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相绑架案》

“西方之星”历险记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我正站在波洛房间的窗户旁悠闲地望着下面的大街。

“奇怪呀!”我突然脱口而出。

“怎么啦,我的朋友?”波洛端坐在他舒适的摇椅里,语调平静地问。

“波洛,请推求如下事实!——位年轻女人衣着华贵——头戴时髦的帽子,身穿富丽的裘皮大衣。她正慢慢地走过来。边走边看两旁的房子。二个男子和一个中年女人正盯捎尾随着她,而她一无所知。突然又来了一个男孩在她身后指指点点,打着手势。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那女子是个坏蛋?还是盯梢的人是准备逮捕她的侦探?或者,他们都是坏蛋。正准备设圈套让无辜的受害者中计?大侦探对此有何高见?”

“我的朋支,大侦探像往常一样。按最简单的办法行事。

他要亲自站起来看看。”这样,我的朋友和我一起站到了窗口。

过了一会儿,他突然发出一阵惬意的格格笑声。

“像往常一样,你推求的事实被你不可救葯的罗曼蒂克想法扭曲了。那是玛丽。马维尔小姐,著名的电影明星。她身后跟的是一帮认识她的崇拜者。而且。顺使说一句。我亲爱的黑斯廷斯,她对背后的事实一清二楚!”

我笑了起来。

“这样就都解释清楚了!不过,你对此并无成绩,波洛。这只不过是因为你认识她。”

“你看过多少次玛丽。马维尔演的电影,亲爱的?”

我想了想。

“大概有十多次吧。”

“而我—只看过一次!可是我就认出了她,你却没有。”

“她现在这样子和她在电影上很不一样。”我笨头笨脑地答道。

“哈!”波洛叫道,“你难道指望她在伦敦的大街上散步时头戴牛仔帽,或光着双脚,像个爱尔兰姑娘那样束把辫子吗?你总是考虑无关紧要的事情!请你想一想那位舞蹈家瓦莱里亚。圣克莱尔的情况。”

我有点生气地耸耸肩膀。

“不过,还是宽慰宽慰你自己吧,我的朋友。”波洛语调平和下来说,“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像赫尔克里。波洛一样聪明的!我对此非常清楚。”

“你对你自己确实比对我认识的任何人的评价都高!”

我大声说,有些怂恿又有些气恼。

“你会怎么看?当一个人卓然不凡时,他自已是知道的!其他人也该持同样看法一还有,如果我没搞错的话,玛丽。马维尔小姐也持此观点。”

“什么?”

“毫无疑问。她要到这里来。”

“你怎么猜得出来?”

“很简单。这条街不是贵人常来的地方,我的朋友!在这条街上,没有名医,没有著名的牙科大夫—更没有时髦的女帽商!可是却有一个一流的侦探。”

像往常一样,波洛这次又说对了。过了不一会儿,那位美国影星被领进房间。我们都站起身来。

玛丽。马维尔无疑是银幕上最受欢迎的女演员。她在她丈夫格雷戈里。罗尔夫的陪同下,最近刚到英国;她丈夫也是一位电影明星。他们一年之前在美国举行了婚礼,这是他们初次到英国来。人们为他们举行了盛大的招待会。每一个人都对玛丽。马维尔着迷,她华丽的衣服,她的裘皮大衣以及她的首饰。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一颗宝石,那颗宝石有一个和它主人声誉相当的绰号,被称为“西方之星”,关于这颗著名的宝石,真真假假的文章写了很多,据称,它的保险金额高达五万英镑。我和波洛一起问候我们漂亮的当事人的时候,所有这些细节飞快地掠过我的脑际。马维尔小姐娇小玲珑,身材苗条,长相非常漂亮,那一双大大的蓝眼睛,像个孩子一样天真无邪。波洛给她拉过来一把椅子,她一坐下来立刻开始说话。

“也许您会认为我很傻,波洛先生。不过克朗肖昨天晚上给我讲了您多么了不起,曾经揭开了他侄子的死亡之谜。我觉得我也必须来向您求教。我敢说这仅仅是。一个愚蠢的恶作剧—格雷戈里这么说一不过它还是让我担心得要死。”

她停下来喘了口气,波洛鼓励她继续说下去“请继续讲,夫人。您看得出。我还是不明白。”

