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相绑架案》

首相绑架案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既然战争和战事都已成为过去的事情,我认为我现在可以无须担心,向世人透露一下我的朋友波洛在民族危机时刻所起到的重要作用。这件事一直作为机密,没有只言片语向新闻界透露过。但是,既然需要保密的时代已经过去,我觉得它应该被公之于世,让全英国的人都知道我的这位风趣、古怪的矮个子朋友对英国做出的重要贡献。他的过人才智使英国避免了一场重大的灾难。

有天晚饭过后——我将不指明具体的日期,只说那时正处于英国的敌人正在鹦鹉学舌般地喊叫缔结和约的时期就足以使大家明白了——我和我朋友正在他的房间里坐着聊天。从军队退职之后,我被安排从事一项新工作。每天晚饭之后,我到波洛这里来,和他谈谈他手头遇到的任何令人感兴趣的案子已经成了我的一个习惯。当时,我正和他讨论人们都在议论的那个敏感的话题——一次对英国首相戴维·麦克亚当先生的未遂的暗杀行动。报纸上披露出来的那条消息很显然是经过了国家有关部门的严格审查,没有报道任何细节,只是首相幸运地脱险,子弹只轻轻擦过了他的面颊。

我认为我们的警察应该感到耻辱,竟然如此粗心大意,几乎使这样的一件阴谋在我们国家得逞。我也很能理解暗藏在英国的德国间谍会不惜高昂代价来冒险采取这样一次行动:正像首相的同事们给首相起的绰号那样,“斗士麦克”向当时盲目地、普遍地接受的所谓和平妥协的势力进行了毫不留情的坚决斗争。

他不仅仅是英国的首相——他本人简直就代表着英国的形象;如果没有他的力量和领导,就会使英国陷入瘫痪状态而受到毁灭性的打击。

波洛正忙于用一块海绵擦试一件灰色套装;从来也没见过像赫尔克里·波洛这样衣着讲究的人,整洁和秩序是他的特殊嗜好。现在,屋里到处充斥着苯的气味,他很难和我全神贯注的谈话。

“再过一会儿,我就可以和你好好聊一聊了,我的朋友,我马上就要干完了。这一小块没污——它太让人讨厌了——我要除掉它——好了!”他挥了挥手上的海绵。

我又点上了一支烟,笑了。

“最近有什么有趣的事吗?”过了一两分钟,我问他。

“我帮了一位——该怎样称呼这种人呢?——‘清洁女工’找到了她的丈夫。这是非常棘手的一件事,很需要动些脑筋,因为我有一个想法,就是当他被找到的时候他会不高兴。你会怎样想?就我来说,我很同情他;他是一个有辨别能力的人,他不愿失去他的独立。”

我笑了起来。

“好了!这块油污终于去掉了!现在,我听候你的差遣。”

“我刚才问你,你对企图谋杀麦克亚当有什么看法?”

“简直是小孩的把戏!”波洛迅速地说道,“我根本没有把它当成一件严肃的问题来想。用来福枪来搞暗杀——从来也不会成功。那是一种陈旧过时的武器。”

“这次几乎就要成功了。”我提醒他。

波洛不耐烦地摇了摇头,他正准备申辩的时候,房东太太探头进来,通知他楼下有两位先生急于要见他。

“他们不肯说他们的名字,先生,但他们说事情非常重要。”

“让他们上来吧。”波洛说着,仔细地将他的灰裤子叠了起来。

几分钟后,两位来访者被领进了房间。一见他们,我的心就猛跳起来。来的原来是两位国家要人,一位是埃斯泰尔勋爵,众议院领袖;他的同伴伯纳德·道奇先生是陆军部的要员,据我所知,他是首相的一位密友。

“你是波洛先生吗?”埃斯泰尔勋爵有些怀疑地问。我的朋友略一躬身。这位大人物看了看我,有点犹豫地说:“我的事情很机密。”

“当着黑斯廷斯上尉的面,您可以无拘无束。”我的朋友说着,向我点头示意让我留下来,“他不够绝顶聪明,是的!但是,对于他的谨慎和守口如瓶,我可以保证。”

埃斯泰尔勋爵还在犹豫,但是道奇先生却突如其来地插话道:“噢,那就快说吧——别绕弯子了!目前,在我看来,整个英国都会知道我们很快就会陷入困境难以自拔;时间就是一切。”

“请先坐下,先生,”波洛彬彬有礼地说,“您来坐这把大椅子好吗,勋爵大人?”

