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谋杀案》

第08章 第二封信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哦?”我渴切地问道。

我们坐在头等车厢内,那是趟刚刚驶离安多弗的快车。

“这件案子,”波洛说,“是个中等身材的人干的,他长着红色头发,左眼是假的铸模。他右脚微跛,肩胛骨下长着一颗痣。”

“波洛?”我叫道。

那一刻我完全受其蒙骗,而我朋友的眨眼又使我醒悟。

“波洛!”我再次说,这次满怀怨恨。

“mon ami①,你会怎么认为呢?你那样忠诚专注地凝视着我,要求我像歇洛克·福尔摩斯那样发表见解!说真的,我并不清楚凶手长得什么模样,不了解他住在哪里,也不知道怎样去逮获他。”

①法文,意为:我的朋友。——译注。

“要是他留下些线索就好了。”我低声说。

“是的,线索——线索总是诱人之处。可惜他不抽烟,没留下烟灰,然后穿着底纹奇特的鞋踏门进来。不——他才不会如此彬彬有礼。可至少,我的朋友,你还有铁路指南着一线索。那本abc是本案的线索。”

“你认为他是错把书留下的吗?”

“当然不是,他故意留下它。指纹告诉我们,他是故意这样做的。”

“可书上一点指纹也没留下啊。”

“那正好是我的意思。昨晚是什么天气?炎热的六月之夜。一个人是否会在这样的夜晚带着手套四处闲逛?这样的人当然会引起注意。因而既然abc书上没有留下指纹,一定是有人小心翼翼地抹去了。一个清白无私的人必定会留下指纹,而心怀鬼胎的人则不会。所以我们的凶手故意留下书,可不管如何,这是仅存的一丝线索。那本abc是有人购买,有人携带来的,这总是可能的。”

“你认为从那种方式当中,我们可以学道些什么?”

“坦白地说,黑斯廷丝,我并不特别报希望。这个人,这个未知数,很显然地在炫耀他自己的能力,他是不会留下能被人直接追踪的尾巴的。”

“因而,实际上abc对破案也没什么帮助。”

“才不是呢。”

“一点帮助都没有吗?”

波洛并未立即回答,他接着慢吞吞地说:

“我的回答是有。我们在此遭遇这个未知的人士。他藏身在暗处,想继续潜伏在黑暗中。可理所当然的事,他总禁不住会有些显山露水。在一种意义上,我们对他一无所知;而在另一种意义上,我们则已经了解了许多情况。我渐渐看到他的模样在形成——是个能清晰地用打字机打字的人,他购买优质纸张,极端地渴望显示个性。我瞧见他就像是个可能被忽视和省略的小孩子,我瞧见他怀带着内心的自卑感而长大——与一种不公平的感觉作着斗争……我瞧见那种内心的冲动,要表现他自己,要把注意力聚焦在他身上,这种冲动变得越来越强烈,许多事件和周遭的情形则在碾碎着这种冲动,可能在他身上堆积起更多的羞辱。在他的心灵深处,火柴还在点燃着火葯车……”

“那纯属猜测。”我反对道,“这不会给你任何实际的帮助。”

“你更喜欢火柴头、香烟灰、敲了钉子的靴子!你总是如此,可至少我们可以自问一些问题,为什么会有abc?为什么会是阿谢尔太太?为什么要发生在安多弗?”

“那妇人过去的生活看起来平淡无奇,”我思索道,“同那两个男人的会见也令人失望。我们无法说出比我们所知更多的情况。”

“老实说,在那方面我并没有期望得到更多的情况,可我们不该忽视两个可能是凶手的嫌疑人。”

“你当然不会以为……”

“凶手至少可能生活在安多弗附近。我们要问‘为什么会选在安多弗’,那便是个可能的答案。噢,这里有两个人在那天的特定时刻进过商店,他们当中任何一个都有可能是凶手,并且毫无迹象表明他们中有哪个是凶手。”

“那个笨重的蛮徒,里德尔,很可能就是。”我断言。

“哦,我倒是倾向于立即确定里德尔是无辜的。他神情紧张,满口谩骂,显然焦虑不安……”

“那正好在表示——”

“写那封abc信的人性格与此恰好完全相反。傲慢和自信是我们必须寻找的特征。”

“那个人是在四处炫耀自己的影响力?”