“都是因为这些信。”马维尔小姐打开她的手皮包,拿出来三个信封交给波洛。

波洛仔细地阅读这三封信。

“信封很便宜—姓名和地址打印得很工整。让我们再看看里面。”他掏出信纸。

我过去和他-起看,俯身在他的肩膀上。第一封信只有一句话,和信封一样打印得很清楚。它的内容是:那颗大钻石是神的左眼,它从哪里来必须归还到哪里去。

第二封信和第一封信内容是完全相同的,但第三封信就详细多了:你已经被警告过了。可是你没有遵守。现在,这颗钻石将要从你身上取走。在月满之曰,原本是神的左眼和右眼的两颗宝石将归还给神。这样写了就会这样做。

“看第一封信的树候我还以为是个玩笑,”马维尔小姐解释说,“当我收到第二封信时,我开始担心;第三封信是昨天到的。在我看来,不管怎么说,事情可能会比我想象的更加严重。”

“我看得出它们不是邮寄来的。”

“对。它们是被人送来的—送信的是一个中国人。这正是我害怕的原因。”

“为什么?”

“因为三年前格雷戈里是在圣弗兰西斯科从一个中国人那里买到这颗宝石的。”

“我明白了,夫人,您相信这颗宝石就是—”“西方之星。”马维尔小姐紧接着说,“正是如此。那时候,格雷戈里听说关于这颗宝石有些传闻,可是那个中国人拒绝透露任何消息。格雷戈里说,当时那人看起来吓得要死,急于耍把这东西脱手。他的要价只是它价值的十分之一。它是格雷戈里送我的结婚礼物。”

波洛沉思地点点头。

“这听起来好像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传奇故事。不过—谁知道呢?啊,拜托你,黑斯廷斯,把我的小历书递给我。”

我照办了。

波洛翻着书页说,“什么时候是月满之日?嗯,下星期五。那就是说还有三天时间。夫人,您来请我给您出主意—我把我的主意说给你听。这也许是一个恶作剧—也很可能不是!所以,我奉劝您把这颗宝石交给我,由我保管到下个星期五。那时我们想怎么办就怎么办了。”

女明星的脸上掠过一层淡淡的愁云,她不自然地回答道:“恐怕那不可能。”

“您把它带在身上—是吗?”波洛仔细地注视着她。

那女人迟疑了一会儿,然后,把手伸进连衣裙的胸口处,掏出一条长长的细项链。她朝前探身,松开了手。在她的掌心,托着一颗白得耀眼的宝石。晶莹透亮,璀璨夺目。波洛深深吸了一口气。

“了不起!”他低语道,“您能让我看看吗,夫人?”他把宝石拿到自己手里,仔细地审视了一番。然后又稍一躬身,还给了她,“真是一颗无以伦比的宝石—毫无瑕疵。您把它带在身上随处乱跑吗?太大意啦!”

“不,不,其实我非常小心,波洛先生。我总是把它锁在我的首饰盒里,存放在宾馆的贵重物品保存处。我们住在富丽宾馆,您知道。今天我是为了让您看看才带来的。”

“那么,你会交给我来保管吗?你会按老波洛的主意办吗?”

“啊,是这样的,波洛先生。星期五我们要到亚德利庄园去和亚德利勋爵夫妇共度几日。”

她的话使我隐隐约约想起了什么。一些流言蜚语—是怎么说的呢?几年前,亚德利勋爵夫妇到美国访问。有谣言说,勋爵大人在那里和一些女士来往过密,行为多有不轨—不过,更多的谣言则是更确切地将勋爵大人的名字与加利福尼亚的一位女影星相提并论—啊!我的脑海突然闪出一个念头—那位影星不是别人,当然是眼前这位格雷戈里。罗尔夫太太。

“我让您知晓一个秘密,波洛先生,”马维尔小姐继续说,“我们和亚德利勋爵有笔交易。我们有可能在他祖先的城堡里拍摄一部电影。”

“在亚德利庄园吗?”我颇感兴趣,“啊,那可是英国的一大游览观光胜地呀。”

马维尔小姐点点头。

“我看那是真正的封建老古董。但是,他索要的价钱很高。当然了,我还不知道交易能否达成,不过,我和格雷戈里总愿意将生意和乐趣联系在一起。”

“可是—如果我言语唐突敬请原谅,夫人—不配戴这颗宝石到亚德利庄园去肯定是可以的吧?”

