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索不达米亚谋杀案》

第14节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停顿了一会儿——在这段时候,室内掀起一阵恐怖的gāo cháo。

我想就是在那一刹那,我才第一次想到瑞利大夫的看法是正确的。

俄感觉到那个凶手就在这个房间。同我们坐在一起——听别人讲话。是我们当中的一个。也许麦加多太太也有此感觉。因为,她突然发出短而尖锐的叫喊。

“我忍不住了,”她啜泣着,“我——这太可怕了。”

“勇敢些,玛丽。”她的丈夫说。

他抱歉地望望我们。

“她非常敏感。她把事情太放在心上了。”

“我一一我是这么喜欢露伊思。”麦加多太太啜泣着说。

我不知道我心里感觉到的是否表现在脸上。但是我突然发现到白罗先生正在望着我;我的chún边微露笑意。

我冷冷地瞧瞧他,于是,他马上继续问话。

“告诉我,太太,”他说,“告诉我你是如何消磨昨天下午的时间呀?”

“我在洗头,”麦加多太太啜泣着说,“我当时完全不知道发生那样的事,现在想起来似乎很可怕。我平时很快活、很忙。”

“你是在你房里吗?”

“是的。”

“你没有离开过?”

“没有。等到我听见汽车声才走出来。后来才听到发生了什么事。啊,多可怕!”

“你觉得奇怪吗?”

麦加多太太不哭了。她充满反感地张大眼睛。

“你这是什么意思,白罗先生?你是说——”

“你问我是什么意思吗?太太?你刚才对我们说你是很喜欢雷德纳太太的。那么,也许,她把她的心事对你说了。”

“啊,我明白,没有,没有。亲爱的露伊思从未对我讲什么——我是说,没有对我明确他说过什么事。当然,我可以看得出妙很害怕、很神经过敏。还有那些奇怪的事——在窗玻璃上敲的手,等等。”

“空想,我记得你这样说。”我说——再也不能缄默了。~我很高兴看到她在刹那之间显得仓皇失措。

我又觉得出白罗先生感到有趣的样字朝我这个方向瞧瞧。

他简单明了的总结起来说:

“总而言之,太太,你正在洗头一一你什么也没听到,什么也没看到。你能想到有什么事情可以帮助我们了解吗?”

麦加多太太并未思索就说:

“没有,实在没有。这是一件最不可思议的事!但是,我可以说,没疑问的——毫无疑问的,那凶手是由外面进来。怎么。这样想才合理嘛。”

白罗转身对着她的丈夫。

“那么,你呢?先生?你有什么事情可以告诉我们吗?,

麦加多先生吃了一惊,有些不安。他毫无目的地捻捻胡子。

“想必是的,想必是的。”他说,“可是,谁会想伤害她呢?她是那么温柔——那么厚道——”他摇摇头,“谁要是害死她,必定是一个恶魔——对了,恶魔!”

“那你自己呢?先生?你那天下午做什么呢?”

“我?”他茫然地注视着他。

“你在研究室呀,约瑟?”他的太太提醒他。

“啊,是的、我是在那里,我是在那里。做我经常做的工作。”

“你是什么时候到那里去的””

他又瞧着麦加多太太,露出没法子确定和问她的样子。

“一点欠十分,约瑟。”

“啊,是的,一点欠十分。”

“你到院子里去过吗?”

“没有——我想没有,”他考虑一下,“没有,我记得确实没有。”

“你什么时候听到发生悲剧了?”

“内人出来告诉我的。那很可怕~一令人震惊。我几乎才相信会是真的。就是现在,我也不相信那会是真的。”突然之间,他开始发抖,“那真可怕——可怕!”

麦加多太太马上走到他那一边。

“是的,是的,约瑟,我们都感觉那样。但是,我们不能丧失勇气。这样就会使可怜的雷德纳博士更难办了。”

我看见雷德纳博士的脸上起了一阵*挛。我想在这样感情的气氛中他是很不容易忍受的。他对白罗略微望了一下,仿佛是求援。白罗立刻有了反应。

“詹森小姐?”他说。

“恐怕我能告诉你的很少。”詹森小姐说。大家在听了麦加多太太那样尖锐的声音之后,觉得她这样有教养的声音令人听了很舒服。她接着说:“我正在起居室工作——把圆筒印印在粘土片上。”

“那么你没看见,也没注意到什么吗?”

“是的。”

白罗很快地瞧瞧她。他的耳朵听到——像我一样——她的声音当中有一种隐隐约约、不敢肯定的调子。

“你觉得很确定吗?小姐?你模模糊糊地想到什么吗?”

“没有——真的没有。”

“你看到什么……我们不妨说……无意中由侧面看到些什么,连你自己也不知道你看见了?”

詹森小姐发出短短的,着急的笑声。

“你逼问得太紧了,白罗先生。你恐怕是在鼓励我告诉你一些我也许在想象的事。”

“那么,事实上确有一些——不妨说是你想象的事了?”

