个名叫特恩利的小镇,那儿住户不多也不太出名。但在冬季,那是个打猎的好去处;夏天,我们就打网球。我在那儿从未感到寂寞过。说句实话,我非常偏爱乡间生活,而不太喜欢住在城里。

“我告诉你这些,是想让你明白在像我们那样的乡间小镇,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特别引人注目。大约一星期前,我收到从邮局寄来的一盒巧克力。盒内没有东西可以说明是谁寄来的。我自己并不特别喜欢巧克力,而我家里的其他人却相反。那盒巧克力很快便被分吃光了。结果,凡是多少吃了点巧克力的人都感到不舒服。我们赶快叫人去请医生来。

那医生做了多方面的调查,并且专门询问那些人还吃了别的什么东西没有之后,就带着剩余的巧克力走了。布伦特先生,医生的化验结果表明那些巧克力含有砒霜!虽然不足以要人的命,但也足以让任何人都生一场大病。”

“这事倒很蹊跷。”汤米评论道。

“伯顿大夫对这件事也感到非常奇怪。在这小镇里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情,这好像是第三次了。每一次都发生在比较大的住宅里,同屋的人凡吃了这种神秘的巧克力的都病得不轻。这似乎是某些神经不健全的当地人别有用心的恶作剧。”

“很可能是如此,哈格里夫斯小姐。”

“伯顿大夫将此事归咎于社会主义者的煽动行为,我认为这完全是荒谬可笑的结论。但是,在特恩利小镇里是有那么一两个对现实不满的人,他们很有可能会干出类似的荒唐事来。伯顿大夫看问题很敏锐,他竭力主张我把这事交给警方去查办。”

“这是个非常合理的建议。”汤米说,“但我猜测,你并没有这样去做。对吧,哈格里夫斯小姐?”

“我当然没有,”那姑娘承认道,“我最恨的就是遇事大惊小怪,接着便是搞得大家人心惶惶。你知道吧,我也认识我们当地的警督,但我绝不相信他会查清任何事情!我经常看到你们的广告。我告诉伯顿大夫,我认为把这事交给私家侦探来办理是最明智的选择。”

“这我可以理解。”

“你们的广告中特别强调要尊重委托人酌情处理的自由权。按我的理解,那就是——那就是说,没有我的认可,你们就不会把任何情况公诸于众,是吧?”

汤米好奇地看着她。这时,塔彭丝开口说话了。

“我的理解是,”她不动声色地说,“作为对等条件,哈格里夫斯小姐就应该把任何情况都告诉我们。”

她说到“任何情况”四个字时特别加重了语气。这时,洛伊斯·哈格里夫斯小姐紧张得胜都变红了。

“对,”汤米马上反应过来,“鲁宾逊小姐的话是正确的。

你必须告诉我们所有的情况。”

“那——你们不会——”她吞吞吐吐地说。

“你所说的任何情况我们都绝对严格保密。”

“谢谢2我知道我应该与你们坦诚相待。我不去找警察是有原因的。布伦特先生,那盒巧克力是住在我们房子里的某一个人寄来的。”

“你是如何得知的,尊敬的女士?”

“这事很简单。我有画滑稽可笑的小鱼的习惯——三条小鱼相互交叉在一块——无论什么时候,只要手中有了一支笔,我就会画的。不久前,从伦敦一家商店里寄来了一包丝袜。当时我们正在吃早餐,我也一直在报纸上用笔作记号。按我的习惯,我自然而然地就开始在包裹的标签上画了几条小鱼,那时连捆包裹的绳子还没被剪断,包裹也没打开呢。过后,我都差不多忘了这事。但是,当我仔细检查包在巧克力盒子外面的那张棕色的纸时,我居然发现了那张标签剩下的一只角——大部分都被撕掉了。我画的那些滑稽的小鱼还在上面。”

汤米向前挪动了一下椅子。

“那事情可就严重了。正如刚才你所说的那样,这就提供了非常有力的证据去推断送巧克力的人就是你屋内的某个成员。但是,请你原谅,为什么这个事实会使你不愿意去找警察呢?我对此似乎仍然不理解。”

洛伊斯·哈格里夫斯小姐很坦然地望着他的脸。

“布伦特先生,我告诉你,我不想把这事声张出去。”

汤米很优雅地坐正了身子。

“鉴于这种情况,”他低声地说,“我们明白该怎么做了,哈格里夫斯小姐,我看你不会不愿意告诉我你所怀疑的对象是谁吧?”

“我无法怀疑具体是谁——但是却有多种可能性。”

“就一般情况而论,应该是这样的。现在你能否详细地对我谈谈你家里成员的情况?”

