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圣节前夜的谋杀案》

第三章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伦敦一所公寓的电话铃响了,惊动了坐在椅子上的主人赫尔克里·波洛。一阵失望之情袭上心头,还没接电话他就知道有什么事。他的朋友索利本来答应今晚过来陪他的,他俩就坎宁路市政浴池谋杀案的真正凶手永远争个没完。这电话铃响.肯定意味着他不来了。波洛脑海里找出了不少证据,不禁万分失望.他觉得朋友索利不会接受他的意见的,然而无疑索利反过来说出一大堆荒诞不经的设想时,他自己,赫尔克里·波洛又会用理智、逻辑、前后次序、方法等等名词轻而易举地驳倒对方.索利今晚若不来,至少让人心烦。不过这一天早些时候他俩见面时,索利咳嗽得浑身抖作一团,粘膜炎也非常严重。

“他受风了,挺厉害的,”赫尔克里·波洛说……虽然我有些特效葯,但他很可能会传染给我.他不来更好。尽管如此,”他叹息着又说,“也就是说我又要一个人度过沉闷的夜晚。”

多少个晚上都那么沉闷,赫尔克里·波洛心想。他的头脑虽然相当卓绝(对此他从不怀疑),仍然需要外部的刺激。他的脑筋从来不是哲学思辨性的,有时他几乎感到后悔当初没有去研究神学而选择了当警察,一根针尖上究竟能容多少个天使跳舞.这个问题相当重要,不遗余力地去和同事们争论也许真是一件有趣的事呢。

他的男仆乔治进了屋。

“是所罗门.利维先生的电话,先生。”

“是吗?”赫尔克里·波洛说道。

“他感到万分遗憾,今晚不能到您这里来.他得了重感冒卧床了。”

“他不是患流行感冒,”赫尔克里·波洛说,“他只是受风,比较严重而已。人们常常以为自己感冒了,听上去严重些,更能赢得别人的同情。要是说受风了就难以获得朋友们那么多的怜悯和关心。”

“反正他是不来了,您说什么都行,真的,”乔治说,“头脑受风很容易传染.您要是染上了就糟了。”

“那就更让人觉得烦闷了。”波洛表示同意他的观点。

电话铃又响起来。

“又有谁感冒了!”他问.“我没有约别人。”

乔治向电话走过去。

“我来接,”波洛说.“肯定也没什么意思。不过---”他耸耸肩,“—可以消磨一下时光.谁知道呢?”

乔治回答说“很好,先生。”然后退出去。

波洛伸手拿过听筒,铃声戛然而止。

“我是赫尔克里·波洛”他庄严地宣布,想要给对方留下深刻的印象。

“太好了,”一个声音急切地说道。是个女人的声音,有些喘不过气来.“我还以为你肯定出门了不在家。”

“为什么?”波洛问。

“我总觉得如今事事叫人沮丧。往往你迫切想找某个人,你觉得一分钟也等不了了,可还是不得不等。我想要马上找到你一急得要命。”

“那您是谁?”赫尔克里·波洛问。

那个声音,那个女人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吃惊。

“你难道不知道?”口气显得难以置信。

“啊,我听出来了,”赫尔克里·波洛答道.“你是我的老朋友.阿里阿德理。”

“我的处境糟透了。”阿里阿德理说。

“嗯,嗯,我听见了。你是不是跑步了?简直上气不接下气,是吗?”

“没有跑步.我太激动了.我能不能马上来见你?”

波洛等了几秒钟才回答.他的朋友奥列弗夫人听起来情绪万分激动。不管是发生了什么事,她肯定要在这里呆很长时间诉说她的悲伤、仇恨、沮丧及所有叫她难受的事。一旦进了波洛这方圣土.想要让她回家是难上加难,不来点不礼貌的措施骗她出门是不行的.叫她激动的事不计其数,常常让人无法预料,因而跟她讨论起来不得不仔细点。

“有事让你感到不安?”

“是的.我真的很不安,不知怎么办才好。我不知道—噢,我头脑一片空白。我只觉得非要告诉你—告诉你发生的一切不可,因为你是惟一也许知道该怎么办的人.你也许知道我该怎么办.我来好吗?”

“当然啰,那当然啰.我很高兴接待你。”

对方重重地扔下话筒,波洛叫来乔治,思索了-会儿,然后叫他准备柠檬大麦茶、苦柠檬汁,又让他给自己端杯白兰地来。

“奥列弗夫人大概十分钟以后到。”他说。

乔治退下.他端回来-杯白兰地给波洛,波洛满意地点点头.乔治接着又端来不含酒精的饮料,别的奥列弗夫人可能都不喜欢。波洛轻轻地呷了一口白兰地.在酷刑就要降临之前赶紧给自己打打气。

他自言自语地说:“她那么神经质真令人遗憾。不过她的想法常常有独到之处.也许我对她要来跟我说的事情会感兴趣的。也许—”他沉思片刻,“—今晚也许很带劲.也许无聊透顶.那么,还得冒冒险。”

铃响了.这次是门铃.不是轻轻地摁一下,而是用力摁着不放,纯粹在制造噪音。

“她兴奋得过了头。”波洛说道。

他听见乔治走过去开门,没等通报,起居室的门开了.阿里阿德理·奥列弗闯了进来,乔治紧跟在她身后,抓着渔民戴的防水帽及油布衣之类的东西。

“你穿的究竟什么呀?”赫尔克里·波洛问,“让乔治给你拿着。太湿了。”

“是很湿,”奥列弗夫人说,“外面湿得很。我以前从没有多想过水。想起来真可怕。”

波洛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她。

“喝点柠檬大麦茶吧,”他说,“或者劝你来杯烧酒?”

