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索不达米亚谋杀案》

第17节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雷德纳太太的尸体已经送到哈沙尼去验尸了。但是,在其他方面,她的房间同以前的样子一点不差。里面的东西很少,所以警察不费多大工夫就检查完了。

当你走进去的时候,就可以看见,门的右边就是床。正对着房门有两个装有铁栅的窗户朝向田野,两窗之间有一个单色的、有两个抽屉的桌子。雷德纳大太就拿它当梳妆台用。靠东边的墙上有一排钩子,挂着一些衣服,都有布袋子保护着,还有一个松木五斗橱。门的左边是一个盥洗台,房子中央摆着一个相当大的质朴的橡木桌,上面有吸墨纸、墨水瓶和一个小公事包。雷德纳太太那几封匿名信就是保存在那个公事包里。窗帘是用本地材料做的,很短的布片,上面有橘红的条子。石板地上面铺着羊皮地毯。三块窄长形的,有白条纹的褐色毯子铺在窗户和盥洗台前面。还有一块比较大、质地比较好的褐地白条纹的地毯铺在床和写字台之间。

房里没有橱子,或者壁橱,或者是落地窗帘——事实上没有任何可以藏身的地方。床是朴素的铁床,上面铺着印花布的被单。这房里唯一奢华的迹象就是三个枕头,都是最上等的柔软而有波纹的鸭绒制的。除了雷德纳太太以外,没人有那样的枕头。

瑞利大夫冷冷地、简短地说明雷德纳太太尸体在什么地方发现——在床边的地毯上,缩成一团。

为了要举例说明他的话,他招招手,叫我走过去。

“你如果不在乎的话,护士小姐——”他说。

我并不是神经过敏的人。所以,我就蹲在地下,尽量摆成雷德纳太太尸首被发现时的姿态。雷德纳博士发现她的时候,粑她的头抬起来过。但是,我仔细的问过他。实际他显然没有改变她的姿态。

“这件事好像是非常直截了当的,”医师说,”她正在床上躺着,睡着了,或者正在休息——有人开了门,她抬头一望,起来——”

“于是他就将她打倒,”医师将他的话说完,“那一击会导致知觉丧失,不久就会致死。你知道——”

他用专门的字眼说明伤害的情形。

“那么,没流多少血了?”白罗说。

“不,血在体内漏进脑子。”

“eh bien!(啊!)”白罗说,“那似乎是非常直截了当的——除了一件事。假若那进来的是个生人,雷德纳太太为什么不立刻喊救命呢?她如果叫喊,也许就遇救了。列瑟兰护士也许就会听见她的喊叫声,还有爱莫特和那个孩子。”

“那是很容易解答的,”瑞利大夫冷冷地说,“因为那不是一个生人。”

白罗点点头。

“是的,”他思索着说,“她看见那个人的时候也许吃了一惊——但是她并不害怕。后来,他打她的时候,她也许发出一声不完全的叫喊——太迟了。”

“就是詹森小姐听到的叫声吗?”

“是的,假若她真的听见了。但是,大体上说,我很怀疑。这种泥墙很厚,窗子又是关着的。”

他走到床边。

“你离开她的时候,她实在是躺着的吗?”他问我。于是我就把我做的事确确实实地告诉了他。

“她是打算睡呢,或是要看看书?”

“我给她两本书——一本轻松的,还有一本回忆录,她通常是看一会儿书,然后也许不知不觉地睡着一会儿。”

“那么,她——我该怎么说呢?——和平常一样吗?”

我考虑了一下。

“是的。她似乎很正常,兴致也很好。”我说,“只是,也许稍微有些不稳定。但是,我认为那种现象是由于她头一天把心事告诉我的缘故:那样有时候会使人有些不自在。”

白罗的眼睛发出闪亮。

“啊,啊,的确,哎呀,我很了解那种心理。”

他打量房子各处的情形。

“命案发生后,你进来的时候,这里的一切都和以前一样吗?”

我也四处打量一下。

“是的,我想是的。我不记得什么地方和以前不同。”

“没有击毙她那个武器的踪迹吗?”

