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泰尔斯望庄园奇案》

第九章 鲍斯坦医生

作者:阿嘉莎·克莉丝蒂

迄今为止,我都没有机会把波洛的口信传给劳伦斯。而现在,当我仍然对我的朋友的专横怀着一肚子不满。去草坪上散步时,我看到劳伦斯在草地槌球场上,正在漫无目标地乱敲几只非常老式的槌球,用的木槌则更加老式。

我觉得,这是个传话的好机会。否则,也许波洛本人要和他谈这件事情了,可我的确没有完全推测出它的目的所在。不过我自己认为通过劳伦斯的回答,也许再加上我的一点巧妙的盘问,我是很快能理解它的意义的。因此,我就走上前去和他搭话。

“我一直在找你,”我说了假话。

“你在找?”

“是的,是真的。我给你带来个口信——是波洛的。”

“是吗?”

“他要我等到我和你单独在一起时才说,”我意味深长地压低声音说,并且目不转睛地斜眼睨看他。我相信,在所谓谓制造气氛方面,我向来是有一套的。

“噢?”

那张黝黑、忧郁的脸上的表情毫无变化。对我要说的话他有什么想法呢?

“是这么个口信,”我更加压低了声音。“‘找到那种特大号咖啡杯,你就可以安心了。’”

“他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劳伦斯十分真挚的惊讶地盯着我。

“你不懂?”

“一点不懂。你呢?”

我不得不摇摇头。

“什么特大号咖啡怀?”

“我不知道。”

“要是他要了解咖啡杯的事,他最好还是去问问多卡斯,或者别的女佣人,这是她们的职责,不是我的事。有关咖啡杯的事我什么也不知道,我们只搞到过几只永远没法用的,那可真是妙极了!是老伍斯特①。你不是个鉴赏家,是吧,哈斯丁?”

--------

①英国伍斯特郡一小城镇,以制造瓷器著称。

我摇摇头。

“这么说来实在太可惜了,那才叫真正是完美无缺的古老瓷器——摸它一下,或看甚至是看上一眼,也是十分愉快的。”

“喂,我告诉波洛什么?”

“告诉他,我不懂他在说什么。对我来说这是句莫明其妙的话。”

“好吧。”

当我朝房子走去时,他突然把我叫了回来。

“我说,那口信的结尾是什么?你再说一遍,行吗?”

“‘找到那种特大号咖啡杯,你就可以安心了。’你真的不懂这是什么意思吗?”我认真地问他。

他摇摇头。

“不懂,”他若有所思地说,“我不懂,我——我希望我能懂。”

房子里传出当当的锣声,于是我们一起走了进去。波洛接受约翰的邀请,留下来吃中饭了,他已坐在餐桌旁。

经大家默许,一律不提及惨案的事。我们谈论战争,以及其它外界的话题。可是,在轮递过rǔ酪和饼干,多卡斯离开房间之后,波洛突然朝卡文迪什太太俯过身子。

“恕我想起一些不愉快的事,太太,我有个小小的想法!——波洛的“小小的想法”快要成为一个极好的绰号了。——。“想要问一、两个问题。”

“问我?当然可以。”

“你太和蔼克亲了,太太。我要问的是这个:从辛西娅小姐房间通向英格里桑太太房间的门,你说是闩着的吗?”

“确实是闩着的,”玛丽·卡文迪什回答说,她显得有点惊奇。“我在审讯时就这么说了。”

“闩着的?”

“是的,”她显得困惑不解。

“我的意思是,”波洛解释说,“你能肯定门是闩着的,不仅上了锁?”

“哦,我懂得你的意思了。不,我不知道。我说闩着,意思是说它关牢了,我没法打开它,不过我相信,所有门发现都在里面给闩上了。”

“就你所知,那门也许同样还锁得好好的吧?”

“哦,是的。”

“你自己没有碰巧注意到。大太,当你走进英格里桑太太房间时,那门是闩着的还是不闩的?”

“我——我相信它是闩着的。”

“你没看到?”

