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索不达米亚谋杀案》

第26节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这是相当可怕的。雷德纳博士仿佛要晕倒的样子,我自己也觉得有一点不舒服。

瑞利大夫露出做医师检查病人时的兴趣检查那个东西。

“我想,没有指纹吧?”他表示他的意见。

“没有指纹。”

瑞利大夫掏出一把小镊子,很精细地检查。

“嗯——有一点人身上的组织——还有头发——金黄色的头发,这只是非正式的判断。当然,我必须做一个正式的化验,验验血型,等等。但是,这是没多大疑问的。这是在詹森小姐床底下找到的吗?哦,哦——原来居心不正。是她谋杀的。事后——啊,愿主赐给她安宁——她感到后悔,结果就自杀了。这是一个想法——一个合理的想法。”

雷德纳博士只能可怜地摇摇头。

“不会是安挪——不会是安娜,”他喃喃地说。

“首先,我不知道她把这东西藏在什么地方,”梅特蓝上尉说,“第一个命案之后,每个房间都搜查过。”

我忽然灵机一动。藏在那个文具橱里吧,但是,我没说什么。

“不管是那里,她感觉到藏的地方不满意,便把它带回自己的房间里。不过那个房间同其余的房间都搜查过。或者,也许是她决定自杀以后这样做的。”

“我不相信这个说法。“我大声地说。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不能相信那个亲切善良的詹森小姐会砸破雷德纳太太的脑袋。我简单不能想象会有那样的事发生。但是,这种想法和一件事符合——譬如说,她那天晚上突然哭起来。而且,我毕竟自己也说过“懊恼”那两个字——但是我以为她懊恼的原因除了是那个比较微不足道的罪过心理以外,不会有其他的原因。

“我不知道该相信什么,”梅特蓝上尉说,“那个法国神父的失踪也要查清楚。我的部下正在各处搜寻,恐怕他万一会被人迎头一击,他的尸首被人顺手推到水沟里。”

“啊,我想起来了——”我开始说。

于是,每个人都向我投来疑问的眼光。

“那是昨天下午的事,”我说,“他一再地盘问我那一天向窗里窥探的那个斜视眼的人是什么情形。他问我那人在那条小路上站在什么地方,又说他要出去看看。他说在侦探小说里总是会看到凶手会留下一些线索。”

“我遇到的那些凶手要是那样才怪呢,”梅特蓝上尉说,“原来他就是出去查这个的,对吗?天哪!不知道他是否真的发现了什么。如果他和詹森小姐同时发现到可以认出凶手的线索,那才是有点偶合呢。”

他又烦躁地继续说:“一个斜视的人?一个斜视的人?这个故事里关于那个斜视的人的话说得太多了,也许实际上看到的不是那样。我不明白我的部下为什么找不到他呢。”

“也许是因为他并没有斜视眼。”白罗冷静地说。

“你是说他是假装斜视眼吗?我还不知道斜机眼也可以假装。”

白罗只是说:“一个斜视眼可能很有用呢。”

“要这样,真是该杀!不管他斜视不斜视,我不惜任何代价要查出那家伙现在那里!”

“我猜,”白罗说,“他已经逃出叙利亚边界了。”

“我们已经警告克其克古丘和阿布·克玛尔——事实上,所有边界上的警卫哨都通知了。”

“我想他是采取穿过山区那个路线,就是走私的货车常走的那个路线。”

梅特蓝上尉哼了一声。

“那么,我们顶好通知代埃索(deir ez zor——叙利亚一个小镇,在幼发拉底河的右岸,有法国警备队驻守——译者注)吧?”

“我昨天已经通知他们了——我警告他们当心一辆汽车,车上有两个人持有毫无暇疵的护照。”

梅特蓝上尉对他注视一下。

“你通知了,是吗?两个人——啊?”

白罗点点头。

“这里面有两个人。”

“白罗先生,我觉得你的袖中机密不少呀。”

白罗摇摇头。

“不,”他说,“其实不然。实情是我今天早晨观赏日出时才发现的。好美的日出景象!”

我想我们当中没一个人注意到麦加多太太已经在这房里。梅特蓝上尉方才拿出那个可怕的有血迹的大手磨时,大家大吃一惊。她一定是在那个时候溜进来的。

但是,现在,她出人意料地发出一种像杀猪似的声音。

“啊,主啊,”她叫道,“我都明白了。现在我都明白了。那是拉维尼神父干的。他疯了。那是宗教狂。他以为女人是有罪的。他要把她们都害死。先是雷德纳太太——然后是詹森小姐——其次就轮到我了!”

她这样狂叫一声便跑到房子那一边抓住瑞利大夫的上衣。

“我不要留在这里。我告诉你,我再也不能在这里多停留一天!有危险!各处都有危险。他现在藏在一个地方——正在等待机会。他会突然出来要我的命!”