“很可能就是。但也有些人,在一种紧张不安和自我埋没的状况之下,会隐藏极多的名利和自满。”

“你不会认为那个小巧的帕特里奇先生——”

“他更是le type②。对他已用不着多说。他所作所为正好像那个写信的人,他又立刻去警察局,把自己直接推向前沿——并对他的位置沾沾自喜。”②法文,意为:那种人。——译注。

“你真的认为——?”

“不,黑斯廷斯。我个人认为凶手来自安多弗以外的地方,可我们不能忽视任何一点蛛丝马迹。尽管我从头至尾说的都是‘他’,我们仍不能排除女人作案的可能性。”

“当然不会事。”

“我同意,那种袭击方式是男人所为,可匿名信则可能是个女人写的。我们必须牢记着一点。”

我静默了几分钟,然后说:

“我们接下去干什么?”

“黑斯廷斯,你真是精力充沛。”波洛说着,冲我微笑。

“不,我们要做些什么呢?”

“什么也不做。”

“什么也不做?”我的话音中失望之情清晰可见。

“我是个魔术师还是巫师?你想要我做些什么?”

我转动脑子,思考这个问题,发现很难做出回答。不管怎样,我觉得该做些什么,应该抓紧时间采取行动。

我说:

“那本abc——还有便笺纸和信封——”

“自然,在那方面所有的事情都在进行之中,警方更是在竭尽全力处理这样的疑问。如果在那些方面会有什么发现的话,我们用不着担心,他们会发现的。”

听完他这一番话,我只好被迫善罢甘休。

在随后的几天中,我发觉波洛奇怪地回避谈论那案子。当我试图重谈该话题时,他总是不耐烦地用手势将其摆在一边。

在我的脑子里,我害怕去揣摩波洛的动机。在阿谢尔太太这件谋杀案上,波洛遭受了挫败。abc向他发起挑战——而abc已经获胜。我这位朋友早已习惯于攻无不破的成功,对他的失败则异常的敏感,以至于他无法忍受对这件事进行谈论,这也许就是一个伟大人物身上的狭隘之处。可是我们最清醒的想法就是要用成功来使他扬眉吐气。对波洛而言,这种转变的过程已开展多年。这种转变的效果最终令人瞩目,并且将成为一个小小的奇迹。

当我理解了这一切后,我便开始尊重我朋友的软弱之处,于是不再提及此案。我读报纸,以了解对案情调查的描述。报纸上的报道篇幅很小,没提到那封abc匿名信,有不知名人士对谋杀案做出了一些判断。这桩案子并未引起新闻界多少注意。它丝毫没有诱人或是特别的地方。小街老妇人的谋杀案不久便被更多抢眼的标题所掩盖,

说真的,这件事在我脑海中同样在局部地淡化。我想,这是因为我并不喜欢去联想——想到这个案子对波洛来说是种失败。在七月二十五日,它重新又燃起了火焰。

我去约克郡度周末,好几天都没与波洛谋面。星期一下午我返回,六点钟时邮件中送来了这封信。我记得波洛在拆开那个特制信封时曾突然、急促地倒吸了口气。

“它来了。”他说。

我盯着他看,有点困惑不解。

“是什么?”

“abc案件的第二章 。”

我难以理解地看了他一会儿,在我的脑海里,这件事确实已经淡忘。

“你读信吧。”波洛说着,把信递给我。

与以前一样,信仍是打印在优质纸张上的。

亲爱的波洛先生:

哦,感觉如何?我想,这是我的首场游戏。安多弗的事件顺利进行,不是吗?

可游戏才刚刚开头。让我把您的注意力吸引到海滨贝克斯希尔(bexhill-on-sea)去吧。

日期,本月二十五日。

我们正在经历着一段多么快乐的日子啊!

                        忠实于您的

                          abc

“天哪,波洛,”我叫喊道,“这是否意味着那位朋友还要再干一件罪行?”