埃斯泰尔勋爵有些吃惊地问:“您认识我?”

波洛微笑着说:“当然认识。我每天读带照片的报纸,又怎么会不认识您呢?““波洛先生,我是因为一件十万火急的事情来这里请您帮忙的,我必须要求你们绝对保守秘密。”

“您已经听赫尔克里·波洛说过了——我无须重复!”我的朋友趾高气扬地答道。

“这件事与首相有关。我们正处于极度的困境之中。”

“我们几乎无路可走了!”道奇先生插话道。

“那么说他的伤势很重了?”我问。

“什么伤势?”

“枪伤呀。”

“噢,那事。”道奇先生用不值一提的口吻说,“那都过去了。”

“正如我的同事所言,”埃斯泰尔勋爵接着道,“那已经过去了,幸运的是子弹打偏了。我希望对于第二次尝试,也能够说是我们的幸运。”

“那么说又有了一次?”

“是的。虽然不是同样的性质,波洛先生,这次的情况是首相失踪了。”

“什么?”

“他被绑架了!”

“这不可能!”我呆头呆脑地喊起来。

波洛向我投来目光,要我注意,我明白现在我最好闭口不言。

“不幸的是,表面上看来似乎不可能的事情,却恰恰成了事实。”勋爵说。

波洛又看了看道奇先生:“刚才您说过,先生,时间就是一切,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们俩交换了一下眼神,然后埃斯泰尔先生说:“波洛先生,您肯定已经听说了,盟军会议即将举行。”

我的朋友点了点头。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会议的时间地点没有向外透露任何消息。但是,尽管事情对报界保密,可在外交圈内已是人人皆知的了:会议将在明天,也就是星期四晚上在凡尔赛举行。现在你可以明白我们所面临的严峻局势了,我也不向您隐瞒首相与会是多么的至关重要。在我们中间,德国间谍鼓吹和煽动起来的所谓和平不抵抗的思想已经十分活跃。大家一致认为,首相旗帜鲜明的立场和坚定的个性将会给会议带来转机,他的缺席可能会导致极为严重的后果——很可能是不合时机的和灾难性的所谓暂时和平。我们目前找不到一个可以代替他的人,只有他才能够代表英国。”

波洛的脸色变得非常严肃起来:

“那么说,您认为绑架首相的直接意图是想阻止他出席会议吗?”

“我是这样认为的。事实上,他那时正在前往法国的途中。”

“会议肯定要召开吗?”

“会议的召开时间就是明天晚上九点整。”

波洛从口袋里掏出人那只大怀表。

“现在是差一刻九点。”

“还有二十四小时。”道奇先生想了想说。

“二十四小时零一刻,”波洛纠正道,“不要忘了那一刻钟,先生——它可能会很有用处。现在,请讲述一下绑架事件的详细情况。它是发生在英国,还是发生在法国?”

“在法国。麦克亚当先生今天早上到了法国,今天晚上他应该作为总司令的客人留在那里,准备明天再动身去巴黎。他是乘坐驱逐舰被护送过英吉利海峡的。防空军总司令部的一辆车在布伦迎接了他。他们离开布伦,可是根本没有到达他们应该到的地方。”

“什么?”

“波洛先生,那是一辆冒名顶替的车,真正的车在一条小路上被发现了,司机和防空军司令部的那位军官被堵着嘴绑在了座位上。”

“那冒名顶替的车呢?”

“现在仍然逍遥法外。”

波洛做了个不耐烦的手势:“令人难以置信!它肯定不会长时间地逃匿在外。”

“我们也这样认为,这看起来需要进行彻底的搜索。法国方面已经处于军事戒备状态了。我们有理由想念那辆车不会被藏匿很久,法国警方和我们伦敦警察厅的人,还有部队,都在严密搜索。就像你说的那样,这事真是令人难以置信,然而,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现任何线索。”

这时有人敲门,一名年轻军官手里拿着一封厚厚的、密封得很严实的信走了进来,他将那封信交给了埃斯泰尔勋爵。

“刚刚从法国寄来的,按照您的吩咐,我给您送来了。“大臣迫不急待地将信撕开,对那军官低声说了几句,军官便离开了房间。

“这是最新消息!这份电报刚被译出来,他们找到了第二辆车,还有那位秘书丹尼尔,他被施*醉剂,堵着嘴巴,捆着手脚扔在一个被遗弃了的农场上。他什么也记不清,只记得他嘴和鼻子被人从背后捂上了,他曾挣扎着想解脱出来,但未成功。警察相信了他所讲述的经过。”

“他们没有发现别的东西吗?”