她张开口,又开始大叫。

瑞利大夫抓住她的手腕;我赶快跑过去,左右开弓,猛打她两个耳光。然后瑞利大夫就帮我把她扶到一把椅子上坐下。

“没人会害死你,”我说,“我们会保证。坐下休息吧。”

她不再狂叫了。她的嘴闭上了。她坐在那里吃惊地、傻傻地望着我。

然后,又有人打断了我们的谈话。门开处进来了雪拉·瑞利。

她的面色苍白、凝重。她一直走到白罗面前。

“白罗先生,我今天很早就到邮局,”她说,“那里有你一封电报——我把它带回来了。”

他由她手中接过电报,拆开看。这时候她才注意他脸上的表情。

他的脸上毫无变化,他看完电报,把纸弄弄平,整整齐齐的折好,放进衣袋。

麦加多太太正在望着他。她用好不容易才发出的声音问:“那是——美国——拍来的吗?”

他摇摇头:

“不是,太太,”他说,“是突尼斯拍来的。”

她注视白罗片刻,仿佛她不懂他的意思,然后叹口气,将身子靠在椅背上。

“拉维尼神父,”她说,“我猜对了。我始终觉得他有的地方很怪。他有一次对我说了一些事情——我想他是疯了——”她停顿一下,然后说,“我还是不说话好。但是,我必须离开这个地方。我和约瑟夫可以进城住到招待所。”

“忍耐些,太太,”白罗说,“我会说明一切的。”

梅特蓝上尉正在好奇望着他。

“你认为你对案情已经确实了解了吗?”

白罗向他深深一鞠躬。那是非常戏剧化的一鞠躬。

我相信这一来会使梅特蓝上尉很不痛快。

“那么,”他怒吼道,“有话快说,老兄!”

但是,那不是赫邱里·白罗办事的方式。我看得很清楚,他会讲得天花乱坠。不知道他是否真的知道实情,或者只是在夸耀。

他转身对瑞利大夫说:

“瑞利大夫,劳驾把其他的人都召集在一起,好吗?”

瑞利大夫马上一跃而起,很听话地走出去召集。一两分钟之后,其他的团员都鱼贯而人。首先是瑞特和爱莫特。然后是比尔·柯尔曼。然后是瑞洽德·贾雷。最后是麦加多先生。

可怜的麦加多。他的样子简直像死人。我想他一定是非常害怕——因为将危险的化学葯品乱放而受到责骂。

每个人都围着桌子坐下,很像白罗先生来的那一天那个样子。比尔·柯尔曼和大维·爱莫特都朝雪拉·瑞利那边瞧瞧,犹豫片刻,才坐下。她正背对着他们,站在窗口向外张望。

“要椅子吗?雪拉?”比尔说。

大维·爱莫特用他那种低而和悦的、慢吞吞的声音说:“请坐。”

于是,她转回身,站在那里对他们瞧瞧。他们都指指一把椅子,并且推过去。不知道她会接受谁推过去的椅子。

最后,她谁的都没接受。

“我要坐在这里。”她毫无礼貌地说,然后就在离窗子很近的桌子边上坐下。

“那就是,”她加了一句,“如果梅特蓝上尉不介意的话,我就留下来。可以吗?”

我不敢确定梅特蓝上尉会说什么。白罗抢先说:

“当然可以,留下来吧,小姐。”他说,“事实上,你必须留下来。”

“必须?”

“那就是我用的字眼儿,小姐。有几个问题我不得不问问你。”

她的眉毛又向上一翘,她没有再说话。她将面孔转向窗口,仿佛决心不理会背后这房间里的一切情形。

“那么,现在,”梅特蓝上尉说,“也许我们该谈到实情吧!”

他说话时好像很不耐烦似的。他这个人本质是一个行动派的人。就在这一刻,我相信,他一定是急于出去办事一指挥部下搜寻拉维尼神父的尸体,或者派人去捉拿他。

他望着白罗的那副神气;很像是非常厌恶。

“这家伙如果有什么话要说,他为什么不说出来呢?”

我可以看出这种后已经到了嘴边。

白罗露出一种品评的神气慢慢瞧瞧我们大家,然后站起来。

我不知道他会说什么——一定是富于戏剧性的话吧。他就是那样的人。

但是;我的确没料到他用一句阿拉伯话开始。

可是,事实就是如此。他一个字一个字地慢慢而庄严地说出来——而且真的充分露出虔诚的意味——不知道你是否明白我的意思。

“比斯米拉希·阿·拉曼·阿·拉希姆。”

然后,他用英语翻译出来:

“请至仁至慈的阿拉(allah——伊斯兰教信奉的上帝真主——译者注)保佑!”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美索不达米亚谋杀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