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快车上的谋杀案》

第08章 更加出乎意料的发现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现在,再也没有东西能使我惊讶了,”鲍克先生说,“没有了!即使车上的每个人,都被证实,曾在阿姆斯特朗家里住过,我也不会感到惊讶了。”

“这话倒很深刻。”波洛说,“你想看看你认为最可怀疑的人,那个意大利人,并听听他和怎样为自己辩护吗?”

“你还要来一个精彩的推测吗?”

“很对。”

“这真是个非常离奇的案子。”康斯坦丁说。

“不,倒是十分自然的。”

猛然,鲍克先生失望地挥动起双臂说:

“如果这是你所说的自然的话,朋友──”

他的话突然卡住了。

这时,波洛才让餐车侍者叫安东尼奥·福斯卡拉里。

高大的意大利人走了进来,眼神里流露出小心.机警的样子。他的眼睛紧张地瞟来瞟去,好象一只掉进陷阱的野兽。

“你们要我说什么?”他说。“我没什么可说的,──没有,听到了吗?你们这是白费劲──”他用力拍着桌子。

“有的,你还有些东西要告诉我们,”波洛有力地说:“还有真情!”

“真情?”他不安地瞟了波洛一眼,所有自信和泰然的神情,一下子都消失了。

“当然,也许我已经知道了。然而,这要看你是否自觉自愿地说出来。”

“听你的口气,就象个美国警察。‘从实招来’,他们就是这样说的──‘从实招来’。”

“啊!那么,你肯定和纽约的警察有过交往罗?”

“没有,没有,决没有。他们在我身上找不到半点过错──可这并不需要审讯。”

波洛平心静气地说:

“那是在阿姆斯特朗案子里,不是吗?你当时是个开车的。”

他的目光正好与意大利人的相遇。高大的意大利人息怒了,就象一只戳破了的气球。

“既然你知道了──为什么还要问我?”

“今天上午,你为什么要撒谎?”

“买卖上的原因。此外,我不相信南斯拉夫警察。他们恨意大利人。他们对我是公正的。”

“也许他们已经给了你最公正的判决!”

“不会的,不会的,我跟昨晚的事一点关系也没有。我一直呆在包房里。那个长脸英国人能作证。不是我杀死那只猪猡──雷切特的。你们不能证明我有罪。”

波洛在一张纸上写什么。他抬起头,仍旧心平气和地说:

“很好,你可以走了。”

福斯卡拉里心神不宁地徘徊不走。

“不是我──我跟那事一点关系也没有,你知道吗?”

“我主你可以走了。”

“这是阴谋。你想陷害我吗?一切的一切只是为了那只猪猡,那个早该处死的人!以前,他没有被处死,这简直是件丑闻。要是我的话──要是我被捕的话──”

“然而,并不是你。你跟拐骗小孩没有关系。”

“你刚才说什么?天哪,那小宝贝──她是整个院子的天使。她叫我安东尼奥。她会坐进我的车,装模作样地握住方向盘。整个院子的人都痛爱她,宠她!就连警察,后来也理解了。啊,美丽的小天使!”

他的声音轻了下来。眼眶里满是泪水。然后,他猛地转过身支,大步走出餐车。

“彼得罗。”波洛喊道。

餐车侍者跑了进来。

“十号铺──瑞典女人。”

“是,先生。”

“还有一个?”鲍克叫了起来,“啊,不──不可能的。我告诉你,这是不可能的。”

“我亲爱的,我们必须了解,即使最终,车上的每个人都被证实有谋杀雷个案情,我们就永远解决了谁有罪为个问题。”

“我的脑袋乱极了。”鲍克先生呻吟起来。

格莱达·奥尔逊太太被侍者带了进来。她哭得很伤心,实在令人同情。

她瘫倒在波洛对面的椅子里,捂着一块大手帕,不停地哭泣。

“别再伤心了,太太。别太伤心了。”波洛拍拍她的肩膀。“只要讲几句真话,就行了。你是黛西.阿姆斯特朗的护士,是吗?”

“是的──是的。”可怜的女人哭个不停。“啊,她是个天使──一个真正可爱的小天使。她的心里只有善和爱──可是,她却被那个恶棍拐走了──受尽了折磨──她那可怜的妈妈──还有另一个小孩,从未出世的小孩。你们是可不能理解的──你们不会知道──要是你们也象我一样,在那儿的话──要是你们亲眼目睹那个可怕的悲剧──今天上午,我就把真情告诉你们的。但是我害怕──我怕,我实在是高兴,因为那个恶棍已经死了──他再也不能杀害或虐待其它的孩子了。啊!我说不下去了──我没有话可说的了……”

她哭得比先前更加厉害起来。

波洛继续轻轻地拍着她的肩膀。

“好了──好了──我听懂了──我听懂了一切,告诉你,我不再问你了。你已经承认了我认为是真实的东西,这就够了。我理解了──告诉你。”