“佣人中嘛——除了客厅女仆外,他们都在我们那儿干了许多年。布伦特先生,我必须解释一下,我是由我的姑母拉德克利夫夫人带大的。她非常非常的富有。她的丈夫继承了一大笔遗产,而且还曾封为爵士。是他买下了特恩利.格兰奇这幢房子,但遗憾的是,刚住进去两年他就去世了”这之后,拉德克利夫夫人便叫我来与她住,这儿就成了我的家。我是她惟一活在世上的亲戚。同屋住的另外一个人叫丹尼斯·拉德克利夫,是她丈夫的侄子。我总叫他表兄。事实上,我们之间没那层关系。我姑母露西常常公开说,除给我一小部分财产外,她要把她所有的钱都留给丹尼斯。她说,这钱是拉德克利夫家的,当然就应该归拉德克利夫家族的一个成员所有。不知怎么搞的,当丹尼斯二十二岁时,他俩曾大吵大闹过一场。我想是关于他欠了很多债的事。一年后,她逝世了。使我意想不到的是,她已立下遗嘱把她所有的钱都给了我。我知道,这无疑对丹尼斯是个晴天霹雷。

而我对此也感到极为不安。倘若他可以得到这笔遗产的话,我是肯定会让给他的。但是,这种事情似乎又不能办到。过后,我一满了二十一岁,马上就立下遗嘱把这笔钱留给他。

那是我唯一能办到的。如果我被汽车撞死,或者死于非命,那笔钱立即归丹尼斯本人所有。”

“应该是这样的,”汤米说,“我能冒昧地提一个问题吗?

你在什么时候满二十一岁的?”

“就在三个星期之前。”

“啊:“汤米说,“现在你能否再把你家里成员的更详细的情况告诉我一下,好吗?”

“佣人——还是——其他人?”

“全都包括。”

“刚才我已说过,佣人们都跟了我们很长一段时间。包括老霍洛韦太大,她是厨师,以及她的侄女罗斯,她是厨师的帮工。再有就是两位年纪较长的女仆和我姑母的侍女汉纳,她一向对我都很忠心。那位客厅女仆叫埃丝特·匡特,她看来也是个品行良好、性格内向的姑娘。至于我们自己人方面,有洛根小姐,过去由她陪伴我姑母露西,现在是她为我管理整个家务。其次是拉德克利夫船长——就是丹尼斯,我刚才已对你提到过他。再有就是名字叫玛丽·奇尔科特的姑娘,她是我的老校友,现在和我们住在一起。”

汤米沉思了片刻。

“哈格里夫斯小姐,看来他们都很清白和正直。”一两分钟之后他说:“我估计,你不会对他们之中的某一个人更为怀疑些吧?你仅担心最终的事实只会证实——嗯——居然也不是哪一个佣人干的。不知我的想法如何?”

“正是如此,布伦特先生。坦白地说,我确实拿不准是谁使用了那张棕色的纸。再者,那上面的地址全是用打字机打的。”

“看来,只有一件事可以确定,”汤米说,“那就是我必须亲自到现场去。”

那姑娘好奇地看着他。

思考一会儿之后,汤米接着往下说:

“我建议你回去准备迎接两位朋友的到来——就说是,范杜森先生和小姐——你的两位美国朋友。你能让人看不出任何破绽,作好这种安排吗?”

“噢,这当然没问题,也非常容易。那么,你们什么时候去——明天——还是后天?”

“如果你同意,就定在明天。这事刻不容缓。”

“那就说定了!”

那姑娘站了起来,向汤米伸出了手。

“还有一件事,哈格里夫斯小姐,你必须牢记,对任何人——不管是谁,都不能透露我们的真实身份。”

“塔彭丝,你看这样办如何?”他把来访者送走后,返回办公室时问道。

“我并不喜欢,”塔彭丝语气坚定地说,“我特别不喜欢那些含有少量砒霜的巧克力。”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你真看不出?把那些巧克力送给周围的邻居只是一种障眼法。其目的是制造地方上的混乱。如果那姑娘真的中了毒,也只会被认为和其他中毒者一样。你明白了吗?

这纯属侥幸,没有人会料到那些巧克力实际上是由住在房子里的某一个人寄来的。”

“纯属侥幸。你的看法是正确的。你认为这是蓄意针对那姑娘的一场阴谋吗?”

“我想是的。我记得她谈起老拉德克利夫夫人的遗嘱,那姑娘突然得到了那笔令人咋舌的巨款。”

“是的,三个星期之前,她到了法定的年龄而立下了遗嘱。这对于丹尼斯·拉德克利夫来说可并不太妙,他只有等她死了才能得到那笔钱。”

塔彭丝点了点头。

“而最危险的是,她也认为巧克力事件就是那么回事!

这也是她不愿去叫警察的原因。说不定她已经对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十二章 暗藏杀机之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犯罪团伙短篇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