马维尔小姐的跟睛里掠过一种精明、严厉的神色,掩住了她天真无邪的外表。她看起来突然苍老了许多。

“我想戴着去那里。”

“当然了,”我突然插了一句,“亚德利勋爵的收藏中有一些非常著名的首饰精品,其中还有一颗大钻石吧?”

“是这样。”马维尔小姐简短地应了一声。

我听到波洛喃喃地低语:“啊,这样做太马虎大意啦!”

然后,他一语击中要害,大声说道,“那么毫无疑问,你和亚德利夫人已经是老朋友了,或者说,你丈夫与她很熟悉?”

“格雷戈里在她三年前去美国时就认识她了。”马维尔小姐说。她犹豫了一会儿,然后仓促地加了一句:“你们有谁看过《社交花絮》吗?”

我们两人都面露愧色,表示认同。

“我问这个问题是因为这一周上面登了一篇有关著名钻石的文章,它确实非常奇怪—”她停住了。

我站起身,走到房间另一头,取回来那份报纸。她从我手里接过来。找到那篇文章,开始大声读了起来。

“……在著名的钻石中,有一颗叫东方之星,这是亚德利家族的财产。是亚德利勋爵的一位祖先从中国带回来的。与这颗宝石相连,还有一个浪漫的传奇故事。根据这个传奇,这颗宝石曾经是一座庙宇里一尊神像的右眼;另一颗与之在形状和大小上完全相似的宝石是那尊神像的左眼。

“那传奇说,随着岁月的流逝,神像左眼的那颗宝石也被人偷去了。一只眼睛要送到西方,另一只要送到东方,直到有一天,它们再次相聚。那时,作为胜利,它们将重新归还给那尊神。,一个出奇的吻合是,和描述中这颗宝石惊人相似的那颗宝石被称之为‘西方之星’或‘东方之星’。它是那位著名电影明星玛丽。马维尔小姐的财产。两颗宝石放在一起作一比较,将会非常有趣。”她停住了。

“了不起!”波洛自语道,“毫无疑问。这是个第一流的传奇故事。”他转向玛丽。马维尔小姐说,“您不害拍吗,夫人?您没有迷信、恐惧思想吗?您不怕把这两颗一模一样的宝石彼此放在一起,然后一个中国人突然出现,猛的一下,变!嘿!把它们全郁带回中国去?”

他的语调有些夸张,但我听得出,在那装腔作势的夸张之下,有一种严肃的成分。

“我不相信亚德利夫人的宝石会有我这一颗那样好。”

马维尔小姐说,“不管怎么说。我要去看看。”

波洛又说了些什么我没听见,因为那个时候,门突然开了。一个长相英俊的男子闯进了房间。从他乌黑的卷发到他漆亮的皮靴,都可以看得出他是一个名符其实的传奇英雄。

“我说过我要替你看一看,玛丽,”格雷戈里。罗尔夫说,“现在就来了。好了。波洛先生,关于我们小小的问题有何见教?只是一个大大的恶作剧-和我的想法一样吧?”

波洛微笑地抬起头,看着这位大明星,他们俩形成了滑稽的对比。

“不管是不是恶作剧,罗尔夫先生,”他干巴巴地说,“我奉劝您的夫人,不要随身携带宝石在星期五到亚德利庄园去。”

“我赞同您的看法,光生。我已经这样对玛丽说过。可是她呀!她是个彻头彻尾的女人。我想她是绝对忍受不了另外一个女人在宝石方面比她强的。”

“胡说八道,格雷戈里!”玛丽。马维尔严厉地说。但是她的脸因愤怒涨得通红。

波洛耸耸肩。

“夫人,我已经提出了我的忠告。除此之外。我无能为力。到此为止吧。”

“啊!好了。”他看着他们出去,又回过头来说,“这些女人哪!他倒是个好丈夫。他的话一针见血—总是这样,不过他讲话的方式不够策略,确实不够!”

我把我隐隐约约的想法告诉了他。他用力点点头。

“我也这么想,所有这些现象背后,确实有些事很奇怪。请您准许,我的朋友,我要出去散散步。一定要等我回来,我求您了,我不会耽搁太久。”

我躺在椅子上快睡着了。这时。房东太太敲了敲门,把头探了进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西方之星”历险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首相绑架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