格莱达·奥尔逊太太已经泣不成声了,她站起身,盲目地向门口走去。她刚到门口,就和进来的一个男人撞了个满怀。

马斯特曼──那个男佣人。

他径直朝波洛走去,说话时,声音还是跟往常一样平心静气。

“我希望,我没有打扰你,先生。我想,我还是马上到这儿来,先生,来告诉你们真情。我是阿姆斯特朗上校战时的勤务兵,后来,就成了他在纽约时的佣人。因为害怕,今天上午我隐瞒了这段真情,这是很错误的,先生。因此,我想,我还是赶快赤这儿,把我所知道的,和盘托出。但是,先生,请你们无论如何不要怀疑安东尼奥。安东尼奥,先生,连苍蝇也不会伤害的。我可以发誓,昨天晚上,他整整一夜,确实没有离开过他的包房。所以,你们看,他是不可能作案的。安东尼奥虽是个外国人,先生,可他是很温和善良的──不象人们在书报中所读到的,那种卑鄙的,杀人不眨眼的意大利人.”

他停了下来。

波洛沉着地看着他,说:

“这就是你要说的一切?”

“是的,先生。”

他停了停,然后,因为波洛不响,他就微微弯了弯腰,表示歉意。他犹豫了一下后,又象来时那样,平静而又礼貌地离开了餐车。

“这可是,”康斯坦丁大夫说,“比我所看过的任何侦探小说还要奇妙。”

“我有同感,”鲍克先生说。“十二个旅客中,已有九个人被证实与阿姆斯特朗案有关,请问,下一步怎么办?或者说,谁是下一个呢?”

“我差不多能够回答你的问题。”波洛说,“你看,我们的美国侦探,哈特曼先生来了。”

“他也是来表白的吗?”

波洛还没来得及回答,这个美国人已经来到桌边。

他警惕地看看他们,然后坐下来,慢吞吞地说:

“说实在的,车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简直象个疯人院。”

波洛向他眨了眨眼:

你能肯定,哈特曼先生,你本人不是阿姆斯特朗家里的园丁吗?“

他们家没有花园。”哈特曼先生一字一字地答道。

“那么是管家?”

“我脑子里,连那个院子一点关系也没有──但是,我逐渐相信,我是这车上唯一跟他家没有牵连的人。你感到吃惊吗──我说?吃惊吗?”

“当然,有一点儿令人吃惊。”波洛轻声地说。

“这是开玩笑。”鲍克先生突然喊了起来。

“对这个案子,你有没有自己的想法?”波洛问道。

“没有,先生。它使我吃惊。我不知道怎样来分析.判断。他们不可能全都卷了进去。至于谁是有罪的呢,这一问题,已经超出了我力所能及的范围。你是怎样弄清楚这一切的呢?这也就是我想知道的东西。”

“只是凭推测。”

“那么,相信我你是个十分机智聪明的推测家。对,我将告诉全世界,你是个机智聪明的推测家。”

哈伯曼先生向后靠在椅子里,赞赏地看着波洛。

“请原谅,”他说,“可乍一看到你,没有人会相信你的。我向你致敬。真的,向你致敬。”

“你太好了,哈特曼先生。”

“没什么,我非常钦佩你。”

彼此,彼此。“波洛说,”问题还没完全解决。我们能否向当局报告,我们知道是谁杀了雷切特先生?

“可我算不上,”哈特曼先生说,“我根本没什么,只是很自然地表示对你的赞赏。另外两个人怎么样,你还没有推测过?那个美国老太太以及她的女佣人?我想,我们可以相信,她俩是车上仅有的无辜之人?”

“除非,”波洛笑着说,“我们可以把她们当作──可以这样说吗?──阿姆斯特朗家里的女管家和厨娘。”

“现在,再也没的什么会使我吃惊了。”哈特曼先生平静而又无可奈何地说。“疯人院──这种事就是这样──疯人院!”

“啊,我亲爱的,这些巧合真是太离奇了,”鲍克先生说,“他们不可能都卷入了谋杀。”

波洛看着他。

“你不理解,”他说,“根本就不理解。告诉我,”凶说,“你知道是谁杀了雷切特?”

“你呢?”鲍克先生反问道。

波洛点点头。

“噢,知道。”他说,“我知道已有一些时间了。事情已经如此一清二楚,我真奇怪你们也会看不出来。”他看看哈特曼,问道:“那么你呢?”

美国侦探摇摇头,好奇地盯着波洛。

“我不知道。”他说,“我一点也不知道。他们当中的谁呢?”

波洛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

“如果你愿意帮忙的话,哈特曼先生。把所有的人都集合到这儿来。本案的结论有两种可能。我将把两种可能的结论,都告诉大家。”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东方快车上的谋杀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