“是的。我——没看。”

“可是,我注意了,”劳伦斯突然打断了话。“我碰巧注意到,它是闩着的。”

“噢,那就解决了。”于是波洛显得垂头丧气。

我为他这一次一个“小小的想法”的落空而忍不住感到高兴。

午饭后。波洛请求我陪同回家。我勉强地答应了。

“你生气了吗?”我们走过园林时,他焦急地问道。

“根本没有。”我冷冷地回答。

“那就好。我思想上的大负担解除了。”

这不完全是我原来的目的。我本来是希望他会批评我的生硬态度的。可他还是用热情的话来平息我的怒气。我缓和下来了。

“我把你的口信带给劳伦斯了,”我说。

“他说了什么来着?他完全给懵住了吧?”

“是的,我完全相信他根本不懂你说的意思是什么。”

我原来认为波洛会因之感到失望的;可是,使我惊诧的是,他回答说,这正不出他之所料,还说,他感到非常高兴。我的自尊心不允许我再对他提出任何问题。

波洛调换了话题。

“辛西娅小姐今天吃中饭时不在吧?这是怎么啦?”

“她又去医院了。今天她继续上班了。”

“啊,她真是个勤劳的女孩子。又长得那么漂亮。她就象我在意大利看到过的那些美人画。我很想去看看她的那间葯房。你认为她会让我看吗?”

“我确信她是会高兴的。那是个很有趣的小房间。”

“她每天上那儿吗?”

“她星期三都休息,星期六吃中饭就回来。那是她唯一的休假时间。”

“我会记得的。现在女人都在担当重大的工作,辛西娅小姐很聪明——啊,是的,她很有才智,这个小女孩。”

“是的,我相信她经过非常严格的考试。”

“毫无疑问,毕竟这是一项责任重大的工作。我猜想,她们那儿也有剧毒葯吧?”

“是的,她曾指给我们看过,全都锁在一只小橱子里。我相信他们都必须十分小心,离开那房间时,他们总是把钥匙交出。”

“当然,它靠近窗口吗,那小橱子?”

“不,恰恰在房间的另一边。怎么啦?”

波洛耸耸自己的肩膀。

“我感到奇怪。就这么回事。你要进来吗?”

我们已经走到他的小别墅跟前了。

“不,我想我这就回去了。我打算套远路穿过林子走。”

斯泰尔斯庄园周围的林于是非常美丽的。在开阔的园囿中步行后,再缓缓地漫步在这凉爽的林间空地上,使人心旷神怡。几乎是没有一丝微风。就连鸟儿的啾啾声也是轻幽幽。我在一条小径上漫步着,最后终于在一棵高大的老山毛榉树脚一屁股坐了下来,我对人类的看法是仁慈的,也是宽厚的,我甚至原谅了波洛的荒谬的保密。实际上,我是与世无争。接着,我就打起呵欠来了。

我想起了那桩罪行,而且感到它是那么虚幻,那么遥远。

我又打了个呵欠。

我心里想,也许,这种事真的从来没有发生过。当然,这全是一场恶梦。事情的真相是劳伦斯用槌球木槌杀害了阿弗雷德·英格里桑。但是,可笑的是约翰对这件事竟如此大惊小怪,他大声嚷道:“我告诉你,我不许你这样!”

我突然惊醒了。

这时,我立刻就意识到我正处于尴尬的境地。因为,在离我大约十二英尺的地方,约翰和玛丽·卡文迪什正面对面地站着,他们显然正在争吵。而且,很明显,他们没有觉察我就在近旁。因为,在我走上前去或者开口之前,约翰又重复了把我从梦中惊醒的那句话。

“我告诉你,玛丽,我不许你这样!”

传来了玛丽的声音,冷淡、清脆。

“你有什么权利来批评我的行动?”

“这会成为村子里的话柄!我母亲星期六刚刚葬掉,你这就和那家伙到处闲荡。”

“哼,”她耸耸肩,“要是你所关心的只是村子里的闲话就好了!”

“可是不仅如此,那个东游西荡的家伙的那一套,我已经领教够了。不管怎样,他是个波兰犹太人。”

“犹太血统的色调并不是坏东西。它能使那”——她朝他看着——“迟钝愚蠢的普通英国人变得灵活起来。”

她的两眼热如炭火,她的语气冷若冰霜,热血象绯红的潮水,一直涌到约翰的脸上,对此我没有感到惊讶。

“玛丽!”

