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快车上的谋杀案》

第15章 旅客的行李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波洛说了不少的客气话,告诉哈伯德太太,他这就唤列车员把咖啡送来,然后才在两个朋友的陪同下,离开哈伯德太太新换的包房。

“瞧,我们一开头就扑个空。”鲍克先生说,“下一个要查谁的?”

“我看,最简便的办法不如沿过道一个包房挨一个包房查,也就是说从十六号──从好性子的哈特曼先生开始。”

哈特曼抽着雪茄烟,和和气气地欢迎他们。

“进来吧,诸位先生──也就是说,你们认为可以的话。这地方要来个聚会,就是窄了点。”

鲍克先生说明来意,高大的侦探会意地点点头。

“好嘛,说实在的,我正犯疑,你们怎么不马来这一下。先生们,这些是我的钥匙,要是也想搜我的腰包,欢迎。要不要把提包给诸位拿下来?”

“列车员会来拿的。米歇尔!”

哈特曼先生的两只施行包很快就查完了,里面有几瓶禁酒。哈特曼先生见了眨眨眼睛。

“国境上他们不常来查旅行包──要是买通列车员,他们是不会来查的。我塞过去一大把土耳其钞票,麻烦事就少了。”

“巴黎呢?”

哈特曼又眨眨眼。

“我一到巴黎,”他说,“剩下的一点点就可倒进贴着洗发剂的商标的瓶里去了。”

“你倒不怕禁令,哈特曼先生。”鲍克先生笑着说。

“是嘛,”哈特曼说,“可以说,禁令是难不倒我的。”

“啊!”鲍克先生说,“非法酒店。”他说得小心翼翼,象是品着它的滋味。

“你的美国话真棒,说得有声有色。他说。

“啊,我倒很想去去美国。”波洛说。

“你得学点那边的先进办法。”哈特曼说,“欧洲要醒醒了,眼下还在瞌睡朦胧。”

“这话不假,美国是个先进国家,”波洛表示赞同。“我对美国十分钦佩。只是──也许我是个老派人──我这人觉得美国女人不如我们的女同胞迷人。法国或比利时姑娘,风流俊俏──我想,谁也比不上。”

哈特曼转过身对窗外的雪景望起来。

“也许,你这话有道理,波洛先生。”他说,“但是,我想,每个国家的人都更喜欢自己国家的姑娘。”

他眨了眨眼睛,仿佛是雪刺伤了他的眼睛。

“使人头昏眼花,是不是?”他说:“先生们,这案子够叫人心烦。谋杀和白雪,一切的一切,一事无成。只是东游西荡,浪费时间。我倒愿意跟着别人做点什么。”

“标准的西方人的干劲。”波洛笑着说。

列车员把袋子放回原处,他们转到隔壁包房去。阿巴思诺特上校正坐在角落里,嘴叼着烟斗,在看杂志。

波洛说明了他们的使命。上校不表示反对。他有两只很沉的皮箱。

“其余的行李都托船运走了。”他解释道。象大多数军人那样,上校的东西收拾得有条有理,只用了几分钟便搜查完了。波洛注意到一包烟斗的通条。

“你常用这玩意儿?”

“常用,只要搞得到。”

“唔。”波洛点点头。

这种烟斗通条和在死者包房地板上捡到的一模一样。

在过道上康斯坦丁大夫念念不忘这件事。

“嗯,”波洛咕噜道。“令人难以置信。这可不合他的性格。既然说了,就得说个明白。”

下一个包房的门关着。房主人是德雷哥米洛夫公爵夫人。他们主人是德雷哥米洛夫公爵夫人,他们敲敲门,公爵夫人深沉的声音应道:“进来。”

首先说话的是鲍克先生。他恭恭敬敬,彬彬有礼地说明来意。

公爵夫人默默听着。她那小小的癞蟆脸毫无表情。

“要是有必要,先生们。”等他们把话说完,她平静地说,“东西全在这里,钥匙在佣人身边,她会帮你们的。”

“钥匙向来由佣人拿着的,夫人?”波洛问。

“自然,先生。”

“要是某一晚,边境海关人员要把你的行李打开检查呢?”

老太太耸耸肩。

“不太可能吧。即使有这种情况,列车员会把她找来的。”

“太太,如此说来,无疑你是信得过她了?”