“没有。”

“也没有发现首相的尸体吗?那么,还有希望,但这事很奇怪,为什么他们要在早上企图枪杀他之后,又费这么大的周折要让他活下来?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道奇摇了摇头:“只有一件事是肯定的,他们决心不惜一切代价来阻止他出席会议。”

“只要还有一线希望,首相就会按时出席。但愿上帝保佑,不要为时太晚。现在,先生们,请给我从头至尾仔细地讲一下整个事情的经过,我还必须知道今天早上发生的这起枪击事件的情况。”

“昨天晚上,首相在他的一位秘书——丹尼尔上尉的陪同下——”“丹尼尔上尉就是陪他去法国的那个秘书吗?”

“是的,就像我说的那样,他们乘车到温莎。在那里,首相有一次安排好的会见。今天上午早些时候,他返回城里,在从温莎返回城里的路上,发生了那起未遂的枪杀事件。”

“请您稍等一下,这位丹尼尔上尉的情况您了解?您有他的资料吗?”

埃斯泰尔勋爵笑了笑:“我想您会问到这个问题的。我们对他了解不多,他的家庭背景并无特殊之处,他在英国军队供职,是个特别能干的秘书。在语言方面,尤其富于天赋,我相信他能讲七种语言,正是由于这个原因,首相才选中他,由他陪同,一起去法国。”

“他在英国有什么亲戚吗?”

“有两个姑姑。一位是埃弗拉德夫人,她住在汉普斯特德;一位是丹尼尔小姐,她住在阿斯科特附近。”

“阿斯科特?是不是靠近温莎?”

“是的。我们并没有忽略对那里的搜查,但什么也没发现。”

“那么您认为丹尼尔上尉最有嫌疑了?”

埃斯泰尔勋爵的声音里有一种难言的悲苦,他回答道:“波洛先生,在目前的情况下,要我说排除任何嫌疑的话,我都会犹豫的。”

好了。现在我明白了,大人。按照惯例,首相一定会处于警察的严密保护之中,这应该使他能够避免任何不测,对吗?“埃斯泰尔勋爵点了点头:“按道理应该是这样的。首相的车在前面行驶,一辆满载便衣警察的车就会紧随其后进行保护。麦克亚当先生对此并无察觉。由于他的性格,他是个无所畏惧的人,如果他知道有警察跟着他,他会毫不客气地请他们离开。但是,警察自然会按照他们自己的安排行事。事实上,首相的司机欧莫菲就是刑事调查部的成员。”

“欧莫菲?这是个爱尔兰人的名字,对吗?”

“是的,他是个爱尔兰人。”

“他出生在爱尔兰的什么地方?”

“克莱尔郡,我想是那里。”

“噢,请继续讲下去,大人。”

“首相的车向伦敦方向行驶,车是封闭的,他丹尼尔上尉坐在里面;第二辆车像往常那样紧跟在后面。但不幸的是,首相的车在路上无缘无故地偏离了公路。”

“是在一个公路转弯处吗?”波洛插话说。

“是的,可是您怎么知道是这样?”

“噢,很显然该是这样的。请继续讲下去!”

“不知道什么原因,首相的车离开了公路,”埃斯泰尔勋爵接着说,“警察的车不知道前面转弯了,继续沿着公路向前开。首相的车沿着小路没走多远,突然被一伙蒙面人围住了。那位司机——”“就是那个勇敢的欧莫菲!”波洛沉思着说。

“那位司机,急忙踩了刹车。首相将头伸出窗处,立刻有颗子弹射了过去,然后又射来一颗。第一颗子弹擦伤了他的面颊,第二颗打偏了。司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首相绑架案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首相绑架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