“怎么啦?”她的语气没有改变。

他的声音中已经没有辩论的味道。

“我要知道,你是不是还要违背我的意愿继续丢着鲍斯坦?”

“只要我愿意。”

“你向我挑战?”

“不,但是我不承认你有权批评我的行动。你的朋友难道我都满意的吗?”

约翰后退了一步。他的脸色慢漫变淡了。

“你这算什么意思?”他反问道,语气动摇不定。

“你自己知道!”玛丽平静地回答说。“你应该知道,你有没有权来指挥我选择朋友。”

约翰恳求似地朝她瞥了一眼,在他脸上有一种惊慌的神情。

“没权?我没权,玛丽?”他颤抖着说,他伸开了两手。“玛丽——”

片刻间,我想,她犹豫了,她的脸上出现了一种较为温和的表情,接着,她突然一转身,几乎是恶狠狠地离开了。

“别这样!”

她顾自走开,约翰急忙追上前去,抓住她的手臂。

“玛丽,”——他的声音现在已非常平静——“你爱上那个鲍斯坦了吗?”

她犹豫了一下,突然间,她的脸上掠过了一种奇怪的表情,老样子,但带着某种新的从未见过的东西。大概有个埃及的狮身人面象就是这么笑着的。

她从容地从他的手臂中挣脱出来,扭过头说:

“也许是。”

说完,她就迅速地穿过小小的林间空地走了,留下约翰一人一动不动地站在那儿,仿佛已经变成了一块石头。

我有意颇为招摇地向前走去,尽量用脚劈劈啪啪地踩着地上的枯枝败叶。约翰转过身米。幸亏,他以为我刚来到这儿。

“喂,哈斯丁。你看到那小个子安全回到自己的小别墅了吗?多有趣的小个子!可是,他真的那么能干么?”

“他被认为是他那个时代的最杰出的侦探之一。”

“哦,好吧,那我想其中必有一定道理。可是,这次可不太妙啊!”

“你觉得如此?””我问道。

“老天爷,说真的!首先是这件倒霉事。伦敦警察厅的那些人从屋子里进进出出,就象是只玩偶匣②,始终不知道下次他们会从那儿跳上来。国内的每份报纸上都是惊人的大标题——哼,那些该死的记者!你知道,今天早上有一大群人挤在庄园的大门口,朝里盯着看。有几分象塔梭滋夫人名人蜡象陈列馆了。可以免费参观。太过分了,不是吗?”

--------

②一种玩具,揭开盖子即有玩偶跳起。

“别灰心丧气,约翰!”我安慰说。“不会老是这么下去的。”

“什么不会?它会拖得我们永远再抬不起头来。”

“不,不,是你在这个问题上精神有点病态了。”

“是会把一个人给搞病的,成天受那班卑鄙下流的新闻记者的潜步追踪,还要受那伙目瞪口呆的圆脸傻瓜的惊讶凝视,你叫他往哪儿走呀!可是情况还有比这更坏的哩。”

“什么?”

约翰压低了声音。

“你想过没有,哈斯丁——这对我来说真是一场恶梦——这是谁干的?有时我禁不住会认为这一定是个偶然事件。因为——因为谁会干这种事呢?现在,英格里桑已排除在外,不会有另外的人了;不会有了,我的意思是,除他之外,我们当中没有一个人会干这种事的。”

是的,确实如此,这事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场恶梦!我们当中的一个?是的,事情谅必确实如此,除非——

一个新的想法浮现在我的脑际,迅速地考虑了一下。心里亮堂了。波洛的不可思议的举动,他的暗示——一所有这一切都和我的想法符合。真是傻瓜。以前我竟没有想到这种可能性。这对我们大家来说都是一个多大的宽慰。

“不,约翰,”我说道,“这不是我们当中的一个。这怎么会呢?”

“我知道,但另外还有谁呢?”

“你猜得到吗?”

“猜不到。”

我谨慎地朝四周打量了一下,然后压低了声音。

“鲍斯坦医生!”我低声说。

“不可能!”

“毫无问题。”

“可是他和我母亲的死究竟会有什么利害关系呢?”

“这我还弄不清,”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九章 鲍斯坦医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斯泰尔斯望庄园奇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