“不错,”波洛若有所思地说,“这年头信任确实是顶要紧的。也许用一个信得过的普通女佣人比用一个时髦的──比如说,机灵的巴黎女人强。”

他看到那对乌黑的,聪明的眼睛慢慢地转动,紧紧盯着他的脸。

“波洛先生,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夫人。我吗?没什么。”

“我看不象。你以为,我非得有一个机灵的巴黎女人陪我上厕所不成?”

“夫人,这是常有的事。”

她摇摇头。

“施密特对我一片忠心,”她把这句话拖得很长。“忠心──这是无价之宝。”

德国女人带着钥匙进来了。公爵夫人用法语告诉她把旅行袋打开,帮助先生们搜查。她自己则在门外过道里观赏雪景,波洛撇下鲍克先生让他执行搜查行李的任务,自己遇跟她到了过道。

她对他惨然一笑。

“那么,先生,你不想看看我的旅行袋里装的是什么东西?”

他摇摇头。

“夫人,例行公事,仅此而已。”

“你是这样看的?”

“对你来说,是这样。”

“你说到索妮娅·阿姆斯特朗,我了解她也爱她。那么,你的意思呢?我不会谋杀凯赛梯这类坏蛋来弄脏自己的双手,是吧?是的,也许你是对的。”

她沉默了一两分钟,接着说:“你可知道,我宁愿用什么办法对付这类人?我宁愿把所有佣人召进来,对他们说:‘揍死他,然后把他扔到垃圾堆里去。’先生,我年轻时,用的就是这办法。”

他还是一言不发,只是聚精会神地听着。

忽然,她以一种急不可耐的目光打量他。

“波洛先生,你一声不吭。我倒不知道,你在想些什么?”

他直率地看着她。

“我想,夫人,你的力量在于你的意志,而不是你的双臂。”

她低下头打量了自己那瘦小,黝黑的双臂,那指上戴着戒指,鹰爪般的黄手。

“这话很对。”她说:“我的双手没有力气──一点也没有。我不知道是喜还是悲。”

蓦地,她转过身回房去。女佣人正在忙碌地整理箱子。

公爵夫人打断鲍克先生的道歉。

“先生,用不着道歉。既发生谋杀案,采取一定的行动是免不了的。东西全在这里。”

“你真好,夫人。”

当他们离开时,她微微偏了偏头。

下面两个包房的让是关着的。鲍克先生停下脚步,搔着头。

“见鬼!”他说,“棘手的事儿,他们用的是外交护照,行李是免查的。”

“海关不用查,谋杀案可是两码事。”

“这我知道。反正──我们不想使事情复杂他。”

“别担心,朋友。伯爵夫妇都是通情达理的人,看看和蔼可亲的德雷哥米洛夫公爵夫人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她是个贵妇人。这一对也是有身份的人,可是伯爵那模样很凶,上次你坚持要询问他的妻子,他很不高兴,这次必定又生更大的气了。如果说──唔,我们还是免了他们,怎么样?反正他们不会跟这种事有瓜葛的。我们干吗找些不必要的麻烦?”

“我不同意。”波洛说,“可以肯定,安德烈伯爵是通情达理的。至少我们也得试试。”

不等鲍克先生回答,他就狠狠地敲了敲十三号的门。

房里有人答道:“进来。”

伯爵坐在门旁的角落里看报,伯爵夫人蜷缩在对面近窗的角落,头底下塞个枕头。她仿佛刚睡过。“对不起,伯爵阁下。”波洛先开口,“请原谅,打扰了。我们在搜查车上旅客的行李,大多数情况下,这只是例行公事。可是不做又不行。鲍克先生提醒我,阁下持的是外交护照,有理由申明免受检查。”

伯爵思索了一会。

“谢谢,”他说,“不过,我认为,并不需要这类照顾。我怀愿跟其他旅客一样,把行李拿出去搜查。”

他转身对他的妻子。

“我想,你不会反对吧,爱琳娜?”