詹森小姐说得很慢,以超然的态度,字斟句酌的:“我在想象中——在那天下午的时候听到一声微弱的叫喊。我的意思是说,我是听到一声叫喊。起居室的窗户都是敞开的。我们呼以听得见大麦田里做活的人发出的各种声响。但是,你要知道,因为——我听到的是雷德纳太太的声音(我的脑筋有这种想法),这就使我非常难过。因为,当时我如果跳起来跑到她房里——啊,谁晓得了——我也许还来得及——”

瑞利大夫插进一段可信的话。

“现在你的脑筋里不要有那样的想法。”他说,“我可以确切他说,雷德纳太太(雷德纳,请原谅我)几乎是在那个人一进去时就让他击毙了。就是那一下把她击毙的。没有击第二下。否则,她就会有时间呼救,发出叫喊。”

“我仍然觉得我或许会捉到凶手。”詹森小姐说。

“那是什么时候,小姐?”白罗问,“一点半左右吗?”

“想必是那个时候——对了。”她思索片刻说。

“那就会吻合了。”白罗思索着说,“别的你都没听到——譬如说开门或关门声?”

詹森小姐摇摇头。

“没有,我不记得听到那样的声音。”

“我想,你在桌子前面坐着。你是朝那一边坐着?院子?古物室?廊子?或者是田野?”

“我是朝着院子坐的。”

“由坐的地方可以看见那个叫阿布都拉的孩子洗罐子吗?”

“啊,看得见。但是,当然是我要抬起头来向外看,就可以看见,但是,我正在专心工作,全神贯注地工作。”

“不过,如果有人从院子里面的窗口经过,你就会注意得到。”

“啊,是的。这一点我几乎可以肯定。”

“没有人经过吗?”

“没有。”

“但是,如果有人——比方说——由院子中间走过,你会注意到吗?”

“我想——也许不会——除非,像我方才所说,除非我偶然抬头往窗外看。”

“你没看见阿布都拉离开他的工作,出去和另外几个仆人聊天吗?”

“没有。”

“十分钟,”白罗沉思地说,“那要命的十分钟。”

接着是片刻的沉默。

詹森小姐突然抬起头来说:“要知道,白罗先生,我想我已经无意中害得你往错误的方向想了。如今我再回想一遍,我想我不可能由我的地方听到雷德纳太太房里传出的叫喊。我的房间与她的房间中间隔了一个古物室——而且,听说她的窗户后来发现都是关着的。”

“无论如何,不要苦恼自己,小姐。”白罗亲切地说,“那实在并不是很重要的。”

“是的,当然不很重要。我了解这一点。但是,你要知道,这对于我是重要的,因为我觉得我也许会做点什么事。”

“不要自寻苦恼了,亲爱的安娜。”雷德纳博士怜惜地说,“你必须切实些。你听到的也许是一个阿拉伯人由麦田里远远的向另一个人喊话。”

詹森小姐感觉到他的声音里含有雅意殷殷的调子,脸有点红。我甚至看到她眼睛里冒出眼泪。她的脸转过去,比方才更严格地说:

“也许是的。在一个悲剧发生之后,通常都会如此——都开始想象一些根本没有的事。”

白罗再查查他的记事簿。

“我想,你大概没有更多的事要告诉我吧,贾雷先生?”

瑞洽德·贾雷慢慢地说,说得呆板而机械。

“我恐怕不能添上任何可以帮助你的资料。我当时在挖掘工地挖掘。那消息还是别人在那里告诉我的。”

“那么,你不知道,或者不能想到在命案发生之前有什么事发生,可以帮助我们了解吗?“

“什么也没有。”

“柯尔曼先生呢?”

“整个这件事发生的时候,我都不在。”柯尔曼先生在声音里带着——是一种惋惜的调子吧。“昨天上午我进城去领钱准备发放工资。我回来的时候,爱莫特告诉我出了什么事,后来我又开旅行车去找警察和瑞利大夫。”

“以前呢?”

“啊,先生,那个情形有点儿令人紧张。但是你已经知道了。曾经有古物室那场虚惊——在那以前,还有一两次,窗玻璃上有手在敲呀,有人脸贴着向里瞧呀——这些你都记得了,先生。”他露出征求同意的神气对着雷德纳博士说。后者点点头,表示赞同。“我想,你是知道的,你会发现是有个家伙确实是由外面进来的。想必是个狡猾的乞丐。”

白罗默默地打量他一两分钟。

“你是英国人吧,柯尔曼先生?”最后,他问。

“对了,先生。百分之百的大不列颠人。你看看商标。货真价实。”

这是你第一次参加考古工作吗?”

“你说的很对。”

“那么,你是非常爱好考古了?”

柯尔曼先生听到人家这样形容他,便感到相当窘。他的脸有点红,像一个犯过失的小学生似的,偷偷瞧瞧雷德纳博士。

“当然——这是很有趣的,”他结结巴巴地说,“我是说——我并不完全是一个有头脑的人——”

他的话就这样不了了之地中断了。白罗并未坚持要他再说下去。

他若有所思地,用铅笔头在桌子上轻轻地敲着,然后又将摆在面前的一个墨水瓶摆摆正。

“看情形似乎,”他说,“我们目前可以得到的资料大概就是这么多了。你们如果有人想起一时忘记了的事,不要犹豫,马上来告诉我。现在,我想,我最好单独同雷德纳博士和瑞利大夫谈谈。”

这是一个散会的暗示。我们都站起来,鱼贯而出。不过,我走出一半路的时候,听后面有叫我的声音。

“也许,”白罗先生说,“列瑟兰护士小姐还是留下来。我想她的协助对我们是很有价值的。”

我回来,再坐到我的座位上。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美索不达米亚谋杀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