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快车上的谋杀案》

第10章 意大利人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现在我们应该满足鲍克先生的愿望了,”波洛眨了眨眼,说。“该会会意大利人。”

安东尼奥·福斯卡拉里,象只猫,快步跨进餐车。他容光焕发,热情爽快,黑黝黝的,一副典型的意大利人的面孔。

他说一口漂亮而流利的法语,只是稍带点儿意大利音。

“你的姓名是安东尼奥·福斯卡拉里?”

“是的,先生。”

“我想,你已入了美国籍,是吗?”

他咧开嘴笑了起来。

“是的,先生,这对我的买卖更方便些。”

“你是福特汽车公司的代办?”

“是的,是这么一回事──”

接着,他滔滔不绝作了大推自我介绍。但到头来,听的人对福斯卡拉里的买卖方式,他的旅行,他的收入,他对美国及欧洲大多数国家所抱的观点,竟茫然无知。充其量,他不过是个微不足道的小代理商而已。他不是那种说话吞吞吐吐的人。他不说则已,一说就是滔滔不绝,洋洋洒洒。

他一停嘴,便以一种最时髦,最富有表情的手势,用手帕抹抹前额。这时,他那稚气的,好性子的脸便显得踌躇满志,容光焕发。

“所以,你瞧,”他说,“我干的是个大买卖。我是个入时的人,懂得生财之道。”

“看来,近十年来你先后几次去过美国吧?”

“是的,先生。啊,第一次坐般去美国的情景至今历历在目。好远的地方!我妈,我妹子……”

波洛打断他那没完没了的回忆。

“在你旅居美国期间,可曾遇见过被害者?”

“没有,不过我了解这种人。是的,是的。”他富有表情地把手指弄得格格作响。“看来,他挺体面,穿得漂漂亮亮,可背地里尽干些伤天害理的勾当。据我的经验,他必定是个大骗子。我的意见是值得一听的。”

“你的意见很好。”波洛干巴巴地说。“雷切特就是凯赛梯,是个拐骗犯。”

“我说什么来着?我可学会了看相,一看就中,这是一种必不可少的本领。只有在美国,他们才教会你做买卖的窍门。”

“你可记得阿姆斯特朗拐骗案?”

“记不得了。叫什么名字?一个小姑娘──小妹妹──是不是?”

“是的,一件大惨案。”

看来,这个意大利人还是第一个对一观点持不同看法的人。

“唔,这类事嘛,”他的话富有哲理。“在美国这样伟大文明的国家里……”

波波没让他把话说完。

“你可认识阿姆斯特朗家的什么人?”

“不认识,我想,不会认识的。不过也很难说,让我给你说些数字。单是去年一年我就卖了……”

“先生,请别离题。”

意大利人挥挥手,表示歉意。

“多原谅,多原谅。”

“愿意的话,请确切告诉我,昨天晚饭后你的活动。”

“当然愿意。我一直呆在这儿,这儿更好玩些,我在自己的饭桌上跟一位美国先生聊天,做的是打字带买卖。然后我回到我自己的房里去,房里没人,跟我同住的,可怜的英国佬伺候他的主人去了。后来,他回来了──跟往常一样,绷着脸,满肚子不高兴。闭着嘴一声不吭。英国人,是个可怜的民族──得不到别人的同情。他坐在角落里,绷着脸看书。后来,列车员为我们铺床。”

“四号铺和五号铺。”波洛自言自语。

“对极了──最末一个包房,我在上铺。我坐起来,抽会儿烟,看点书。那个小英国佬,我想,怕是牙痛,他掏出一小瓶气味挺浓的玩意儿,躺下去直哼哼。过了一会儿,我睡着了。后来又醒过来,还听见他在哼哼唧唧。”

“你可记得夜里他离开过包房没有?”

“我想,没离开过。要不,我会听见的。要是你一醒过来,见了过道上的灯光,准以为是在国境线上,海关在检查哩。”

“他没说起过自己的主人?有没有流露出对主人的怨恨?”

“我不是说过吗,他这人从来一声不吭,一点也不讨人喜欢,像根木头。”

“你说,你抽烟──抽烟斗,还是纸烟或是雪茄?”

“只抽纸烟。”

波洛递给他一支纸烟,他接了过去。

“你在芝加哥呆过?”鲍克先生问。

“唔,呆过──挺不错的城市──不过,我最熟悉的要数纽约、华盛顿、底特律。这些地方你可去过?没有?值得去,那……”

波洛推过去一张纸。

“愿意的话,请写下你的姓名及永久地址。”

意大利人笔一毂就写起来,写完后,立起身──他的笑脸还是那么迷人。

“没事了?不再问些什么了?再见,先生们。但愿我们能摆脱这场雪。我在米兰还有约会哩。”他痛苦地摇摇头,“不然的话,我要错过这笔买卖了。”

他走了。

波洛看看他的朋友。

“他在美国呆了好久,”鲍克先生说,“又是意大利人,意大利人爱用刀子!况且个个都是大骗子,我就是不喜欢意大利人。”

“看来,”波洛笑着说,“也许你是对的,不过,朋友,我要指出,我们手头还没有对他不利的证据呢。”

“那么心理因素呢?意大利人不爱动刀子?”

“毫无疑问,“波洛说,”尤其在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可是这──这是另一类的杀人案。朋友,我有个小小的想法。这一杀人案是以过仔细筹划安排的,这个想得很深,很精明的谋杀案。这不是──怎么说呢?──拉丁式的杀人案,而是处处显得冷静沉着,深谋远虑,是审慎的头脑的产特──我以为是盎格鲁撒克逊(英国人)人的头脑。”

他拿起最后两份护照。

“我们这就会会玛丽·德贝汉小姐。”他说。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东方快车上的谋杀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