“我讨厌水。”奥列弗夫人说。

波洛吃了一惊。

“我讨厌。我以前从来没想过,水能用来做什么。”

“亲爱的朋友,”赫尔克里·波洛说。乔治正为她脱去皱巴巴的还在滴水的雨衣。”来.坐这边来.让乔治给你脱下来-你穿的是什么?”

“我在康韦尔买的,”奥列弗夫人说,“是油布衣.真正的渔民穿的油布衣。”

“他穿着它很管用,那当然,”洛说,“可是,我觉得你就不太合适。穿起来太沉。过来吧—坐下来跟我说说。”

“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奥列弗夫人说着,一屁股坐下来.“有时候,你知道.我觉得不是真的,可就是发生了,真的发生了。”

“告诉我吧。”波洛说。

“这正是我来的目的.可来了又觉得太难了,不知从何说起。”

“起先?”波洛提示道,“这么说开头是不是有点落人俗套?”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的。不太清楚。也许是很久以前的事。”

“平静些。”波洛道,“理一理头绪再告诉我,什么事让你这么惊慌失措?”

“你也会惊慌失措的.要是换了你的话,”奥列弗夫人说,“至少我觉得会。”她看上去满腹狐疑,“有时候还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使自己不安。既然平静地接受了那么多事。”

“平静接受常常是最好的办法。”波洛答道。

“对,”奥列弗夫人说,“一开始是举行了个晚会。”

“是吗,”波洛回答说,原来是个平常的晚会,他松了一口气.“一个晚会。你去参加晚会,发生了一件事。”

“你知道万圣节前夜的晚会是什么样的吗?”奥列弗夫人问。

“我知道万圣节前夕,”波洛说,“是在十月三十一日。”他轻轻地眨了一下眼说,”女巫骑着笤帚来。”

“是有笤帚,”奥列弗夫人说,“还发奖呢。”

“发奖?”

“是的,谁带来的笤帚装饰得最美谁就得奖。”

波洛满腹狐疑地盯着她.—开始听她说起晚会如释重负,现在他又有些怀疑了。他知道奥列弗夫人滴酒未沾,却又想不出任何别的可能性,换一种情况可能好办得多。

“是为孩子们准备的晚会,”奥列弗夫人说,“或者,称为初中入学预试晚会。”

“初中入学预试?”

“对,以前学校里是这么称呼的。我是指看看学生是否聪明,要是通过了,就进中学学习;要是没通过,就上一种‘次现代’之类的学校.这名字太不高明了,没有任何实际意义。”

“我不得不说,我实在是没太弄懂你在说什么?”波洛说。他们似乎已经告别晚会,进入教育领域了。

奥列弗夫人做了个深呼吸,接着说下去。

“事实上,”她说,“是以苹果开始的。”

“哦,是吗,”波洛说道,“那当然。你总是跟苹果分不开,是吧?”

他脑海中浮现出一个画面,小山上停着-辆很小的轿车,一个高大的女人钻出来.装苹果的包裂开了,苹果沿着山坡滚落下去。

“对,”他鼓舞她说下去,“苹果。”

“咬苹果,”奥列弗夫人说.“万圣节前夜的晚会中人们总要玩这个游戏。”

“啊,对,我像是听说过,没错。”

“你知道,玩各种游戏.咬苹果啦,切粉糕啦,还有照镜子—”

“看爱人的脸?”波洛很在行地问。

“啊,”奥列弗夫人说,“你终于开窍了。”

“事实上跟不少民间传说有关,”波洛说,“非常古老的民间传说。你参加的晚会上都出现了。”

“对.取得了相当大的成功。最后玩火中取栗.你知道,一大盘燃烧着的葡萄干。我想-”她的声音颤抖着,¨-我想肯定是这时发生的。”

“什么事情发生了?”

“谋杀.玩过火中取栗之后各自回家。”奥列弗夫人说,“要知道.就在这时他们发现怎么也找不到她。”

“找谁?”

“一个女孩。一个叫乔伊斯的女孩。所有人都大声叫她的名字四处找,问她是不是跟别人一起先回去了.她母亲非常恼火,说乔伊斯肯定是觉得累.或者不舒服,或者怎么的自己先走了.她也太不为别人着想,连个招呼都不打,遇到这种情况母亲们总是要抱怨不停,她也毫不例外。可我们怎么也找不到乔伊斯。”

“她不是一个人先回去了?”

“没有,”奥列弗夫人说,“她没有回家去……”她的声音又颤抖着,“我们最后找到她一在书房里.就是在那儿—有人下了手。咬苹果游戏,桶留在那儿.一只大铁皮桶.他们不想用塑料桶。也许用塑料桶的话事情就不会发生了.不够沉。兴许就打翻了—”

“发生了什么事?”波洛问.他变得十分干脆。

“就是在那儿发现的,”奥列弗夫人说.“要知道,有人把她的头摁进水里的苹果中.把她的头一直摁着直到她死.淹死的.淹死的.不过是一只还没装满水的铁皮桶.她跑在那儿,垂下头去咬一只苹果.我讨厌苹果,”奥列弗夫人说,“我永远不想再见到苹果了。”

波洛看着她.他伸手倒了一小杯白兰地。

“喝下去,”他说,“对你有好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万圣节前夜的谋杀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