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索不达米亚谋杀案》

第21节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他们原来是分开在两个地方工作,我知道了。”白罗停下来说。

瑞特先生是在大挖掘场靠外边那一部分照相的。离我们不远的地方另外有一堆人背着篮子走来走去。

“那是他们称为深坑的地方,”我对他说明,“他们在那里的发现不多,除了一些垃圾样的碎陶片。但是雷德纳博士说那是很有趣的。所以我想一定是有趣的了。”

“我们到那边去吧。”

我们一同走过去,走得很慢,因为正是烈日炎炎的时候。

麦加多先生在那里指挥。我们看见他在下面,正和工头谈话。那工头是一个老头,他那长条纹的布袍上面罩着一件苏格兰粗呢的外套。

要走下去到他们那里有点困难,因为只有一条很狭窄的路,也可以说是梯子。那些搬运篮子的工人不断地走上走下。他们总是瞎得像蝙蝠似的,从不会想到给你让路;

我跟着白罗走下去的时候,他突然转回头来说:“麦加多先生写字是用右手或是用左手?”

现在问这个!这实在是个特别的问题。

我思索片刻,然后确定地说:“右手。”

白罗不肯详细解释。他只是继续往下走。我跟在后面。

他那拉长的、忧郁的面孔上露出笑容。

白罗先生假装对考古很感兴趣,不过我相信他实在不会感兴趣。但是,麦加多先生立刻有了反应。

他对我们说明,他们已经在古宅所在的地方挖下十二个模坑。

“我们现在一定挖到第四个千年期(milenium)了。”他很热切地说。

麦加多先生指出有骨骸的地区(他的手抖得多厉害!不知道他是否可能有疟疾)。然后他又说陶器的性质会有什么变化,以及有关坟墓的事——还有,他们挖到一个模坑,里面完全是婴儿坟墓——可怜的小婴儿——又谈到那里有些弯曲的地形和方位,似乎可以显示出骨骸的位置。

于是,突然之间,正当我们弯下身要捡起一个角落里同一些陶罐在一起的火石刀一类的东西,他突然狂叫一声跳起来。

他猛一转回头发现我和白罗正惊愕地注视他。

他用手轻轻的拍拍他的左臂。

“有什么东西刺伤了我——好像一个灼热的针刺了一下。”

这件事马上激得白罗活跃起来。

“快,护士小姐,我们来看看,列瑟兰护士!”

我赶到前面。他抓住麦加多先生的胳臂,非常熟练地把他的卡其布衬衫袖子卷到肩部。

“在那里,”麦加多先生指指说。

在肩下面大约三寸的地方有一个微小的洞,里面渗出血来。

“奇怪,”白罗说。他向卷起的衣袖里面仔细看看。“我看不见什么东西呀。也许是蚂蚁咬的吧?”

“擦点碘酒比较好。”我说。

我总是随身带一个碘酒小葯管的,所以,便赶快取出来给他擦擦。但是,我这样做的时候,有些心不在焉,因为一件迥然不同的事情引起我的注意。麦加多先生的胳臂,由腕至时,有一串小孔。我很明白那是什么疤痕——那是皮下注射针的疤痕。

麦加多先生把卷起的衣袖又放下来,重新开始解释。白罗先生听他解释,但是没将话题转到雷德纳夫妇身上。事实上他根本没问麦加多先生什么话。

不久,我们就同麦加多先生说再见,然后又爬上梯子。

“那很干净利落,你觉得吗?”我的同伴问。

“干净利落?”我问。

白罗先生由他的上衣翻领里面取出一个东西,很认真的查看一下。我看到那是一根长的缝衣针。那根针的一头滴上火漆,成为一个大针头。结果使我不胜惊奇。

“白罗先生,”我叫道,“你做了些什么呀?、

“我就是那个螫人的虫子——对啦。我干得干净利落。你觉得是吗?你没看见我那样做。”

那是真的。我没看见他那么做。而且我相信麦加多先生也没觉得。他想必是像闪电一样的快速。

“但是,白罗先生,为什么?”

他用另外一个问题回答我。

“护士小姐,你注意到什么吗?”