“当然,黑斯廷斯。你还期待别的什么?你是否以为安多弗的事件是桩孤立的案子?你难道忘了我曾经说过:‘这仅仅是开始’?”

“可是,这太可怕了。”

“是的,很可怕。”

“我们要面对的是个杀人狂。”

“正是这样。”

他的镇定自若比任何的英勇行为都更加令人印象深刻。我感到一阵震颤,把信递交给他。

第二天早晨,我们出现在一次会议上,参加会议的是群有权力的人物。萨塞克斯的警察局长、皇家警察的厅长助理、来自安多弗的格伦警督、萨塞克斯的警方的警监卡特、贾普和一个名叫克罗姆的年轻警督,还有著名的精神病学家汤普森医生,他们齐聚一堂。信上的邮戳是汉普斯特德,可波洛认为这无关紧要。

人们就这一事件展开了全面讨论。汤普森医生是位愉快的中年人,尽管学问高深,他说话时语言质朴,避免使用他那行业的专业术语。

“毫无疑问,”厅长助理开口说,“两封信出自同一只手,是由同一个人所写。”

“而且,我们可以公开地推断,那个人对安多弗谋杀案负有责任。”

“的确如此。我们现在已精确地得到第二桩罪案的警告。那将是在二十五日,就是后天,发生在贝克斯希尔。我们该采取什么措施?”

萨塞克斯的警察局长望着他的警监。

“哦,卡特,你有什么想法?”

警监阴郁地摇摇头。

“挺困难的,先生。谁将会是受害人,我们连一点线索都没有。坦白、直率地讲,我们能采取什么步骤呢?”

“我倒是由一个建议。”波洛小声说。

大家都把脸转向他。

“我认为,预计中的受害人的姓名可能会是以字母b开头的。”

“这倒有些道理。”警监疑虑地说。

“这是一种按字母顺序排列的情结。”唐普森医生说。

“我认为有这种可能性——并没有更多的意思。当上个月那不幸的妇女被谋杀时,她的商店门上清楚地写着阿谢尔的名字时,我脑中突然产生了这个念头。当我收到的第二封信中提到贝克斯希尔时,我就想到受害人和案发地点都是以字母顺序来挑选的。”

“这倒是有可能,”医生说,“另一方面,阿谢尔这个名字也许会是个巧合。”

“这次的受害人,不管她叫什么名字,也该会是个开小店铺的老太太。切记,我们是在同一个疯子打交道。到现在为止,他还没有向我们透露别有用心的线索。”

“一个疯子还会有动机吗,医生?”警监怀疑地问。

“他当然会有动机,先生。致命的逻辑是敏感性狂燥症的特征之一。一个人可能会认定自己有神圣的使命来杀死教士、医生或是开烟草店的老太太,而在此背后总会有某种非常合乎逻辑的理由。我们一定不能让这桩字母案件失去控制。贝克斯希尔紧随在安多弗之后,这可能仅仅是一种巧合而已。”

“我们至少应该谨慎以待,卡特。要特别注意那些b姓的人们,尤其是开小商店的,要派一个人来监视所有的小烟贩和买报人。我以为这是我们所能够做到的。只要可能,自然还要留意所有陌生人。”

警监发出一声呻吟。

“就在这学校停课、假期刚刚开始的时候?本星期人们正在大量涌入该地区。”

“我们必须尽力而为!”警察局长严厉地说道。

格伦警监发表他的见解。

“我会监视任何与阿谢尔案件相关的人。那两个目击证人,帕特里奇和里德尔,当然,还有阿谢尔本人。只要他们有迹象离开安多弗,他们就会被跟踪。”

大家又提了些意议,进行了一段散漫的对话之后,会议结束。

“波洛,”我们沿着河步行时,我说,“这次犯罪可以被阻止吧?”

他一脸憔悴地转向我。

“让满城人的正常心智来对付一个人的错乱疯狂?我感到害怕,黑斯廷斯,我非常惧怕。你该记得那个肢解恶魔杰克的屡屡得手吧?”

“这太可怕了。”我说。

“黑斯廷斯,疯狂是件可怕的事物……我很惧怕……我很惧怕……”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abc谋杀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