“没有。”

白罗瞧瞧瑞利大夫。

“你觉得怎么样?”

那位医师立刻回答。

“是一种相当大、很重的东西击毙的,没有棱角。譬如说,一个雕像的圆座——一种像那样的东西。你要注意呀,我并不是认为就是那个东西,而是指那一类的东西。那一击是要用很大力气的。”

“是一个强而有力的胳臂打的吗?男人的胳臂?”

“是的——除非——”

“除非——什么?”

瑞利大夫很慢地说:“我只是想,雷德纳大太很可能曾经跪下来——要是那种情形,由上面用沉重的器具打下来,就不需要那么大的力气。”

“跪下来,”白罗沉恩一下说,“这是一个想法,是的。”

“注意,这只是一个想法,”那位医师赶快指出,“绝对没有什么证据可以显示就是这样的。”

“但是,这是可能的。”

“是的。由各种情形看来,这毕竟不是捕风捉影的。当她本能地想到要喊叫已经大晚了——她知道没人能及时赶来救她——于是由于恐怖,她没喊叫,却跪下哀求饶命。”

“是的,”白罗思索着说,“这是一个想法。”

这是一个理由不够充足的想法——我这样想。我不论什么时候都不会想象到雷德纳太太会对任何人下跪。

白罗慢慢走到房子各处看看,他开开窗户,试试那些铁栅,将头钻出去,确定了肩膀不可能跟着头一同钻出铁栏杆:

“你发现她的尸体时,窗户紧闭,”他说,“当你在一点欠一刻离开她的时候,是不是也关着?”

“是的,在下午都是关着。这些窗户,不像起居室和餐厅,外面没钉铁纱窗。窗户关着可以防止苍蝇飞进来。”

“而且,无论如何,谁也不能由那里钻进来,”白罗沉思着说,“这些墙壁是用最结实的材料——泥砖——造的,而且没有活门,没有天窗。要走进这个房间只有一个办法——由门里进来。进入房门也只有一个办法——经过院子。而且这院子只有一个入口——就是拱门,在拱门外面有五个人,他们的说法都是一样。啊,我想他们不是撒谎。对了,他们不是撒谎。他们也没有受贿,因此而三缄其口。那个凶手当时就在这里。”

我没说什么。我们先前围桌而坐的时候,我不是也有同感吗?

白罗在房子四处搜查。他由五斗橱上拿起一张相片、上面是一个留着白山羊胡须的老人。他表示好奇地望望我。

“那是雷德纳太太的父亲。”我说,“是她告诉我的。”

他把相片放下,然后瞧瞧梳妆台上的东西——都是简朴的龟甲制品——简单,但是很好。他瞧瞧书架上的书,大声念出书名。

“希腊人概论、相对论入门、斯坦侯普夫人传、游览车、返回麦修撒拉、林达·康顿传。是的,由这些书籍我们可以看出一点,你们这位雷德纳太太不是一个傻瓜。她有头脑。”

“啊,她是一个很聪明的人,”我热切地说,“读过很多书。样样精通。她一点儿也不平凡。”

他瞧瞧我,笑了笑。

“对了,”他说,“这一点我已经了解了。”

他过去继续查看,他走到盥洗台前面站了一会儿,只见上面摆着许多瓶子和面霜。然后,突然之间,他跪下来,检查那块地毯。

我和瑞利大夫马上过去同他在一起检查。他在查看一块小小的深褐色的污点,在地毯的褐色部分几乎是看不见的。事实上那块污痕只有蔓延到一个白条纹上时才可以看得见。

“你觉得怎么样,大夫?”他说,“这是血迹吗?”

瑞利大夫跪下来看。

“也许是的,”他说,“你要想让我确定一下,我可以检查。”

“那么,劳驾。”

白罗先生检查那个水瓶和洗脸盆:那水瓶摆在盥洗台的一边,洗脸盆是空的,但是盥洗台旁边有一个旧煤油桶,是盛脏水用的。

他转身对我说:

“你记得吗,护士小姐?你在一点欠一刻离开雷德纳太太的时候,这水瓶是在洗脸盆外面呢?或是在里面?”