我慢慢点点头。

“皮下注射的疤痕。”我说。

“所以,现在我们知道一件关于麦加多先生的事了。”白罗说,“我曾经怀疑过——但是,我不知道。知道真相始终是非常必要的。”

那么,用什么手段着手,你不在乎!我这样想,但是没说出口。

白罗突然用手拍拍他的衣袋。

“哎呀,我把手帕掉到下面了。我是用来藏针的。”

“我去替你找回来。”我说,然后匆匆回去。

你要知道,到这个时候,我有一个感觉,我觉得白罗和我是负责治疗一个病人的医师和护士。至少,更像是一个手术。他就是那个外科医师。也许我不应该这样说。但是,很奇怪,我开始感到很有乐趣。

我记得刚刚受完护士训练之后,我到一个私宅去照顾一个病人。当时发现必须立即动手术。可是病人的丈夫性情古怪,对疗养院印象不好。他怎么样都不肯把太太送到疗养院。他说一定要在家里动手术。

那么,当然啦,对我来说,那是个很好的机会,当时没有别人可以再看一下。我是负责准备一切的。当然,我很紧张——医师需要的每一件东西,只要是可能想到的,我都准备好了。但是,即使如此,我仍然怕忘记准备什么东西。医师的情形是很难说的。有时候他们会要你准备得样样齐全。但是一切都很好。他所要求的东西我样样都准备好了,等到手术完了之后,他还告诉我:我的服务是第一流的——而且这是一种大多数医师都嫌麻烦的事。那个g.p.(全科大夫)也很好。这一切都是我帮忙做的。

那个病人也康复了,于是,皆大欢喜。

啊,我现在的感觉有些相同,从一个观点上看,白罗先生就会让我想到那个外科大夫。他也是一个小矮个儿。一个丑陋的小老头,一张猴脸,但是,他是个很好的外科大夫。他本能地知道该由什么地方下手。我见过不少外科大夫,而且我知道其中差别多大。

我渐渐对白罗先生产生了信心。我感觉到他也确切地知道该怎么做。我渐渐感觉到我的责任是帮助他——就像我们常会说的一把镊子和葯棉签都放在手边,他随时需要什么就有什么。我觉得跑过去替他找手帕和捡起一位医师扔到地下的毛巾一样自然。其原因就在此。

我找到手帕回来的时候,起初我看不到他。但是,最后,我看到他了。他坐在发掘场不远的一个地方,正在和贾雷先生讲话。贾雷先生的工人站在附近,拿着一个上面刻有度数的像大杆子的东西。但是,就在那个时候,他对那工人说些什么话,那人就把它拿走了。看情形他已经用完,现在暂时不用了。

现在我想把下面一点弄清楚:你知道,我不十分确定白罗先生确实要我做什么,或者不要我做什么。我的意思是他方才也许是故意派我回去找那块手帕。他是想把我支开。

这又是像一个手术。你必须递给医师他正需要的东西,而不是他不需要的东西,我是说,假若把动脉镊子递给他的时候不对,但是,当他正需要的时候,你递过去的太迟。谢谢天,我很熟悉在手术室应做的事。我不大可能在那里出错误。但是,办现在这种事情,我就成为最缺乏经验的小见习生。因此,我不得不特别当心,绝对不可出错。

当然,我不会想到白罗先生不想让我听到他和贾雷先生谈的话。但是,他也许以为假若我不在那里,他或许可以便贾雷先生更方便讲话。

现在我不希望任何人有这种想法,以为我是那种喜欢偷听私人谈话的女人。我不会做那样的事。一分钟也不会。无论怎么想听都不会!

我的意思是,假若那是私人的谈话,我绝对不会听。但是事实上我的确听到了。

据我的看法,我是处于一个有特权的地位。当一个病人在*醉之后醒过来的时候,你会听到他说的许多话。那个病人不想叫你听见——而且通常都不知道你已经听见了——但是,事实上你还是听得见,我只是认为贾雷先生就是那个病人。他对这件事毫不知情,所以不受任何影响。假若你认为我是好奇,那么,我会承认,我的确好奇。我不想错过我能听到的任何一件事。

我提到了这一切情形就是要说明这个事实:我一转身,绕路往那一大堆垃圾后面,一直走到离他们谈话一尺之遥的地方,藏在垃圾堆的角上。假若有人说这是一种卑鄙的事,我就要说,对不起,我不以为然。对负有照顾病人之责的护士,什么都不该隐瞒。不过,当然啦,究竟应怎么做,只有医师有权说话。

