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索不达米亚谋杀案》

第12节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不会!不会!”

雷德纳博士跳起身来,激动地来回踱着。

“瑞利,你所说都是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是我们当中的一个人吗?哎呀!我们考察团里每个人都深深爱着露伊思。”

瑞利大夫的嘴角下垂,有一点点奇怪的表示。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他很难说什么话。但是,假若一个人的沉默会是意味深长的,那么,他在这片刻间的沉默,便是那样了。

“这完全是不可能的。”雷德纳博士反复地说,“他们都很爱她,露伊思是那么可爱,人人都觉得出。”

瑞利大夫轻咳一声。

“请原谅,雷德纳,可是那毕竟只是你的想法。假者你们团里有一个人不喜欢你太太,他自然不会对你大肆宣扬这件事的。”

雷德纳博士露出很痛苦的样子。

“确实,确实如此。但是,瑞利,我仍然以为你说错了,我相信每个人都喜欢露伊思。”他沉默片刻,然后突然说:“你这个想法差劲儿极了,坦白地说——这是难以相信的。”

“你不能离开——哦——事实。”梅特蓝上尉说。

“事实?事实?那是一个印度厨师和两个阿拉伯仆人的谎话。瑞利,对这些家伙,你像我一样了解。你也一样,梅特蓝。对他们来说,实话实说是毫无意义的,他们都说你要他们说的话,那只是礼貌的问题。”

“就这个情形说,”瑞利大夫冷冷地说,“他们所说的,是我们不要他们说的话。你们这里的人有什么习惯,我相当明白。就在大门以外,有一个社交俱乐部一类的地方。每逢我在下午到这里的时候,我总会发现你们这里的人十之八九都在那儿,那是他们自然会常去的地方。”

“我仍然以为你猜想得太过分。这个人——这个恶魔——为什么不能早一点进来,藏在什么地方呢?”

“我同意,这实际上并非不可能,”瑞利大夫冷冷地说,“现在让我们假定:一个生人确实趁人不能看见的时候进来了。那么,他就不得不藏起来(他必定不会藏在雷德纳太太房里,因为那里没有东西可以掩蔽),一直等到适当的机会,冒着可能让人看见的危险,走进她的房间,再走出来——而且,在大部分时间内,爱莫特与那个孩子都在院子里。”

“那个孩子,我把那个孩子忘掉了,”雷德纳博士说,“那是个机灵的孩子。但是,梅特蓝,那个孩子一定会看见那个凶手到我太太房里呀。”

“我们已经把这一点说明白。除掉一件事情以外,那孩子整个下午都在洗罐子。在一点半左右——爱莫特不能说出一个更接近的时刻——他到屋顶上同你在一起十分钟——我说得对,是不是?”

“是的,要是叫我说,除了大约是在那个时候,我就不能说出一个确切的时间。”、

“很好。那么,在那十分钟之间,那孩子抓到机会偷偷懒便荡出去,到大门外面和其他几个人聊天儿。等爱莫特下来的时候,他发现那孩子不在,便很生气的叫他回来,问他离开他的工作是什么意思。照我看来,你的太太就是在那十分钟遇害的。”

雷德纳博士哼了一声坐了下来,以手掩面。

瑞利大夫接下来说,他的声音沉着而且实际。

“时间和我的证据刚刚吻合,”他说,“我检验尸体的时候,她已经死去大约三小时。唯一的疑问是——是谁干的?”

接着是一阵沉默。雷德纳博士的背笔直地坐在他的椅子上,一双手掩住前额。

“瑞利,我承认你的推论很有说服力,”他镇定下来说,“这件事仿佛是一般人称为‘里面人干的事’,但是,我觉得这样推断,总有一个地方是错误的。这种推断似乎很有道理,但是其中有很多疑问。首先,你的猜想是一种令人惊异的偶合。”

“奇怪,你会用‘偶合’这两个字。”瑞利大夫说。

雷德纳博士没注意他的话,继续说下去:“我的太太接到恐吓信,她有足够的理由对于某一个人非常畏惧。后来——她遇害了,而你却要我相信,她不是那个人害死的,而是另外一个迥然不同的人!我认为那样说是可笑的。”

“似乎是这样——是的。”瑞利大夫思索着说。

瑞利大夫望望梅特蓝上尉:“偶合,啊?梅特蓝你觉得如何?你赞成这种想法吗?我们就让他这样想吗?”

梅特蓝上尉点点头。

“说下去,”他简单地说。

“你听说一个叫赫邱里·白罗的人吗?雷德纳?”

“是的,我想我听到过这个名字。”他毫无表情地说,“有一次我听一位凡·奥丁先生推崇他,他是一个私家侦探,是不是?”

“就是这个人。”

“但是,他住在伦敦,怎么能帮助我们呢?”

“他住在伦敦,不错。”瑞利大夫说,“可是,巧合就在这里。他现在不在伦敦,而是在叙利亚。事实上,他明天要经过哈沙尼到巴格达去。”

“谁告诉你的?”

“是法国领事商伯拉,他昨晚同我们一起吃饭时谈到他,他好像正在叙利亚清查一件军事方面的舞弊案子。他预计明天经过这里去巴格达,然后再经过叙利亚回伦敦,这不是偶合吗?”

雷德纳博士犹豫片刻,然后露出抱歉的神气瞧瞧梅特蓝上尉。

“你觉得怎么样?梅特蓝上尉?”

“欢迎合作。”梅特蓝上尉立刻说,“我的弟兄们对于搜索四乡,调查阿拉伯人血族方面的不和案件,都是好侦探。但是,雷德纳,坦白地说,调查你太太这个案子就不是我们的本行。这案件非常可疑,我倒非常原意让这个人来看看。”

“你的意思是要我去请这个叫白罗的人来帮助我们吗?”雷德纳博士说,“假若他不答应呢?”

“他不会不答应的。”瑞利大夫说。

“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自己是内行。假若有一个复杂的病例,譬如说,脑脊髓膜炎:有人请我参加会诊,我就不能拒绝。这不是一个普通的犯罪行为呀,雷德纳。”

“是的。”雷德纳博士说,他的嘴chún很痛苦地抽搐着。

“那么,瑞利,你代表我去和这个赫邱里·白罗接洽,好吗?”

“好的。”

雷德纳博士表示很感谢他的样子。

“即使现在,”他慢慢地说,“我也不能相信露伊思真的死了。”

我再也忍不住了。

“啊,雷德纳博士!”我突然说,“我——我实在难以表达我对这件事多么难受,我太不尽职了,我的责任是照顾雷德纳太太,使她不要受到伤害。”

雷德纳博士严肃地摇摇头。

“不,不,护士小姐。你不必自己责备自己,”他慢慢地说,“应该责备的是我——愿主宽恕我!我以前不相信——我一直不相信——我片刻都不会想到会有真正的危险。”他站起来、面孔不住抽搐。“是我让她走向死路的,是我让她走向死路的——始终不相信——”

他瞒跚地走出房门。

瑞利大夫瞧瞧我。

“我也觉得有过失,”他说,“我以为她是故意逗逗他,看他怕不怕。”

“我也没把那件事看得实在多严重。”我也承认。

“我们三个人都错了,”瑞利大夫严肃地说。

“似乎就是如此。”梅特蓝上尉说。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美索不达米亚谋杀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