“不会的。”伯爵夫人毫不犹豫。

搜查进行得仓促、草率。波洛似乎竭力提些不着边际的小问题来掩盖这一窘境,例如:

“夫人,你的箱子上的标签全湿了。”他拿下一只摩洛哥箱子,上面贴着缩写字和王冠的标志。

伯爵夫人对此没有回答。看来,她是被这些事弄得心烦意乱了,她还是躺在角落里,睡意朦胧地看着窗外。这时波洛正在搜查另一个包房的行李。

搜查工作快要结束时,波洛打开盥洗池上的小柜,匆匆地朝里面的东西扫一眼──一块海绵,面油,香粉还有一个巾着台俄那的小瓶子。

最后,双方很有礼貌地说了几句话,三人搜查人员转身告辞。

接着,便是哈伯太太的、死者的及波洛的包房。

他们来到二等车。第一个包房是10号和11号。房主人是德贝汉小姐和格莱达·奥尔逊。前者在看书,后者睡着了,但他们一进来便惊醒过来。

波洛重复他的话。瑞典太太象是局促不安,德贝汉小姐冷冷淡淡,漠不关心。

“太太,允许的话,我们要查查你的行李,然后也许费心过去看看哈伯德太太。我们让她搬到另一节车厢去了,不过自从发现那把刀至今,她还是心烦意乱的,我吩咐让人给她送些咖啡去,可是,我认为眼下顶要紧的是,找个伴儿跟她聊聊。”

她心肠的太太同情心一触即发。她立刻就去找美国太太聊聊。她的神经怕是受到极大的刺激,这一趟旅行早已搅得这个可怜的老太太心绪不安,何况还要久离自己的女儿。啊,是的,她这就去──箱子反正没锁──她要给她带点氯化铵去。

她拔腿就走。她的财物很快就检查完毕。她带的东西少得可怜。显然,她还没有发现自己的帽盒里少了几只金属网罩。

德贝汉小姐放下书,注意着波洛的一举一动。当他问她时,才把钥匙递过去,看他拿下箱子,打开来,她说:“你为什么打发她走,波洛先生?”

“我吗,小姐?让她照料美国老太太去。”

“说得多动听──借口而已。”

“小姐,我不理解你的意思。”

“我认为,你完全理解。”

她微微一笑。

“你想留我一个人单独呆着,是吗?”

“除非你硬要我这么说。”

“还说硬要你这么说?不,我不承认。你早有这个主意了,对不对?”

“小姐,我们有句古话──”

“做贼心虚。你来就为了这话?你应该相信我还有点儿观察力和常识。由于某些原因,你认为我对这件可悲的案件是知情的──一个我素不相识的人的死。”

“小姐,这是你的想象。”

“不,根本不是我的想象。我认为,不说真话,浪费了许多时间──说话不直截了当,而是转弯抹角,躲躲闪闪。”

“你也不喜欢浪费时间,很她。那我就照着办:直接法。我要问你,我在叙利亚的车上听到的几句话是什么意思?我曾在康尼雅站下车去,你们英国人称之为活动手脚,小姐,夜里你和上校的声音传到我的耳朵里,你跟他说:‘现在不行,现在不行。等事情全部结束,等那事情过去之后。’小姐,这几句话是什么意思?”

她非常平静的说:“你可认为我这是指──谋杀?”

“小姐,是我有问你。”

她叹了一口气──沉思片刻,然后象是苏醒过来似的,说道:“先生,这话是有所指的,不过不是由我来说,我可以庄严地以名誉担保,这以前我从未亲眼见过这个叫雷切特的人。”

“如此说来──你拒绝解释?”

“是的,如果你这样理解──我拒绝。这是跟,跟我所承担的任务有关。”

“一个已完成的任务?”

“你这是什么意思?”

“完成了,还是没有完成?”

“你干吗要这样想呢?”

“小姐,听着,我要提醒你另一件事。快到伊斯坦布尔那天,火车出了点小毛病,你焦急不安。小姐,你是个何等冷静,自制力又很强的人,可你失去了冷静。”

“我不想误了我的下一趟车。”

“这是你的说法。可是小姐,东方快车本周每天都有,即使误了一班车,只不过误了二十四小时。”

德贝汉小姐第一次露出要生气的样子。

“你根本不知道人家有朋友在伦敦等着,误了一天就会失约了,这要使人多着急。”

“哦,是这样吗?朋友等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 旅客的行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东方快车上的谋杀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