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罗河谋杀案》

第07节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乔安娜·邵斯伍德说:“倘使他是个可怕的莽汉呢?”

林娜摇摇头,“噢,不会的。我信任贾克琳的品味。”

乔安娜喃喃道:“噢,但爱情总是使人迷糊的。”

林娜不耐烦地摇摇头。然后她转换话题。

“我要去跟毕耶士先生商讨一些计划了。”

“计划?”

“不错,是关于几间极不卫生的老房子。我正要派人去拆迁。”

“亲爱的,你真爱干净,又有公德心!”

“他们不能不迁走。若不迁这几间屋子就会俯视我的新游泳池。”

“住户愿意迁走吗?”

“大多数人很乐意。只有一两个顽固分子——实在很烦人。他们似乎不了解他们的生活状况将会因此改善多少”“我猜想你的态度一样十分专横。”

“亲爱的乔安娜,这真正是为他们的利益设想呢。”

“不错,我相信是。强迫中奖。”

林娜眉头紧皱。乔安娜纵声大笑。

“来吧,坦承你是个暴君。一个给人甜头的暴君,如果你喜欢!”

“我一点也不像暴君。”

“但你喜欢照你自己的意思行事!”

“这不稀奇。”

“林娜·黎吉薇,你能看着我,告诉我哪一次你没有完全按照你的意思做事吗?”

“许多次。”

“噢,是的,‘许多次’——就像这次——但没有具体的例子。亲爱的,无论你如何去想你都想不出一次的。驾着金色的轿车的林娜·黎吉薇的胜利行列。”

林娜尖厉地说:“你认为我自私?”

“不,只是太独断。金钱与魅力交互作用的结果。每件事都拜服在你眼前。用支票买不到的你就用微笑买到。结果是:林娜·黎吉薇,样样不缺的女孩。”

“快别胡说了,乔安娜!”

“嗯,难道你不是样样东西在手吗?”

“或许我是,然而这种生活也相当腻味!”

“亲爱的,当然腻味!你可能不时觉得烦厌与倦怠,但同时你又享受着驾轿车做胜利游行的滋味,只是我怀疑,我真的怀疑,当你准备上街,路上偏偏横着一块上书‘此路不通’的牌子时,会发生什么事?”

“别傻了,乔安娜。”林娜说。

这时温特显姆伯爵恰巧踏进屋,林娜转向他说:“乔安娜正在向我说些最不愉快的事。”“算啦,亲爱的,算啦。”她含混不清地说,一面从座位上站起来。

她没告辞就离去了。她在温特显姆眼里捕捉到一种光芒。

他沉默了一两分钟,然后开门见山问道:“林娜,你决定了没有?”

“林娜缓缓说道:“我变成傻子了吗?如果我不确定,我想我顶好说:‘不要’……”

他打断她道:“快别这么说了。你会有时间考虑的——你愿意要多少时间就要多少时间。但我认为我们生活在一起会很幸福。”

“你知道,”林娜的声音里充满歉意,几乎像小孩子一样撒起娇来,“我自己过得很愉快—特别是跟这里的一切。”她摇摇手道:“我要把渥德园建造成我心目中理想的乡间别墅,我认为我做得不错,你呢?”

“很好。计划周详。每个地方都完善至极。林娜,你很有头脑。”他停顿一会,接着说:“你喜欢查尔敦伯利吧?当然还要改造得现代化一点——-这种事你很在行。你可以慢慢着手的。”

“啊;当然,查尔敦伯利是雄伟的。”她敷衍地说,内在却知觉到一阵突然的颤抖。一种外国人的口音响起,扰乱了她对生活的纯然满足。这时她尚未去分析这种感觉,但一会儿之后温特显姆走开了,她才试着去探索自己的心灵深处。

查尔敦伯利——是的,就是它—她憎恨查尔敦伯利的建筑。为什么呢?查尔敦伯利名闻遐尔,温特显姆的祖先在伊丽莎白时代就建造了它。变成查尔敦伯利的女主人,在社会上的地位是祟高无比的。温特显姆是全英国最佳的配偶之当然他不会把渥德园太看在眼里。它是绝对无法跟查尔敦伯利媲美的。

噢,但渥德园是她的!她看中它,买下来,重建,又为它披上新装,在它身上投下巨资。这是她自己的财产—她的王国。

但如果她嫁给温特显姆,按照常情,渥德园就不算什么了。他们干嘛要两处乡间别墅?在两者之间,渥德园自然会被舍弃的。

她,林娜·黎吉薇,也就不再存在了。她将成为温特显姆伯爵夫人,为查尔敦伯利及其主人带进一大笔妆奁。她将变成国王的配偶,再也不是女王了。

“我在胡思乱想,”林娜对自己说。

奇怪的是她竟然如此憎恨放弃涅德园的念头……

什么声音在向她唠叨不休?

贾姬奇特而模糊不清的声音又在她耳际响起:

“我若不能嫁给他我会死掉!我会死!我会死。”

如此坚决,如此热切。她,林娜,对温特显姆有这种感觉吗?当然她没有。也许她永远不会对任何人有这种感觉。

像这样感觉——一定很好……

车子的响声透过敞开的窗户传了进来。

林娜不耐烦地动一动身子;这一定是贾姬跟她男友来了。她必须出去见他们。

她站在大门口,贾克琳和希蒙·道尔从车里钻出来。

“林娜!”贾姬跑向她。“这是希蒙。希蒙,这是林娜。她是世上最好的人。”

林娜看见一个高大方肩的年轻人,有着深蓝的眼睛、卷曲的棕发、方正的脸颊、孩子气而单纯的笑容。

她伸出一只手。握紧她的是坚毅而温暖的手。她喜欢他看她的方式,那是一种天真的、真心的赞赏。

贾姬告诉过他她很艳丽,他觉得她确实很艳丽。

一股甜美的醉意流过她的血液。

“这儿的景致不是很可爱吗?”她说。“进来,希蒙,让我正式欢迎我的新地产经纪人。”她一面带路一面想:“我快乐极了。我喜欢贾姬的男人,我真心喜欢他。”

然后她的心突然剧痛起来,“幸运的贾姬”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尼罗河谋杀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