“我不能肯定,”过了一两分钟,我说,“我倒觉得是摆在洗脸盆里面的。”

“啊?”

“不过,你要知道,”我连忙说,“我只是这样想,因为,通常都是那样。仆人午餐后都是把它像那样放的。我只是觉得,如果不在面盆里,我会注意到的。”

他很欣赏地点点头。

“是的,我了解这一点。这是由于你受过医院的训练。病房里的东西如果不是原来的样子,你就会把它摆对,而且几乎没注意自己这样做。那么,命案之后呢?是不是同现在的情形一样?”

我摇摇头。

“当时我没注意,”我说,“我当时想要知道的只是这里是否有任何可以隐藏人的地方,或者是否凶手遗留下什么东西。”

“这是血迹,不错。”瑞利大夫爬起来说,”这个很重要吗?”

白罗困惑得直皱眉头,很急躁地将两手一甩。

“我不知道,我怎么会知道?这也许毫不重要。你要是要我说,我可以说那个凶手碰到她——他的手上有血——很少的血,但是仍然是血——所以他就过来洗洗手。是的,情形可能是像这样。但是我不能贸然下结论说一定是如此。那块血迹也许一点也不重要。”

“大概只有根少的血,”瑞利大夫犹豫地说,“要是喷出来的血不会像那样。也许是由伤口渗出的一点点血。当然啦,假若他用手摸摸看有没有血——”

我打了一个寒战,我仿佛看到一个可憎的画面:我仿佛看到一个人——也许就是那个猪面孔的、负责摄影的那个青年,把那个可爱的女人打倒,然后弯下身,用手指摸摸伤口是否有血,专心地凝视着,样子很可怕。他的脸,也许完全不同——露出凶狠、疯狂的样子。

瑞利大夫注意到我打寒战。

“怎么啦,护士小姐?”他说。

“没什么——只是浑身起鸡皮疙瘩,”我说,“一只鸡由我的墓上走过。”

白罗先生转回头瞧瞧我。

“我知道你需要什么,”他说,“不久,等我把这里检查完了,我和大夫要到哈沙尼去,我们会带你一起去。你会请护士小姐吃茶,对不对?大夫?”

“荣幸之至。”

“不,不,大夫。”我抗议道,“绝对不可以。”

白罗先生友善地在我肩膀上轻轻地拍拍,这一拍是英国式的,不是外国式的。

“护士小姐,你就照我的意思做吧。”他说,“而且,这样对我是有益的。我还有很多事情要讨论,但是不能在这里讨论,因为这里大家都要保持体面。雷德纳博士,他崇拜他的太太。他相信——啊,非常相信——别人对她的想法和他一样;但是,以我看来,那是不合人情的!对了,我们要——该怎么说呢——毫不宽容地讨论雷德纳太太的一切情形。那么,就这样说定了。等我们这里的事完了,我们就带你一起去哈沙尼。”

“我想,”我犹豫地说,“不管怎么说,我该离开这里了。再留在这里是很尴尬的。”

“在一两天之内不要这样做,”瑞利大夫说,“在葬礼以前你总不好走呀。”

“你倒说得好,”我说,“假若我也让人害死呢,大夫?”

我那样说,是带着半开玩笑的态度。我想瑞利大夫也会认为那样,并且也许用同样开玩笑的方式回答卜

但是,我感到很惊奇,白罗先生忽然一动不动地站在室中央,两手抱着头。

“啊,不知道那是不是可能的,”他喃喃地说,”这是一种危险——很大的危险——那么,我们能怎么办呢?我们要如何防备呢?”

“怎么,白罗先生,”我说,“我不过是说笑话!谁会要害死我呢?我倒想知道。”

“呀——或者另外一个人,”他说。我一点也不喜欢他那种说法,令人毛骨悚然。

“可是为什么呢?”我追问。

于是他非常直接地望着我。

“小姐,我常说笑话,”他说,“我常笑。但是,有一些事并不是开玩笑的。由于我的职业,我知道有些事情。其中之一,最可怕的,就是这个:

“谋杀是一种习惯……”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美索不达米亚谋杀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