当然,我不知道白罗先生用什么方式进行探询,但是,等我到那里的时候,可以说他正对准靶心射击。

“雷德纳博士对他太太的爱,没有人比我认识得更清楚了。”他在说,“但是,我们对一个人的了解,由他敌人方面知道的往往比由他朋友方面知道的多。”

“你是暗示他们的过失比他们的优点更重要吗?”贾雷先生说。他的语调冷冷的,含有讽刺的意味。

“毫无疑问的——凶杀案就是这样。这似乎是很奇怪的。就我知道的情形来说,到现在还没一个人由于品格太完美而受害。可是,品格完美的人毫无疑问是会令人妒忌的。”

“你要找我帮助你,恐怕找错人了。”贾雷先生说,“老实告诉你。我和雷德纳处得并不特别融洽。我并不是说我们是仇敌。但是,我们并不完全是朋友。也许,雷德纳太太因为我和她的丈夫有老交情,非常妒忌。在我这一方面,我虽然很赞赏她,并且以为她是一个很动人的女人。但是因为她对雷德纳的影响力很大,我有一点点愤慨:因此,我们彼此非常客气,但是并不亲近。”

“解释得很好。”白罗说。

我可以看清楚他们的头。我看见贾雷先生的头猛然一转,仿佛白罗先生那种超然的语调中有什么地方使他不高兴。

白罗先生继续说下去:“雷德纳博士是不是由于你和他太太处不来而感到烦恼?”

贾雷犹豫片刻说:“实在说起来——我不能肯定。他没提到什么。我始终希望他没注意到那种情形。他终旧埋头在他的工作上,你要知道。”

“那么,照你的说法,实在的情形就是你实在不喜欢雷德纳太太吗?”

贾雷先生耸耸肩膀。

“她如果不是雷德纳的妻子,我也许会很喜欢她。”

他哈哈大笑,仿佛觉得他自己的话很可笑。

白罗正在把一小堆陶器碎片摆好。然后,他用一种梦幻的、漫不经心的语调说:“我今天早上和詹森小姐谈过。她承认她对雷德纳太太有偏见,不很喜欢她。不过她急忙补充了一句:她始终觉得雷德纳太太很迷人。”

“我想,她说得都很对。”贾雷说。

“所以,我相信她、后来我同麦加多太太谈过。她很详细地告诉我她很喜欢雷德纳太太,并且很佩服她。”

对于这个,贾雷没有反应。白罗等了一两分钟之后继续说下去。

“那个——我不相信,于是,我就来同你谈。你告诉我的那些话——唔,我又不相信。”

贾雷忽然很倔强。我可以听出他很生气——他的声音里含有受到压抑的愤怒。

“不管你相信什么,不相信什么,我实在不能对你有什么帮助。我已经告诉你实话了,信不信由你。”

白罗没有生气。他的话反而听起来特别温和而且谦虚。

“不管我相信什么;或是不相信什么、难道是我的错吗:你知道,我有一对敏感的耳朵。而且——总是会有些传说散布出去的——谣言会不胫而走。我们会听——也许,我们会知道一些!是的,的确有些传说。”

贾雷一跃而起。我可以看得清清楚楚,他的太阳穴上的筋直跳。他那样子棒极了!那么瘦,皮肤那么褐——还有那个绝妙的下颔,结实、方正。难怪女人都迷上他。

“什么传说?”他气势汹汹地问。

白罗斜着眼望望他。

“也许你可以猜得出,常有的传说——关于你和雷德纳太太。”

“人心是多么险恶呀!”

“不是吗?人像狗一样。一件令人不快的秘密不管你埋得多深,狗总会把它重新挖出来。”

“那么你相信这些传说吗?”

“我愿意相信——实话,”白罗严肃地说。

“我怀疑,假若你听到实话时,你是否相信。”贾雷毫不客气地哈哈大笑。

“你要是试试我,就知道了。”白罗说,同时注意他的反应。

“那么,我倒要试试看!我可以告诉你实话!我恨露伊思·雷德纳——这就是给你说的实话!我对她恨之入骨!”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美索不达米亚谋杀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